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枪匹马赫连雅沐轻芷热门小说在线阅读_小说推荐完结单枪匹马(赫连雅沐轻芷)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单枪匹马》,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赫连雅沐轻芷,由大神作者“赫连雅”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赫连雅被她这番云里雾里骂人的话,气得一窒,连声反驳:“什么虫子不虫子?这般粗鄙不堪,凭你也配做渊哥哥的王妃?”沐轻芷得意托腮挑眉:“哎呀,怎么办呢!我已经是他的王妃,坐上了你盼都盼不上的位置!你就是再嫉妒,又有什么办法呢?”赫连雅眼中杀意顿现,该死的贱人!蓝帜眼尾扫到院门口,立马举着手中盒子……

点击阅读全文

单枪匹马

现代言情单枪匹马》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赫连雅”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赫连雅沐轻芷,小说中具体讲述了:祁朗玩味看向司澜渊,堂堂玄王,战场上封狼居胥,后院却不太平!果然女人不能多,多了绝对有纷争!沐轻芷对司澜渊质问自己的语气,很是不喜,她面露讥诮:“司澜渊,我这人喜静,最烦有不三不四的来打扰,所以,管好你的人!”赫连雅听到她居然敢这么对渊哥哥说话,顿时眼底闪过幽光,既然她这般不讨喜,那就怪自己再加一把…

免费试读

赫连雅被她这番云里雾里骂人的话,气得一窒,连声反驳:“什么虫子不虫子?这般粗鄙不堪,凭你也配做渊哥哥的王妃?”

沐轻芷得意托腮挑眉:“哎呀,怎么办呢!我已经是他的王妃,坐上了你盼都盼不上的位置!你就是再嫉妒,又有什么办法呢?”

赫连雅眼中杀意顿现,该死的贱人!

蓝帜眼尾扫到院门口,立马举着手中盒子递过来。

赫连雅接受到信号,忽然对着沐轻芷露出一丝嘲讽的笑。

大黄立马猜到:“老大,她想陷害你!”

果然,下一秒,赫连雅接过盒子,重重摔在地上。

哗啦一声,里面的一只七彩琉璃花瓶被甩出去,摔个粉碎!

紧接着,赫连雅尖锐叫声响起:“王妃姐姐,你怎么能如此作践雅儿的一片好心?”

司澜渊听到动静,和祁朗对视一眼,快步走进屋。

一进屋入目便是一地碎片,还有捂着脸委屈抽泣的赫连雅。

而沐轻芷淡定坐在一边,眼底透着玩味幽光。

赫连雅仿佛受到惊吓一般,见他们进来,几步挪到司澜渊身边,拉着他的衣袖,怯生生小声说着:“渊哥哥,都是雅儿的错…..”

大黄撇撇嘴:“老大,这就是一绿茶表啊!她下一句是不是得说,王妃姐姐是不是不喜欢我啊!”

果然下一秒,赫连雅继续说道:“渊哥哥,王妃姐姐连雅儿送的礼物都摔了,是不是不喜欢雅儿?”

大黄一脸,看吧,我说对了吧!

沐轻芷被大黄逗笑。噗嗤一声笑出声,在这一地狼藉中,显得格格不入。

司澜渊并未看赫连雅,也没有抽回被抓住的衣袖,目光扫向沐轻芷,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赫连雅抽抽搭搭站在那里,又胆怯又委屈。

祁朗眼皮抽了抽,虽然他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但能猜得出,绝对是拈酸吃醋造成的。

果然男人一副好皮囊,也不见得是好事。

不过看王妃那般淡然自若的样子,恐怕吃醋的只有赫连雅。

祁朗玩味看向司澜渊,堂堂玄王,战场上封狼居胥,后院却不太平!

果然女人不能多,多了绝对有纷争!

沐轻芷对司澜渊质问自己的语气,很是不喜,她面露讥诮:“司澜渊,我这人喜静,最烦有不三不四的来打扰,所以,管好你的人!”

赫连雅听到她居然敢这么对渊哥哥说话,顿时眼底闪过幽光,既然她这般不讨喜,那就怪自己再加一把火。

“渊哥哥,你不要怪姐姐,是我的错,我不该来问,我院里的那棵合欢树,为什么挪到梧桐院来了?”

“王妃姐姐说得对,整个玄王府都是她说了算,别说挪一棵树,就是平了我的合欢院,我又有什么资格来问。”

沐轻芷满目讥讽,还真是个会告状的。

沐轻芷视线移到司澜渊脸上,她倒要看看他会怎么说。

祁朗看热闹似得倚着门框,也在等答案,他很想知道,司澜渊到底是会偏向,青梅竹马赫连雅,还是救命恩人沐轻芷。

片刻沉默之后,司澜渊垂首:“雅儿喜欢合欢树,回头再栽一棵就是,王妃喜静,以后没事不要来梧桐院。”

司澜渊说着再看向沐轻芷。

沐轻芷满意一笑,还不错,起码不是糊涂蛋!

可这样的回答,让赫连雅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她没想到司澜渊会这样和稀泥的对她。

祁朗低头掩住唇角笑意,从上次挪树,他就看出来了,司澜渊对赫连雅并非那般看重,或许他对她,从来只有兄妹之情而已。

媳妇儿和没血缘的妹妹,是个人就知道怎么选了!

赫连雅再也忍不住,她恼怒瞪一眼沐轻芷,捂着脸哭着就要跑。

还没踏出门口,一道幽冷女声自背后传来,更让她无地自容。

“把你摔碎的瓶子带走,以后想摔东西在自己屋里关起门来摔,再把爪子伸这么长,我不介意好心给你剁掉。”

司澜渊目光暗沉,明白了是赫连雅挑起的事端,他无奈叹息,示意蓝帜收拾了。

祁朗玩味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眼瞅着氛围越来越不对,赶紧闪人!

等所有人都离开,司澜渊靠近沐轻芷,居高临下睨向她,问出一句:“沐轻芷,今日你迟迟不来,是根本不打算管我的死活是吗?”

哎呦,这是来算后账了!

沐轻芷挑眉,诚实点头,甚至语不惊人死不休:“你自己找死,我何必在意?”

司澜渊眼底怒火熊熊燃起,他俯下身,咬牙切齿地道:“沐轻芷,你果然无心!”

司澜渊气呼呼离开,沐轻芷毫不介意,站起身,抻了个懒腰,走向院子。

院子里,那几个丫鬟还在小声兴奋地分簪子。

对于主子们的事儿,她们并不会过多关心,只要不祸及己身,便不相干。

“瞧着你们挺喜欢赫连雅的,既然如此,都去她院子里伺候吧!”沐轻芷淡淡一句,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她们都听清。

几个丫鬟立马收敛表情,纷纷跪倒在地。

不管有错没错,先认错总不会错。

“王妃,奴婢错了!”

“求王妃饶了奴婢!”

“求王妃不要赶奴婢离开!”

沐轻芷坐到躺椅上,优哉游哉云起云落,一个眼神都不给她们。

“本王妃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想离开的我不会怪,想留下的也可以留下,自己选!”

几个丫鬟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不敢拿主意。

跟着王妃,虽说是名义上好听,但王妃性子冷,也没给过赏银,她们只能领到清汤寡水的月钱。

赫连小姐就不一样了,经常送她们礼物,还时不时赏银子,若是有幸伺候赫连小姐,肯定是肥差。

而且,赫连小姐跟王爷是青梅竹马,王妃跟王爷瞧着似乎并不和睦,刚才王爷好像又被气走了,说不准哪天王妃位置就得换人!

几番思索之后,丫鬟们心里有了主意,但都不敢当那个离开的出头鸟,担心会被王妃记恨上。

王妃嘴上说不怪,万一是诈她们呢!

小说《单枪匹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2日 pm12:13
下一篇 2024年6月2日 pm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