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与将军傅明娇殷玄蔺》傅明娇公子_《美人与将军傅明娇殷玄蔺》最新热门小说

古代言情《美人与将军傅明娇殷玄蔺》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傅明娇”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傅明娇公子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卫氏微微抬头笑着说道:“改日我便派人将请帖送去庆国公府上”言柘眸色微怔,沉默了一会儿才笑着道:“傅小姐……已是要成婚了?”“是,夫家是将军府,威远将军”卫氏笑着应下,瞧着那神色似乎对这一桩婚事极为满意,转头见车马停下便掀开车帘道:“庆国公府到了呀,那就不留言公子了”…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美人与将军傅明娇殷玄蔺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傅明娇

角色:傅明娇公子

《美人与将军》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言情小说,是作者殷玄蔺的一本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傅明娇殷玄蔺,讲述了“谁这么不懂规矩?”卫氏略有不悦,掀开车帘拧眉望去,就看到了那站在路边的青衣男子,清俊无双儒雅温柔,一脸歉意俯身拜道:“晚辈惊扰夫人车驾,还请恕罪。”卫氏看到言柘的那一瞬呆了呆,本要出口责怪的话语都不忍多说了,默默咽回去态度也跟着温和了些笑着询问道:“不知是哪家公子,可是有事?”…“谁这么不懂规矩?”卫氏略有不悦,掀开车帘拧眉望去,就看到了那站在路边的青衣男子,清俊无双儒雅温柔,一脸歉意俯身拜道:“晚辈惊扰夫人车驾,还请恕罪。”卫氏看到言柘的那一瞬呆了呆,本要出口责怪的话语都不忍多说了,默默咽回去态度也跟着温和了些笑着询问道:“不知是哪家公子,可是有事?”言柘歉意俯身,言及自己的名字才说:“晚辈的马车轮子松散了……”“回府路远,夜深怕是都不好走到,冒昧拦下车驾是想……”言柘有些不太好开口,轻轻皱眉偏头道:“若是惊扰夫人,请夫人恕罪。”“是马车坏了啊?”卫氏先是惊讶于言柘的身份,随即了然点头表示理解。“若是言公子不介意,便同乘一段路吧

评论专区

再战神探:剧情其实还行,毕竟基本上是走原剧情,但是,作者写了上本《元芳,你怎么看》之后,真的感觉是是精虫上脑,没几章就开始搞李清霞了,实在是有点受不了了。

纨绔疯子:主角装B装过了。

<家有喜事>:即使是tj,依然是满星评价

美人与将军傅明娇殷玄蔺

《美人与将军傅明娇殷玄蔺》精彩片段

美人与将军傅明娇殷玄蔺第一章  

《美人与将军》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言情小说,是作者殷玄蔺的一本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傅明娇殷玄蔺,讲述了“谁这么不懂规矩?”
卫氏略有不悦,掀开车帘拧眉望去,就看到了那站在路边的青衣男子,清俊无双儒雅温柔,一脸歉意俯身拜道:“晚辈惊扰夫人车驾,还请恕罪。”
卫氏看到言柘的那一瞬呆了呆,本要出口责怪的话语都不忍多说了,默默咽回去态度也跟着温和了些笑着询问道:“不知是哪家公子,可是有事?”
…“谁这么不懂规矩?”
卫氏略有不悦,掀开车帘拧眉望去,就看到了那站在路边的青衣男子,清俊无双儒雅温柔,一脸歉意俯身拜道:“晚辈惊扰夫人车驾,还请恕罪。”
卫氏看到言柘的那一瞬呆了呆,本要出口责怪的话语都不忍多说了,默默咽回去态度也跟着温和了些笑着询问道:“不知是哪家公子,可是有事?”
言柘歉意俯身,言及自己的名字才说:“晚辈的马车轮子松散了……”“回府路远,夜深怕是都不好走到,冒昧拦下车驾是想……”言柘有些不太好开口,轻轻皱眉偏头道:“若是惊扰夫人,请夫人恕罪。”
“是马车坏了啊?”
卫氏先是惊讶于言柘的身份,随即了然点头表示理解。
“若是言公子不介意,便同乘一段路吧。”
卫氏笑了笑很客气的邀请了言柘坐上了马车,这马车宽敞,捎带一段路没什么大碍,况且这位还是庆国公府的公子。
“多谢夫人。”
言柘面露感激之色,坐上了马车之后,微微抬眼看向傅明娇,抿唇低头柔声笑着:“傅小姐。”
傅明娇柔柔低头应了一声:“言公子。”
卫氏似有些诧异,看了二人一眼笑道:“言公子认识我女儿?”
第一章 好相处?
“有幸得见,一面之缘。”
言柘微微低头,弯唇带着几分浅笑,目光落在傅明娇的身上,似并不想失礼窥视,却又一次次的想多看她两眼。
“那倒是巧了。”
卫氏若有所思,端坐在马车内如话家常般问起庆国公近况。
言柘一一作答,并无半点不敬之态。
态度温恭,谦逊有礼。
任谁看了也挑不出半点错来,卫氏对言家之事也略知一二,当初得知言家嫡子眼有顽疾亦是有几分唏嘘,再想自家女儿也是病弱之躯,不免深有共鸣,心有不忍。
“言公子随庆国公远离京中多年,不知言公子的眼疾可有见好之意?”
卫氏思量片刻侧头看向言柘低声询问道。
言柘低下头,有些无奈笑了笑轻轻摇头道:“依旧如初。”
“不过……”言柘似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面上露出了几分笑,眸色淡淡笑着说道:“此次回京,却多有收获。”
“见言公子此意,此次回京之后可是要留下?”
卫氏瞧着言柘这般神色略有几分意外询问道。
“是,要留下。”
言柘目光再次落去了傅明娇的身上,坚定点了点头道。
卫氏闻言顿时笑了,眯着眼笑意盈盈的说道:“那倒是好事,京中到底还是热闹一些,言公子许久不在京城想必也甚是怀念,既是要留京,那一月后我家娇娇儿大婚之日,言公子定要来喝杯喜酒才是。”
卫氏微微抬头笑着说道:“改日我便派人将请帖送去庆国公府上。”
言柘眸色微怔,沉默了一会儿才笑着道:“傅小姐……已是要成婚了?”
“是,夫家是将军府,威远将军。”
卫氏笑着应下,瞧着那神色似乎对这一桩婚事极为满意,转头见车马停下便掀开车帘道:“庆国公府到了呀,那就不留言公子了。”
“多谢,多谢夫人。”
言柘随即站起了身,走下马车之后还不忘再行致谢,直起身看着那马车车帘落下,看着那静坐在马车内娇柔的女子,眼中那一抹艳丽之色随之被覆盖。
言柘怔怔站在原地许久,久到阿木都拉着破车回来了,还见自家公子未曾入府。
阿木屁颠颠的跑上前来笑道:“公子公子,那傅家人可好相处?”
言柘垂下眼帘,轻轻笑了笑点头道:“国公夫人温柔体贴无半分轻视,傅小姐娴静娇柔我见犹怜……”“我就说嘛!
我打听来的荣国公府家人名声甚好。”
阿木得意洋洋笑道。
“你怎未能打听来,傅小姐早已许了婚约,不日便要大婚了。”
言柘无奈一笑,转头看向阿木无力笑了笑说道。
“啊,啊?”
阿木一脸震惊,他还真忘了问这个……言柘浅浅笑着,眸色清冷温柔,转身朝着庆国公府内走去,低声笑着摇头,面上神色看不出喜怒如何,依旧是那副清俊儒雅之态,如此风度翩翩。
阿木追着自家公子入内,有些小心忐忑的询问道:“那,那公子还留不留京?”
“留。”
言柘回答没有任何犹豫,微微扬唇笑着踏步走入府内。
选妃宴后,原本众人以为极有机会选上的温家和钟家小姐落了选,本以为自己没机会的小官之女反而当选了,皇上的旨意下来之时,又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荣国公府内,吉祥笑称温家小姐实在可笑,皇上为王爷之时未能娶她,如今成了皇上依旧不选她,怎还有脸如此招摇过市的?
傅明娇深有同感。
这大概就是身为女配的自我修养吧……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7月14日 am8:01
下一篇 2022年7月14日 am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