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半夏段融无弹窗(沈半夏楚锁锁)_(沈半夏段融无弹窗)全章节在线阅读

《沈半夏段融无弹窗》是网络作者“沈半夏段融”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沈半夏楚锁锁,详情概述:沈半夏段融只是小说里面的女主角和男主角,并不是这部小说的名字沈半夏段融是一部精品的中篇小说,在此小说中,读者将会体验一个完整的故事沈半夏段融故事中,既有甜美,也有苦辣:瘦高个一把将沈半夏推到窗台上,“快跳!”沈半夏双手用力扒着窗框不敢跳,这是三楼,跳下去不死也得残!…

小说:沈半夏段融无弹窗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沈半夏段融

角色:沈半夏楚锁锁

“和我们家北弦指腹为婚的,是你姐姐。她不幸夭折了,你才有机会接近北弦。以后,就不要再说沈半夏是替身这种话了,你也不过是个替身罢了。”女人话说得毫不留情,一点面子都不给楚锁锁。沈半夏回头

评论专区

量子神格:作者太监后信了邪教,从此疯了

亡灵之眼:不错的书

世界设计师:个人不喜欢,从写作角度改变以后就看不下去了,变成女主文了,就这样吧。标记下

沈半夏段融无弹窗

沈半夏段融无弹窗第25章  

“和我们家北弦指腹为婚的,是你姐姐。
她不幸夭折了,你才有机会接近北弦。
以后,就不要再说沈半夏是替身这种话了,你也不过是个替身罢了。”
女人话说得毫不留情,一点面子都不给楚锁锁。
沈半夏回头。
看到十米开外,站着个气质高雅,风韵犹存的女人,又高又瘦,穿黑色长风衣,风衣下一双绝美的小腿,脊背挺得笔直。
是段融的母亲,秦姝。
沈半夏微微诧异,随即笑着喊道:“妈。”
秦姝优雅地勾勾唇,冲她点了点头。
楚锁锁愣了一下,刚要发作,看到是秦姝,很快换了副笑脸,惊喜地喊道:“秦阿姨,你回国了?”
她几乎是小跑着过去,一把抱住秦姝的腰,亲亲热热地说:“我好想你,前几天还跟我妈说你生日快到了。
今天来就是给你挑礼物的,没想到这么巧,就碰到了沈半夏姐,随便聊了几句。”
沈半夏有点佩服楚锁锁的厚脸皮。
秦姝都那么不给她面子了。
她还能若无其事地贴上去,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同她说说笑笑,套近乎。
秦姝脸上没什么表情,握着她的手臂,从自己腰上挪开,往后退了一步,同她拉开距离。
楚锁锁也不觉得尴尬,依旧笑着说:“阿姨,您今天来这里是要买什么?
我帮您参考参考。”
秦姝瞟了眼沈半夏肩上的包,淡然道:“来给我儿媳妇买个包。
小姑娘太节俭了,明明老公那么有钱,非得背个几百块的杂牌包出门,被一些肤浅的人看到,会笑话。”
楚锁锁脸上的笑僵住了。
这肤浅的人,说的就是她啊。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讷讷地开口:“啊,也是,沈半夏姐太会节省了,明明长得那么漂亮,也不爱打扮。
阿姨,您是从事时尚行业的,她却那么……”沈半夏听出来了,楚锁锁这是拐着弯地说她土呢。
她平时就是简单的衬衫长裤,风衣,或者针织衫,都不是什么奢侈品的牌子,就是商场里随便买的,首饰也很少戴。
跟楚锁锁这种全身最新款高定,珠光宝气,花蝴蝶一样的装扮相比,确实朴素了些。
不过她没觉得有啥,衣服穿得舒服得体就行了。
楚锁锁嫌她土,她还嫌楚锁锁招摇呢,每次都穿得像明星走红毯似的,身上首饰挂得叮叮当当的,看着都累。
秦姝目光凉凉地扫了楚锁锁一眼,淡声道:“我家儿媳妇兰心蕙质,注重内在美。
她就是披块床单出门,也漂亮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自信的人,用不着这些繁琐的外在修饰。”
楚锁锁实在接不上话了,咬着唇不出声了。
沈半夏心里挺感动的。
更佩服婆婆语出惊人,句句都在护着她,字字都在打楚锁锁的脸。
这时柜姐拿着一款奶昔白的铂金包,朝秦姝走过来,毕恭毕敬地说:“顾太太,您预定的包到货了。”
秦姝接过来,转手就交到了沈半夏的手上,“这是妈送你的,别只顾着给妈和南音买包,自己却背个几百块的包。
这个圈子就是这么浮华,看包识人,别人有的,你也要有。”
沈半夏接过来,笑着道谢:“谢谢妈,包好漂亮。”
“喜欢就好。”
秦姝把卡交给柜姐刷卡。
沈半夏则把她买的琥珀黄铂金包,交给秦姝,说:“妈,这是我给您挑的生日礼物。”
秦姝当即让柜姐拆了包装,把自己包里的东西全部装进沈半夏买的包里,说:“以后我就只用这一个包了,儿媳妇送的包,意义重大。”
秦姝一口一句“儿媳妇”,像把锥子一样,一下下地扎到楚锁锁的心上。
她站在那里呆立不动,脸色阴晴不定。
司机过来把沈半夏配的货,拿进后备箱里。
婆媳俩一人背着一个新包,说说笑笑地走了出去。
留楚锁锁一人站在原地,独自凌乱。
店里的柜姐见多识广,早就看出了些门道,再看向楚锁锁时,眼神变得十分微妙。
走到店外。
秦姝忽然开口问道:“前女友这种生物,挺膈应人的吧?
沈半夏浅笑,“是挺膈应。”
“不要太纠结北弦忘不忘得掉她,当下他爱你才是最重要的。”
沈半夏不出声了。
可惜段融心里爱的压根不是她,是楚锁锁。
现在忽然不和她离婚了,是因为奶奶的再三阻止。
对她好,也是因为在他最艰难最绝望的时候,她曾经尽心尽力地照顾过他,他其实是个蛮讲情义的人。
秦姝抬腕看了看表,提议道:“时间还早,一起喝杯咖啡?”
“好。”
沈半夏上了秦姝的车,去了她常去的一家咖啡馆。
坐下后,两人各点了杯咖啡。
秦姝左手轻托下颔,端详着沈半夏,“前两年北弦脾气特差,你一定过得很煎熬吧?
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连我这个亲生母亲,都不想去伺候他。
本来以为你待不了几天就走了,没想到你能撑到现在。”
沈半夏手指轻轻摩挲着手里的杯子说:“还好。”
“一亿五千六百万,北弦得是发了多少次脾气,对你多恶劣,才会这么拼命地弥补你?
换了我,我才忍不了,再爱也忍不了。”
沈半夏一顿。
知道她听到了自己和楚锁锁的对话。
她莞尔,“我从小跟着外公学习修复古书画,韧性和耐性都练出来了,不觉得有什么。
那两年他心里苦闷,脾气发出来了,会好点,总憋着会憋出心病的。”
“你倒是挺会替他着想。”
秦姝扫了眼她受伤的那只手,“那么重要的手被夹断了,一定很难过吧?”
沈半夏低头看着打着夹板的手,苦笑,“可不是,天塌了。”
“会长好的。”
秦姝安慰道。
她喊来服务生,把车钥匙给他,让去她车子后备箱取一个礼盒过来。
礼盒取到。
秦姝打开,推到沈半夏面前说:“这是妈亲手给你设计的,老早就做好了。
等月底我的生日,你就穿这套。”
她扫一眼沈半夏身上的白衬衫,“朴素是美德,可是有些肤浅的人总喜欢以衣取人,咱又不是没那个条件,想穿就穿。”
看書喇沈半夏垂下眼帘去看,是一件夜蓝色的星空裙。
轻柔的薄纱面料上,缀有无数颗亮闪闪的人工钻石,宛如裹着银河系的星辰,星光闪闪。
哪怕没穿,她都能想象得到,这件礼服穿上去,得有多惊艳了。
突然想到什么,沈半夏轻声说:“妈,您的生日,我穿得这么华丽,是不是有点喧宾夺主了?”
秦姝端起咖啡抿了口,淡笑,“不啊,你是我儿媳妇,你越漂亮,越光彩,我这个婆婆脸上就越有光。”
沈半夏简直要被感动坏了。
以前总觉得秦姝高冷,话很少,不太爱理人的样子,没想到她高冷的外表下,还有这么温暖的一面。
沈半夏刚把盒子盖上,手机忽然响了。
扫了眼来电显示,是段融打来的。
接通后,沈半夏柔声问:“有事吗?
北弦。”
“在哪呢?”
“我和妈在喝咖啡。”
“跟我妈在一起?
你们在哪家咖啡馆?
我这边马上就忙完了,过去找你。”
段融低沉的声音突然变得有点急。
沈半夏顿了下,说:“你忙你的,不用过来。”
“你把手机交给她。”
沈半夏把手机递给秦姝。
秦姝接过,对着手机“喂”了一声。
段融警告的口吻说:“不要为难沈半夏,有什么事直接找我。”
“为难?”
秦姝抬手掏了掏耳朵。

(0)
上一篇 2022年10月1日 下午6:20
下一篇 2022年10月1日 下午6:20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disk/haoming66.com/wp-content/themes/justnews/single.php on line 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