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上疯批男配后,我成了京城顶流(林漪漪霍休)_惹上疯批男配后,我成了京城顶流完结版阅读

林漪漪霍休是《惹上疯批男配后,我成了京城顶流》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矢靡”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18线演员林漪漪穿进了古装权谋剧本《锁金雀》,剧中她与狗皇帝各种爱恨纠缠,最后双双BE
深情男配霍休对女主爱而不得,还曾为了女主起兵造反,为保住小命,林漪漪决定抱紧霍休大腿!
可那霍休笑得无害,反手就将她送上了龙床…

小说:惹上疯批男配后,我成了京城顶流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矢靡

角色:林漪漪霍休

经典古代言情小说《惹上疯批男配后,我成了京城顶流》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矢靡”是个网文大神。主要讲的是:​六月正午,日头正盛,天地之间蒸腾着暑气。外头赤日炎炎,林漪漪的心里却冰冰凉凉。其实她也清楚,找宁远侯求救,希望甚微。昨日王妈妈说的没错,宁远侯如今风头太盛,小心翼翼缩头做人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出手救她?大半个盛京城都知道,惜春楼有个林姑娘,后院里养了许多年,就等着六日之后评花榜夺魁,进宫伺候皇上呢。这个时候,宁远侯把自己救出去,无异于公然向皇帝挑衅,那是自掘坟墓

评论专区

技艺天王:作者有很多观点太理想化了,换句话说对我等打工p民太假大空了,看起来就造成了毒点,题材倒是一股清流

梦幻香江:这货根本不是推土机,简直是压路机,还是带涡轮增压的那种。这货根本不是踩几条船,简直是一整队航母编队,还是核动力的那种。

无上业位:前面写的还行\u003Cbr \u002F\u003E\u003Cbr \u002F\u003E从中期开始不知所云,主角性格极其恶心多变

惹上疯批男配后,我成了京城顶流

第5章 九天玄女娘娘在此,还不跪拜?

六月正午,日头正盛,天地之间蒸腾着暑气。

外头赤日炎炎,林漪漪的心里却冰冰凉凉。

其实她也清楚,找宁远侯求救,希望甚微。昨日王妈妈说的没错,宁远侯如今风头太盛,小心翼翼缩头做人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出手救她?

大半个盛京城都知道,惜春楼有个林姑娘,后院里养了许多年,就等着六日之后评花榜夺魁,进宫伺候皇上呢。

这个时候,宁远侯把自己救出去,无异于公然向皇帝挑衅,那是自掘坟墓。

林漪漪颓然。

确实,傻子才会这么做!

失去了抱上宁远侯这条大粗腿的希望,林漪漪无力地瘫坐在地上。

只是她依然很困惑,既然不是来救自己出去的,那宁远侯找来干什么?

难道就为了关心一下她今年几岁,手好得怎么样?

……齐朝现如今最炙手可热的武将,应该没有这么闲吧。

左思右想,她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口:“不知侯爷今日来找小女,所为何事?”

“你和本侯的一位故人…长得很像。”

“侯爷的故人?”林漪漪没忍住撇了撇嘴。

这么过时的搭讪套路,早就没人用了好伐!

“罢了。”高成业拂袖起身,摆了摆手,“霍指挥使,我们走吧。”

霍休闻言应是,瞥了一眼坐在地上垂头耷脑,半点规矩都没有的林漪漪。

随后抬脚,跟着高成业出了包厢。

***

惜春楼后门出来,是一个宽敞的小院,院子当中是一栋三层高的木质楼阁。

前头接客的姑娘们都各自在惜春楼里有自己的房间,所以这间楼阁是给杂役、丫头们歇脚的地方。

楼阁一层左起第二间小屋,就是林漪漪最近暂居的小柴房。

小柴房门口,生长着一棵高大的香樟树,繁茂绿叶的遮蔽下,有一大片荫凉。

婉心就站在那荫凉里,翘首以盼,焦灼地等着林漪漪回来。

比一年还长的半个时辰过去后,婉心终于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她连忙跑上前,拉着林漪漪看了又看。

见她一切正常,才松下一口气。

婉心早起去洗了林漪漪昨日换下来的血衣,一回来就看到林漪漪被宁远侯叫走。

偏偏王妈妈怕婉心去前头捣乱,叫人看住她,只准她在后院等。

她心里那个急啊!

“姑娘,宁远侯没有为难你吧?”婉心一脸担心,眨巴着大眼睛问林漪漪。

“没有,问了我几个问题,就走了。”

林漪漪扯了扯嘴角,她被宁远侯一通莫名其妙的问候搞得满头雾水,还有一丝丝没抱成大腿的悲伤,不太笑得出来。

婉心见她心情低迷,也没张口问原因,只是熟练地挽起林漪漪的胳膊,笑着道:“姑娘,柴房的门坏了,王妈妈叫咱们去原来的房里住。”

“但是……”婉心笑容一收,噘起嘴,“那两个杂役也要跟着。”

林漪漪闻言点头,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她原来的房间在三层,恰好是小柴房正上头。虽然也不是什么金碧辉煌的地方,但和那个小破柴房比起来,已经可以称得上是“豪宅”了,起码采光不错,家具也齐全。

婉心拽着林漪漪的左胳膊上楼,进屋时翻了门口那俩杂役一个白眼,旋即将门紧紧合上。

她跑到林漪漪跟前,神秘兮兮道:“方才,姑娘被叫去前头没一会儿,王妈妈就把玫娘子锁了起来,说是要锁到评花榜结束。那个袁四,也被王妈妈叫人撵了出去,以后再也不能踏进惜春楼。”

“那是好事儿啊,看来评花榜之前,我是死不了了。”林漪漪笑得比哭还难看。

至于评花榜之后嘛,就不好说了……

“姑娘可别乱说,姑娘的命长着呢!”婉心瞪眼,随后又安慰林漪漪道:“玫娘子现在没法子捣乱了,姑娘只需好好养伤,到时候定能一举夺魁,以姑娘的姿色,不怕皇上看不上!”

“等等等等……你说什么?”

林漪漪一时没忍住,直接打断了婉心的话。

这几句话说的,林漪漪越听越懵逼,越听越不对劲。怎么感觉这意思,婉心很想让她入宫?

“婉心,你很想让我入宫?”林漪漪有些诧异地问。

“啊?这不是…不是姑娘自己说的,想进宫找皇上吗?”

女主想进宫???

林漪漪心中一惊。

根据她对原剧本的了解,女主参加评花榜时被选中进宫,在宫里被狗皇帝折磨的不轻。后来,变态狗皇帝在这个过程中爱上了女主,于是直接火葬场,骨灰都可以一把扬了的那种。

所以潜意识里,林漪漪一直以为女主是因为身份低贱无法反抗命运,才被逼无奈进宫的。

难道说女主也跟玫娘子她们一样,想进宫谋富贵,连命都不要了?

林漪漪一脸便秘的表情,女主人设难道不是“傻白甜”娇软萌妹吗,怎么突然觉得,女主这人没那么简单……

婉心在一旁歪头看着林漪漪,心里觉得姑娘最近怪怪的,却又说不上来哪里怪。

“姑娘不记得了吗?起初您是不愿进宫的,但是约莫两年前,您突然就变心了,跟婉心说一定要进宫见到皇上,那以后,姑娘学弹唱都更用心了。”

还有这事?

“那…那我有说过是为什么吗?”林漪漪问。

“没有。”婉心摇摇头。

她虽然不够聪明,可也察觉得到,就是从两年前的某天起,姑娘跟她之间有了秘密,很多心事都不再同她讲。

不过她不在意,姑娘不想说,她就不问。

她只管安心跟着姑娘,照顾好姑娘,就足够了。

“哦,这样啊。”林漪漪一边讷讷说着,一边神游般地走到架子床边,撩起床帘,把脚上的绣花鞋一踢,就钻进去躺了下来。

婉心也算是无意间提醒了她,女主身上,还有很多她不知道的秘密。

比如,女主的记忆为何是从来到惜春楼之后开始的,之前的记忆去了哪里?

再比如,为何深知进宫是死路的女主,会在两年前突然改变主意?

不过……

林漪漪静静想着,又翻了个身,趴在床上。

她又不是真正的女主,没有必要委屈自己跟着女主的意愿走。

当务之急,还是要仔细想想,如何才能不去评花榜。

***

一大清早被高成业叫去青楼,已经够让霍休无语的了。

可是他没想到,从惜春楼出来,在回京郊军营的路上,他接到了一个更加无语的任务——

接下来的这几日,他每天都得去惜春楼听墙脚。

在陈述了一大通“我只相信你”云云之后,高成业将重点落在了“这是一个秘密任务,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上。

“霍指挥使,最近军务不忙,你这几天就不用来营里了。”

高成业拍了拍霍休的肩膀,脸上挂着笑,满眼都是欣赏,“今日就罢了,明日辰时起,你便过去吧。”

霍休拱手领命。

所以…他这是成职业听墙脚的了?

还是去青楼听墙脚?

不管怎样,任务还是接下了。与高成业作别后,霍休回到军营,叫来几个下属,安排起这几日的军务,直到戌时才策马回府。

翌日,霍休揣了点干粮来到惜春楼。

他熟门熟路地从后院的房顶跃下,在那棵香樟树上找了根结实的树杈,方才站定,就听到旁边屋里传来一声娇喝,声音还有点熟悉:

“大胆!竟敢擅长九天玄女娘娘的闺房!”

“你等见到本娘娘,怎么还不跪拜?!速速给本娘娘磕头,要不然,本娘娘就收了你们这帮妖孽!”

(0)
上一篇 2022年10月1日 下午8:02
下一篇 2022年10月1日 下午8:20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disk/haoming66.com/wp-content/themes/justnews/single.php on line 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