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南禺李星棉)太医院的日常陪葬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赵南禺李星棉全章节免费阅读

无删减版本的古代言情《太医院的日常陪葬》,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空空,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赵南禺李星棉。简要概述:学医女生李星棉在一次期末考试前熬夜复习,身体承受不住,在学校表现为“猝死”状态,但是李星棉带着她的思想和副躯穿越到了赵南禺称帝的时代,与赵南禺过着相爱相杀的生活

小说:太医院的日常陪葬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名西

角色:赵南禺李星棉

你喜欢看古代言情分类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名西”的一本新书《太医院的日常陪葬》。故事精彩片段如下:“小皇子这金雀内脏受损,恐怕不会活太久。”程院使对小皇子的女婢说。“那如何是好,小皇子才刚把那两人关进柴房,要是被小皇子发现金雀活不了了,我们这些女婢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呀。”女婢春笤着急。“程院使可怜可怜我们,我们这些女婢刚被责罚,伤还没好……”说着春笤便跪下来,后面的女婢一并跟着跪下来了

评论专区

八荒诛魔录:评价后补~~~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开始水的还行,一百八十四章突然跪女,还真仙跪化神,古灵精怪,我古它马个头,看的好好的硬塞一口屎

绝世剑姬:作者君应该是擅长写这种修真玄幻的书,套路和语言风格也用的6的飞起,总的来说是本难得的变身文吧,作者因为坚持嫁人给书招了不少黑,粮草吧

太医院的日常陪葬

第2章 李太医为朕诊脉吧

“小皇子这金雀内脏受损,恐怕不会活太久。”程院使对小皇子的女婢说。

“那如何是好,小皇子才刚把那两人关进柴房,要是被小皇子发现金雀活不了了,我们这些女婢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呀。”女婢春笤着急。

“程院使可怜可怜我们,我们这些女婢刚被责罚,伤还没好……”说着春笤便跪下来,后面的女婢一并跟着跪下来了。

“你们先起,何人将这金雀打伤?”程院使问。

“只知那两人是太医院新上任的太医,其他一概不知。”春笤答。

“小皇子现在在何处?”程院使又问。

“小皇子正往太后寝宫,女婢夏栀伺候着。”春笤又答。

程院使想着,今日来任职的还有侄子程三七,便冒着风险急急忙忙的往太后寝宫走,候在寝宫宫门外。

“太皇祖母安,父皇安。”小皇子向两人请安。

“兆儿,来,让太皇祖母瞧瞧。”太后看到小皇子便高兴的不得了。

兆儿走到太后身旁,太后将其抱在怀中。

“兆儿,怎么瞧着不高兴啊。”文帝看着太后怀中的兆儿问。

“父皇,今日玉娘娘送孩儿的金雀让人打了去,父皇可要替孩儿做主。”说罢,小皇子做出伤心欲绝的姿态,抽泣几声。

“何人这么大胆,竟敢惹我们兆儿,兆儿想让父皇如何替你做主啊。”

“兆儿将那两人关在柴房里,父皇与兆儿一同前去问责可好。”小皇子说道。

“好,父皇与兆儿做主,儿子先告退了,母后。”文帝行礼。

“也罢,哀家也累了。”太后说罢,便摸了摸小皇子的头。

“儿臣告退。”小皇子行礼。

文帝抱着小皇子往小皇子寝宫的柴房走,刚出太后寝宫,就见程院使在外候着,“程院使无诏怎来此处?”

“皇上恕罪。”程院使跪着请罪。

“你何罪之有啊?”文帝疑惑的问。

“小殿下的金雀……”程院使支支吾吾的说。

“你与朕一同前来,瞧瞧你那太医院的奴,是如何胆大的。”

到了柴房。

“父皇,他们在里面。”兆儿指着柴房。

程三七听到外面的动静,马上跪下,旁边的李星棉躺在草芥上,高高翘起二郎腿,脚摇摇晃晃,似睡未睡,一副现代父母说的“废物”模样。

程三七拉她的衣角,她还不为所动。

“来人,打开房门。”程院使先人一步,看了看文帝的眼色。

“这程院使今天怎么这么积极,有事?”文帝心想。

女婢打开房门,程三七大声的说“给皇上请安,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星棉被这大动静给吵醒了,见周围的人都跪在地上,自己也慌慌忙忙的跪下。

“抬起头来。”文帝居高临下对二人说。

二人缓缓抬起头,程三七不敢直视文帝,李星棉抬头仰望文帝,二人对视。

“你叫什么。”

“李星棉。”

“怎么长的和女娘似的,和女娘一样清秀。”文帝故作嫌弃。

李星棉os:“女娘?!我不就是女的吗!难道穿越性别都可以变吗?”

李星棉还在疑惑中,程院使下跪开口,“皇上恕罪,臣管教不周,请皇上恕罪。”

“哟,程院使竟然为人求情,稀奇呀,恕罪可以,怎么赔小皇子的金丝雀呀?”文帝放下小皇子,双手背在身后,眼睛盯着李星棉,李星棉被盯的埋下了头,默不作声。

“臣府中有一只学舌鹦鹉……”程院使还没说完,小皇子就兴奋的开口,“父皇,儿臣想要。”小皇子软软糯糯的请求文帝。

“好,既然兆儿想要,明日你送来吧。但是这两人必须受到惩罚。这个想必就是程院使的侄子程三七吧。”文帝指着程三七。

“是。”程三七紧张的回答。

“既然是程院使的侄子,那就程院使来负责他吧!”文帝指着程三七说。

“谢皇上。”程院使和程三七一并回答。

“李……李……李星棉,你来每天负责朕的晚间诊脉吧。”

“皇上不可呀,皇上龙体珍贵,马虎不得呀。”原先一直是程院使负责文帝的早晚诊脉。

“朕身体健壮,再说早上程院使来诊脉,晚上风大露水重,朕这也是心疼程院使一把年纪了,再说这也是考验这位新入职的太医啊。”

“是。”程院使遵命。

李星棉os:“诊脉?这皇上刚才看长的还挺帅,嘿嘿嘿。”

在李星棉还在花痴的时候,文帝带着小皇子已经离开,只剩程家二人和花痴的李星棉。

“诶呀,你这孩子,进宫净给我惹麻烦。”程院使一巴掌拍在程三七头上。

“叔父,你不知道,那时情况紧急,那金雀都要伤人了。”程三七委屈的说。

“对了,这位小公子肯定也受到惊吓了吧,不必害怕,待会儿我带你去熟悉一下为皇上诊脉的步骤。”程院使安慰道。

“谢程院使。”李星棉逐渐熟悉古人的说话方式。

(0)
上一篇 2022年9月26日 下午10:01
下一篇 2022年9月26日 下午10:02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disk/haoming66.com/wp-content/themes/justnews/single.php on line 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