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在线看别后方知爱上(关小羽邹安)_别后方知爱上关小羽邹安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别后方知爱上》,讲述主角关小羽邹安的甜蜜故事,作者“关小羽”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隔天一早,她就挺着大肚子拉他去居委会,倒是高若恒变得犹豫起来,一步三挪拖延着时间,居委会办理离婚的大姐一点没给他好脸色,说:“你媳妇都这样了还来离婚?你想什么呢?不行,不给离!”姜末说了半天也是不行,大姐一再严正立场,国家有政策,女方孕期不给办理离婚手续。她就抓住大姐胳膊不撒手,说:“你给……

点击阅读全文

别后方知爱上

别后方知爱上》,是网络作家“关小羽邹安”倾力打造的一本现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她想去西海,再看看龙头崖,那是跟妈妈常去赶海的地方。天气很好,有邻居从身边走过,跟她打着招呼,她从大上坡往下走,穿过一排排楼群,到了每周必去的大众浴池,然后就是公交总站,那里等车的人永远都是那么的多,再往下走,就到了一处铁道口,铁道从南往北延展到某厂区里,而铁道另一面百米开外的地方,就是大海了。是涨…

别后方知爱上 阅读精彩章节

隔天一早,她就挺着大肚子拉他去居委会,倒是高若恒变得犹豫起来,一步三挪拖延着时间,居委会办理离婚的大姐一点没给他好脸色,说:“你媳妇都这样了还来离婚?你想什么呢?不行,不给离!”

姜末说了半天也是不行,大姐一再严正立场,国家有政策,女方孕期不给办理离婚手续。

她就抓住大姐胳膊不撒手,说:“你给我离吧大姐,是我要离的,是我一刻也没法跟这个人过了,您就成全成全我吧……”她说着大哭起来,立刻引来众人围观,大家都唏嘘感叹议论纷纷,还有人过来帮忙劝大姐:“你们这些工作人员都死心眼啊,政策也得灵活运用嘛,看把人都逼成啥样了?”

大姐左右为难,也快哭了,最后一咬牙说:“好,好,别哭了,给你离。”

姜末顺利离了婚,几天后,回到老家,一个月后,早产生下了女儿。

月子里的姜末不怎么吃饭,也没有奶水,看着哭闹的孩子,她也会突然歇斯底里哭叫,后来又一点点地,越来越沉默。

三个月后,她已经瘦脱了相,又患上重感冒,于是不得不住进姜妈妈所在的医院。

姜末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关小羽隔个一两天就来看看她,试图跟她沟通,可她,对什么都很淡漠。

她在医院里待了半个月,出院那天,也是孩子打防疫针的日子,姜妈妈让关小羽领着姜末先回家,自己则抱着孩子去了妇幼保健站。

然而,她们却再也没能回来。

姜妈妈和孩子在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疾驶而来的拉砖车撞飞出十几米远。

据说那名司机已经连续开了快二十个小时的车,车停下来的时候,他竟然伏在方向盘上睡着了。

姜末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再活下去的理由了,她决定去死。

在一个温暖的午后,他把女儿穿过的小白鞋规规矩矩摆在窗台上,就出了家门。

她想去西海,再看看龙头崖,那是跟妈妈常去赶海的地方。

天气很好,有邻居从身边走过,跟她打着招呼,她从大上坡往下走,穿过一排排楼群,到了每周必去的大众浴池,然后就是公交总站,那里等车的人永远都是那么的多,再往下走,就到了一处铁道口,铁道从南往北延展到某厂区里,而铁道另一面百米开外的地方,就是大海了。

是涨潮时间,有人赶了不少海货,左提右拐正往回走,姜末淌着到脚脖的水,爬上了龙头崖。

她也不知在上面坐了多久,直到海水涨到龙头崖只剩一个尖尖的头顶。

她就纵身跳了下去。

**

姜末再醒来,已经是两天后了,救她的是关小羽同母异父的哥哥邹安。

邹安从南方回来休假,听了姜末的情况就跟关小羽一起来看她。

但家里没人,邻居说,大约两个小时前在车站见过她,好像往海边去了。

关小羽一听,马上有了不好的预感,两人一路跑到海边,找到龙头崖,远远见上面有个人,像是姜末,但海水已经涨到岸边,龙头崖成了孤岛,根本无法过去。

两人也不敢喊,怕惊动她再跳下去,于是商量着分头行动,关小羽去找人找船帮忙,邹安则脱了衣服悄悄游过去。

姜末问关小羽为什么要救她,说她婆婆讲的一点没错,她就是这世上最狠最毒的人,把自己的妈妈和女儿都害死了,她却还活着?

关小羽心痛至极,抱着她不停地哭着说:“你别这样想,不是你的错,真的不是你的错……”

姜末在这个城市里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从医院出来,关小羽就强行把她接回了自己家。

关家前面有一所小学,之后的几天,姜末每天都到学校操场的台阶上,一坐就是一天。

一周后,邹安要回南方了,过来道别,姜末撵出去问:“你能不能带我一起走?”

邹安看了她好一会儿,说:“好。”

四年后,姜末成了南方某著名高尔夫会所的主管经理。

一年前,邹安回乡,参与新建的红岸高尔夫球场的招聘和管理工作,临行提议姜末跟他一起回去,姜末想也没想就说:“我再也不想回那里了。”

然而,她还是回来了,因为邹安对于她来说,已经超越了性别,成为亲人般的存在,她要在邹安最需要的时候,尽所能为他做一些事,就像他当初毫不犹豫帮她一样。

往事历历在目,回忆让姜末伤感,那诛心般的疼痛感又隐约来袭,她起身抱被而坐,窗外夜色清凉,跟任何一晚都没什么区别,姜末盯着外面坐到后半夜,才倒下睡去,梦里噩梦连连,恍然而起已是天明。

她的眼睛有点肿,脑袋更是疼得欲裂,这是连着两天没睡好的结果,她翻箱倒柜好容易找到去痛片吃了一粒,看时间还早,就去了医院。

一进病房就见邹安坐在床边,看关小羽低头喝着半碗粥。

有护士进来测血压量体温,姜末借机询问病况,护士看着关小羽笑,说:“她状态好着呢,再过几天拆了线就可以回家了。”

邹安也打趣她,“我看她就差蹦了,不用再过几天,现在就可以拉过去拆线了。”

关小羽吧嗒着嘴瞅他一眼,说:“你到底是不是我哥,不是一个爸生的看来就是不亲。”

邹安说:“你这熊孩子真是没良心。”

关小羽不爱听,“我都多大了还熊孩子……”

姜末在一边看两人拌嘴,忽然问:“球场有人知道你俩的关系吗?”

关小羽笑:“除了你应该没人知道吧?谁能想到,我俩一个姓邹一个姓关,反正在球场我不想屌他,我干我的活儿,他当他的领导,坚决划清界限。”

邹安不置可否,起身拍了拍她脑袋,说:“少说点话吧,有时间就多躺着休息。”

他又转向姜末,“咱俩也该走了吧。”

关小羽在他身后做着口型说:“邹安是个大坏蛋!”姜末看了哈哈乐,也对她做了个口型,说:“走了哈。”就跟在邹安身后出了医院。

小说《别后方知爱上》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2日 pm12:19
下一篇 2024年6月2日 pm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