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岁月蒋凡郝梦免费小说阅读_完本小说大全东莞岁月蒋凡郝梦

《东莞岁月》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蒋凡”的创作能力,可以将蒋凡郝梦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东莞岁月》内容介绍:白沙村与厚街镇的白濠村相邻,分别有1.2.3.4村。白沙一村还没有开发,距离最热闹的商业街相隔几百米,先富起来的本地人多数已经搬离了老宅,就把自己的祖屋隔成一个个单间,用着出租。这样条件简陋的租屋,却方便了许多居无定所的漂泊客,也方便了许多漂泊情侣和露水夫妻,只是每月几十元不等的租金,只有少量……

点击阅读全文

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东莞岁月》,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蒋凡郝梦,是作者“蒋凡”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白沙村与厚街镇的白濠村相邻,分别有1.2.3.4村白沙一村还没有开发,距离最热闹的商业街相隔几百米,先富起来的本地人多数已经搬离了老宅,就把自己的祖屋隔成一个个单间,用着出租这样条件简陋的租屋,却方便了许多居无定所的漂泊客,也方便了许多漂泊情侣和露水夫妻,只是每月几十元不等的租金,只有少量漂泊客舍得消费除了房屋租金,最大问题就是暂住证,这是居无定所的人除了工作,最为担心的就是这事从社岗沿着…

东莞岁月

东莞岁月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白沙村与厚街镇的白濠村相邻,分别有1.2.3.4村。

白沙一村还没有开发,距离最热闹的商业街相隔几百米,先富起来的本地人多数已经搬离了老宅,就把自己的祖屋隔成一个个单间,用着出租。

这样条件简陋的租屋,却方便了许多居无定所的漂泊客,也方便了许多漂泊情侣和露水夫妻,只是每月几十元不等的租金,只有少量漂泊客舍得消费。

除了房屋租金,最大问题就是暂住证,这是居无定所的人除了工作,最为担心的就是这事。

从社岗沿着107国道莞太路段前行,三四公里路程就到白沙,坐中巴车一元钱。

难得给自己心情放假的郝梦,很享受和蒋凡在一起的时光,为了多些时间相处,平时都不敢走夜路的她,挽住蒋凡的手臂步行前往。

这条路有一处小山开辟出的路段,道路两旁除了山地,没有任何建筑物时。

白天这里倒是有川流不息的路人行走,晚上就显得有些寂静。

这样的地方,也是抢劫犯最喜欢蹲点的地方,郝梦紧紧挽着蒋凡的手,四处张望。

蒋凡感觉到郝梦紧张,关心地问道:“怎么了?”

“听说路人少的地方最容易遇上抢劫,有点害怕。”

已经遇上一次抢劫,虽然蒋凡化解了危机,但是作为女孩子,郝梦还是害怕再次发生那样的事情。

看到郝梦身体抖得厉害,蒋凡伸手揽住她的腰身,安慰道:“有我在,别怕。”

信任能让人产生无穷力量,蒋凡的安慰真给了郝梦不少勇气,战战巍巍的身体也不抖了,头靠在蒋凡肩上很是享受道:“说的也是,到东莞两天就打了两架,全是以少胜多,有你这个保镖在,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能有这一技之长傍身,还有这么强壮的体魄,还是拜老头所赐,否则我可能还是曾经一个瘦不拉几的男孩子。”

说到这里,蒋凡又想李酒罐了。

火车上一直是郝梦慷慨解囊,到了东莞也一次次受她帮助,蒋凡心里对她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这种感觉似乎早已超越了亲密朋友的界限,可是距离恋人又感觉少了一点什么。

他自己也无法判定这是不是感激所致,但有一点蒋凡很清楚,那就是短暂相处,他已经对郝梦产生了无限信任。

不愿提及学校的事情,蒋凡把自己的家庭情况,告诉了漂泊中认识的第一个女人。

蒋凡来自成都下属一个县的农村单亲家庭,家里三姊妹,一个大他一岁多的姐姐,一个小他两岁的妹妹,母亲是农民,父亲是铁路工人,在修改成昆铁路即将竣工时,因公殉职。

父亲去世时,妹妹还是襁褓中的婴儿。

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他一去世,作为农村妇女的蒋母带着三个年幼的孩子,生活可想而知。

蒋母没有再婚,坚强地抚育着三个孩子,一个女人抚养三个年幼的孩子,家里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根本不可能供三个孩子读书,农村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三姊妹中,只有蒋凡一人进了学堂。

知道自己上学来之不易,蒋凡读书十分刻苦,周末还去大队干农活,挣工分贴补家用。

高考时,蒋凡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被北京这所重点大学录取。

到了北京受李酒罐帮助,师徒俩齐心协力,搬运的煤球多,他也能吃上几顿饱饭,加之习武,才有了看似清瘦,却极为健壮的体格。

上大学后,虽然没再找家里要生活费,但是学费还是家里支持。

读书这十余年里,是母亲、姐姐、妹妹三名女性支撑起他的求学之路,所以他也是全家的希望,一次意外,摧毁了自己的梦想,也破灭了家里三个亲人的希望。

说到这里,蒋凡的眼泪滑过了脸颊。

郝梦很想知道蒋凡口中的意外,到底是什么事情,可是看到他忧伤的神情,还有跌落的眼泪,善解人意地收敛起自己的好奇心。

倾诉以后,蒋凡负重的心理得到一些释放,没过一会他的心情就轻松了不少,凝重的神情也消失了。

从社岗村到白沙一村,要先路过白沙商业街。

所谓的商业街,其实就是一条刚修建不久,从村连接107国道的宽敞水泥路,道路两边楼上是厂房,一楼临街面就是铺面。

这是白沙村里最宽敞的一条大道,周边全是工厂,慢慢成为白沙最为繁华的地段。

一公里多长的商业街,汇聚有舞厅、电影院、录像厅等娱乐场所,当然也少不了解决衣食住行的商铺和路边摊贩。

闻到商业街上弥漫出的烟火味,已经饥肠辘辘的蒋凡,肚子开始“咕咕”直叫。

郝梦听到这个声音,疑惑地问道:“你没吃饭吗?”

蒋凡尴尬地抠了抠后脑勺道:“忘了。”

从上沙治安队放出来已经临近中午,和朱茂菊约好下午一点,蒋凡害怕失约,没顾上吃饭,朱茂菊刚走,就出了秋哥来找麻烦的事情。

逃离上沙,蒋凡已是饥肠辘辘,口袋只剩五元还漫无目的地,想到能节约一顿是一顿,一整天到现在还没有吃饭。

郝梦观察过蒋凡,发现他腼腆或尴尬的时候,都习惯抠后脑勺,心疼地埋怨道:“饭都舍不得吃了,也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

“你不是说不到万不得已,别打电话吗?”

“已经睡到坟地去了,还要怎么才叫万不得已?”

“我身上还有钱,只是预防不时之需,不敢乱用。”

“有钱?在火车上,就发现你只有一张大团结,给你的50元做了雷锋,昨天去长安坐车,还有一天生活,你还能有多少钱?走吧,先去吃点东西。”

听到蒋凡还在逞能,郝梦直接揭了他口袋银子的老底。

郝梦心疼地想带他去餐厅吃点好的,蒋凡却坚持路边摊能吃饱就行。

一元一大盘的炒米粉,蒋凡吃了两份,终于算是勉强填饱了肚子。

郝梦把摊贩找回的98元,连同一张百元大钞塞进蒋凡手里道:“不说吃好,但是一日三餐必须吃饭,不然你怎么给我当保镖嘛!”

看到这么多钱,蒋凡说什么也不接受,两人争执了很久,郝梦看他拒绝得这么果断,只好折中把找回的98元重新塞回他手里,翘起小嘴道:“这点钱你再不要,我就生气了。”

郝梦所说的表哥王勇,其实就是王芳的亲哥哥,她们的家乡是同一个村,却是拐了十几道弯,算下来是表姊妹的亲戚。

已经三十出头的王勇,这样的年龄所有工厂都不会要,他从家乡借到堂弟王凯的身份证,王芳借助陪陈安龙共度春宵的机会,吹着枕边风,把哥哥介绍进了达丰鞋厂做机修

小说《东莞岁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3日 pm12:24
下一篇 2024年6月3日 pm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