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师爷(郑昊卡里)_(极品师爷)最新章节阅读

书名叫做《极品师爷》的小说,是作者“卡里”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军事历史,主人公郑昊卡里,内容详情为:武朝,建盛末年
朝堂混乱、天下纷争、局势动荡……
郑昊,事业有成的房地产公司高管,
意外穿越到完全不同的世界,
光荣的成为县衙的一名师爷
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命运,
不得不卷入一场场忠与奸的博弈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极品师爷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卡里

角色:郑昊卡里

热门网络作者“卡里”的新书《极品师爷》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郑昌万没想到堂弟竟然悠然的坐在院中,向前迈出的腿硬生生的收了回去。“昊……昊哥儿……”郑昊眯着眼睛,盯着眼前五大三粗的郑昌冷冷的说道,“哼!昌大少爷,今日亲自登门,不知所为何事啊?”声音虽说不大,但是表情、语速、气势,拿捏的稳稳的。上一世郑昊在地产集团中身居高位,上至亿万富豪,下到普通员工,还有各级的**领导,相处起来皆是游刃有余。尤其是在下属和员工面前,一旦他有意的展现出上位者的气势,只需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让他们心惊胆颤,更何况眼前这个连纨绔都称不上的浑人。郑昌呆在原地,他哪里能看透郑昊言行的用意,被这突如其来的冷言冷语搞得不知所措,刚刚进来时的那股气焰已经全然不在,讷讷的说道,“昊哥儿,你醒了!为兄……为兄放心不下你,所以过来看看!”小丫鬟明月回屋的时候,从郑昌的身边走了过去,小姑娘偷眼打量着竹椅上的主家,大眼睛一闪一闪的……

评论专区

征战五千年:第一个副本对曹是真爱

学霸Online:粮草+,游戏策划和玩家的斗智斗勇,不太玩游戏的人也看的津津有味,对游戏行业的业态很有兴趣。很喜欢文中虚构的游戏,如果有真的就好了。疯丢子的文,对lker也算有质量保证吧。

万象之主:乌龟王八蛋活千年也是乌龟王八蛋,猪脚是个乌龟王八蛋

极品师爷

《极品师爷》精彩片段

第一章 齐人之福

郑昌万没想到堂弟竟然悠然的坐在院中,向前迈出的腿硬生生的收了回去。

“昊……昊哥儿……”

郑昊眯着眼睛,盯着眼前五大三粗的郑昌冷冷的说道,“哼!昌大少爷,今日亲自登门,不知所为何事啊?”

声音虽说不大,但是表情、语速、气势,拿捏的稳稳的。

上一世郑昊在地产集团中身居高位,上至亿万富豪,下到普通员工,还有各级的**领导,相处起来皆是游刃有余。

尤其是在下属和员工面前,一旦他有意的展现出上位者的气势,只需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让他们心惊胆颤,更何况眼前这个连纨绔都称不上的浑人。

郑昌呆在原地,他哪里能看透郑昊言行的用意,被这突如其来的冷言冷语搞得不知所措,刚刚进来时的那股气焰已经全然不在,讷讷的说道,“昊哥儿,你醒了!为兄……为兄放心不下你,所以过来看看!”

小丫鬟明月回屋的时候,从郑昌的身边走了过去,小姑娘偷眼打量着竹椅上的主家,大眼睛一闪一闪的。很显然,她也没想到看上去文弱的郑昊,说起话来竟然有如此的气势。

郑昊也不理会堂兄究竟说的什么,而是微微的闭上眼睛,一只手有节奏的拍打着扶手,不再说话。

郑昌就这样在院中站着,想动,好像又不敢动。不仅如此,看着闭目养神的郑昊,竟像是怕打扰了他,一个字都不敢说出来。

冷处理!

郑昊以前最常用的管理下属的手段之一。不管你是气焰嚣张,还是哭天抹泪,就这么冷冷的待着,让人不敢轻易言行。因为谁也不知道郑昊下一句要说什么,下一刻要做什么。

将主动权牢牢的抓在自己手中,就是解决眼下问题的最好方法。

当然,郑昊心中是有依仗的。

毕竟他的身上有秀才的功名,就连县令见了他也得恭恭敬敬的。更何况与郑昌本是同宗,谅他也不敢做出出格的事来。

就这样站了约有一刻钟的时间,郑昌终于忍不住了,试探的说道,“昊哥儿,睡着了吗!”

“昌少爷,你看够了吗?”

“这……”在郑昌的印象里,自己的这位堂弟虽说中了秀才,性格可是柔柔弱弱的,完全一副书呆子的样子,从未有过今日这般。今日这说话的气势,比宁安县端坐在大堂上的县太爷都不遑多让。

“昊哥儿既然醒了,为兄也就放心了。”郑昌心里清楚,眼下来此的所有目的都不可能达成,又见郑昊这副架势,自然想着赶紧离开。

“待为兄回去,将这好消息说与大伯和我爹,让二老也跟着高兴高兴!”

“嗯!”郑昊微微的点点头,就像应允了下属的工作汇报一样,淡淡的说道,“那就有劳堂兄了!”

“不劳,不劳……”郑昌一边说,一边转身就要往外走。

“等等……”郑昊说着,掀开身上的长衫,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走到郑昌的身后,伸手轻轻的、有节奏的拍打着他的后背,悠悠的说道,“你为什么来,我知道……”

“你是什么人,我也清楚!”

“咱们毕竟是同宗同族,以往的事情,我也不想追究。”

“但是……”郑昊猛然提高了音量,语气也变得阴冷,“从今以后,你若还有非分之想,就别怪我手辣心狠!”

“除掉你,我有一百种方法!”

“昌少爷,不送!”

一字一句,如刀劈斧凿一般,让人不敢轻易忤逆。

说完,郑昊转身回到竹椅旁,缓缓的坐下,悠悠然然的说道,“回去后跟大伯与三叔说,待我身子养好些,定会上门拜访!”

“哎!”听完这句话,郑昌如蒙大赦,赶忙头也不回的走出院子。

走出院门,郑昌停下脚步。

回头看向这前些日子还随意出入的院落,此时的心中竟是添了几分的惶恐。胡同里的穿堂风轻轻吹过,他这才发现,自己后背的衣衫,早就被冷汗浸透。

郑昌转回身,小心翼翼的关上郑昊家的院门,生怕那位堂弟万一想起了什么,再追赶出来……

虎落平阳被犬欺?

那是猛虎不屑与恶犬计较!与犬相争?岂不掉了老虎的身价儿。

郑昊心中有数,经此一事,郑昌日后必会收敛。如若不然,不介意用些残忍的手段,让这位堂兄从根儿上长长记性。

苏岚“躲在”郑母的房中,时时刻刻惦记着院内的相公,觉得过了很久,发现院中没了声响,心中不免担心起来。

“娘,妾身出去瞧瞧,别让相公吃了亏。”

郑母点点头,轻语安慰道,“那郑昌虽说是个浑人,但也晓得深浅,昊儿不会有事的。你若出去,万不可与那浑人起了争执。”

“明月、明兰,你们与夫人同去。”

两个十三四岁的小丫鬟,内心忐忑的陪着苏岚走出了屋子。

当她们来到院中,看到郑昊半躺在竹椅上,眼睛微闭,竟如睡着了一般。那件长衫依旧搭在身上,就好像从来没有人来过。

………………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在武朝这样的年代,没有什么起死回生的特效药。万一生了病,要么依仗郎中对症下药,要么就靠自己硬扛,说是听天由命也不为过。

郑昊的这具身体卧床数年,原本就体虚,再加上药石之力终究有限,只能固本,难以还原。所以,要想强健体魄,就还得靠勤加锻炼。

好在这个年代平日里没有什么娱乐项目,锻炼身体,就成了郑昊的日常。

到了临近中秋的时候,在每日持之以恒的锻炼下,郑昊总算觉得自己的身体素质与普通人相近了。

时值中秋,天气开始转凉,苏岚与柳依云将秋冬的衣服从箱子里翻了出来。

往年里,郑昊整日卧床,秋冬的衣服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正经穿过了。再加上这数月的进补、锻炼,他的身体远比之前强壮了许多。

郑昊接过依云递过来的长袍,展开之后,有些郁闷,“这袍子明显小了,怎么穿?”

柳依云与相公相处的时间长了,虽然还未圆房,却也不像以前那样生疏。她大大方方的看向自己的男人,脸颊还有些消瘦,可是精神头儿十足,一双眼睛也洋溢着神彩。

见他清明的眼睛温柔地看向自己,不禁有些羞赧的垂下了眼帘,轻轻地说:“相公,岚姐姐前几日从娘家取几匹布回来,眼下正日日裁剪,这一两日就能将长袍做好,那时相公就有的穿了。”

看着依云的俊俏与乖巧,郑昊不免有些心动,这女孩儿清纯娇羞的模样,让他心中产生了一种怜悯和爱惜的感觉。

不过想想依云的年龄,郑昊在心里直骂自己禽兽不如。他收了收心中的邪念,将长袍塞到依云的手中。

这时,苏岚从屋外走了进来,走到近前的时候,发现依云低着头,脸色羞红,眼睛不由得一亮。苏岚从小受的教育就是三从四德,再加上对柳依云本就没有芥蒂之心,不由得眉眼弯弯,笑由心生,“相公,依云嫁入咱们郑家已有数月,也该考虑圆房的事儿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7月13日 am10:02
下一篇 2022年7月13日 am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