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青青薇木信子(快穿:咸鱼宿主和那些NPC们)全章节免费阅读_《快穿:咸鱼宿主和那些NPC们》精彩小说

《快穿:咸鱼宿主和那些NPC们》是网络作者“薇木信子”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沈青青薇木信子,详情概述:沈青青稀里糊涂的被时空局选中,成了一名实习生于是社恐还爱发呆的沈青青努力学着走剧情,凹人设……然后遵从大数据狗带
但是当系统看着一个个NPC在沈青青出现后逐渐偏离剧情轨迹,它很慌,每天24小时在线提醒宿主如何如何走剧情被迫工作还被嫌弃的沈青青心累,无数次想干掉男主,干掉系统,恢复咸鱼生活只是实力不允许,终究是她承担了所有

小说:快穿:咸鱼宿主和那些NPC们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薇木信子

角色:沈青青薇木信子

小说《快穿:咸鱼宿主和那些NPC们》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文,它的作者是“薇木信子”。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摸着柔软的被子,闻着上好的熏香,看着飘着花瓣还冒着热气的浴桶。沈青青还处在震惊中,她的那块环佩如此值钱吗?那管事不仅答应带她到京城,还保送到家,一路上的食宿费他都包了,甚至还拿出一千五百两的银票给她,说是扣除食宿费的钱。数着手里的票子,沈青青从懵逼中转变成二傻子,笑的那叫一个灿烂。“你傻笑什么呢!”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沈青青吓的差点就把手里的票子给扬了,还好自己手快,使劲捏紧了,才看向突然闯入的小孩。他一个利落的翻身就从窗户外面翻了进来,然后在自己的屋里转悠……

评论专区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三星 前期十来章真是引人入胜 有想法 可是写了几张居然去开石头 然后自己的运气在三四十章就恢复到正常人 这金手指完全没限制 亮点一下消耗完了 这我猜测换地图 然后抱大腿 然后练功无敌 碾压 打脸。。。。

红男绿女:常大的书 ,不解释!这是我第一次看常大的书,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常大的书,建议全部看看!

骑士风云:这。。。追多少年来着了,更新的快一点吧

快穿:咸鱼宿主和那些NPC们

《快穿:咸鱼宿主和那些NPC们》精彩片段

第3章太傅,你命里缺我02

摸着柔软的被子,闻着上好的熏香,看着飘着花瓣还冒着热气的浴桶。

沈青青还处在震惊中,她的那块环佩如此值钱吗?那管事不仅答应带她到京城,还保送到家,一路上的食宿费他都包了,甚至还拿出一千五百两的银票给她,说是扣除食宿费的钱。

数着手里的票子,沈青青从懵逼中转变成二傻子,笑的那叫一个灿烂。

“你傻笑什么呢!”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沈青青吓的差点就把手里的票子给扬了,还好自己手快,使劲捏紧了,才看向突然闯入的小孩。

他一个利落的翻身就从窗户外面翻了进来,然后在自己的屋里转悠。

尼玛的,果真就是没经历过社会的毒打,别人的屋子是想进就进的吗?

沈青青当场就发飙了,指着房门,声音无比严肃:“你给我出去!”

小孩无动于衷,一步一步地朝着沈青青靠近,约么有一拳的距离才停下。

看着到自己肩膀位置的人,沈青青这才发觉,这就不是个孩子,是个少年。

少年笑的温润无害,唇红齿白的,看起来奶乖奶乖的,好一个邻家弟弟!

他动了动唇,喉结滚动了一下,下一秒天籁的声音就要从他口中说出。

“还是和以前一样蠢!”

语落,留下一个小布包,然后就翻窗走了。

沈青青……

这人就是天生欠揍的货,也不管他留下什么,准备撸起袖子就要找他理论。

团子吓的声音都拔高了好几个调:“亲,冷静,冷静。他只是一个NPC,咱们是手握剧本的人,咱不跟他计较。”

听着团子拔高好几个调的声音,她咋觉得团子有事瞒着自己呢!

“团子,只是个NPC而已,你慌什么?”

团子换了个调,卑微打工人的标准调调:“没什么,主要是怕宿主做出不理智的行为嘛!宿主大大,咱冷静,冷静哈!”

想想也是,自己跟团子是一体的存在,它不可能骗自己,再说自己跟一个纸片人计较什么,回到椅子上喝了好几大杯茶后,沈青青终于冷静了,然后什么也不管,扒光自己,沐浴去了。

天字号三号客房——

几个少年公子聚在一起,公子们聚众,不外乎是喝酒,作诗,谈天说地,但此时的氛围并不是如此。

常琳语气沉沉:“阿钺,我们在路上遇上了一场刺杀,那些杀手武功极高,招招致命,是暗卫级别的。”

说着常琳的语气又沉了几分:“他们的牙缝里藏了毒,没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但是些杀手身上却挂着你府上的牌子。”

少年紧紧盯着叫阿钺的人,黑沉沉的眼里酝酿着风暴,一种山雨欲来的沉重压的一屋子人都不敢喘口气。

当然一人除外,叫阿钺的少年漫不经心的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又有些嫌弃的放下。

语气懒懒散散:“常小将军发这么大的火干嘛!不就是一场刺杀么!你这唬人态度拿出来干嘛!”

少年斜蔑了常琳一眼,站起身来看着他,语气比常琳更沉。

他说:“我封钺要杀一个人,你觉得我会无脑到让人挂着我府上的牌子去杀人!”

少年语气散漫,但却告诉常琳一个信息:这些杀手不是他派的,而且他恼了。

松了口气,常琳骇人的气势尽数散去,恢复了往日温润模样。

搭着封钺的肩膀,一副哥俩好地说:“阿钺,那你这个未婚妻要怎么办?据说这人都快要到京城了,沈隆覃那个狐狸会放过你?你该早做打算了。”

少年依旧无动于衷,只是那双眸子里透出的烦躁泄露了情绪,在明明灭灭的烛火里愈发的骇人。

常琳也知道自己刚才有些过了,封钺身上的杀伐之气虽然比上过战场的自己还重,但是他确实克己守礼,那样的事他不屑做。

周围的人眼瞧气氛没那么剑拔弩张了,纷纷开始活跃气氛。

一个小公子拿出了自己路上买的玩意儿,是一块镶着金边的青玉,青色与金色交缠,自然又雅致,是块好玉。

周围的小公子都围上去想要看个仔细,封钺没心情,退出了聚会。

看着少年远去的背影,常琳身边的好友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你今天干嘛招惹他!你疯了!我们虽说能玩在一块,但是他的官阶比我们大,他若是恼了,你觉得自己有那个脑子和命陪他玩!”

常琳自知是比不过封钺的,但是就是怕封钺被那老狐狸算计,他总觉得这其中有阴谋,封钺还是尽早脱身较好。

哎!叹口气,拉着好友继续欢乐。

“走吧!我们去找许迦那个小魔王,他这几天丧的,我都看不下去了!”

青色的石板铺成了一条小路,两边是漫天的紫藤萝,团团簇簇地堆在一起,随风起舞,花枝摇曳,暗香浮动。

银色的月华撒了一地,还漏了一藕落在少女身上,月色衬着花色,月光清浅,花色浓艳。少女在这般映衬下成了此间第三种绝色。

封钺踏着青石而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他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忽觉眼前的人莫不是花妖变的,清绝出尘,不沾尘世半分。却又眼角含情,瑰丽妩媚,好似欲海中的精怪,专拉凡人坠入欲海的。

他眼中的少女浑然不知自己被人盯着,她十分懊恼的坐在凉亭里,嘴唇没有一丝的血色。

沈青青扶着心口,心里要把团子拖出来鞭挞:“团子,你给我找的的这副身子这么弱的吗?还是我箭伤太严重了,我怎么感觉我现在就要挂了!”

心口就像被谁揪着着似的,一阵一阵的疼,沈青青疼的眼前发黑。

“我之前不是买了个大礼包吗?你看看有什么东西能用上。”

“亲,不行哦!原主是心疾复发,为了不违反原主角色设定,宿主的心疾要跟到宿主下线。”说完没得感情的话后就下线了。

沈青青……

炮灰真有这么惨吗?

其他炮灰都是作天作地的追男主,弄死女主,在之前很大一段时光过的都是很嚣张。

怎么到了自己就是身份被占,心疾加身,过的还不如个丫鬟。

这不应该是悲情女主的生活吗?

“亲,请不要乱想,你是个炮灰N号,走的是悲惨路线,请不要给自己加戏。”

“滚”

沈青青不想理它了,她觉得自己得快去找大夫了,她真怕还没完成任务呢!自己就挂了。

但是想想原主这么多年都是硬挺着撑过来的,她就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矫情了,于是决定打道回府,希望睡一觉,明天起来就好了。

于是她撑着身子,扶着心口,一步一歇的往里间走。

封钺看了半天也明白这姑娘是身子不好在这里小憩,迈开步子就准备过去帮一下她。

手还没搭上,姑娘就没挺住倒下了。

封钺立马接住沈青青,然后运起轻功往自己屋里飞。

今夜当真热闹。

(0)
上一篇 2022年7月6日 上午10:00
下一篇 2022年7月6日 上午10:01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disk/haoming66.com/wp-content/themes/justnews/single.php on line 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