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小说阅读镇灵阁(林平胡大)_镇灵阁(林平胡大)热门小说阅读

主角是林平胡大的精选现代言情《镇灵阁》,小说作者是“林平”,书中精彩内容是:正月十七大中午,林平和胖子趁着全村人午睡的时候,偷偷的带着家伙去了伏牛山。老年人说七不出八不入,林平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因为是在北方,所以正月的伏牛山看起来还是一片荒凉。胖子今天穿着一个黄色的羊皮袄子,热的满头大汗。本来走的时候,胖子穿着单衣,但是林平却是让胖子回家穿上棉袄。林平……

点击阅读全文

林平胡大现代言情镇灵阁》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林平”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两个人继续往前走,终于看到了之前胖子鬼打墙的大树。“哥,再往这边走,那里有很深的荆棘丛。马上就到了!”胖子回头对林平说道。林平点点头,四处观察了下,对胖子说道:“先去你掉下去的那里!然后我们应该是靠着右手慢慢找才对!”……不过,一下午过去了,两个人沿着右手到处寻找,别说是通向地下的窟窿了,就是连个深…

镇灵阁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正月十七大中午,林平和胖子趁着全村人午睡的时候,偷偷的带着家伙去了伏牛山。

老年人说七不出八不入,林平倒是没有什么感觉。

因为是在北方,所以正月的伏牛山看起来还是一片荒凉。

胖子今天穿着一个黄色的羊皮袄子,热的满头大汗。

本来走的时候,胖子穿着单衣,但是林平却是让胖子回家穿上棉袄。

林平对胖子说,如果真的能够找到入口,那么,下面会非常的阴冷,而且,袄子这个东西,倒是可以当做盔甲用……

胖子对林平所说的可以当做盔甲用,当真是非常的认同,于是便返回去又重新翻出来了不知道从哪朝哪代传下来的羊皮袄子。

羊皮袄子本来是白色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也被时光染成了黄色。

满头大汗的胖子还背着干粮和水,提着杀猪刀。

林平则是肩膀上扛着铁锹,背上背着水壶。

——胖子嫌弃林平没有力气,一股脑的将干粮装在了一个袋子里,自己背着在前面跑。

这会儿,两个人都满头大汗,于是胖子便放下了干粮,将棉袄脱了,搭在肩膀上。

林平也脱掉袄子搭在铁锹上。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终于看到了之前胖子鬼打墙的大树。

“哥,再往这边走,那里有很深的荆棘丛。马上就到了!”

胖子回头对林平说道。

林平点点头,四处观察了下,对胖子说道:“先去你掉下去的那里!然后我们应该是靠着右手慢慢找才对!”

……

不过,一下午过去了,两个人沿着右手到处寻找,别说是通向地下的窟窿了,就是连个深一点的坑都没有找到。

胖子背着干粮找到了林平,两个人草草的啃了几口,喝了一点水之后,林平对胖子说道:“胖子,今天要不先回去吧?明天再来找找看!”

胖子嘴里使劲的嚼着他烙的饼子,嘴里嘟囔道:“操!忘记在面里面和点苏打了!这饼子,比我牙齿还硬啊!”

“不过,哥,你看,虽然饼子很硬,但是我还是把它给嚼碎了!哥,要回去你回去,我不回去了!我找不到妈的线索,我就不回去!”

林平听完,只是一笑,对胖子解释道:“我只是觉得我们需要回去补充一点水!因为今天下午实在出汗太多了,我们的水基本喝完了!”

胖子听完林平解释,倒是脸有点红。原来,他是错怪了林平。

林平看着胖子脸发红,嘴角倒是微微的翘了起来。

他这个兄弟,其实心忠的很!

“那这样,我们先不回去了!我之前在胡府讨过水,那时候有个姑娘给我倒的是果酒。当时喝了,好像也没有什么反应……我们去胡府讨点果酒去吧!”

胖子听完林平所说,便憨笑着将地上全部的家当往他身上扛。

林平笑着拍了拍胖子的肩膀,将两个人的水壶还有铁锹拿上,便和胖子两个人一起又绕到了当初林平掉下去的窟窿那里。

“天色有点晚了!一切要小心!不要和我分开!知道吗?”

在进去之前,林平叮嘱胖子。

“好!我知道!不过,我要走在你的前面!”

说完,胖子一马当先的走在了前面。

两个人一会儿就到了胡府的门前。

胡府还是那个样子,门前挂着两个发黄的灯笼。

林平现在才注意到这两个灯笼一直是亮着的。

“不知道这灯笼里面装的什么,能够一直亮着?”

林平看着灯笼思索,而胖子已经“砰砰砰”的开始敲门了。

过了好半晌,门才从里面打开。

出乎林平和胖子的意料,开门的并不是管家,而是胡大。

“又来干什么?找死吗?!”

和管家笑嘻嘻的表情不同,胡大开门的第一句便像是吃了枪药一样。

胖子大怒,倒提着杀猪刀气汹汹的问胡大:“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胡大冷笑着盯着胖子,林平见状,连忙对胡大说道:“胡大见谅,我这兄弟,性格直!我是来到府上讨水喝的!还麻烦胡大帮我们倒点水喝!”

胡大看着两个人,一个手里倒提着一把杀猪刀,而另外一个,肩膀上扛着一把铁锹,便冷笑着说道:“提着刀来讨水喝?!也罢!我这里没有水,只有果酒!进来吧!就在门口等着,我去给你们倒果酒!”

林平和胖子两个人侧身进入胡府。

在胡府的门口院子里,林平却意外的发现并没有浓雾出现。

但是胡府是建在地下的,视线并不好。

只见前面的走廊上挂着一个气死灯发着微弱的黄光,隐约可以看见走廊通向了大厅的位置。

大厅的旁边似乎有树木或者假山。

视线再往前,便什么都看不到了。

林平拉了一把胖子,示意胖子跟着他,两个人便往大厅走去。

而林平一边走,一边在四处观察,意图将胡府中的细节全部记下来。

大厅里面,女戏子还在咿咿呀呀的唱戏,而林平顿时感觉到胸口那个袖珍的针盘传出来一股凉凉的气息。

这股凉凉的气息慢慢的游动到了林平的眼睛上。

顿时,林平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胡府。

只见胡府的大厅中,到处都是惨白的骨头。

桌子上,还有些骨头叠在一起,似乎是在生前的时候相互刺杀。

地下的骨头有些还保持着原状。

其中有好几具的后心上插着刀。

而戏台上,也是白骨累累。

林平顿然吃惊。

他能看到这番场面的原因还是因为他戴着那个袖珍的针盘。

而更加吃惊的是因为真正的胡府中其实是尸骨累累的。综合林平看到的笔记和手札,这里就应该是当年林俊处理这个土夫的地方。

但是,眼前的场景,很明显的是,这帮土夫是自相残杀而死的,似乎和林俊沾不上边。

林平想不明白。

待再往前面看的时候,只见一只体型和狼狗一样大的白色狐狸像人一样直立行走,前爪提着一个大壶。

林平心中知道,是胡大来了。

果然,那白色的狐狸发出了胡大的声音:“给你们!这是果酒!”

林平有点发愣,并没有答话。

而旁边的胖子却没有伸手去接。

“怎么?怕我给你们下毒啊?!”胡大吹胡子瞪眼睛的怒道。

小说《镇灵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2日 pm12:24
下一篇 2024年6月2日 pm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