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烨失眠的黄鱼《星战不记年》_《星战不记年》完整版阅读

《星战不记年》,是作者大大“失眠的黄鱼”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陈烨失眠的黄鱼。小说精彩内容概述:【科幻、机甲、战舰、未来战争】
星际大航海时代下人类发展突飞猛进,但也引来了纷争,混乱,贪婪与战争,太阳系内部的纷争,太空殖民阵线的野心,阿克西斯帝国的阴谋……一场时代的大幕即将拉开,而人类的危机远远不止如此
简介无力,请移步正文,感谢支持(鞠躬)

小说:星战不记年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失眠的黄鱼

角色:陈烨失眠的黄鱼

小说《星战不记年》是由网文作者“失眠的黄鱼”所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接通。”很快重力室的屏幕上出现了陈海德的模样。“哟,这是练上了啊?”“……”在陈烨的时代友好手势过后,陈海德也不开玩笑了。他过来联络是想让陈烨今天早点回去。陈烨没问具体是什么事,在他的记忆中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

评论专区

学霸的科技帝国:没看学的多霸,也没科技和帝国,同样没什么大毒,无期待打发时间可以翻翻。

大清隐龙:1.看书名我就直接给你最低评分2.可以忽视这段历史,但请不要美化3.平时可口嗨一下,但是请不要误导大众

众神世界:小白文。剧毒。尬的不行。尬吹。迷之自信。

星战不记年

《星战不记年》精彩片段

第3章 我只是想体验过程

“接通。”

很快重力室的屏幕上出现了陈海德的模样。

“哟,这是练上了啊?”

“……”

在陈烨的时代友好手势过后,陈海德也不开玩笑了。

他过来联络是想让陈烨今天早点回去。

陈烨没问具体是什么事,在他的记忆中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

陈海德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离开书店,去做什么陈烨不知道,但肯定不简单。

拥有如此学识的科学家,有点什么特殊身份不是很正常的吗?

重新打开重力模式,又活动了一阵,等他回到别墅里,邓志正满脸痛苦的坐在那。

“烨哥,你看我还有机会吗?”

见到陈烨走来,邓志把测试界面推给了他,陈烨看着屏幕上一红红一片的盛景……

“换个姑娘喜欢吧,别跟自己过不去。”

在邓志的强烈要求下,陈烨给智能助手设置了一系列复习任务。

等他回到书店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进店,一个人都没有。

来到二楼,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饭菜。

“哟,可算是回来了。”陈海德招呼了一声。

“重力室好玩吗?两倍重力想想就刺激。”

两人边吃饭边闲聊,陈海德幸灾乐祸的话语一直没断过。

如果不是为了方便吃饭,陈烨的国际友好手势应该也不会收起来。

今年招生条件更改的事情陈海德也是刚知道,不过这正中他的下怀,在他看来,体质不过关的陈烨想进军校,就剩下战术系和机甲设计系可以走了。

就算现在想不开,到时候他可以劝嘛,都是为了孩子好。

“这次出门几天?”陈烨问道。

陈海德想了想,摇了摇头:“不知道,不过在你考核前应该能回来。”

“知道了。”

小时候他还会害怕,担心陈海德丢下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习惯了这是种日常。

虽然不知道陈海德去做什么,但他总能及时回来。

“不过出门太久,你的生日我回不来,今天算是提前给你庆祝一下。座位左边柜子的抽屉,打开看看吧。”

生日?是了,这个生日过完,他就算是正式成年了。

想到这里,陈烨对自己的成人礼也隐隐有些期待。

抽屉拉开,一张动态光屏纸静静的躺在抽屉里。

抽动着嘴角,陈烨缓缓取出,纸张摊开后,重金求子四个大字跃然其上,还附带着动态光屏闪过各种美女的身姿。

我在期待什么东西?这老家伙就不是啥好人呐!

陈海德没注意陈烨的脸色,还在吃东西,随口问道。

“怎么样,礼物满意吧,是不是很有纪念意义?”

“……”

“臭小子,不说话?这可是我千挑万选出来的,你可得好好珍惜。”

“千挑万选?我特喵的蟹蟹你啊!”

陈海德听着感觉不对劲,转头一看。

糟糕!开错抽屉了!

老人此时展现出了恐怖速度,犹如百米冲刺般跨到陈烨身边,一把夺过手里的广告。

“咳咳,别误会,现在发小广告的人太多了,我在门口捡的。”

陈海德一边说一边打开边上的抽屉,里面静静地躺着一个吊坠。

吊坠的造型像是一个水滴,看着上面仿佛镶嵌了一只眼睛,除此之外,陌生奇特的纹路和不规则的裂痕在上面蔓延,吸引了陈烨的视线。

“这是?”

“一个纪念品,远古文明遗留下来的产物,没什么特别的。总之,这东西就送给你了,别弄丢了。”

陈海德说着就要离开,不过被陈烨一把拉住。

“别想转移话题,这重金求子不是捡来的吧。”

翻了个白眼,陈烨单手把玩着吊坠,视线还盯在陈海德身上。

“去去!小小年纪,了解这么多干什么。”

“我成年了。”

“这生日是提前过的。”

磨了半小时,陈海德终于不堪其扰,决定坦白。

“烨儿啊,你要明白,这世界上很多时候结果不重要,过程才重要。”

“所以呢?”

“我只是想体验一下重金求子的过程。”

为老不尊四个字放在陈海德的身上,陈烨觉得指定是谦虚了。

不过他更好奇的是手里的吊坠,不知为什么,在看到第一眼就有种奇怪的感觉。

收拾完东西,陈烨躺在床上。

远古文明遗产并不是什么秘密,在第一次远古文明遗产意外激活之前,称呼它们时用的还是文物。

也正是因为那次意外,对这些遗产的研究迈入了崭新的阶段。

现在这些东西不像过去,可不是有钱就能弄到的。

这也让陈烨更加好奇陈海德的身份。

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信任是实实在在的,但他从来不说自己的事。

从小到大陈烨不知道调查过多少次,但全都一无所获。

现在想想,是不是方向错了,也许陈海德是个假名?

于是他打开光脑仪,登上了蓝星联邦的公示通缉板块,毕竟这老家伙就不是啥好人呐。

当然,陈烨现在还太年轻,不明白正因为陈海德是真名,所以才查无此人的道理。

能够从军部领养他,陈海德当然不是什么通缉犯,陈烨的调查再次无功而返。

躺在床上,手指勾着吊坠摇晃。

远古文明遗产不是每一件都能“激活”,有些东西跟文物并没什么区别,至于陈海德送的这件估计也早就研究过了。

这点陈烨倒是没猜错。

吊坠的来历非比寻常,源于一处遗迹的核心位置,那有一块陨石遗留,而吊坠就嵌在陨石上。

不过多年的研究,除了众多能量激活无效化的反应,就剩下坚不可摧这一条特性,最终被放弃研究。

陈海德送给他,本意确实是个护身符的意思。

把吊坠塞回衣领,现在陈烨想的是另一件事,如何提高身体强度应对考核。

而他之所以这么执着成为机甲驾驶员,并不全是因为热爱。

这还是他接近自己父母的方式。

小时候他经常会问陈海德,自己的父母是什么样子的。

当然,他问的不是长相。

父母二人的番号所属全部保密,甚至遗物也只能带出一小部分。

陈烨知道的就是父母都是研究员,但从陈海德的口中,他知道了父亲还是一个王牌机师。

从那以后,机甲带上了父亲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