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免费小说余秋堂余春梅(余秋堂陈美娣)_余秋堂余春梅(余秋堂陈美娣)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余秋堂余春梅》,这是“余秋堂”写的,人物余秋堂陈美娣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主角是余秋堂余春梅的叫做《年代狩猎:秦岭是我家》,这本的作者是蜗猪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内容主要讲述:…《年代狩猎:秦岭是我家》第4章免费试读“这不是重点,”余秋堂也微微一笑,“你不会以为,发……

点击阅读全文

余秋堂余春梅

现代言情余秋堂余春梅》,讲述主角余秋堂陈美娣的爱恨纠葛,作者“余秋堂”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肯定是不想让他带走任何东西,就想净身分家。这种啥都不给,便将儿子分出去的事情这年头多的不能再多,根本不是啥稀奇事。一家那么孩子,父母本来就只喜欢一部分,讨厌一部分,不会每个孩子都一视同仁。但陈美娣说的也确实没错,余秋堂不屑用陈美娣添置的家具…

免费试读

主角是余秋堂余春梅的叫做《年代狩猎:秦岭是我家》,这本的作者是蜗猪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内容主要讲述:…《年代狩猎:秦岭是我家》免费试读“这不是重点,”余秋堂也微微一笑,“你不会以为,发生过今天的事,我还会继续称呼你为妈吧?”陈美娣眼神里愤恨一闪而过,但脸色依然没变,“秋堂,分家可不是小事,你要慎重,你爹今天惩罚小伟确实冲动,但真是为小伟好,小伟没有父亲……我有爸,要你管!”余小伟在一边吼道,他最最讨厌别人说他和妹妹是没有爹娘的孩子。
“哦……对对,是父亲不在了,”陈美娣将毛衣卷起来夹在腋下,“年少不懂事,若是不多管管,可能会犯大错。”
“你儿子才会犯大错呢!”余小伟和余秋实年龄相当,余秋实仗着余得金的势,一直欺负余小伟和余小云,余小伟早恨死他了。
余秋堂拍拍侄子肩膀,示意他不要说话。
他也没有和陈美娣说,继续问父亲,“爹,你不用再考虑了,今天这家分也要分,不分也要分……你**说真的?”“你知道的,我从来不骗人!”余得金又盯着儿子看了半晌,想从他眼里看出半分退缩,但他失望了。
余秋堂的目光很坚定,没有丝毫犹豫。
他终于垂下眼帘,问道:“那你想好的话,分就分吧,翅膀硬了,我也管不了你了。”
余秋堂在这一刻,看到父亲身体忽然变得软了几分,就像一个气球,漏出很多气,只能软软保持萎缩的性形状。
“你要怎么分?”余得金又问。
“很简单,我带着小伟和小云过,暂时用原来的旧厨房开火,最多……半年我们会搬出地坑院。”
余秋堂回答的很攒劲,没有半分犹豫。
余小伟和余小云听后,急忙站在自己叔叔身边,他们就等着脱离这个家庭的苦海呢,以前只是觉得叔叔性格软弱点,但人很好,如今叔叔也厉害了,他们相信跟着叔叔肯定比在大家里受气好。
余得金听余秋堂这样说,也不奇怪,继续问道:“那东西呢,你都要什么?”余秋堂还在想,陈美娣却在边上说:“掌柜的,你看看你说的,秋堂是个有志气的孩子,说是分家,肯定不屑用我置买的家伙事儿,用着也不爽快啊。”
余秋堂知道她打啥主意。
肯定是不想让他带走任何东西,就想净身分家。
这种啥都不给,便将儿子分出去的事情这年头多的不能再多,根本不是啥稀奇事。
一家那么孩子,父母本来就只喜欢一部分,讨厌一部分,不会每个孩子都一视同仁。
但陈美娣说的也确实没错,余秋堂不屑用陈美娣添置的家具。
“我别的不多要,就带着我妈买的那口锅,水缸,还有那个水桶,三天口粮,一些必要的碗筷,其他一概不要!”“至于地的话……你妈可是没有来得及分地就死了,你们兄弟俩也没地。”
陈美娣轻轻笑道,“你是不是也不要地了?”“你胡说个屁,不给地,他喝西北风?”余得金没好气地呵斥声陈美娣,又微微思忖后说,“山脚那一亩多地就给你吧。”
这个时候土地没有全部包产到户,村里很多地还是集体所有,很多女人嫁进来好几年还没地,生的孩子也没有分配到土地。
父亲说的一亩多地,在村庄的边缘,其实不算是土地,而是家里开荒的山地。
余秋堂没有多思索,直接点头。
那片地虽然离山近,有点贫瘠,但离家里远,刚好和家里断绝关系。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今个东西给我准备好,明早起来,我们就是两家人。”
余秋堂点头认可,看眼喜悦都溢出到脸上的陈美娣,冷冷笑笑,转身准备回房。
他都重生了,带着前世的技能和经验,日子过得风风火火已是指日可待,和这些人关系越疏远,他们如今越严苛,后面他们就会越难受,也越没有让自己理睬他们的理由。
蝇头小利,喜欢就抱在怀里吧。
他像个得胜归来的将军,抬头挺胸,走得步伐坚定,身后跟着两小只。
刚要进门,却听到旁边余春梅怯生生地喊道:“堂堂,你能带着我吗?”余秋堂一怔,转过身去,看着余春梅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眼里全是恳求。
他立刻反应过来。
余春梅在这个家的境遇比他还差,他好歹还能干活,可余春梅身体残疾,做饭都不麻利,若是他分家出去,剩下她和陈美娣一家人过,那……“哎呀,春梅,你这是干嘛,你一个当姐的,咋能跟着弟弟,我和你爹还能亏着你不成?”陈美娣急忙劝阻。
余得金却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头。
余春梅没理睬陈美娣,继续恳求地喊了声:“堂堂,带着我吧?”余秋堂心里叹息声,此情此景,他如何能拒绝。
“好,三姐,我们就一起吧。”
“嗯!”余春梅听完,急忙瘸着腿走到余秋堂身边,小云顺势要去扶姑姑,却被春梅躲开,意思是她可以站好。
“春梅,别胡闹!”陈美娣却是急了,竟是准备上前拉春梅,但被余秋堂的眼神唬住,只好对余得金说,“掌柜的,你倒是说话啊,姑娘怎么能……做饭去吧,我饿了。”
不知为何,一向对陈美娣言听计从的余得金,这会却没给妻子面子。
“你!!!”陈美娣气得直跺脚,先前的平静这会也一扫而空。
“爹,既然我三姐和我们一起,她那块地也要跟着走,现在上面种的糜子收完后,就给我们把地退出来,不要再种了。”
余秋堂嘲讽地看了眼陈美娣,带着姐姐和两个孩子回他的窑洞。
陈美娣打什么主意他门儿清,无非想着姐姐从她妈那里继承来的一亩地,那是一片很平坦的耕地,离水渠很近,浇水施肥都很方便。
这年头,有地就有粮食,若是想建个院子,庄基地也要从自家地里选,陈美娣原本就将这块地看作囊中之物,没想到突然就飞走,气得可是不轻。
进了窑洞,余秋堂顺手关门。
他猜想父亲肯定气得不轻,陈美娣更是不会善罢甘休,会想着法儿继续给他们使绊子。
但他并不在乎。
喜欢折腾,那就来呗,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小说《余秋堂余春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5月16日 pm12:52
下一篇 2024年5月16日 pm1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