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图霸业萧一凡(萧一凡冯常乐)_(宏图霸业萧一凡)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宏图霸业萧一凡,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锦猪”,主要人物有萧一凡冯常乐,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方雪若说这话时,用眼睛偷瞄婆母婆母擅疑,方雪若不留她在这过宿,她定会乱想如现在这般,大大方方挽留她,她反倒要回乡下去………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宏图霸业萧一凡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锦猪

角色:萧一凡冯常乐

《宏图霸业萧一凡》是作者锦猪写的小说,讲了主角令人感动的故事。小编今天把它带给大家,一起来阅读吧:…宋长河在县委副书记办公室门前站定,整理衣衫,满脸笑容,抬手敲门。李济山听见敲门声,沉声说了句进来。宋长河推门而入,脸上笑开了花:“书记,事办妥了,县纪委的人将姓萧的带走了!”李济山满脸阴沉,怒声道:“不知死活的东西,你和纪委那边打声招呼,将他查个底掉。”“好的,书记!”宋长河蹙着眉头,低声说,“他是个小角色,只怕查不出什么问题来!”李济山抬眼狠瞪,冷声道:“我不信他一点问题没有,只要查到一星半点,直接往死里整!”堂堂县委副书记做出一副礼贤下士的姿态,萧一凡竟不为所动

评论专区

书剑长安:毒的我不要不要的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恶臭反套路,虽然主角一直说什么要低调,结果是个女的就对他有好感….然后每天都在练跑路技术,升级速度还能稳居门派同辈最前列,喵喵喵?情节发展,甚至还不如李古丁十年前的《舰宗》

旧书大亨:当参考书,肯定想当然。市场都是捧起来的,这蛋糕能吃一口,凭借的是运气,你想天天吃,你也得投入资本把蛋糕做大才行,没那么容易的。创意想当然,太监的可能性大,当然,仍期待作者加油

宏图霸业萧一凡

《宏图霸业萧一凡》精彩片段

宏图霸业萧一凡第一章  她怎么知道的

《宏图霸业萧一凡》是作者锦猪写的小说,讲了主角令人感动的故事。
小编今天把它带给大家,一起来阅读吧:…宋长河在县委副书记办公室门前站定,整理衣衫,满脸笑容,抬手敲门。
李济山听见敲门声,沉声说了句进来。
宋长河推门而入,脸上笑开了花:“书记,事办妥了,县纪委的人将姓萧的带走了!”
李济山满脸阴沉,怒声道:“不知死活的东西,你和纪委那边打声招呼,将他查个底掉。”
“好的,书记!”
宋长河蹙着眉头,低声说,“他是个小角色,只怕查不出什么问题来!”
李济山抬眼狠瞪,冷声道:“我不信他一点问题没有,只要查到一星半点,直接往死里整!”
堂堂县委副书记做出一副礼贤下士的姿态,萧一凡竟不为所动。
李济山很恼火!
“好的,我下午亲自去纪委走一趟,让他们好好审审那小子。”
宋长河满脸堆笑的说。
李济山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道:“长河不错!”
“这次班子调整,我一定力挺你!”
这话非常直白,毫无避讳之意。
“谢谢李书记,我一定竭尽所能,为领导做好全方位服务工作!”
宋长河满脸谄笑道。
李济山见状,伸手端起办公桌上的茶杯,以示送客。
宋长河心领神会,连忙快步退出去。
……萧一凡本以为,短时间内,很难从县纪委里走出来。
谁知临近傍晚时,审讯他的人示意,他可以走了。
萧一凡起先以为听错了,确认之后,才一脸狐疑的走出去。
走出县纪委的门,自由的气息扑面而来。
萧一凡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脸上露出惬意的表情。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响起。
萧一凡掏出手机,扫了一眼来电显示,连忙摁下接听键。
“喂,嫂子,我是一凡。”
萧一凡急声问,“出什么事了?”
电话是滕兆茗的妻子吴娟打来的,萧一凡本想中午过去探望她们母女的,谁知县纪委的人上门请喝茶,未能如愿。
“一凡,琪琪在家里不停哭闹,你能来一趟吗?”
吴娟急声问。
“好的,嫂子,我这就过来!”
萧一凡急声道。
滕兆茗的事一时半会解决不了,萧一凡必须先将他的妻女照顾好。
挂断电话,萧一凡骑上他的80摩托,直奔红光小区而去。
滕家在红光小区四栋306室,萧一凡架好车,快步上楼而去。
进门后,琪琪正在哭闹着要爸爸。
萧一凡走上前去,将小女孩抱坐在腿上,低声安慰起来。
滕兆茗的女儿名叫滕思琪,今年六岁,上幼儿园大班。
萧一凡费了好大劲,才哄好小女孩,让她去小房间里玩玩具了。
“一凡,谢谢你!”
吴娟柔声说,“琪琪听同学说她爸爸出事了,哭闹个不停,我实在没办法,才给你打电话的。”
“没事,嫂子!”
萧一凡出声道,“我本准备中午过来的,后来出了点事,没顾得上。”
吴娟听到这话,警觉的问:“出什么事,纪委的人也找你了?”
这事非同小可,萧一凡不敢隐瞒,轻点两下头。
“啊,那你怎么出来的?”
吴娟满脸慌乱。
为了不让对方担心,萧一凡轻描淡写的说:“县纪委的人找我问了点情况,就让我回来了!”
吴娟听后,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嫂子,这两天别让琪琪去上学了。”
萧一凡沉声说,“等老板的事搞清楚再说,实在不行,转学去市里,我来安排!”
“我也是这么想的!”
吴娟柔声说,“一凡,谢谢你!”
“嫂子,别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萧一凡沉声道。
吴娟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连声道谢。
萧一凡并没在滕家多待,安抚完母女俩后,便走人了。
他刚一下喽,手机便响起来。
萧一凡见是竹韵风情的号码,当即摁下接听键:“美女,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我知道你重获自由,特意打电话关心一下!”
秦竹韵柔声道,“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
萧一凡听到这话,微微一愣,心中暗道:“我刚从纪委出来,她怎么知道?”
“感动的热泪盈眶!”
萧一凡虽很疑惑,但并未表露出来,看似随意的问,“你怎么知道我重获自由的?”
“你想知道?”
秦竹韵压低声音问。
“对,你说!”
萧一凡也压低声音,配合道。
“不告诉你,咯咯!”
秦竹韵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萧一凡郁闷不已,好话说尽,但美女始终不肯说出实情。
在他的软磨硬泡之下,秦竹韵最终答应,等两人见面时,告诉他实情。
两人虽在网上聊了一年多,但从未见过面。
美女不止一次约饭,都被萧一凡婉拒了。
作为县府一秘,他不敢越雷池一步。
机会难得,美女有意借助此事,逼他就范。
在萧一凡失落的叹息声中,秦竹韵一脸得意的挂断电话。
这事虽透着玄乎,但只要见到秦竹韵,就会水落石出。
萧一凡暂且将这事放在一边,思索起老板的事来。
滕兆茗十有八九是被陷害的,萧一凡心知肚明,但却拿不出证据来。
老虎吃刺猬——无从下口。
萧一凡决定听听专业人士的意见,掏出手机拨通了死党——冯常乐的电话。
冯常乐,毕业于江南省警官学院,在芜州刑侦支队任职。
萧、冯两人初、高中同学六年,绝对的死党。
电话接通后,萧一凡出声问:“喂,常乐,你在哪儿呢?
忙不?”
“我正在赶往云都的路上,刚想给你打电话,你就打过来了。”
冯常乐一脸怀笑道,“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去你的!”
萧一凡好奇的问,“你来云都干什么?”
“办点事,等见面再聊!”
冯常乐不愿多说。
“行,我正好有事和你说。”
萧一凡沉声道,“等你过来,边吃边聊。”
冯常乐轻嗯一声,挂断电话。
半小时后,冯常乐驾驶的警车疾驰而来。
萧一凡上车,两人直奔余记酒楼而去。
余记酒楼是云都的老字号,招牌菜——扒猪脸远近闻名。
萧一凡要了半只扒猪脸,又点了五、六个菜,八仙桌放的满满当当。
“一凡,你发财了,怎么点这么多菜?”
冯常乐好奇的问。
“你想多了,我为了庆祝重获自由。”
萧一凡苦笑道。
冯常乐知道滕兆茗出了事,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急声问:“怎么,纪委的人找你了?”
“我一个多小时前,刚从县纪委出来。”
萧一凡沉着脸说。
“啊,怎么回事?
快点说!”
冯常乐满脸关切道。
**也在体制,纪委请喝茶意味着什么,冯常乐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他对于萧一凡的遭遇,很关.注。
萧一凡将事情的经过,言简意赅的说了一遍。
冯常乐听后,脸上的好奇之色更甚了,急声问:“一凡,你是说,云都先纪委的人上午将你带走,临近傍晚时,又将你放了?”
“是的!”
萧一凡淡定作答。
冯常乐满脸疑惑,脸色蹙成川字,低声道:“不应该,这太不合常理了!”
“一凡,我觉得,这事和你老板无关,有人故意整你!”
“哦,谁整我?”
萧一凡一脸好奇的问。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7月14日 pm6:21
下一篇 2022年7月14日 pm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