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小安明欣彤《游戏中,我赢了个世界》热门小说_《游戏中,我赢了个世界》全文阅读

高口碑小说《游戏中,我赢了个世界》是作者“唐吉康德”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堂小安明欣彤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出生卑贱又如何?且看我如何赢取整个世界!
  
23世纪,由于人口爆炸式增长,地球已经不堪重荷
  
经过五次工业革命,人类在各个方面都实现了机械化和自动化
  
为了社会稳定,大多数人类被限定在家中,终日生活在游戏中,生活物资统一配发
  
  还有一小部分贫民,为了生计,去富人家做佣人,社会地位犹如猪狗
  
  堂小安是明氏家族的一名帮佣,原本一辈子只能做个下等人的他,因为得到了一个老式笔记本电脑,从此改写了人生
  
  从对电脑游戏规则一窍不通,到因缘际会崭露头角,继而在游戏中声名鹊起,纵横在武侠、商场、仙侠等各个游戏区域,鲜花无数,掌声不息他一个人,缔造了经久不衰的无敌神话!
  王侯将相宁有种?天生我才必有用!

小说:游戏中,我赢了个世界

类型:游戏动漫

作者:唐吉康德

角色:堂小安明欣彤

热门网文大神“唐吉康德”的新书《游戏中,我赢了个世界》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一阵咳嗽声从门外传来。明华荣快步走进来,明朗和明威急忙起身站好。“都坐下吧!小安,不是早就说过了吗?没有外人的时候,你就跟我们一起用餐,端盘子的工作交给机器人就好了。”堂小安依旧站在一旁,躬身回答:“没关系的,老爷,我一会回厨房吃一些就行。机器人太死板了,许多事情都做不来……

评论专区

跨万界游戏系统:他的书都是压缩饼干型的,咽得慌

全球诸天时代:这书的简介是怎么回事???标点符号乱七八糟的

港综1986:药丸药丸,作者真是作死啊

游戏中,我赢了个世界

《游戏中,我赢了个世界》精彩片段

第4章 请收下我的膝盖

一阵咳嗽声从门外传来。

明华荣快步走进来,明朗和明威急忙起身站好。

“都坐下吧!小安,不是早就说过了吗?没有外人的时候,你就跟我们一起用餐,端盘子的工作交给机器人就好了。”

堂小安依旧站在一旁,躬身回答:“没关系的,老爷,我一会回厨房吃一些就行。机器人太死板了,许多事情都做不来。”

明华荣看了兄弟俩一眼,没再说话。

哪里是机器人死板的原因?目前的科技,所有的家务都可以交给机器人去完成。只不过上层人士为了突出自己高人一等,非得在家里养上几个佣人,目的就是突显自己的尊贵罢了,当然也有上流社会攀比之风在作祟。

而家道中落的明家,只有堂小安一个男佣,还是个跛子。

又过了5分钟,一个粉嘟嘟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跑了进来,身后紧跟着一个二十八九岁的知性美女。

是明家老大明朗的妻子傅卉和女儿明玉儿。

两人向明华荣问好。明家的家教还不错。

吃过了早餐,明华荣将堂小安和明威叫到了书房。

“小威,小安两天后要和朱修明比试,你反正无所事事,这两天就指导一下他吧,别到时候输的太难看。唉!”明华荣的情绪低落。

在他的心里,堂小安这次输定了,自己的1000万铁定是打了水漂,但愿朱修明那个混蛋不会真要了堂小安的命。

“老爸,堂小安在游戏里就是个贱民,我能怎么指导他?你知道的,游戏为了防止作弊,是不能赠与装备的,只能凭自己的本事买或者抢,我帮不了他!”

明华荣当然知道游戏规则,现在只不过尽人事听天命罢了。总不能对堂小安不管不顾地,让他白白送死吧?

“就这么定了!你好歹也是个一级游戏师,后面还要代表我们明家去和雷家对决,就当是训练的时候找了个伴。”明华荣的话不容置疑。

原来明威就是那个凑数的一级游戏师。

堂小安心里清楚,明华荣一来是想让明威训练自己,更重要的是想让自己陪太子读书,约束着明威。否则,这个二世祖肯定不会好好训练,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玩女人去了。

堂小安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搬到明威的游戏室时,明威的嘴巴里能塞下一个鸡蛋。

“堂小安,你是把你爷爷收藏的古董扒出来了吗?”

没想到堂小安认真地点点头:“这是一个月前,爷爷去世的时候,托人送给我的,虽然有200多年了,性能还可以。”

明威无奈地摇摇头,拿出一个精致的手柄,按了一个按钮。

一个360度虚拟化的屏幕出现在房间里。

“跟上点,跑丢了我可不会等你!”明威一边戴上头盔一边不耐烦地说道。

两人来到野外的树林里。一条幽深的小路绵延曲折,路的两旁全是参天大树。

“今天带你来开开眼,看少爷是我怎么虐这些畜生的!”游戏里一头金发,身穿铁甲的明威得意洋洋地对堂小安说。

说话间,一条体型健硕的野狗从树林里钻出来,冲着两人呲牙咧嘴起来。

明威扬了扬满头秀发,提着一把铁剑迎了上去,对着野狗一阵胡砍。

野狗哀嚎着倒毙在路边。

堂小安虽然不懂武技,可是看到明威的动作忍不住摇头。

在他的眼中,明威的动作华而不实,破绽百出,纯粹是吃力不讨好。明明一两剑就能解决的事,耗费了五十多剑才搞定。

“怎么样,有没有被少爷我的强势折服?是不是有种忍不住跪下来唱《征服》的冲动?”明威的自我感觉十分良好。

堂小安不说话,他四下搜寻一番,折了一根树枝当作武器。

明威差点被笑死!

“穷鬼,你的等级去打打野兔野鸡什么的还行,来打野狗?还是用一根烂树枝?麻烦你走远点,我怕被人笑话你的时候连累到!”

此时,树林中又钻出一大一小两条野狗,体形都比刚才的要大一些。

明威一甩秀发:“死了之后就自己跑过来,我可不会给你提供坐标!”

说着他冲较小体型的野狗冲过去。

反正堂小安你横竖是个死,先帮我抵挡一下大个的吧,也算做做贡献了。

明威哼哧哼哧地费劲将野狗砍成肉泥后,却发现后面一直没有动静。

按理说那大野狗早就应该把堂小安咬死,从后面袭击明威才对。怎么现在一点动静也没有?

明威回头一看,眼睛瞪得像铜铃!

我看到了什么?是错觉吗?

堂小安静静地站在原地思考着,脚下躺着一条野狗。

一根木棍深深地**野狗的一只眼睛里。

巧合!一定是巧合!

堂小安真是走了狗屎运了,这种小概率的事情都能遇上。

不等明威感慨完,树林里又钻出两条野狗,疯了似的冲两人扑过来。

明威无奈,只得上前抵抗。

再回过头来时,明威的脸色开始凝重起来。

一模一样的场景!明威感觉自己有点抓狂。

这货的运气未免太好了吧?

“往里走,你走前面!”明威还不信了,一个不入流的叫花子,竟然比他的效率还要高!并且,手里只拿了个小木棍!

还有没有天理?

堂小安心不在焉地走在小路上,手里不停地拿着小木棍比划。

走了十来步,又有两条野狗挡道。看来是进了野狗窝了!

野狗普遍跟疯狗一般,见人就咬。

明威这次瞪大了眼睛,紧紧盯着前面的堂小安。

至于冲着他扑过来的野狗,先让它咬着去吧,反正铁甲能抵挡一阵。

只见堂小安眼神凌厉,严阵以待的等候着野狗腾空扑来,然后突然起身上前,将手中的木棍稳稳地送出去。

接下来的场景,就像是野狗主动将自己的眼睛送到木棍尖端,然后深深地挂在木棍上一般。

稳,准,狠!

“唉,力量还是太弱了!”堂小安摇摇头感叹。

“扑通!”明威一下子跪在堂小安面前。

“大神,请收下我的膝盖!——哥,想听《征服》不?”

堂小安被惊醒过来。

“二少爷,你这是在干什么?旁边的野狗都快把你的衣服扒了!”

明威拍了拍脑袋,转身去对付野狗。

“铁剑拿稳,45度斜劈下去,对准野狗的脖子。”堂小安在一旁提醒。

管用!明威照着堂小安的提示,一剑就把野狗砍死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许多。两个人信步走在小路上,见到野狗,堂小安先一招制敌把野狗灭了,然后指导明威将野狗迅速砍死。

像砍瓜切菜一般简单。

明威第一次感觉打怪如此轻松。

他早就收起了对堂小安的轻视之心,甚至想要顶礼膜拜他了!

这就是个人形bug嘛!那双眼睛怎么那么毒呢?一眼就能看穿敌人的弱点。

要不是早就和堂小安认识,明威都怀疑这是哪位宗师故意伪装成菜鸟游戏人间来了。

不对,是游戏游戏来了。

“小安哥,你到底是怎么看出它们的破绽的?教教我呗!是不是修炼了五级的武功秘籍?我买!”

堂小安皱着眉:“二少爷,我才20,你都25了,别哥哥的叫了,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明威嘿嘿一笑:“达者为先嘛!”

堂小安回答:“哪有什么秘籍,像我这种穷鬼,连最低等的基础秘籍都买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感觉那样打是正确的。”

明威撇撇嘴:“这不等于废话吗?我还感觉我之前的打法正确呢!结果不是被你啪啪打脸了吗?”

堂小安转向他笑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修炼机遇和方式,说不定你一直坚持自己的方法,最后能成大宗师也说不定。”

越往里走,野狗出现的频次越高。而且等级也开始从一级向二级靠近。

不过相对来讲,堂小安和明威反而更轻松了:明威已经从一级五等上升到了一级八等,马上就能突破到九等。这对他来说简直是个奇迹。

以前每杀死三五条野狗,就要返回城中补充能量,现在,杀了有三五百了吧?还是精神倍爽!

跟着小安哥,有肉吃!

而堂小安虽然没有评定级别,但他的力量和速度都增加到了50,杀起一级的野狗来,简直不要太轻松。

时间已经过了四个小时,两个人还是意犹未尽。

此刻的他们,已经来到小路的尽头,一棵十人合抱的大树挡在路中间。

谁也没来过这里。两人正疑惑间,一条比人还高的野狗突然窜出来,咧着大嘴,口中涎水肆意横流,瞪着网球大小的眼睛,呜呜地低吠着。

“三……三级野狗王?”

堂小安严阵以待。

“小安哥,跑呀!要不然收集的狗牙全没了!”

野狗牙可以换钱,一路上两人收集了不少。

堂小安一脸凝重地问明威:“二少爷,想不想单车变摩托?”

明威一愣:“我要摩托干什么?我现在开的可是劳斯莱斯……”

堂小安扶额:跟不差钱的富二代没办法交流……

“这头野狗王被人打伤了,后背和腹部伤势很重,想不想捡个漏?”

明威一听激动起来:“难怪它不主动进攻我们!拼了!我爸常说:见便宜不捡就是亏了!”

你能说你爸句好话不?

两个人一左一右,精神紧张地向野狗王步步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