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抗尸官(张启年夏玲华)完结的小说_热门小说免费阅读最后一个抗尸官张启年夏玲华

小说叫做《最后一个抗尸官》是“张启年”的小说。内容精选:“小炎,你们村的李大军平时是这样的吗?”离开一断距离后张启年问我。我有些不解的问道:“怎么了?看起来很正常,可是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张启年蹙眉摇头,道:“他们家里阴气很重,可是我看李大军不像被附身的,而他媳妇倒是有些奇怪,可看起来也还算正常。”我们两个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们打算再去李有才的……

点击阅读全文

很多网友对小说《最后一个抗尸官》非常感兴趣,作者“张启年”侧重讲述了主人公张启年夏玲华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张启年蹙眉摇头,道:“他们家里阴气很重,可是我看李大军不像被附身的,而他媳妇倒是有些奇怪,可看起来也还算正常。”我们两个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们打算再去李有才的坟上去看看,本来我想回去一趟,可是等会还要去看刘老先生的阴宅,也就没回,直接去看了李有才的坟就去刘家村。我们再赶到李有才的坟地,还是乱糟糟…

最后一个抗尸官

阅读最新章节

“小炎,你们村的李大军平时是这样的吗?”离开一断距离后张启年问我。

我有些不解的问道:“怎么了?看起来很正常,可是总感觉有点不对劲。”

张启年蹙眉摇头,道:“他们家里阴气很重,可是我看李大军不像被附身的,而他媳妇倒是有些奇怪,可看起来也还算正常。”

我们两个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们打算再去李有才的坟上去看看,本来我想回去一趟,可是等会还要去看刘老先生的阴宅,也就没回,直接去看了李有才的坟就去刘家村。

我们再赶到李有才的坟地,还是乱糟糟的样子,张启年拿出罗盘测量。

李大军的房子建在山脚,后面是他们的山,一大块地,因为李小军以前做生意要本钱,把山上的树都卖了,李有才就又去买了很多树苗回来种上,如今长了几年,比起别人山里的树还是要矮上一大截。

李有才就埋在半山腰,看虽然没有水,地理位置平平,虽然风水一般,可好歹也占了龙脉。

“小炎,我估计我们要上山顶去看看。”张启年对我道。

“张道长,是不是看出什么了?”

“龙脉虽然好,可还是要看位置的,我总感觉这里是龙眼的位置。”

张启年的话把我吓了一条,我看了看左右,这边是有点低,可影响并不大,按照坟墓的面向来看,左边有一山,比这边高了许多,山势陡峭,左青龙,这是好兆头,右边也有一座小山,那是白虎砂,往上就越来越陡峭。

但从这里看来,这个位置还是很好的,肯定能福泽后人,可是若这真的是龙眼,那就是大凶之地。

我跟张启年朝着山顶爬去,刚过了李大军他们山地,所有的树木都变的高大,把整个大部分阳光都挡在外面,偶尔才有几缕阳光投射下来。

现在不准砍树,而且人们生活条件也好起来,村子里有不少人都已经开始使用煤气,其他不烧煤气的也是烧煤,很少有烧柴火的,道了冬天要烧柴火的时候都是几家人去家具厂拉一车废木料回来,一人分一点,所以山上的小灌木长的也异常茂盛,很少有人上来,我们两个又没有带柴刀,走的还是有些艰难的。

“嗖……”前面的灌木一阵乱动,我开始还以为是小野兽在那儿,灌木里的东西朝着山上跑,因为灌木太深,我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在我想收回目光时,我看到那居然是一个人,四肢着地,在地上爬行,长发散乱,应该是个女人,看着又些眼熟。

“喂……别跑。”我大喊一声,跟着追了上去。

张启年也看到了,跟着我追了上来。

我在后面边喊边追,可是那个人影就是不停下来,我想起这人是谁了,居然是夏玲华,我们刚从她家里出来,她怎么会在这。

他那瘦得皮包骨的样子,我肯定不会认错的。

估计是她身体太虚弱,快跑到山顶时一个不慎居然跌了个跟头,趴在地上不停的打抖。

我追的也着实是累了,张启年都已经落下一大截,见夏玲华跌倒,我赶紧加快速度,扑了上去,她是面部朝地趴着的,我一把将她翻了过来,只见她全身抖的厉害,口吐白沫。

我虽然不是很爱干净,可想着要用自己的衣服取给她擦白沫还是有些做不到,只好拉着她的衣服擦了擦。

夏玲华原本无神的双眼,看到我后居然变得有了一丝神采,艰难的说道:“大……大……龌……蹉。”

我去,这是骂人?大龌蹉?我想我是听错了,可是夏玲华翻来覆去总是这三个字。

我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本来打算先把她弄下山再说,可张启年在下面大喊,道:“玉清诀配合净心神咒。”

我不知道夏玲华到底是什么问题,可张启年这说的法诀和咒语一般对人是没什么影响的。

我手掐玉清诀,口中念道:“台商台庆,永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急急如律令。”

我咒语念完,夏玲华马上就停止颤抖,嘴边虽然还挂着吐出来的白沫,可至少不继续往外吐。

“婶子,好些没?”我试探着问道,我看见她眼神似乎还有些呆滞。

果然,夏玲华没有反应,刚才一直念叨的三个字也不说了。

我连续喊了好几声,都没有反应,我也没法子了,朝着已经快到的张启年喊道:“张道长,快点,看看这是怎么了?”

张启年气喘吁吁的道:“年纪还是大了,年轻的时候我可比你跑得快。”

我刚让他来看看夏玲华,他这在感叹年纪大了,我其实还是挺佩服他这体力的,我也不接他话,等他上来再说。

张启年终于是爬上来了,喘了几口气,道:“她这是出马了。”

出马一般是东北才有,出马就是一些有道行的妖修附体在人身上,这与一般的鬼附身不同,鬼神附体对人有很大的伤害,而且大多是做一些坏事,或者是生前为了之事。

而这些妖修附体大多是行善积德,虽然对供奉弟子有些伤害,可并不大,而且附身以后行善的功德也有供奉弟子的一份。

这些出马仙中最为众人所知的莫过于,狐黄白柳灰五家。

可是,这五家不能代表所有妖修,即便胡家还有我身边白璃这只狐狸就不是胡家中人,算不得保家仙和护家仙。

妖修要像保家仙一般附身弟子,必须要由弟子供奉,开堂口才行,否则很难轻易附身。

“她家里也没供奉保家仙和出马仙,怎么会出马呢?不是附身?”我们在南方,一个县城都很难找出几个来,我就知道乔老头供奉了保家仙,像李大军这种家庭,怎么会供奉出马仙。

“肯定不是附身,附身的话,那个妖物脱身没这么容易。”张启年说的很肯定。

我仔细回忆一下,好像是有说过,妖修如果没有被供奉,想要附体普通人很难,附体以后要脱身也很麻烦,总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而夏玲华这完全是没有任何痕迹。

“就算他是出马了,总不应该看到我们就跑吧?保家仙和出马仙都只是一些想要行善积德的妖修而已。”我很奇怪,即便是供奉了保家仙或者出马仙,弟子开堂口以后招来仙家,无意中得罪仙家后,让仙家不满,折腾折腾他们也就算了,不会真的让弟子有性命之忧,而夏玲华这样子,再折腾下去,非出人命不可。

“估计不是那几家里面的,而是一些野路子被供奉了。”张启年说话间给夏玲华把了脉,继续道:“他没事,主要还是最近身体太虚,出马次数太多。”

我突然想起在李大军家中时,看到夏玲华手指甲里面很脏,黑的还的都有,想到这我不禁心中一凛,抓起夏玲华的手,仔细看了一下他的手指甲,里面还是有很多脏东西,我随便找了一根小树枝,把那些脏东西挑出来,用一张大树叶接住。

“张道长,你看她手指甲里面是些什么东西?”我拨弄了两下夏玲华手指甲里挑出来的脏东西。

张启年抽过来,看了半天,道:“怎么看着好像有泥巴。”

这话说的,夏玲华是像动物一样,四只脚在地上跑的,能没泥巴吗?

我继续拨弄,挑出一点细小的木渣子,那小木渣子有一边还有黑漆,我紧张的对张启年道:“张道长,你看这木渣子,是不是有才大爷棺材上的。”

说着我把那一点木渣子挑到一边,好让张启年看。

张启年仔细看了一眼,蹙眉道:“应该是棺材上的,看看它其他指甲里有没有。”

我继续那细树枝挑夏玲华指甲里的脏东西,发现其他的指甲里面还有很多细小的木屑和黑漆,这似乎更加坐实一件事,李有才的坟就是夏玲华挖掉的。

我和张启年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双方眼中的震惊。

“如果真是她,她为什么要挖掉李有才的坟。”我有些不解,夏玲华对李有才一直都很孝顺,李有才一直跟着李大军过,李有才夸的最多的就是夏玲华,说夏玲华进了他们家的门是他们家的福气。

“她跟李有才的关系怎么样?”张启年问我。

“李有才在外人面前天天夸她,天天骂李小军,很少说李大军的好或坏。”我干脆一次把他们家的关系说了一遍。

“找这么说,她应该很孝顺李有才的,怎么会挖他的坟,应该是那些妖修搞的鬼。”张启年会怀疑附在夏玲华身上的妖修也很正常,因为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你有没有办法揪出他们来?”

“找到他的堂口倒是有一点可能,如果找不到他的堂口我也没办法”

“如果他是夏玲华供奉的,他的堂口应该在李大军家里才是。”

供奉出马仙或护家仙都要经常上香供奉,逢年过节也要水果,鱼肉什么的,一般都是放在家里堂屋的。

“先不管这个了,我们先去上面看看,等下送她回去的时候顺路看看。”张启年拍了拍手站起身,径自往山上走去。

小说《最后一个抗尸官》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3日 pm12:20
下一篇 2024年6月3日 pm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