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仕伟轻烟细雨)重回1988,从零开始当首富_《重回1988,从零开始当首富》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杨仕伟轻烟细雨是穿越重生《重回1988,从零开始当首富》中的主要人物,梗概:重生后,房屋被烧父母双亡,男主杨仕伟一穷二白遭同村人耻笑、岳父轻视、上司排挤,妻离子散前世奶奶有一大款儿子保国在台湾,未能见面,终成遗憾重生后男主提前让伯父保国返回大陆,实现了奶奶与儿子见面共享亲情的愿望,也实现了伯父寻找战友、投资致富、落叶归根的遗愿,更实现了男主从穷鬼变成了富豪的愿望
看点:让人捧腹大笑,让人感动落泪,有笑有泪有感情,这才是人生

小说:重回1988,从零开始当首富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轻烟细雨

角色:杨仕伟轻烟细雨

穿越重生小说《重回1988,从零开始当首富》的作者是“轻烟细雨”。其中精彩内容是:金龙煤矿家属楼谢长命家。还不到早上7点,杨仕伟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他赶紧穿衣起床开门,发现杨波推着单车站在门口。后面跟着三四个帮手,也推着单车。猛然想起来,今天还要去做婚宴酒席

评论专区

邪恶驱鬼师:笑死我了,这种垃圾还神书?

从姑获鸟开始:第三卷傻逼文艺摇滚青年一唱歌 这章就不能看了 一股矫情做作莫名其妙还浪费一大半章节的文字

文娱复兴:我发现打差评的都是所谓的三章退,没想到马上都19年了,还有这么多的看到女人就走不动路的货色,对女人这么自卑啊?

重回1988,从零开始当首富

第4章 你这铁饭碗丢定了

金龙煤矿家属楼谢长命家。

还不到早上7点,杨仕伟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他赶紧穿衣起床开门,发现杨波推着单车站在门口。后面跟着三四个帮手,也推着单车。

猛然想起来,今天还要去做婚宴酒席。

杨仕伟带着杨波等人来到煤矿食堂,与李区长交接了一下。

便吃了点早餐,慢悠悠来到平常上班的机电办公室。

机电队长谭建斌刚把一天的任务安排下去,正坐在靠背椅上喷云吐雾。

谭建斌和杨仕伟是同班同学,都是《湘中机电学院》毕业的,但是人家一毕业就是地面电工,而且不到半年就提拔为机电队副队长。原因是人家有个当官的父亲,他的父亲就是金龙煤矿一把手谭仲清。

然而杨仕伟就不一样了,一毕业就分配在采煤队锻炼挖煤一年,随后才进井下电工队,最近才评上技术员。还有杨仕伟写的一份入党申请书,压在谭建斌手里迟迟未上交。

可以说杨仕伟对谭建斌有一肚子的火气。

此时,谭建斌满脸轻蔑地看着杨仕伟,阴阳怪气地说道:“十麻子,你这班上得有点随意的啊,麻烦你看看几点了?”

“才上午9点多一点点!怎么啦?”杨仕伟故意问道。

“怎么啦?哼!你以为煤矿是你家开的?想几点来就几点来?”

“其实,我是……”

“甭跟我解释,赶快换衣服下井去,自己走路下去啊,没有人车坐了,你自己来晚了,怨不了别人,另外—-今天迟到罚款5元!”

“你是不是……”杨仕伟想想1000多米幽暗漆黑的巷道,就浑身不得劲,还有,一个月才42块钱,一次罚款5元,这就有点过了。

“你什么你,还不赶紧去换衣服?工作不干啦?”谭建斌声音提

高了一个八度,怒吼道。

如此恶劣的态度,原来也有过,但他从来都是默默忍受。

此时的杨仕伟,完全无法忍受如此巨大的恐吓,上前“啪啪”两下,抽了对方两耳光,斩钉截铁说:“你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

谭建斌压根就没有想到,杨仕伟会打人?愣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

“十麻子,你敢打我?告诉你,你这铁饭碗丢定了!”

“老子忍你很久了!既然这样,也没必要解释了。”说完扬长而去。

只听见谭建斌在办公室摔凳子摔门的声音。

——

这样堵心的工作还干个毛线!

其实杨仕伟今天本来是想先请假,再找一个合适的时机离职。

看来只能提前离职了。

杨仕伟直奔人事科,办了停薪留职,便来到二哥牛晓光的蔬菜店。

看到几个盆里还剩十来条死鱼,没有看到二哥,只有二嫂吕静香在店里忙碌,问道:“二嫂,二哥呢?”

吕静香从桌子抽屉里,拿出一个黑色塑料袋递给杨仕伟,说道:

“你二哥说,这是昨晚你搞来卖的鱼钱,我们也没有时间数,你拿去数数吧。还有十来条鱼在盆里,也拿去吃了吧。”

杨仕伟打开黑色塑料袋,看到里面有好几张10元钞票,从里面拿了20元递给嫂子,嫂子不说话,将20元钱重新放回塑料袋并扎好,说道:

“麻子,你的情况你二哥和嫂子知道,现在不是你报答的时候,你赶紧争争气,把媳妇接回去,把房子盖起来,好好过,比什么都强!”

杨仕伟给了嫂子一个微笑,用两个塑料袋子分别装了两条鱼,离开了蔬菜店。

——

杨仕伟来到姐夫家里,他一边拿出塑料袋子开始清点卖鱼钱,一边想,像这样机会主义搞钱的速度,要到猴年马月才能有属于自己的房子?

在前世,奶奶唐国珍天天念叨大儿子杨保国,直到奶奶去世也没有与大儿子见上一面。

唐国珍39岁守寡,一共生了4男3女,其中二伯父和满叔杨仕伟都见过,就是从来没有见过大伯父。

听奶奶讲,大伯父15岁离家出走至今未归,有人猜测他已经死在外面了。

但事实上大伯父没有死,而是随蒋公去了台湾。

杨仕伟想让大伯父,亲自见到自己活生生的母亲,而不是见到一堆黄土。

父母的离去,让杨仕伟颇感亲情的可贵!

可喜的是,大伯父在台湾不算富人,但在90年代的中国农村,绝对算得上大款。

前世得知,1993年,奶奶才收到大伯父的信。

其实早在1988年农历四月底,就已经写过一封信,只是被邮递员看错一个字,被送到一个叫杨桃村的地方去了。

看今天的日期应该是到了,目前最紧要的是赶快拿回信……

这时姐夫背着一个捕鱼机回家来,身后是提着红色塑料桶的姐姐。

杨仕伟停下了数钱的动作,说道:

“姐夫,有一封台湾写给我奶奶的信,被送到杨桃村去了,麻烦你去一趟杨桃村村委拿信,应该刚到,可以吗?”

“那地方离金龙煤矿30多里路呢,没有点好处谁愿意去?”

杨仕伟将两条鱼在他们面前展示了一下,从塑料袋里掏出20元钱和一包刚拆开的长沙香烟递给谢长命。

谢长命像捡到金条似的,放下背上的捕鱼机,心想:这差事比打泥鳅划算多了。随即笑嘻嘻说道:“其实钱不钱的无所谓,谁叫我们郎舅交情好呢。”

“姐夫,万一没有拿到信的话,麻烦你要一个村里的电话。”

说完对姐姐杨飞燕道:“姐,麻烦你帮忙清点一下塑料袋里的钱。我有事先出去了。”

姐夫谢长命简单淋了一个澡,屁颠屁颠出门去了。

——

金龙煤矿食堂。

12点08分准时开席,刚上第一个菜的时候,杨仕伟在食堂大厅,与谭建斌碰了一个照面。

谭建斌上前一把揪着杨仕伟的衣领,准备开打,

李区长一见事情不妙,赶紧上前,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怪不得敢打老子,原来跑这里当包工头来了,还把煤矿的工作辞了。老子告诉你,今天看在我弟弟结婚的面子上,我暂且放过你,但是今后再让老子看到你,我见一次打一次!”说完上餐桌喝酒去了。

直到杨仕伟做完酒席,清理好场所,已经是下午3点多。

由于来祝贺的人特别多,原来预计的15桌,全部坐满,后来又加了两桌,临时又买菜补办两桌酒席,忙得不可开交。

临走结账时,李区长对这次酒席异常满意,说道:“你给我按每桌40元计算,17桌总共680元,麻烦写一张收据,我好到矿长那里去报销。”

杨仕伟用准备好的纸笔,写好了收据。

“总共应该给你510元,除去昨天给的定金100,你清点一下。这里是410元,以后有机会再合作。”

李区长递给了他410元后,又塞给他10元,最后说道:“建斌今天的言语,有些过激,你不要在意,如果遇到什么麻烦,可以来找我。”

来到姐夫谢长命家,杨波等5人正躺在破旧的沙发和杨飞燕上聊天。

杨仕伟对杨波说道:“我们把账结一下,17桌酒席总共204元,对不对?”

“对对对!”杨波沉思片刻点头道。

“这里是160,你拿好。”

杨仕伟将钱递给杨波。

“仕伟,这不对吧。”

“昨天给你的50元,不记得了?”

“哦,瞧我这记心,那就是还多给了6块!”

“区长矿长很满意,多给的!”

“谢谢仕伟,那我们回家了,有机会再合作!”

“好,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