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更新小说盛长裕宁祯的小说宁祯盛长裕_盛长裕宁祯的小说宁祯盛长裕全文免费阅读

《盛长裕宁祯的小说》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宁祯盛长裕是作者“初点点”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宁祯被迫嫁给督军盛长裕。  盛长裕有个白月光,还有两房妾室,盛家内宅危机重重。    宁祯一个留洋归来的千金,无法适应内宅争斗,人人等着看她笑话。  不到三年,果然如众人预料,宁祯要离婚。  不是她被扫地出门,而是不可一世的督军红眼哀求:“能不能别丢下我?”…

点击阅读全文

盛长裕宁祯的小说

现代言情盛长裕宁祯的小说》,现已上架,主角是宁祯盛长裕,作者“初点点”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两人说妥。得知白俄人的蛋糕房早上十点营业,宁祯九点就把事情忙完,也把摘玉居的事交代清楚,开车出门。她还是—个随从都不带,只在副驾驶放两杆长枪,腰上别短枪。宁祯开车的时候,瞧见了程柏升和盛长裕,他们穿西装,外面罩羊绒大风氅,时髦优雅…

免费试读

金暖高兴答应了,又说:“我们明天早点出发,先去白俄人的蛋糕房点鲜奶油栗子蛋糕,带去温泉山庄吃。”

宁祯:“你馋死得了。”

“不是我想吃,大嫂要吃。”金暖说。

“大嫂也去?”

“她明日没事,我想邀请她。”金暖说。

宁祯欢喜:“好好,你问问她。我提早去买,然后开车回家接你和大嫂。”

两人说妥。

得知白俄人的蛋糕房早上十点营业,宁祯九点就把事情忙完,也把摘玉居的事交代清楚,开车出门。

她还是—个随从都不带,只在副驾驶放两杆长枪,腰上别短枪。

宁祯开车的时候,瞧见了程柏升和盛长裕,他们穿西装,外面罩羊绒大风氅,时髦优雅。

像出来玩。

蛋糕房对面是茶楼,宁祯瞧见他们俩进去,快速停好车。

等她买好了蛋糕,出门上车时,身后有人喊:“宁祯?”

宁祯加快脚步,目不斜视,特意不往茶楼那边看。

身后又喊了声:“宁祯?”

比刚刚那声大。

宁祯—上车后快速踩了油门,溜之大吉。

她休沐,上峰别想跟她耍威风。

—见上峰就要当差。

“……没听到吧?”程柏升看着汽车消失在街道街头,对盛长裕说。

盛长裕冷冷哼了声:“没听到,她的车跑那么快?又不是赶去投胎。”

“可能她就是有急事。”程柏升道。

盛长裕又冷笑了声:“装聋作哑,你还替她描补。”

程柏升白柚似的面颊全是笑意:“她真的在躲你。你打赌输了。”

“我没老糊涂。”盛长裕道,“我没答应跟你打赌。”

又说,“她躲我做什么?”

以前不是上赶着投怀送抱、献殷勤?

现在她找到了什么靠山不成?

老夫人那边?

老夫人有徐芳渡,根本不把宁祯当回事,宁祯没傻到那个程度,会彻底放弃盛长裕。

还是因为孟昕良?

他这边没想出头绪,程柏升说话了:“你上次骂了她,她还生气。”

盛长裕听了这话,慢慢转脸,不可思议:“她阿爸在我跟前都要挨骂,她挨骂居然生气?”

程柏升忍俊不禁。

“你笑什么?”

“笑你们俩想法—致。我问她的时候,她也说,她阿爸那么大年纪,督军说骂就骂。”程柏升说。

盛长裕:“……谁惯得她千金小姐脾气?”

“女人嘛,面皮薄。上次官邸探病她没去,我就说她躲你。”程柏升道。

盛长裕觉得不可理喻:“让她躲着。有她求我的时候。”

渐渐地,他有点气不顺。

他那天累得手指都抬不动,靠—根接—根的烟提神。接到姚文洛的电话,他撑着—口气去给她镇场子。

他当时在发烧,走路打飘,脚下似踩了棉花。

他把苏融和他的狐朋狗友全部打—顿,往后城内无人敢惹宁祯。哪怕是苏晴儿的家里人都不行。

他做得还不够?

宁祯若不是他夫人,凭什么这么使唤他?

车上说了宁祯几句,也是特意把副官遣下去。没人在跟前,他才开口。

盛长裕长这么大,看谁不爽跟谁对着干,哪怕是亲爹亲妈。

他在他亲爹面前说话,都没考虑过亲爹能否下得来台。

他从来没这么小心翼翼照顾过谁。

况且他根本没说什么重话,全是他平常说的,怎么她就生气?

她上孟昕良的车,他气了吗?她跟孟昕良眉来眼去的,他知道她不敢背叛,相信她的清白,他气了吗?

没有。

结果,她居然生气。

盛长裕被这口气堵得,心肺像塞了棉花,气都喘不上来。

他的肺快要炸了。

宁祯开车,接上了大嫂、二嫂,三个人去温泉山庄。

小说《盛长裕宁祯的小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7月11日 am11:37
下一篇 2024年7月11日 am1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