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九小九)长安歌_(李九小九)全文免费阅读

《长安歌》是网络作者“酒酿儿”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李九小九,详情概述:深潭惊醒,何为人影,何为鬼魅?眼前的三个少年奉己为皇弟,为太子然错错错,身世错,记忆错,性别也是错的一枚锁魂锁前世,定今生,深山洞穴相依为命,走出这片狼穴,前方的皇宫路,却是什么? 李九丢了记忆丢了身份,差点丢了小命,但救她护她陪伴她的,却是敌人,是兄长,是无法舍弃的爱人,前一世,我锁了魂魄,这一生,只为与你相伴大哥,我从未想要过这江山啊

小说:长安歌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酒酿儿

角色:李九小九

看现代言情文,千万不要错过“酒酿儿”的《长安歌》。概述为:无功而返雾气渐渐散去,前方的路越来越清晰,抬头可以看到皎白的一弯月,几人加快脚步。这是出了那邪气的林子了。待几人重新回到山洞,望着和走时一般的情景,想想早晨的朝气信心,怎知此刻的无功而返。互相看一看,白小七无奈一笑,一个个灰头土脸衣衫褴褛,还多了两个伤员。李九没什么感叹,他要累死了,一个前倾扑倒在草甸上,舒服的咕噜着,“大哥烧个柴火呗……

评论专区

生活系游戏:婊子配狗天长地久。知乎搜索“我会修空调”下面的回答里有此婊的精彩表演。龙空搜索“我是Emma”也能看见原帖,保证让你大开眼界。

诸天改革者:恶心啊,端碗吃饭,放碗骂娘。蹭龙蛇的热度还绿王超,DISS王超人品,也真是实属坑爹。

颜值就是正义:在作者的安排下,猪脚一会儿唱歌要命,一会儿天籁之音。没错,只要作者需要,猪脚随时可以变身。

长安歌

《长安歌》精彩片段

第14章 无功而返

第14章 无功而返

雾气渐渐散去,前方的路越来越清晰,抬头可以看到皎白的一弯月,几人加快脚步。这是出了那邪气的林子了。

待几人重新回到山洞,望着和走时一般的情景,想想早晨的朝气信心,怎知此刻的无功而返。互相看一看,白小七无奈一笑,一个个灰头土脸衣衫褴褛,还多了两个伤员。

李九没什么感叹,他要累死了,一个前倾扑倒在草甸上,舒服的咕噜着,“大哥烧个柴火呗。”想了想大哥现在不理他,又翻了个身换人折腾,“七哥,烧个火吧。”

黑小八仅套了个中衣,其他的都丢在了林中,此时搓着手瘸着腿也坐下来指挥小七,“这还有些小枝杈可以起火。”

“我想起来了,水潭那我还晾晒了好多柴,我去取过来。”李九费劲的爬起来,朝外跑去。

白小七诶了一声,想跟出去,这边打着火,又不好走开,抬头望着一脸黑看他们忙活的李天沐,“大哥,那个……小九一个人,会不会…

“他若有事不会喊人吗?”李天沐背过手,别扭着。

“但是大哥能不能不要生小九的气了?”白小七擦起了火星子,赶忙将小枝条凑了上去,“他就是怕你担心,才这样说的,真的没有觉得你怕他连累的意思。”

李天沐似是突然明白自己莫名愤怒的理由,为什么会在乎李九怎么想他?傻七儿都能看出来他的在意,他自己倒那么理所应当一般,李九心中的他是怎么样,为何要在乎?

“那个…山洞外凑出半张胖脸,李九盯着近处的李天沐,眨了几下眼睛,“胳膊使不出力气,抬不动木柴。”

“马上点着了,”白小七扬扬手中的火石,“等我一下,我随你去。”

“一心无二用,”李天沐朝外走去,“我去取柴,你将火点燃。”他现在有点不太懂自己。

“大哥你不生我气了?”李九去捉李天沐的手,见他要避开,赶紧多走两步死死抓住。

李天沐抬起胳膊想要甩掉,俯首望着李九一脸谄媚摸杆子往上爬的架势,顿了下动作,想着他的手还有伤,终是垂下了胳膊,不再动作。

“大哥大哥,大哥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怕你担心。”小李九甩着李天沐的胳膊,见他没理自己,将鼻涕蹭了上去,继续甩着。

“大哥我饿了。”李九看着李天沐捧柴取木,百无聊赖。

“睡了就不饿了。”李天沐语气坏坏,李九倒开心了起来,肯和自己说话了,便是不那么生气了对吧。耍起了无赖,“饿着睡不着。”

“明日我去寻食物,今日忍忍,先睡吧。”话已出口,李天沐倒有点惊于自己对李九的心软。“只是因为他是个孩子而已,定是这样,换成任何孩子我会这样。”捂着柴,安慰着自己。

燃起了火,烧足了柴,身上都回了温度,今日又疲又饿,几人打着呵欠,倒头睡去。

李天沐取了黑小八的靴子,仔细看了看伤口,撒了药粉,又重新扎上,眉眼带着担忧,终是困意袭来,睡了过去。

这次几人应该都是饿醒的,天还蒙蒙亮,枝叶都似打了霜还未散去,泛着凉意。

李九头一次起那么早,苦着脸打着呵欠,“好!饿!啊!好!痛!啊!”过了一夜,身上的伤口更疼了,酸酸麻麻火辣辣,李九挪着屁股换姿势,“大哥和七哥呢?”身边就一个瘸着腿起不来的黑小八,李九往他身上蜷,恩,小哥哥真暖和。

“他们说早上听到咕咕声,也许有野鸡。”黑小八摸了摸李九的头发,“可会做?”他现在有点期待这个太子小弟的厨艺了。

“烤全鸡!”李九眼睛发亮,又无不遗憾道,“可惜盐巴不够了,定会少了味道。”

“不能裹了泥吃?”黑小八很怀念泥鳅。

“其实那种做法本就是做山鸡的,”李九扒拉着火,“但是没有调料,禽类不比河海食物,本身自带鲜甜熟了就味美,鸡肉木涩,腌制过后却可做出各种诱人口感,不怕抢味。”李九头头是道,咽着口水。“还是烤了吧,皮肉焦脆,内里香软多好吃!”

两个空肚子的伤病在这你一眼我一语幻想着美味,不时添着柴火,等哥哥们捕猎归来。

“老远便听到你们说如何腌制如何烤制。”外面下着小毛雨,白小七满头晶莹,捧着一大包东西,跑了进来,“那快看看,如何好吃?”将战果一一呈现。

黄绿色的浆果,散发着酸涩的味道,几十个鸟蛋,还有一只,洗净去毛的肥山鸡!“你们怎么去的毛?”李九惊叹,这两个皇子少爷适应能力简直太神奇。

“绝技,秘密!不外传。”白小七不肯说,嘻嘻笑,鸡飞狗跳的场面还是不要说的好。

“有得吃就好,问那么多。”另一个披着晨雨的少年走了进来,丢下一大团黝黑之物。

“蜂蜜?”这都能取到?不会被蛰吗?李九赶忙爬起来揪李天沐的袖子衣领。

“涂了药粉,蜜蜂害怕的。”白小七解释,“食物我们准备好了,接下来看你的了。”三个人都盯着李九。

“那,都听我指挥?”李九扬起脸,露出了小虎牙。

“八哥将火堆下的炭灰窝一窝,鸟蛋都埋进去,”李九抚着腰上的伤口,得了鸡毛箭,颐气指使,“可别直接丢火里了,这个熟的快,要用灰的热度把它们给烘熟。”

“这蜂蜜泡水喝吗?”白小七摇晃着水囊,“小九你可最爱甜食了,我给你冲一杯浓浓的蜂蜜水。”

“蜂蜜要用来涂山鸡的,”李九制止白小七,“将你所有的盐巴都化开吧,反正就那么一丢丢了。”甜食?原来自己最喜爱的是甜食。

“那之后不是没得用了。”白小七掏出所剩无几的粗盐块。

“饱了这顿再说,想得多也不会生出好吃的。”李九抓捏着蜜蜂巢,挤出金色的蜜汁,涂抹在山鸡上。粘腻布满双手,滴滴答答,太费劲了,抬头求助,“大哥。”

李天沐整张脸都是嫌弃,交叉着胳膊,摇头,他拒绝了!

“说好了,我们猎食你们烹煮,”看着要靠近使坏的李九,李天沐往后退了几步,“男子汉大丈夫要说话算话!”为了避开黏糊糊的小肥手,竟然跑了!

求助的眼神看向小八,小八倒是很果决,果决而坚毅的摇头,继续捣鼓鸟蛋。

看向小七,小七愣了愣,趔趄着往后退,“我,我和大哥去取水!”又跑了!

“有那么可怕吗?”李九撅嘴,血水内脏也没见他们这样,一个粘哒哒的蜜蜂窝倒是如临大敌。

“不可怕,”黑小八没有表情,认真的说道,“是很恶心。”

也罢也罢,李九哑然,各司其职能者才有劳嘛,挤压着蜂巢,狠狠的涂在鸡身上,里里外外都不放过,擦得满手油光甜腻,“是有些恶心,”自言自语。

回忆着军中偷食羊腿的兵将,黑小八搭了个简易的小烤架,将那只不知道是滴油还是滴蜜汁的山鸡架上了火堆。

“去净手,”李天沐斜靠在山洞门口,朝李九挥挥手,又戳了下身边探头探脑的白小七,“七儿去给八儿帮忙吧,别乱跑了。”

“八哥你埋的鸟蛋可以取出来啦,再烤就熟啦!”李九朝外跑着,不忘啰嗦,“七哥你注意点火候,鸡要翻面的。”

“八哥的鸟蛋,噗哈哈哈啊。”白小七嘻嘻笑,被黑小八一掌拍在脑门上。

“脸上也有。”李天沐蹲在李九身边,十分嫌弃他洗得马虎。

“这边,还有这边。”终是不耐烦,撩水帮他擦拭,浸水的脸儿嫩嫩的,红红的,冰冰凉,李天沐没忍住重重的捏了下,手感真不错,心中起着童意。

“疼疼疼,”脸的主人不乐意了,皱巴着眉毛,咧嘴抗议,伸手想要拍开使坏的手。

李天沐侧手躲开,弹了下李九的耳朵,翘着嘴角,站起身来。

“洗净了就回去吧。”伸出手。

“回去吃烤鸡!”李九将水擦在李天沐身上,撒腿想跑。

一把捉住洗的通红的肥手,少年翘起的嘴角不经意的咧开,雨停了,阳光从云层后面倾洒下来,照耀着满脸亮晶晶。若是能看见这画面,李天沐定会是忘不去这开怀张扬的笑脸吧。

“大哥走快点!”李九肚饿,急切的想要回去。

“出息。”李天沐轻轻抱起他,避开裹了药的伤口,大步迈着,“吃完还需换药,不许喊痛。”带着宠溺。

“七哥八哥我们回来了!”李九远远的呼喊着。

“快来看看鸟蛋熟了没?”小七扶着瘸腿的小八,洞外迎着。

李天沐放下李九,小孩撒欢跑着,簇拥着奔向火堆,奔向食物。

吹了吹烫手的鸟蛋,李九捻起来,左手换右手,弹来弹去。“熟啦熟啦,晃起来是结实的不熟也是个糖心的!”一把磕开,呼呼吹着。

几人不再废话,一人抓起两个蛋,呼着气剥着皮,一口一个吞了下去。

“什么鸟的蛋,真好吃。”李九含糊着,吐字不清,伸出大拇指夸赞。

“八哥的!”白小七想要大笑,捂着右脑勺回头,结果左边被黑小八狠狠的拍了一下,噗噗憋着笑不再说话,摸着脑袋,认真吃着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