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灵:护法他图谋不轨(泠叶竹影)_泠叶竹影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修灵:护法他图谋不轨》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泠叶竹影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水榭浓秋”创作的主要内容有:那年的泠霄宫外,她又见过他的身影
一眼恍若隔世,却又熟悉温暖
十年大雪纷扬后,再见时
他低头轻笑:
“泠叶,你怎么这么胆小”
她学了百年的术法,一时竟无一能抵挡
叶影斑斑,风声泠泠

小说:修灵:护法他图谋不轨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水榭浓秋

角色:泠叶竹影

看古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水榭浓秋”写的《修灵:护法他图谋不轨》。主要讲述的是:我带着竹影走向了天灵殿,这次我要去求父王让我出宫去看泠祁。王室的纷争我可以冷眼旁观,但泠祁和我的小狸奴我不能不管。父王沉吟了一会儿,问道:“泠叶的护法,你叫什么?”竹影上前半步跪下:“回王君,臣名竹影。”话音未落,一道灵力破空而来,我一时无措,轻呼道:“啊!”我刚举手防御,一道黑色残影在我面前一闪,下一息,竹影将我护在怀中,他背对父王,在我身边浮起灵力屏障,我听到竹影背后灵力撞击的声音,我恍惚了一下,十八岁的少年身形修长挺拔,我抬起头,只看见他棱角分明的下颌线,他长得真快……周围的灵力逐渐变得精纯,攻击只有一次。清澈悦耳的灵力一点点渗入我的耳朵……

评论专区

匪风悍气:不错的书

无限的大冒险:龙空管理员写的,但我仍然要说,评论写的有趣不代表小说也是一样。很干涩,姐姐神烦,宅腐气有些重,白银之后崩的不成样子……不过喜欢主神经营也可以看看,毕竟主神流实在没什么好书看,而这书还是有些亮点的

电影世界大拯救:看了第一个副本,评论都对作者的私货意见不小。简单地说就是作者一通鲁迅式的情绪宣泄,读者却不太买账的样子。此外打一枪干一炮换一个副本的写法,不是很喜欢。

修灵:护法他图谋不轨

第4章 阿宝

我带着竹影走向了天灵殿,这次我要去求父王让我出宫去看泠祁。

王室的纷争我可以冷眼旁观,但泠祁和我的小狸奴我不能不管。

父王沉吟了一会儿,问道:“泠叶的护法,你叫什么?”

竹影上前半步跪下:“回王君,臣名竹影。”

话音未落,一道灵力破空而来,我一时无措,轻呼道:“啊!”

我刚举手防御,一道黑色残影在我面前一闪,下一息,竹影将我护在怀中,他背对父王,在我身边浮起灵力屏障,我听到竹影背后灵力撞击的声音,我恍惚了一下,十八岁的少年身形修长挺拔,我抬起头,只看见他棱角分明的下颌线,他长得真快……

周围的灵力逐渐变得精纯,攻击只有一次。清澈悦耳的灵力一点点渗入我的耳朵。

我推了推竹影,从他怀里走出来,屈膝行礼:“竹影冒犯,身为主上,愿受责罚。”

竹影在我身后半步跪下,“竹影冒犯王君,所有罪责一力承担。”

父王哈哈大笑,高兴溢于言表。

“好好好!不愧是我儿,不愧是我儿的护法!”

我垂眸行礼。

宫道上,我想了许久,停在一个角落,竹影在我身后半步也停下来。

我转过身去看着他,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开口。

“嗯……刚才那个,你能看出来吧,是我父王在试探你。”我观察着竹影的神色。

“属下明白。”

“那……你”我想问的是,在我父王面前,竹影是如何做到反应迅速并且毫不畏惧的。

他这样的身份,应该对北原王室充满敬畏才对。

竹影低头看着我,眸光温柔。

我再次语塞:“就是……你难道不怕冒犯父王受到责罚。”

竹影歪了歪头,似是不解。

“属下跟随公主之日,就只有公主一个主子,公主受到威胁,属下护主义不容辞。”

少年的声音低沉,盛着我没有察觉的意味。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样吧,你带本公主飞到二伯家,我……受了点惊吓,不太想飞。”

我熟门熟路地搂住竹影的脖子,跳进了他怀里,少年身上清新的竹叶香钻进我的鼻子。

竹影僵了僵,然后认命似的腾空。

我心里很乱,我已经打定主意不会全心全意相信竹影,可三年来,几乎每一个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刻都提醒着我,我其实下意识的会去信任他,这似乎是灵术师的天性,我们会去信任我们的启灵护法。

身为启灵护法,他一定是身世清白,天赋异禀的修灵者,抛却他的异灵,竹影称得上是尽职尽责,忠心耿耿。

二伯家离泠霄宫有些距离,宫外的雪好像更大一些,风声呼啸。我忍不住往竹影怀里缩了缩,竹影催动灵力,挡住风雪。

二伯府上修建的比较低调,古朴的大门紧闭,门外行人寥寥。

我轻轻扣了扣门,一个面生的老伯打开了门,上下打量了我一番。

竹影赶忙过来挡在我面前,道:“泠叶公主来访,不得无礼。”

那老伯狐疑地看着竹影和我,似是不解公主何故来此,他不敢拦,请我们进去后飞快得跑进去通报。

我的二伯泠默掌管文职灵官,平日里低调谦逊,事事让着大伯。

此刻,他和伯母正匆匆向我赶来。

我行半礼道:“泠叶冒昧来访,只为探望四哥伤势,伯父伯母不必麻烦。”

二伯笑道:“难为泠叶有心,快来人带公主去二公子处。”

泠祁的住所别致雅趣,似他人一般让人一见如故。

泠祁从屋里走出来,笑容温暖:“泠叶,你来了怎么不和我说一声?”

他脸色仍有些苍白,带着大病初愈的脆弱。我一时有些心疼,上前扶着他回到榻上。

“四哥身体还未痊愈,怎么就下榻乱跑?”

“无碍了,技不如人,没什么好心疼的。”泠祁眼中无奈闪过。

我实在忍不住问道:“四哥这是何苦,非要和大哥较劲,大哥的脾性你又不是不知道。”

泠祁眼中雾色更浓。

“阿宝呢,你不是说它很想我?”我岔开话题,四下寻找。

那年泠祁遇到了这只雪白的狸奴,便带回家做玩伴,并答应若有机会进宫,就带它去见我。

泠祁知道我喜欢这小狸奴,他说:“你这么宝贝它,就叫它阿宝吧。”

我嫌土,却也勉强接受了。

泠霄宫中乏味无聊,我每日都盼望着泠祁,盼望着小阿宝。

说来可笑,寻常人家的寻常宠物,在王室我这个小公主这里,偏偏比得上任何宝贝。

“泠叶,阿宝昨日……去世了。”泠祁声音颤抖,不忍看我。

我心中突然一片狼藉。

泠祁带着我走到后院,一个小小的坟茔在纷扬大雪中伫立。

泠祁施了术法,雪花没有淹没它。

“说来还是我的错。”泠祁开口,恢复了沉静。

“那天我抱着阿宝去泠霄宫找你,路上遇到了大哥,阿宝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朝大哥扑过去。”

我漠然,不用说了,依照大哥多疑的性子,阿宝还没扑过去就会被一道灵力击毙。

“你知道,大哥怎么会道歉呢?”泠祁冷笑一声,“他见是一只狸奴,连脚步都没有停,看到是我也没有一点歉意。”

我也冷笑,何止,就算是一个寻常人,大哥也就是挥挥手罢了,他自诩王室精英,天之骄子,从来没有关心过别人的感受。

只是,为什么是我的阿宝?

凭什么我的阿宝在这里冰冷地躺着,泠钰还心安理得,甚至对泠祁下手毫不留情。

风声呼啸,冷意袭来,我的右手却似被灼烧一般火辣辣的疼。

不是第一次了。

这疼,上次静妃侮辱母亲时,我也感受过。

好像什么要破土而出。

只疼了一会儿。

我在阿宝墓前站了一会儿,告辞离去。

我在空中俯瞰宫外的世界,却心如止水。竹影抱着我落在不知谁家的屋顶,这里视野极好,千门万户,灯火阑珊。

已经黄昏了吗?

我挣扎着下来,站在屋顶。

“主上,节哀。”

这么久,我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

“我没事。”

天色渐暗,我不动,竹影也沉默着。

我在疑惑,我很生气。

我看着脚下的土地,它有温暖的春天,不是很炎热的夏天,已经落雪的秋天,和天寒地冻的冬天。

它是我的祖先打下的土地,养育了我们的子民。

他们世代供养王室,敬重王室,在天灾人祸中依靠王室庇佑。

这是王室的责任,是我的责任。

可若王室无道,不怜众生,他们怎么办呢?

大雪纷飞,我抬手将雪花凝聚成阿宝的模样,让它也飞上天空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