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乘羽和许南枝小说免费读全文)许南枝苏乘羽全章节在线阅读_(苏乘羽和许南枝小说免费读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苏乘羽和许南枝小说免费读全文》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许南枝”的创作能力,可以将许南枝苏乘羽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苏乘羽和许南枝小说免费读全文》内容介绍:众人无情的嘲讽,成为了压倒苏乘羽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怒火中烧,咬牙切齿,只能在心里大骂着这对狗男女,猛然间从地上冲起来,扑向了陈俊和姜语嫣“艹!还想跟我动手?找死!”陈俊眼疾手快,…

小说:苏乘羽和许南枝小说免费读全文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许南枝

角色:许南枝苏乘羽

“苏乘羽,你个劳改犯,死哑巴,竟恬不知耻的跑我的生日宴来。你怎么不死在监狱里?”凯伦酒店宴会厅中,一身礼服,气质高贵,美艳动人的姜语嫣抬手一耳光扇在她丈夫苏乘羽的脸上,引来全场宾客的围观。“看看你这幅死德行,有哪一点配得上我?明天民政局离婚,你马上给我滚,多看你一眼,我都觉得恶心!”姜语嫣盛气凌人,抓住苏乘羽的衣领,将他推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苏乘羽难以置信,曾经说要跟他白头到老的妻子,竟变得如此无情冷漠。愤怒的苏乘羽由于是哑巴,嘴里说不出话来,只能用手语比划道:“我是替你坐的牢,你凭什么嫌弃我是劳改犯?”苏乘羽心中意难平,他不甘心啊!三年前,姜语嫣开车撞死人逃逸,岳父一家苦苦哀求,苏乘羽这才背了黑锅,替姜语嫣顶罪坐牢

评论专区

大唐行镖:为什么分这么高,我感觉文笔烂到渣了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先关注着,感觉这本书的搞笑能力下降了上架前再看看,别是真的作者江郎才尽了

林中之马的魔王:又是一个文青作者,又是一本扭曲的小说。如果能写出世界的真实和深刻,我佩服;强行扭曲人物情节和逻辑,来装有内涵的,有多远滚多远

苏乘羽和许南枝小说免费读全文

苏乘羽和许南枝小说免费读全文第1章  

“苏乘羽,你个劳改犯,死哑巴,竟恬不知耻的跑我的生日宴来。
你怎么不死在监狱里?”
凯伦酒店宴会厅中,一身礼服,气质高贵,美艳动人的姜语嫣抬手一耳光扇在她丈夫苏乘羽的脸上,引来全场宾客的围观。
“看看你这幅死德行,有哪一点配得上我?
明天民政局离婚,你马上给我滚,多看你一眼,我都觉得恶心!”
姜语嫣盛气凌人,抓住苏乘羽的衣领,将他推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
苏乘羽难以置信,曾经说要跟他白头到老的妻子,竟变得如此无情冷漠。
愤怒的苏乘羽由于是哑巴,嘴里说不出话来,只能用手语比划道:“我是替你坐的牢,你凭什么嫌弃我是劳改犯?”
苏乘羽心中意难平,他不甘心啊!
三年前,姜语嫣开车撞死人逃逸,岳父一家苦苦哀求,苏乘羽这才背了黑锅,替姜语嫣顶罪坐牢。
没想到,三年刑满释放归来,本以为妻子会对他感恩戴德,却没想到会遭到如此待遇。
“没错!
你是替我坐牢,那又怎么样?
你以为我会感激你吗?
傻狗!
有本事,你找**说去。
我倒要看看,有谁会相信你!
死哑巴!”
姜语嫣冷笑道。
宾客们顿时哗然。
“原来开车撞死人的是姜语嫣啊?”
“那又怎么样?
谁让他是个哑巴,说不出话呢,活该让他背黑锅!”
“毕竟是个入赘的窝囊废女婿,能给姜语嫣顶罪,也算是废物利用嘛。”
没有人同情苏乘羽,毕竟这些人都是姜家的亲戚朋友,认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
“你知道这三年,我在监狱里是怎么度过的吗?
我差点死在里面!”
苏乘羽口不能言,便只能用手语表达自己的愤怒。
“那你真应该死在监狱里的,你这种窝囊废,活着也是无用!”
姜语嫣冷哼道:“本来想等你刑满出狱后,再跟你摊牌。
既然你今天来了,咱们就把话挑明了吧。
我从来没有爱过你,而且极度厌恶你,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刻,我都感觉很恶心。”
姜语嫣决绝而冷漠的话,如一把利剑,猛然间刺入苏乘羽的胸膛,让他痛不欲生。
“为什么?
为什么!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你说过你爱我,会跟我生孩子,跟我白头到老的!”
苏乘羽满脸绝望,疯狂的用手比划着。
“傻狗,我从头到尾都在骗你,利用你而已!
跟你结婚,是因为你们家丰厚的家产,否则我会忍受你这窝囊废?”
“你家老头子留下的遗产还真是不少,房产和那老东西收藏的古玩字画,我全都卖掉了,一共两亿,都在我手里,你一毛钱也别想得到!”
姜语嫣毫不顾忌的向苏乘羽展现自己的阴险恶毒,反正苏乘羽如今是个劳改犯,在这里举目无亲,没有人会帮他,只能任凭姜家欺辱宰割。
苏乘羽此刻终于明白了一切,彻底死心,彻底绝望了。
从头到尾,一切都是虚情假意,一切都是利用。
他恨自己太天真,竟然相信姜语嫣爱他,相信岳父一家都是好人。
苏乘羽怒目圆睁,颤抖着手抬起来,指着恶毒的姜语嫣,满腔悲愤,无处发泄,心中绝望至极!
“生气了?
有本事,你骂我,打我啊!”
姜语嫣往前一步,又一巴掌扇在苏乘羽的脸上,冷笑道:“废物,你这一辈子都是废物!
连骂人都骂不出来,看你这死德行,连狗都不如,狗受了委屈,还知道叫唤几声呢!”
苏乘羽彻底崩溃,噗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来,面如白纸,身体摇摇晃晃,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傻狗,看你这样子,快要被气死了吧!
那我就大发慈悲,再告诉你两个秘密,让你死得瞑目些!”
姜语嫣抬脚用高跟鞋踩在苏乘羽的脑门上,看见苏乘羽这幅绝望,无助的样子,便觉得心中痛快!
“我跟你结婚那天,你喝醉了。
你的好兄弟陈俊,替你跟我圆房了,就当着你的面,跟我滚床单。
你就睡在地上,跟死猪一样,一无所知。”
姜语嫣的话,再度给了苏乘羽一个暴击。
这时,苏乘羽最好的兄弟陈俊站了出来,搂住姜语嫣的腰肢,得意道:“苏乘羽,你别怪我这个做兄弟的不讲义气,谁让你是个性无能呢?
作为好兄弟,我只能代劳了。”
妻子的背叛,最好的兄弟给他戴绿帽子,还当众揭露出苏乘羽不堪的秘密,这一道道残酷的暴击,几乎将苏乘羽彻底摧垮。
人生的奇耻大辱,也不过如此了!
宾客们哈哈大笑,没人觉得姜语嫣和陈俊之间不光彩,谁让陈俊家里有钱有势呢。
这家酒店,就是陈俊家开的!
“啧啧,男人活成这样,真不如死了算了。”
“他哪里算是男人,没听陈少说他是无能的软头龟吗?”
“准确的说,他应该是一只绿毛软头龟。”
众人无情的嘲讽,成为了压倒苏乘羽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怒火中烧,咬牙切齿,只能在心里大骂着这对狗男女,猛然间从地上冲起来,扑向了陈俊和姜语嫣。
“艹!
还想跟我动手?
找死!”
陈俊眼疾手快,

(0)
上一篇 2022年9月26日 上午6:05
下一篇 2022年9月26日 上午6:36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disk/haoming66.com/wp-content/themes/justnews/single.php on line 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