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基杨隆《灭明》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灭明》全文阅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蓝盔十九”又一新作《灭明》,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李鸿基杨隆,小说简介:预感成真,魂灵出膛,被陷牢狱,红杏出墙,身心百孔千疮;壶芦登科,岁月匆忙,杀人劫财,远走他乡,困守边城弃疆;西贼北掳,惊破霓裳,一念之思,族群为上,明末风云跌宕

小说:灭明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蓝盔十九

角色:李鸿基杨隆

作者是“蓝盔十九”的热门新书《灭明》火爆上线,是一本军事历史分类的小说。其中内容精彩片段:“我还未数,趁着现在无人,拿出来看看吧!”大哥似是兴致不高。“大哥说的是,看够不够一顿酒钱,也许明天就可以……”那人似乎眨巴着嘴,李鸿基明显听到从他嘴唇里发出的声音。大哥没有接话,却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包裹,冲他兄弟晃荡了一下,发出金属撞击的“叮当”声,“大概四十文。”“四十文?已经不错了,大哥……“一阵沉默,微微有悉悉之声。“四十五文……

评论专区

枭起传:文笔一流,井盐一行细节栩栩如生,别太监就好。

网游之独步武侠:“看谁横刀立马,唯我日天神威。 (原名日天神威,日天比和谐——)”我说作者君,不给你个剧毒怎么配得上你的气质

无尽神器:抄袭可耻

灭明

《灭明》精彩片段

第3章 劫道

“我还未数,趁着现在无人,拿出来看看吧!”大哥似是兴致不高。

“大哥说的是,看够不够一顿酒钱,也许明天就可以……”那人似乎眨巴着嘴,李鸿基明显听到从他嘴唇里发出的声音。

大哥没有接话,却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包裹,冲他兄弟晃荡了一下,发出金属撞击的“叮当”声,“大概四十文。”

“四十文?已经不错了,大哥……“

一阵沉默,微微有悉悉之声。

“四十五文。”应该是大哥的声音。

“四十五文,大哥,我们好久没有遇上这样一只肥羊了,明天中午,有得酒肉吃了。”

“才四十五文,看你这出息,”大哥相当不屑,“明天是有了,那后天呢?兄弟们跟着我,总不能太委屈了,”大哥语气一顿,“哎,真是一年不如一年,想当年……”

李鸿基彻底明白了,原来是两个劫道的,老子肚子饿得呱呱叫,明天的饭还没得着落,你们竟然想着喝酒?

他盯上了这四十五文,但下面有两个强人,自己却是孤身一人,黑吃黑,行得通吗?

听语气,估计两个强人就要走了,李鸿基顾不上多想,他轻手轻脚从床上起身,趴在泥菩萨背后,向下一看,但下面黑咕隆咚的,看不清强人的面目,感觉两个强人已经站起身,就要离开破庙了。

李鸿基急了,他脱口而出:“放下屠刀……刀,立地成佛……佛!”后面的“刀”字和“佛”字拖得老长,在这漆黑的夜晚,显得阴森森的。

“谁?”两个强人大吃一惊,立刻停下了脚步,回头打量着。

“你……们如此……作孽,还要……修得来生吗?”

“你……你到底……是谁?”强人大哥颤声问道。

“吾既……显身,尔等……还……不知……悔改吗?”

“我们悔改,我们悔改……”两强人吓得跪倒在地,对着菩萨叩头如捣蒜。

“既知……悔改,可知……如何……赎罪?”

“求大仙指点迷津!”两强人除了叩头,就想不出其它的法子了。

“放下……赃物,从此以后,每日……清晨,三拜佛祖,自请……降罪。”

“放下赃物?”两强人实在舍不得,大哥的手中紧紧攥着包裹,不肯松手。

“吾……自……导引……苦主……前来,也是立减……尔等……罪孽。”

“是,是,放下赃物,从此向佛祖谢罪!”强人小弟大概害怕了,率先向“菩萨”认错。

“去吧,去……吧……莫要……辜负……吾之……善念!”

“多谢大仙,多谢大仙,我等自会向善。”强人大哥丢下包裹,拉着小弟,一溜烟出了庙宇,连头都不敢回。

李鸿基待强人去得远了,方才从平台上跳下来,在草地上一摸,果然摸到一个包裹,里面装作物事,硬硬的,圆圆的,应该是强人们所说的铜钱。

有了这些铜钱,自己回家的路上当不至于挨饿,李鸿基大喜,将包裹塞进内衣,贴身收了,又担心两强人回头,慌忙取了棉被,从庙宇内走出来。

天黑看不清路径,李鸿基深一脚浅一脚,不知道走了多远,估计两强人再也追不上来,这才重新开始寻找住所。

但是此处比较荒芜,想找个遮挡雨露的地方实在太难,好不容易才找到一颗大树,也不管地上是否干净,李鸿基将棉被半铺在地上,和衣钻进去,蒙头睡了。

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东方早就露出万般霞光,他伸手向怀中一摸,钱袋还在,心中稍定。

李鸿基见四下无人,翻身伏到棉被上,将袋中的铜钱倒出来,一枚枚数了,恰好四十五文,他将装钱的布袋扔进一旁的荆刺中,只取了铜钱。

按照现在的价格,四十五文铜钱可以购买九十个窝头,如果每天吃六个,可以保证十五天不再挨饿了。

从灵州去米脂,如果向东操近路,必须要翻越横山山脉,但路程要短上三成,横山山脉虽然广阔,但山势不高,行走并不困难,李鸿基思绪片刻,还是决定走小路,他在心中默默祷告,千万不能超过十五天,否则就要挨饿了。

打定主意,李鸿基没有再浪费时间,他收拾好棉被,背在身后,向城内的集市走去。

李鸿基来到城西,这里是集市所在,但集市并不繁华,甚至有些冷清,连过往的行人也是寥寥无几,他抹了把鼻子,努力抵制辣糊汤、拉面、肉包子的诱惑,找到一个馒头铺,“小二,窝头多少钱一个?”

“一文两个,客官要多少?”小儿放下手中的活计,满脸堆笑迎过来,见李鸿基背着一床破旧的棉被,上下打量了一番,笑容顿时僵住了。

李鸿基知道小二将他当做叫花子了,也不多言,他递过一文铜钱,“两个窝头,再来碗白水。”

“好嘞,客官稍等,马上好!”见到铜钱,小二的脸色稍稍好转。

李鸿基寻了一张餐桌,将棉被放在餐桌的一角,坐等小二。

小二一手捧着白水,一手端上两个冒着热气的窝头,放到李鸿基就坐的餐桌上,看到餐桌上的棉被,他嘴唇动了动,最终没有开言。

李鸿基也不看小二的脸色,见小二正要走开,他不紧不慢地说:“小二,这窝头不错,再来六十个,打包。”

“六十个?客官你……你吃得了吗?”小二以为自己听错了,眼睛瞪得比窝头还大。

“这个你不用管,只管包好,我一会还要赶路。”李鸿基已经吞下了一个窝头,他喝了口热水,又拿起另一个窝头。

“客官,你……我……”小二支支吾吾。

“怎么了?可是担心我没钱?”李鸿基从怀中掏出三十文铜钱,分成三堆,堆在小二的眼皮底下。

小二一把抓过铜钱,搂在怀里,“客官稍等,马上好,马上好。”然后一溜烟跑了。

李鸿基一阵冷笑,继续吃他的窝头。

第二个窝头还未吃完,小二就回来了,“客官,你要的窝头。”他将一大块旧布包裹的窝头小心地放到餐桌上,“正好六十个,客官不妨点点。”

“奥,”李鸿基随眼一看,却没有细数,他解下腰间的水壶,“小二,麻烦你灌壶清水。”

“是,客官,”小二接过水壶,看了眼李鸿基,“客官买这么多窝头,是要赶远路吗?”

李鸿基微缩眉头,盯着小二,默然不语。

“客官不要误会,小人没有恶意,”小二情知打听客人的行踪,乃是忌讳,他俯身给李鸿基添了热茶, “客官,附近有强人出没,是以小人才提醒客官。”

“强人?”李鸿基的眉头稍稍舒展,“什么样的强人?在哪里出没?”

“客官,”小二四下打量,除了了李鸿基,店铺内扫只有一人在吃包子,忙压低声音道:“强人或城东,或城西,或五里,或二十里,行踪不定,所以大家都猜测,强人或许是城内之人。”

李鸿基昨晚就见识过了强人,知道强人确实存在,“那官府呢?难道官府不管吗?”

小二四面环视,见没有新的客人过来,这才凑近李鸿基小声道:“客官有所不知,强人作案,手段干净,从不留下线索,官府拿了几次,也就放弃了。”

李鸿基心道,老子身上除了一床破棉被,已是身无长物,仅剩的十四文铜钱,和这一堆窝头,乃是黑吃黑来的,还怕强人夺去?况且现在是白天,难道强人还敢反了不成?“如此,多谢小二了。”

“客官不用客气,客官乃小铺的客人,所以小人才会提醒,”小二正要离去,又觉得刚才打听李鸿基的行踪,有些对不住,“客官,这窝头放久了,就会寡淡无味,小人家中有自备的咸萝卜条,客官可要备些?也算小人的一点心意。”

李鸿基想想,窝头放置久了,必然被风干,干硬难耐,有了萝卜条,就着清水,正好可以下咽,“萝卜条?那敢情好。”

“客观稍等,马上好。”小二带上水壶去了,不一会儿,他送回水壶,还用干枯的荷叶包了一些萝卜条,递给李鸿基。

李鸿基谢了小二,将萝卜条塞进包裹窝头的旧布里,背上棉被,手提旧布,离开馒头铺,向东城门而去。

出了东城门,李鸿基辨明方向,一路向东而去。

灵州东城门外,东南方不足十里,就进入石坡山,山势不高,林中有可以穿行的小道,李鸿基从枯树上折取一根手腕粗细的松枝,当做拐杖,一步步向深山走去。

枯枝遮挡了大部分阳光,山中更加阴冷,但李鸿基忙于赶路,却也不觉寒冷,他一路沉思,此番回家,如何面对娇妻,欠下艾举人的债务,又当如何归还。

不过,李鸿基并不担心,他来自后世,有着数百年的后世经验,身上又揣着大量的技术图纸,只要能凑得一些本金,在这落后的陕北,做个富家翁,应该不是难事,要不得几年,自己就会成为艾举人那样的乡绅也说不定。

李鸿基抹了一把头上细密的汗珠,刚要跨过一块磐石,忽然觉得前面有些异样。

正前方的一颗松树上,歪靠着一个三十上下的中年人,他左腿蹬地,右腿微曲,双手环抱在胸前,口中啃着一根枯枝,枯枝在他嘴里上下有节奏地颤动。

这么冷的天,此人在山中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