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从寒门脚夫开始,捡到幼年女帝崔家徐述年庞虎_从寒门脚夫开始,捡到幼年女帝崔家(徐述年庞虎)免费阅读全文

《从寒门脚夫开始,捡到幼年女帝崔家》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徐述年庞虎,讲述了​主人公叫崔家,乾州,皮笑的是《从寒门脚夫开始,捡到幼年女帝》,这本的作者是一指流砂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从寒门脚夫开始,捡到幼年女帝》第6章免费试读第6……

点击阅读全文

从寒门脚夫开始,捡到幼年女帝崔家》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徐述年庞虎,讲述了​徐述年赶忙拉住庞虎,笑呵呵的说道:“崔三爷,某今日来是为了就事论事,该不会还要浪费时间来殴打某吧!”“罢了,没这个必要!”崔判官笑呵呵的,根本没把徐述年放在眼里,冷冷的讥讽道:“一个诈死骗钱的鬼,那些银子送你当药费。”“不过,你既然敢说崔家的精盐不好,是不是也该道歉?依我看来,你沿着坊子,每逢家店叫…

从寒门脚夫开始,捡到幼年女帝崔家

精彩章节试读

主人公叫崔家,乾州,皮笑的是《从寒门脚夫开始,捡到幼年女帝》,这本的作者是一指流砂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主要讲的是:…《从寒门脚夫开始,捡到幼年女帝》免费试读“崔三爷,你可算是来了!”店家瞧见那人,行了个礼,抢过庞虎手里的盐坛,冲到了那人的身边。
徐述年慢慢看向那人,崔三爷名叫崔冬常,乾州城中给面子的,都要称呼一句崔判官。
前身的记忆中,没讲过为什么这么叫,但此人的名气绝对不小。
崔判官摆了摆手,淡淡的笑道:“有人说崔家的精盐质量不好,某当然得来瞧瞧,免得他人以为,我们崔家任人摆布!”“可没想到,口出狂言的是徐述年这个家伙,前些日子在勾栏喝大了酒,不是被揍死了吗?”店家一听,不由得笑了起来:“原来那日闹事的就是此人?某也听说过,这人是街头的脚夫,下贱命!不会是因为上次受了气,这次故意来找茬的吧!”徐述年笑而不语,前身那混账玩意儿没干几件好事,名声狼藉倒在情理当中。
庞虎一时忍不住了,维护道:“你小子怎么说话的?你的命才下贱!”“娘的,你们是不是欠揍?”店家这么一吆喝,四周便有几个拿着棍子的人围拢了来,这些人就是棍夫,平时没什么本事,只会欺软怕硬。
庞虎不怕他们,撸起袖管,大有一种准备上前以一敌多的势头。
徐述年赶忙拉住庞虎,笑呵呵的说道:“崔三爷,某今日来是为了就事论事,该不会还要浪费时间来殴打某吧!”“罢了,没这个必要!”崔判官笑呵呵的,根本没把徐述年放在眼里,冷冷的讥讽道:“一个诈死骗钱的鬼,那些银子送你当药费。”
“不过,你既然敢说崔家的精盐不好,是不是也该道歉?依我看来,你沿着坊子,每逢家店叫一句是你胡说八道,某便不跟你计较。”
徐述年呵呵冷笑,不管在什么地方,没权势只会被人欺负。
换做前身,可能屁颠屁颠的按照你说的去办了,但我可不是他!“崔三爷,你还没看过某制的雪花盐,为何说不好呢?”徐述年从容的笑了起来:“刚才那店家看过,都惊讶的说不出话,若某制作的雪花盐比不上崔家精盐,某可以游街道歉。”
“但某做的好,不可能不应声,若是你不信,可请路过的乡亲百姓来论论!”崔判官嘴角露出嗤笑,眼神更加多了几分蔑视,他对徐述年了解不多,但一个当街游晃,只能当个脚夫的玩意儿,制作出来的东西,能叫好?他无所谓的笑了笑:“某看过便知,但某的话摆在这里,若是某不满意,游街之事可不由得你做主!”徐述年点头,从容淡定的笑道:“我没有意见,不过崔三爷,若是我说的不假,那又该如何?”“若是不假,我给你跪下赔礼道歉!”崔判官没想那么多,心说你个臭脚夫,今个儿不是又喝大了吧,否则哪来的底气!他懒得多言,指着店家手里的盐坛,淡淡道:“打开,让我瞅瞅。”
店家眉头皱了皱,一时间竟是有些犹豫。
别看崔判官嘴上说着给徐述年道歉,那是因为他确定徐述年做不出什么精盐来,否则哪会把自己的颜面给当成赌注?“三爷,这精盐还是别看了,不如咱们家……闭嘴,打开!”崔判官瞧着店家的样子就来气,怒火横冲的骂道:“难道你也觉得,他做的精盐比我崔家的好?”店家嘴角抽了抽,心说你真想丢脸,那我也不拦着,他跟着就把盐坛打开了。
崔判官抬眼过去一瞧,本来还淡定的脸,骤然多了几分诧异,他从店家手里抢过盐坛,抓出来一把,白如雪,没有半点杂质,这真是盐?他不相信的尝了尝,脸色更是变得难堪不已。
“这,这真是盐!”“是啊!”徐述年悠哉的笑了笑,一切都在他的预想当中:“崔三爷,我制作的雪花盐,定然要比这店家卖的精盐好上百倍吧?”崔判官倒是想要反驳,但四周那么多路人都盯着呢,他怎么可能说瞎话。
“是,是要比我崔家的精盐好。”
崔判官咽下一口气,不曾想竟然被徐述年给打了脸,此时直感觉面上燥热难耐,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算我输了,但让我当众下跪,这恐怕不合适吧?”徐述年闻言,哪能看不出来这家伙想要耍赖,他也不在乎崔判官会不会跪下,索性笑道:“我与崔三爷打趣讨个玩笑,怎么能当真呢!”崔判官的脸色,这才舒缓了几分。
“徐老弟说的对,你我聊天打趣,此话当不得真。”
说到这里,崔判官的眼珠子转了转,一把搂住徐述年的肩膀,笑着说道:“徐老弟,上次我崔家的人伤了你,还没来得及向你赔罪。”
“不如这样,今晚我做东,西宣楼去吃顿饭,算是我们两人之间,一笑泯恩仇,如何?”徐述年哈哈一笑,摆手道:“崔三爷说的这是哪的话,小弟哪里会对你有仇,不过是些旧恩怨,不提也罢!”崔判官显然没想到徐述年这么大度,他一把拉住徐述年,找的借口更是堂而皇之:“徐老弟如此大度,为兄佩服,这么一来,那更要喝一杯,来培养你我之间的情谊。”
“去,吩咐下去,摆桌酒宴,我要和我兄弟好好喝上一杯!”那店家点点脑袋,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徐述年见状,也只好说道:“崔三爷盛情难却,那小弟就不拒绝了,不过烦请带上我兄弟。”
崔判官不在意的笑道:“不打紧,让他跟我们去吃饭,你兄弟就是我的兄弟。”
时间不久。
几人来到西宣楼中坐下,桌面上满是美味佳肴。
庞虎吞咽了口唾沫,脸上的笑容难以收敛:“年哥,这一桌酒席恐怕得二十两银子,真能吃?”“吃吧!”庞虎听得徐述年的答案,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整个人跟个饿死鬼一样。
崔判官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但他却端起酒杯,笑呵呵的说道:“徐老弟,哥哥我有一事想和你打个商量,你听听如何?”

小说《从寒门脚夫开始,捡到幼年女帝崔家》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15日 am11:58
下一篇 2024年6月15日 am1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