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高岭之花为她甘愿下神坛大结局(苑明皙曲知遥)最热门小说_免费阅读无弹窗职场高岭之花为她甘愿下神坛大结局苑明皙曲知遥

火爆新书《职场高岭之花为她甘愿下神坛大结局》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苗家”,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双洁 身份悬殊 近八岁年龄差 高岭之花落神坛)27岁,在重组家庭长大,自卑社恐的曲知遥,多年辛苦积攒买下的小房子迎来的租客居然是来自省城、时年34岁的大人物苑明皙。自此之后,她房子内水电气暖频频发生故障,忙碌一天的她总会在傍晚时分接到苑明皙的投诉电话。她能明显感到,这位租客不太好伺候,可也只能忍气吞声,更不敢提前解约。 再接着,习惯像只鹌鹑一样缩在人堆里的她,发现自己总是被无故推到人前:她通宵达旦写的调研报告不会再被别人抢了功劳;她小声嘟囔的创新点子也会被人听见。 同事们都在议论,说是她交了上等的桃花运,高冷大领导那双目空一切的眼睛总是追着她跑。这怎么可能?前途一片光明的大领导怎么会看上微不足道的她?就算是他们曾阴差阳错、春风一度,又能怎么样?曲知遥很有自知之明。直到某天,她好脾气地忍受着相亲对象的傲慢时,却被那个大人物拽到了民政局门口。“就这么着急嫁人?”苑明皙双目赤红,声音也不再如雪山上的清泉般冷冽,“要是你不嫌弃我老,就嫁给我好了!”…

点击阅读全文

职场高岭之花为她甘愿下神坛大结局

现代言情职场高岭之花为她甘愿下神坛大结局》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苗家”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苑明皙曲知遥,小说中具体讲述了:”不知怎的,苑明皙念出这个名字,心里就踏实了许多,“尤局长,你们局介绍情况到底需要几个人?”这一句看似轻飘飘的话,却让尤天放脊背发凉。他朝着还立在门口孙涵美使了使眼色。孙涵美又气又窘,可也只好后退着出去,轻轻掩上了门。尤天放又想到苑县长只听一遍就叫出了曲知遥的名字,便回身看了潘远图一眼,可没有等到潘…

在线试读

去安装热水器的那天,因市里有朋友专程过来看他,苑明皙只得拜托了马燃在家中等着。晚上回去的时候,看着那台崭新的热水器,一向对人对事不好奇的他,竟在想不知这个大家伙是不是也是他那能干的房东自己安装的。他打开微信,编辑了一句:感谢,新热水器很好用。

可想了想,还是删掉了。

因刚到静海县,苑明皙急于做出些成绩来,他并不满足李隆镇的两个项目只申报为市级的非遗项目,便拟邀请省文化厅的陆处长、市文旅局的萧局长,以及来自省、市非遗专家莅临静海县。可正踌躇满志之时,竟发现偌大的一个文旅局竟没能有人将这件事汇报明白。

尤局长是新调来的,副组长、兼任县文物局局长的赵静在休产假,之前汇报工作的小孙,连翟瞿将军两个字都念不对……

等他看见曲知遥进来之后,这才明白了那个小孙货不对板的原委。又想起了她的微信名是路遥知马力,觉得此时此刻,倒是颇为应景。

看着苑县长的表情有所缓和,尤局长赶忙说道:“苑县长,我们让小曲把凯旋碑的历史介绍介绍。”

“你说吧,曲知遥。”不知怎的,苑明皙念出这个名字,心里就踏实了许多,“尤局长,你们局介绍情况到底需要几个人?”

这一句看似轻飘飘的话,却让尤天放脊背发凉。他朝着还立在门口孙涵美使了使眼色。

孙涵美又气又窘,可也只好后退着出去,轻轻掩上了门。

尤天放又想到苑县长只听一遍就叫出了曲知遥的名字,便回身看了潘远图一眼,可没有等到潘远图有什么特别的暗示。

曲知遥不善言辞,平时和肖乐在一起时,都是肖乐在叽叽喳喳,她偶尔才跟上几句。

可对于李隆镇这段历史她实在是如数家珍,她年少时的偶像翟瞿将军曾在李隆镇的夜色里奋勇冲杀。

因是学汉语言文学的,讲起这段历史时,她不自觉地用了白描的手法:“夜色苍茫,翟瞿将军跨上战马,他的孔武有力的身姿被拉的很长,一杆长矛在他的手中龙腾虎跃,哪里还有贼人敢近得了他的周遭?月华似练,他睥睨众人,直教人望而却步……”

当她讲完时,诺大的会议室静的连掉颗针都能听见。

还是八面玲珑的县政府办主任张猛打破了僵局,“尤局啊,你这部下哪里只是个笔杆子啊,分明是个专业讲解员么。”

其他人也纷纷凑趣,方才,在苑县长提及石隆镇的事撂脸子的时候,石隆镇分管文化站的副镇长谢东辉就想说几句话,可又想着,尤天放的级别比他高。别说是县长没问到他,便是县长问到他了,他也会斟酌再斟酌,再开口。

还好,尤天放及时推出了位下属,也算间接替他解了围,他松了一口气,便不吝夸奖,“这套话术真叫我们石隆镇的人汗颜啊,回去得叫我们镇文化站的人好好跟着学学。”

苑明皙只朝着曲知遥轻轻点了下头。见苑县长的视线与自己相撞,曲知遥极为不自然地低下头去。

张猛主任说到:“下一个议题,是关于简化二次报销流程,医保局?医保局的到没到?”

这是苑县长来静海县以后,召开的第一次县长办公会,他分管的科教文卫几项工作的负责人悉数到齐。轮到哪个单位的议题,哪个单位进来汇报,没轮到的都在会议室外面等着。

教育、卫生等工作大都涉及民计民生,事情繁多。这一下午的议题竟有三十几个。

涉及文旅局的议题已结束,曲知遥随着尤天放、潘远图回到了局里。路上,尤天放夸赞曲知遥业务能力强,这是给局里增光了,可对之前孙涵美为何出现在会议室,却只字不提。

她走进办公室时,孙涵美正趴在办公桌上哭,听见曲知遥回来,哭得更大声了。

曲知遥没有理她,继续下她的通知。

下班时等待打卡时,和她关系不错的张静小声说:“你不在屋里时,老潘还说呢,说看你这小姑娘悄不楞声的,知道留心眼。小曲,做的好!”

她也想没心没肺地过日子,可若是一点心眼都没有,由着她继母挑拨离间,他父亲哪里会肯出一大笔的补课费。高三时候,她知道自己数学太弱,若是不下苦功,也就能考个二本学校。什么事都为自己留点后手,这些,在别的女孩子还在追星的时候她就学会了。

这天是周五。之前,都是她和宋文约会的日子。

宋文家正在筹建新厂,事情比较多,他们往往一周才能见一次。见面也就是宋文带着她去各种高档餐厅大秀优越感。

恨不得每吃一道菜都问她是否吃过。

暴发户的嘴脸。

想来自己能忍四个月也是稀奇。

想起那个人,她直犯恶心。这时,手机却响起来了,正是宋文打来了电话。

她开始还以为是错觉,直到看真切之后,便按断了,继而拉黑了他的电话。

这是十一之前最后一个周末,从十月三日开始,曲知遥每天都有工作。出门是指定不可能的。

她便提前打算利用这个周末同肖乐去趟枫市。一来是想吃大学校门口的那家川菜馆的芋儿鸡、水煮鱼,还有就是买几件得体的换季衣服,省城的商场多,折扣更大些。她花钱一向节省,可被宋文的事情搅和的,也想着放松放松心情,再说刚刚收了两万元的房租,去掉中介费,也还有一万九,顶她好几个月工资了。

临行前,她反复说,“乐乐,我这回去枫市,肯定不住你家。我在你家附近找个酒店,你也知道我的性格,人多我不自在。”

“住酒店?你钱多?你到枫城住酒店,让同学们知道了,不是要戳我脊梁骨么?”肖乐说道,“你放心,我早就替你想好了,不为难你。我哥的房子装修好了,就在咱们学校西面的那个四季云顶小区。咱们吃完芋儿鸡,你就住在那里。只是我不能陪你,要不,我妈可不会放过我。”

“你哥不在家么?”

肖乐摇了摇头,“他怎么会在家,你忘了他是做什么?九月正是旅游旺季,他们领导恨不得让他二十四小时都在天上飞着。”

肖乐的哥哥肖航阳光帅气,是枫市航空公司的副机长,主飞东南亚那条线路,工作很忙,很少回来。曲知遥早就听过肖航的事,知道他从小就有冲上云霄的梦想,可是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这个志愿被家里扼杀了。他学了一个与飞行并不相关的专业,没想到,大四时候,又被航空公司录取了,在加拿大培训两年之后,他终于如愿以偿。

她喜欢心中有数、执行力强的人,素来对闺蜜哥哥的观感不错,“可是,你哥的新房子,我住,不太合适吧?”

“怕什么?你又不住他的卧室。客卧,客卧,不就是给客人住的么。我的客人就是他的客人。你不知道,我哥贼挑剔,咱们快毕业时,他就开始装这个房子了,我还以为有生之年,这房子装不完呢!”

“他不是忙么,当然进度慢。”

“忙是一方面,主要还是事儿多。”肖乐吐了吐舌头。

只有不差钱,才能讲究,才能事儿多。曲知遥想起,她装修房子的时候,大热天,她骑着共享单车,往返于房子与建筑市场,各种和人家讨价还价,那个房子的装修钱真是从她的牙缝里省出来,靠她事事都亲力亲为赚回来的。

不管怎么样,她总要有一处落脚的地方。只是得等到那位苑县长挂职结束之后。

不知道那个大人物住的到底怎么样,新换的热水器应该好用吧。曲知遥想到那天在会议室,苑明皙冲尤局长说的那句,你们局介绍情况到底需要几个人,好像是意有所指,在敲打孙涵美,为她打抱不平。

可再一想,苑明皙和她非亲非故,难道仅仅是因为他租了她的房子,就会将天平偏向她,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公务员?

理智的她瞬间清醒,暗笑着自己自作多情。

肖乐又笑着说:“你猜,苑县长为什么看好你的房子了。当时,可是给他好几套房子叫他挑呢。”

这事,曲知遥也想过,实在想不出自己的房子有什么过人之处。

便摇了摇头。

“你的房子是面积最小的,装修最简单的。住着最低调。”

原来是这样。听着自己拼尽全力买的、装修的房子,在那个大人物的眼中只是为了保持低调的最优选。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和那人实在是两个世界的人。

小说《职场高岭之花为她甘愿下神坛大结局》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7月10日 am11:39
下一篇 2024年7月10日 am1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