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为囚)陆昭尧洛初全章节在线阅读_(以爱为囚)完结版免费阅读

《以爱为囚》是作者“ “容晚””的倾心著作,陆昭尧洛初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飞来横祸,让她记忆尽失,遇上了救命恩人,从此奉若神明
心软的神,却对她有着莫名的恨:“朋友?恋人?你都不配!这辈子,你只能孤身一人赎罪致死!”
嫌恶,诋毁,不屑过后,她身心俱疲,在试图逃离时,被他一纸婚约再度束缚
而这一次,她决意为自己而活,离开江城的那天,他却疯魔了……
(双洁 1v1)

小说:以爱为囚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容晚

角色:陆昭尧洛初

看现代言情文,千万不要错过“容晚”的《以爱为囚》。概述为:在每个悲情故事里,都会有雨天作为天气辅助。陆昭尧提及往事,动了怒,毫不留情的将洛初丢出了别墅。恰好,这也是个风雨天,还多了雷电。她本可以离开这里,远离将洛家害的家破人亡的男人,可是,她不能走!一旦选择离去,就是默认父母的罪孽深重,默认洛氏报应不爽。“我不信,我不信他们会为了所谓利益害死伯父伯母……

评论专区

被遗忘国度之旅游团:dnd网游。吐槽欢乐向加嘲讽向。

幻想世界的漫长之旅:小众仙草,除了小学生之外第二个能把大纲流写得好看的作者,只恨更新太慢

予懦弱者以铁之心:铁之心?一个整天无病**的主角,大概只有中二之心吧。

以爱为囚

《以爱为囚》精彩片段

第4章 我看你是故意的

在每个悲情故事里,都会有雨天作为天气辅助。

陆昭尧提及往事,动了怒,毫不留情的将洛初丢出了别墅。

恰好,这也是个风雨天,还多了雷电。

她本可以离开这里,远离将洛家害的家破人亡的男人,可是,她不能走!

一旦选择离去,就是默认父母的罪孽深重,默认洛氏报应不爽。

“我不信,我不信他们会为了所谓利益害死伯父伯母。”

“陆昭尧,能不能给我一次解释的机会?”

“或者,让我去自证清白?”

“我们朝夕相处过多少个日日夜夜,你为什么会信这些无稽之谈!他们绝对不是那种人!”

……

洛初在正门口一遍又一遍的大喊,雨水夹杂着泪水落入口中,也不曾停歇。

而她看向的窗口,却没有亮灯,只有一片漆黑在回应她。

车祸之后,她还没有好好养身体,现在凄风冷雨打在身上,只觉得浑身阵痛。

“陆昭尧,我没有,我父母也……没有。”

不知道喊了多久,她彻底没了力气,摔倒在污水之中。

……

“初初,醒醒!可别再睡了!”有人在晃动她的身体,语带焦急,“哎哟这该怎么办啊!高烧不退,也找不到医生!”

洛初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一分为二,一半浸泡在冰水里,另一半放在火中炙烤。

头疼欲裂!

不行,她不能就这样睡去!

还有一连串的问题等着她去解决,千万不能睡!

“顾阿姨……”

“初初!你醒了?!”

她最终又回到了熟悉的杂物间里,也不知道是谁救了她。

之后这几天,顾嫂一有时间,就会帮她端茶送水,喂药洗衣。

看着年长的阿姨为自己做到这种地步,洛初觉得过意不去,更没了颓废下去的**,身体一天天好了起来。

两个人默契的没有再提陆昭尧,不提,并不代表她就此放弃。

这段时间,她有意无意打听了不少事,拼凑复原后,大概就是在她出国后的半年,陆氏掌权人因为一场空难离世,他的父母尸骨无存。

而驾驶直升飞机的人,正是洛父的好友。

所有人的怀疑对象,都直指洛氏。

陆昭尧没有立刻发作,而是在步步为营,吞并洛氏之后,宣布取消婚约,没多久洛初父母自杀身亡。

对于这一段痛苦的往事,洛初并没有印象。

每次提到这段,顾嫂都会苦着脸感慨一句:“初初啊,有些事情,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你不要总是放在心上!一直这么下去,对你的身体恢复不好!”

这个世界上,真心爱护她的人,已经不多了。

她不忍心让顾嫂担忧,所以假装淡忘那些事,强颜欢笑过着每一天。

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洛初蜷缩在单人床上,闻着霉味,久久不能入睡。

她势必要找出真相,为了整个洛家,也为了她自己!

至于和陆昭尧的感情……

透过那扇菱形窗户,她看向被阴云遮蔽的下弦月,抿了抿唇。

要想近距离调查真相,第一步就要努力修复和陆昭尧之间的关系,争取在他身边有一席之地,才方便行事。

不然,就凭她现在的身份地位,还不如顾嫂,调查任何事都举步维艰。

眼看着日期即将来到平安夜,洛初回忆起二人的过往,有了初步的想法——

她要亲手做一份特殊的节日礼物,效仿她成人礼当天,陆昭尧送来的那份礼。

或许,看在过去情谊的份上,陆昭尧对她的敌意可以少一些?

只要迈出第一步,后续应该就不会困难。

“初初,你在忙什么呢?”

顾嫂忙里偷闲,也会对她手里雕刻的玩意好奇。

“我十八岁那会儿,阿尧送过我木雕,我也想回他一份。但我手艺不好,只能慢慢跟着视频学,现在也算完工了,顾阿姨你看看,这个怎么样?”

花瓣片片绽放,又用油彩涂抹点缀,俨然是一朵怒放的卡布奇诺玫瑰。

顾嫂乐呵呵点头:“初初的手就是巧!年轻人接受新知识就是快啊!哎哟,你的手怎么了?”

“没事,一点小伤。”

洛初满不在乎的摆摆手,现在,她心中放在首位的,并不是深浅不一的伤口,而是属于他们的平安夜约定。

彼时,她靠在陆昭尧的胸口,抬头仰望星空,耳畔是他的温柔低语:“我答应你,以后每个平安夜,都会带你来游乐场坐摩天轮,这是我们独一无二的庆祝仪式。”

现在……

两家人的恩怨情仇还没捋清楚,再次并肩游玩已经成了奢望,送个礼物作为替代,他应该不会生气吧?

带着几分期许,洛初将成品塞进盒子里,又小心包装好,丝毫没有留意到杂物间门外一闪而过的身影。

“日子过得真快啊!转眼,又是一年平安夜了。”

程爷这么感慨的时候,陆昭尧正盯着电子日历发呆。

这个日子,曾经在他备忘录上,一次又一次的被标红。不为什么,只因他和那个女人有着约定。

现如今,两个人对立的身份,已经没有履行约定的必要。

他有些好笑的点击日期,取消备注。

这时,程爷摘下耳机,为难的看向门外:“她又来了,坚持要进来,少爷你看……”

“那个暴雨天,她还没长记性?”

不等对方回答,陆昭尧烦躁的敲了敲桌面:“让她进来!”

和上次的狼狈相比,洛初今天特地换上了整洁的衣物,打理了长发,哪怕没有奢侈品加身,与生俱来的贵气雍容也未减分毫。

“你来做什么?”

“今天是平安夜,我,我就是想送个礼物。”

她还记得约定?!

男人眉心一动,继续冷脸颔首:“什么破烂我看看。”

女孩怯生生上前,将精心包装好的礼盒放在桌上。

他随手拆了丝带,打开盒盖,仅刹那间,阴翳席卷而来,周身的戾气就要吞没世间所有——

“……你故意的?!”

洛初愣了愣,并不理解。

一朵玫瑰木雕而已,什么叫她故意的?

还没等她走上前查看,陆昭尧已经将礼盒举起,朝着她的方向狠狠掷来!

“滚!”

盒子里的物品被摔的七零八落,她顾不上额角的疼痛,急忙看向脚下。

目光触及到碎片时,顿时如堕冰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