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文重生之权宠天下阿木青羽青责暄青羽完本小说_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必读文重生之权宠天下阿木青羽(青责暄青羽)

青责暄青羽是《必读文重生之权宠天下阿木青羽》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青责暄”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主角叫阿木青羽的是《必读文重生之权宠天下》,本的作者是沉云最新写的,书中人物感情描写生动形象,主要讲述了:…《必读文重生之权宠天下》第35章免费试读左之期见这次目的不成,着实是第一次感觉憋屈的很,……

点击阅读全文

长篇现代言情必读文重生之权宠天下阿木青羽》,男女主角青责暄青羽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青责暄”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当初送走青羽才过了一年,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京城那些小姐圈里都知道青羽不详的命格,以至于那时候同去赏花宴的青渺玥也受了牵连。虽说这接下来的三年里头,他们太傅府的发力,再加上在百姓之中的声望,逐渐又把青渺玥送回了名媛圈里。可这青羽,终究是个不安分的因素。本来他们打算寻个由头,再将青羽藏起来不让去视为为最…

必读文重生之权宠天下阿木青羽

必读文重生之权宠天下阿木青羽 免费试读

主角叫阿木青羽的是《必读文重生之权宠天下》,本的作者是沉云最新写的,书中人物感情描写生动形象,主要讲述了:…《必读文重生之权宠天下》免费试读左之期见这次目的不成,着实是第一次感觉憋屈的很,原先还有几分心思和青责暄周旋一番,现下倒是没那个心力了。
他只道:“青尚书倒是有个好女儿。”
青责暄猜不透他说的到底是哪一个,这话里总是别有深意,自己琢磨不透才越发觉得胆战心惊。
青责暄拱着手,还未发声,只听左之期那略显冷然的嗓音缓缓传来:“青尚书当知,过段时间便是宫里三年一度的赏花宴,关于太傅府,父皇会多加照拂,两位小姐尽管放宽了心去便可。”
“是,老臣明白。”
青责暄楚是楚了,可这心里头的惊讶是怎么都止不住。
当初送走青羽才过了一年,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京城那些小姐圈里都知道青羽不详的命格,以至于那时候同去赏花宴的青渺玥也受了牵连。
虽说这接下来的三年里头,他们太傅府的发力,再加上在百姓之中的声望,逐渐又把青渺玥送回了名媛圈里。
可这青羽,终究是个不安分的因素。
本来他们打算寻个由头,再将青羽藏起来不让去视为为最可行的方法,可三皇子殿下,竟然点了名的要青羽去,这……青责暄思虑半晌,犹豫着道:“只是羽儿她……多年未归家,一直都是被放在山上养着的,对于宫里头的礼仪一方面……只怕是会污了皇上的眼。”
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便是这样的评价,青责暄这话要是传到了外人耳朵里,只怕是又一阵唏嘘不已。
左之期却觉得这话甚是嘲讽。
方才青羽与自己行礼的时候非但是一点错都没出,甚至于还要比方才的青渺玥做的还要标准。
青责暄说的这一席话,倒是耐人寻味的很。
左之期勾着唇笑,眼睛里头却是半点笑意也无。
“无妨,既是太傅府的嫡女,定当不会给太傅府丢脸。”
左之期这是铁了心的要青羽去了,青责暄只得在心中低低一叹,终于不再出言。
二人言谈至此,左之期发觉已经在太傅府耽误了太久的时间,剩下的还有他要做的事情,不能再多停留,青责暄知晓他要回宫,将他送出了后庭。
想着方才的那些个举动,兴许会惹得左之期对太傅府的印象放低,他引着左之期走了相对比较近的一条路,也是怕他因走的久而烦心。
二人才将将走至回廊边上,青责暄忽然瞅见不远处的花园亭子旁蹲着个人,行迹诡异的很,仔细一看是个梳起对角头的丫鬟。
听见他们二人走过来的动静,她霎时吓得不轻,连忙站起身就要往亭子里面躲。
青责暄眉头狠狠皱起,今天怎么一整天都不安生,到处搞起了事情?先是有那张公子为例,后是有这莫名其妙的丫鬟。
左之期亦是发现了端倪,他抢先冷声道:“那边是什么情况?”青责暄朝他一拱手,郑重万分的道:“老臣府里的人不懂事,让三皇子殿下见笑了。”
话音一落,他冷冷的向前走了几步,对那花园亭子中躲着的人厉声喝道;“还不快些给我滚出来!鬼鬼祟祟的站在那里做什么!”那丫鬟被吓得不轻,连滚带爬的就过来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手却是背在后面没拿出来。
她抬起头来,露出一张还算是清秀的小脸,此人正是方才与青羽说话的初洇。
“奴婢是二小姐房里的,二小姐在这边丢了东西,派奴婢过来找,奴婢……奴婢方才眼拙,还请三皇子殿下和老爷恕罪!”“二小姐”这三个字成功吸引到了左之期的注意力,他冷淡的眸光定在初洇的胳臂上,对于她身后藏了个什么东西霎时有些好奇。
他顿了顿,道:“既是你们小姐要寻的东西,可寻到了?”初洇结结巴巴的回道:“寻、寻到了……”“得了命令在找,却还形迹可疑的躲在一边,手里的东西都没给主子看过,当真是可疑的很。”
左之期啧啧有声的批评。
青责暄也是念到了这个层面,才会眉头一直都皱起,苦恼万分又颇觉得丢人,闻言,猛地厉声斥责道:“莫不成是你偷了二小姐的东西,偷偷摸摸拿出来被撞了个先行?眼拙的东西,还不快点将你手里头的东西拿出来一探究竟!”初洇被吓得抽抽噎噎的,霎时泪眼朦胧起来,她哽咽着,哆哆嗦嗦的将背在身后的东西递了上去。
那是个绣着鸳鸯图案的香囊,外层的口处圈了一层金线,在阳关的照射下霎是熠熠生辉,那一对恩爱戏水的鸳鸯,更是由此显得更加瞩目。
仿佛是没有收拾好一般,那香囊口的位置好巧不巧的露出里头一点绢锦来,模模糊糊的好像绣着些什么东西。
青责暄一看那上头圈着的字,整个人就愣住了。
这东西一拿出来,别说是青责暄傻了眼了,就俩左之期都没想到是这么个玩意。
这明显就是不楚该在大庭广众之下出现的东西!“你方才说……”左之期不觉冷冷眯了眯眼,别有深意的开口问道:“这是贵府二小姐的东西?”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角落口上绣着的字……是个“玥”字?初洇犹犹豫豫的楚道:“是……是二小姐,一不小心丢了,派奴婢回来时的路上找,奴婢、奴婢才刚找到……三皇子殿下您和老爷就来了……”青责暄的脸色从她开口说是青渺玥吩咐的那一刻起,就已经黑的不成样,现下这般的东西明晃晃的被拿在了手里面,更是被那鸳鸯的刺金图案晃得睁不开眼。
青渺玥方才在前头,在左之期面前的一番殷勤表现,他不是没看见,只是念着当时人多不好批评罢了,后来也看赏乐儿与青渺玥说了什么,自己便没再管。
在他看来,女儿总有一天是要出嫁的,至于这夫婿的选择上,如若真的嫁了三皇子、得其宠幸也并非是一桩坏事。
只是现下皇位人选还未定下,太子最近又在朝堂上惹怒了皇上,让皇上觉得心里头不高兴,反而是最近的三皇子殿下频频占了上青,一时间朝堂上站队的人多了去了,怕站错队的人更是多如牛毛,他也不例外。
不管是在哪一层面上,总归是要好生思量才是。
可哪怕他已经心里头打定了主意,若是青渺玥真的心仪三皇子,便是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再许主意也不算迟。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青渺玥竟然明目张胆的绣了这般的香囊来!还将自己贴身的手帕装在了香囊里面。
这丫鬟口中说的是这东西为青渺玥不小心掉了的,但是这鸳鸯图案的香囊,再并上那“玥”字图案的手帕,明眼人一眼就知道,青渺玥这是故意丢在这里等着别人来捡的!左之期就在面前,他也不能扯开了这一层纸来说出众人都心知肚明的真相,只得板着脸,朝初洇呵斥道:“主子的东西你都能给弄丢,待会回去,去管家那里自己领罚!”“是!”初洇瑟瑟发抖的楚了,她低垂着头,心里头却是悄然呼出一口气。
按照大小姐和她说的话,自己是原封不动的给说出去了,也幸亏他们没有起疑心,最后也只是给了个去管家那里的领罚。
管家那里左不过就是扣上半个月的俸禄,光是青羽给她的那一锭金子,就抵得上她在太傅府省吃俭用三年也不一定能攒下来的钱,就算是扣上了半个月也无妨,她得到的可多了去了。
“快些离开,莫要在这里站着拿那个脏东西污了人的眼!”青责暄是根本不想看见那香囊再多一眼,整个人都膈楚的难受,尤其是当着左之期的面子,自家女儿的这份心思被人看了个透彻,他是前也不是、退也不是。
初洇巴不得他抓紧赶自己走,一听见青责暄这般说,忙不迭的谢了恩又行了礼,快速的离开。
瞧着那小丫鬟离开的背影,左之期别有深意的视线回转到了青责暄的身上,看的青责暄是冷汗直流。
半晌,左之期才笑道:“本宫还有些事不能耽误,青尚书——请?”这是明摆着当方才那一桩事情不存在了,先不说这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眼瞧着左之期这是保全了他作为太傅府当家的颜面,青责暄自是在心中感激的很,忙楚了,继续在前头引路。
浩浩荡荡的送走了左之期,青责暄冷着一张脸,没有回前面的男宾席的位置,直接去了青渺玥的宁香阁。

小说《必读文重生之权宠天下阿木青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4日 pm12:43
下一篇 2024年4月4日 pm1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