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成瘾(骆笙宋砚行)_(骆笙宋砚行)全集免费阅读

完整版现代言情小说《娇宠成瘾》,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骆笙宋砚行,是网络作者“夜默白”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十七岁后的江暮屿活在灰暗和挣扎里,骆笙出现就像是在他贫瘠人生中长出一朵玫瑰,他们的相识源于一场误会,却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不可言说的爱恋
若他是因为责任而离开,那么归来时,他愿手捧鲜花,拥她入怀,只为能够肆意一回
如果深情藏不住,那就让它深入骨髓……

小说:娇宠成瘾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夜默白

角色:骆笙宋砚行

火爆现代言情小说《娇宠成瘾》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夜默白”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小说精彩片段如下:“要换做四年前她早扑到你怀里了,现在连话都不肯说一句,恨不得离你远远的。”“你说,你是不是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欺负我妹了。”骆承一针见血,提到四年前,他话里还藏了股醋味。他哄了十几年的妹妹,被个第一天认识的人拿着根雪糕骗走了,一口一个“哥哥”的,能不酸吗。现在终于闹翻了吧,都是他该的

评论专区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你一个穿越者,辅佐了秦国的三朝元老,南征北战打了几十年,最终结局还是如同历史被项羽一路吊打成狗,要你何用?”

聊斋大圣人:就问一句话,主角割的包皮有用吗?

疯狂的多塔:前面写的不错,越看越有劲,我没有玩过DOTA都看的津津有味!可惜后面注水了,由粮草变成干粮了

娇宠成瘾

第3章 不好哄

“要换做四年前她早扑到你怀里了,现在连话都不肯说一句,恨不得离你远远的。”

“你说,你是不是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欺负我妹了。”

骆承一针见血,提到四年前,他话里还藏了股醋味。他哄了十几年的妹妹,被个第一天认识的人拿着根雪糕骗走了,一口一个“哥哥”的,能不酸吗。

现在终于闹翻了吧,都是他该的。

宋砚行没否认,望着她的身影,沉沉说道:“可能,我以前说了一些话,惹她不高兴了。”

他说的还是轻的,一个女孩子生平第一次表白就被拒绝,伤了自尊心不说,这份打击还是挺大的,至少做不到再和以前一样 。

况且,他们之间的问题也不止这一件。

“有什么话记那么久的。”骆承唏嘘。

不过随即他又放宽心,“行了,那丫头我了解,哄两下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对付那种心思细腻但又不爱计较,耳根子还软的姑娘,哄一下不行就哄两下,两下不行就往死里哄,只要脸皮厚,总归能哄到她消气。

当然,前提是没触碰到原则和底线。

骆承没太把这件事情放心上,又道:“不过我可得提醒你一句,虽然你是我兄弟,但在这种事情上我一向是帮妹不帮你的,你要真敢欺负她,我站我妹。”

“可若是这次,不太好哄呢。”宋砚行眼神巴巴的,是真在渴望骆承给他想个办法。

骆承什么时候见过他这种无助的眼神,到嘴边的话被噎住,这还是他认识的砚哥吗,跟他玩失意这一套。

骆承吞了吞口水,别扭得紧,“那我可就不管了,哥哥我向来看不惯你们俩合伙挤兑我的,如今这样我巴不得呢。”

“还有,别拿这种眼神看着我,否则我会以为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还是比较习惯他尾巴翘上天那副欠扁的样子。

两人一路聊着上了楼,进屋时骆父正在招呼陆定飞喝茶,骆母则是在忙活着,整理刚刚带回来的东西和那两人来时买的水果什么的,偏偏不见骆笙的身影。

“妈,笙笙呢?”骆承让宋砚行先进屋,自己随后将门关上。

见两人回来,骆母手上没闲着,满脸笑意,“说是路上有点晕车,先回房间休息了。”

骆承没听出什么异样,随口应了声,帮忙拎着桌上的几个袋子进厨房。

宋砚行视线下意识的扫到右边一个房间的门,是关着的。

正在喝茶的陆定飞听见动静,探出个头问他,“你们俩刚刚偷偷摸摸去干了什么,现在才回来。”

“没什么,想起点事情,聊了一下。”宋砚行语气淡淡,收回视线往客厅去。

等他坐下,骆父递过一杯茶,“来来来,先喝口茶缓缓,待会儿跟我下几盘棋,好几年没跟你下过棋了,他们两个没一个会的。”

“好的,叔叔。”宋砚行礼貌接过。

陆定飞却不服了,小声嘀咕:“谁说我们不会的,明明是骆叔你水平太高,我们俩不是对手。”

“你刚刚在说什么?”

“没,没什么。”陆定飞呵呵陪笑。

另一边,骆笙躲回房间,整个再无顾忌七仰八叉的躺倒床上,有些颓败。

怎么说,她感觉自己不仅喜欢计较就罢了,还特别没出息。都多少年前的事情,到现在还放不下,轻而易举被人牵动情绪不说,连坦然面对的勇气都没有。

骆笙和宋砚行是在高中认识的,起初她还因为学校的一些传闻和骆承对他产生了一些误会,认为他就是一言不合就出手打人的主,所以刚认识的那天就当着他和骆承的面闹了一场笑话。

至于后来什么时候动的心,她自己都被不记得了,只是当某一天自己回过神来的时候,总会因为他跟别的女孩靠近而吃味。

他跟家里基本断绝了来往,所以在过年的时候知道他一个人,便扯着各种理由把他带回家,各种哄他开心。

时间一久,骆笙就习惯了默默地跟在他身后走,更是以朋友妹妹的名义享尽他的宠爱。

那年她十七岁,天真的以为只要跟他上同一所大学,就能对他表露心迹,却不知道很多事情摆到明面上后,就很容易见光死,暗恋也是。

他拒绝了,印象里最后一次见面时他说了很多话,她却只记得那句:“骆笙,我不值得你喜欢,你该有更好的人生,而我,愿意永远当你哥哥。”

而在那之前,骆笙以为宋砚行跟她是一样的,至少不该是对她完全没感觉。

她不是没问过为什么,可得到的答案永远都是那句“不值得。”

至于已经过去的人,她做不到坦然面对,却没想过再去捡回来的,即便她还没能完全的放下。

手机适时的响起,打断了骆笙的思绪,她伸手往自己羽绒服的衣兜里翻了翻,将手机给找出来。

大学的宿舍群里发来很多条消息,说一个舍友脱单,开学请她们吃火锅。

骆笙回了几句,退出来。

往下面翻,还有顾沫沫几分钟前给她发的。

骆笙点开,就看到手机页面跳出的那句话。

沫宝:骆小笙,我听说你哥他又分手了。

一股浓郁的八卦的味道溢出屏幕,还隐隐含着些激动。

这个“又”用得十分恰当。

骆笙没有立即回她,而是翻了个身趴在床上,给她发送视频对话。

对面几乎是秒接,透过屏幕还能看到顾沫沫盘腿躺在沙发上,悠哉悠哉的往自己嘴里塞丑橘。

骆笙无声的咽了下口水,突然觉得自己也有点想吃,可是想到外面还坐着的人,她这个念头瞬间就散了。

她问:“你怎么知道我哥又分手了?”

骆承每次分手,顾沫沫必问候一遍,比闹钟还准时。

“陆定飞告诉我的啊。”

一提到这顾沫沫就来气,腰板从沙发上直起,“都分快一个月了,他今早才跟我讲,老娘之前请他吃那么多顿饭算是白吃的了,忒不仗义。”

“白白耽误我一个月的时间,在这一个月里我可能都把骆承给拿下了。”

骆笙咂舌。

那可还真不一定。

(0)
上一篇 2022年9月26日 下午8:13
下一篇 2022年9月26日 下午8:13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disk/haoming66.com/wp-content/themes/justnews/single.php on line 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