实习律师,法官被我怼进监狱(蒋雨鑫姜勤)最新好看小说推荐_最新更新小说实习律师,法官被我怼进监狱(蒋雨鑫姜勤)

主角蒋雨鑫姜勤出自现代言情《实习律师,法官被我怼进监狱》,作者“蒋雨鑫”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姜勤终于在记者和人群的包围中,保护着柳菲挤了出来。面对记者的连珠炮似的提问,他淡定回应:“我只接受特定媒体的采访。”从检察院前往法院的路上,吴永新见到被记者围绕的姜勤,不禁暗自摇头,内心为冯军和白玉兰夫妇感到一丝遗憾。在这场官司中,作为原告代理律师的姜勤,似乎还未展现出他应有的作用。到达法……

点击阅读全文

很多网友对小说《实习律师,法官被我怼进监狱》非常感兴趣,作者“蒋雨鑫”侧重讲述了主人公蒋雨鑫姜勤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到达法院大门前,姜勤经过身份核查后被法警放行。他扫视着旁听席上的观众,感受到无数双眼睛在他走进法庭那一刻聚焦在自己身上,仿佛将定罪‘蒋雨鑫’的重任全压在了他一人身上。这让他不不禁觉得有点好笑。他知道,最终的判决权在法官手中,自己能做的,也只不过是尽力维护委托人的最大权益…

实习律师,法官被我怼进监狱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姜勤终于在记者和人群的包围中,保护着柳菲挤了出来。

面对记者的连珠炮似的提问,他淡定回应:“我只接受特定媒体的采访。”

从检察院前往法院的路上,吴永新见到被记者围绕的姜勤,不禁暗自摇头,内心为冯军和白玉兰夫妇感到一丝遗憾。

在这场官司中,作为原告代理律师的姜勤,似乎还未展现出他应有的作用。

到达法院大门前,姜勤经过身份核查后被法警放行。

他扫视着旁听席上的观众,感受到无数双眼睛在他走进法庭那一刻聚焦在自己身上,仿佛将定罪‘蒋雨鑫’的重任全压在了他一人身上。

这让他不不禁觉得有点好笑。

他知道,最终的判决权在法官手中,自己能做的,也只不过是尽力维护委托人的最大权益。

法庭内。

主审法官和工作人员陆续就坐。

在开庭前的短暂时间里,吴永新向姜勤讨论即将进行的辩护流程,尽管语气中隐含着不快。

“待会,我会就‘冯小青’一案的事实经过,在法庭上进行陈述。

这个案子,从目前所搜集到的证据来看,判定蒋雨鑫的杀人事实,这一点是没什么问题。”

白玉兰情绪激动:

“姜律师、吴检察长,待会能不能让我死去女儿名目,能不能将‘真凶’定罪,可全都靠你们了啊!”

她的手,跟冯军的紧紧的攥到了一起。

十八年了啊!

整整十八年!

这几乎是三代人的青春。

他们老两口这么多年,奔走多地,散尽家底,为的是什么?

为的不就是一个真相吗?

眼看着距离将‘真凶’定罪,就只差最后一步。

说什么他们也不能让这口气在这里给断掉!

一瞬间,姜勤、吴永忽然感觉到肩膀上又多出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他们要做的,不仅仅是要是真凶定罪。

更是给死者,给死者家属一个交代。

吴永新神情凝重,他拍了拍白玉兰的手,安慰了几句,然后又对姜勤说:“你是律师你应该知道这场庭审的辩护难点。

是,我们是能够确认人就是蒋雨鑫杀的。

但是由于考虑到‘凶手’的特殊身份,他是一名精神病患者,待会在辩论环节,对方肯定会从这一点上做文章。

如果对方因为是精神病犯人,而在法庭上判处无罪,那我们之前做出的所有努力,可就都白费了!你明白吗……姜勤!”

他希望姜勤心中要真还有一点良知,那待会庭审,就拿出真本事来替原告老两口进行辩护。

姜勤郑重的点了点头:“我知道。”

吴永新又再次检查了一遍文件,做着最后的准备。

蒋雨鑫被两名法警给押解进场。

由于考虑到其是精神病人这一特殊情况,此次庭审特许之前姜勤在医院见过的那名女医生,以及护工进行陪同,以防有特殊情况发生。

在蒋雨鑫再被解开手铐脚铐之前,那护工忽然想起,蒋雨鑫今天还没有吃药,就想要将两片小药丸递到蒋雨鑫面前。

然而却被在他身边的两名法警打断。

理由是,庭审即将开始,担心被告人的生命安全,所有进食的食物都必须要进行化验检查。

旁听席上,针对‘蒋雨鑫’的骂声时有发生:

“就是这个家伙,这个死变态!”

“那么美的一位花季少女,居然就惨死在这这样一位恶魔的手里。”

“哎,你们看过他出版的那本什么杀人回忆录的书了吗?这家伙简直是嚣张至极!

他是不是以为,仗着自己是精神病这一身份,就可以在这世上为所欲为?

还就真的没有人能治得了他?”

“这种人,真的是拉出去枪毙一百回、一千回都不为过!”

“……”

观众们群情激奋。

这场庭审的直播间人数,也是在这个时候就蹭蹭蹭的往上涨。

“这就是那个杀人犯?”

“好恐怖……之前他发那段视频的时候,我都还没看清楚他那张脸,现在看到了……我担心我晚上会做噩梦!”

“他那本书中不是还说,他深爱着那个女孩吗?那他怎么能下得去手的啊?”

“一边分割着爱人的石体,一边抱着她的头尽情陶醉?妈呀!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怎么办!这场庭审我好想看,但是我又有点不敢看!”

“楼上的,我懂你!我教你一个办法,待会要是直播间镜头一转到姜律师的脸上你就继续看,一转到死变态的脸上你就立刻滑走,

这样你就应该没有那么害怕了……”

“这倒是一个好办法……”

“……”

咚咚咚。

随着法槌的敲响,庭审正式开始,所有人都屏息以待,期盼着正义的实现。

好戏就要开场。

全体起立!

审判长开始宣读着双方的权利。

白玉兰还时不时的打量起,蒋雨鑫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脑海之中满是女儿躺在自己怀里撒娇、喊妈妈时的倩影。

两行热泪,止不住的放下流淌。

冯军的一双眼通红,半是怒意,半是由于精神状态不佳。

为了等这场庭审,他已经有好几个晚上没有睡觉了。

坐在蒋雨鑫身后的那名女医生以及护工,则时刻观察着蒋雨鑫的情况。

吴永新这时候站了起来。

主审法官看向他。

先是交流了一下眼神,然后开口:“下面,由公诉方,就这起案件陈述事情的经过,并对被告人发起控诉。”

咚的一声,在这场关乎生命、正义与真相的法律较量中,每个人都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吴永新深吸了一口气。

终于来了吗?

在场观众、直播间的观众。

所有人的心都在此刻提起。

他拿着早已经整理,并且看过了无数次的起诉材料,开始念到:“下面,我们检方,就目前所搜集到的证据,向审判长以及合议庭成员,陈述一下这件案件的经过……”

“1996年1月19日,此次案件的被害人冯小青一夜未归……”

“……”

后面的内容,大致就是蒋雨鑫那本书中所描述大差不差。

在吴永新提及根据案情推理,在案发当晚,是由被告人蒋雨鑫,从学校亲自将被害人冯小青带走时。

这家伙脸上居然浮现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痛苦与幸福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在他的脸上诡异的相融合。

小说《实习律师,法官被我怼进监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4日 pm12:23
下一篇 2024年4月4日 pm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