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春望裴行生(我就一杂货店老板,你叫我打怪兽)_(沈春望裴行生)全本在线阅读

《我就一杂货店老板,你叫我打怪兽》,以沈春望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沈春望”倾力打造的一本现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双男主\/废土流\/伪科幻】作为一名书里的虚假角色,沈春望一朝咸鱼翻身,从书中穿越到现实,成为废土世界贫民窟的少年
好消息,他得到一个无所不能但极度财迷的系统
他为了生存,他睡过大街、捡过垃圾,最后开了一家杂货店
从受人追捧的天然果蔬,到S级超级武器
从环境改良到人体基因改造
杂货店里什么都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沈春望卖不了的!
几个月后,兽潮来袭,无数保护区面临生死存亡
一架黑色机甲横空出世,在潮袭中完美御敌
兽潮结束,机甲里走出一个俊秀青年
他微笑面对众人:“旧世界已离去,我们将迎来新生”

文案二:保护区里开了一家很特殊的店铺,里面什么都卖,什么都有,价格还很亲民
小店老板是个长相清秀温和,笑起来有小梨涡的年轻人
老板有一个女仆,艳若绝世但身材高大,是个哑巴,只对老板一人笑,并且能一拳把闹事人从店里锤到城门口
老板还有一只萌宠,一张口就能吞下三五个成年人,每天懒得只在院子里晒太阳
后来,他们才发现,店里最凶的,是那个总是笑脸迎人的小老板

小说:我就一杂货店老板,你叫我打怪兽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月亮打烊

角色:沈春望裴行生

小说《我就一杂货店老板,你叫我打怪兽》是一本十分好看的现代言情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月亮打烊”。文章精彩片段如下:目前B级和A级商城还未开启。C级武器价值就在50金上,那更高级的武器岂不是更贵!沈春望似乎都预见了,金币往他钱袋里流的场面。在这个时代,1金等同于过去的一千块,50金真不是笔小数目。不过,沈春望并不担心。在这个时代,最紧缺的三项物资……

评论专区

苏厨:个人毒点受不了这些重生成几岁小孩,写了几百章还是只有几岁的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又是历史拐个弯系列_,毒草***一次意外导致陈家洛来到了似是而非的香港,成为香港电影新浪潮运动中郁郁不得志的导演之一。

第九次西游:主角穿越为唐僧前世的第九次取经人,踏上没有神佛保护的苦逼和搞笑的取经之旅。

我就一杂货店老板,你叫我打怪兽

《我就一杂货店老板,你叫我打怪兽》精彩片段

这家伙该不会就没失忆吧?

目前B级和A级商城还未开启。

C级武器价值就在50金上,那更高级的武器岂不是更贵!

沈春望似乎都预见了,金币往他钱袋里流的场面。

在这个时代,1金等同于过去的一千块,50金真不是笔小数目。

不过,沈春望并不担心。

在这个时代,最紧缺的三项物资。一是食物,二是药品,三是武器装备。

军备武器一向被严格把控,并不是有金币就能买到。

药品本身就是稀罕物,即便不把控,也不是随便就能购买到。

所以他并不担心武器和药品因为价格,而无法出售的情况。

沈春望满意地打开物资商品。

如今店内物品空置,除了三把武器,很是冷清。

他还需要购买物资,填补商品。

沈春望整理出需要的物资,一口气就将名单列出。

“我需要5箱饮用水、5箱军备饼干、5箱营养液、5盒感冒药、5盒退烧药、10瓶止血剂,1箱纱布、5瓶碘伏、以及缝合套装100组。”

系统提供的止血剂他使用过,效果卓越。

佣兵常年在野外生活,最致命的还是外伤感染。

所以外伤套装会很畅销。

沈春望看着清单,目前暂时就这么多。

沈春望想着自己还有7000金币,大手一挥,就将物资全部采购。

“就这么多,全给我兑换出来吧。”

[已兑换成功,目前剩余金币不足200,请宿主努力销售店内商品]

等等……

沈春望迟钝的反应了一会,蓦地睁大眼:“怎么不足200金币,我可是有7000金币的人!”

7000金即便不是大户,也是小富!

怎么说没有就没有。

系统你再偷扣我钱吧。

[宿主,你兑换了12样物资,本AI已经给你放血大优惠,不然你还要倒欠本AI800金币。]

系统冷酷地发话。

沈春望眼神茫然,打开兑换页面,时间仿佛按下暂停键。

下一秒,他歇斯底里地指着界面问:“系统你这个坑货,上回碘伏才50金!你居然偷偷摸摸给我涨价。”

[上次是开业大酬宾]系统理直气壮。

“这次不该是老顾客感恩回馈?”沈春望痛心疾首地回道。

[宿主,我们的宗旨!]

[赚钱赚到死!]

“……”从未见过如此丧心病狂的系统!

短暂的愤怒后,沈春望满脸被迫接受现实的绝望,欲哭无泪,将物资整整齐齐摆上货架。

十分钟后,望着琳琅满目的商品,沈春望心底那丝丝的痛心。

终于烟消云散。

他咧着嘴,笑容灿烂,“明天正式开业,我是不是该去定个花篮,这样才喜庆。”

[现在的人饭都吃不饱,谁还有心思开花店]

系统总是很冷漠的扫人兴致。

沈春望心情不错,不跟它一般计较。

“说的也是。”

他砸吧砸吧嘴唇,手臂慢慢抬起,伸了个懒腰,活动着酸痛的臂膀,满心期待着明天。

“睡觉睡觉!明天要好好挣钱!”

他上楼,脚步轻快,嘴里还若有若无哼着不知名的歌儿。

刚到楼梯转角,裴行生推门,站在那里。他目光温和,唇角带着微笑,说话的声音非常轻。

“忙完了?”

沈春望眼睛雪亮,瞪得圆圆的盯着他。

裴行生倾下的嘴角,神态怪异。

面前的少年,像极一只黑白斑纹的小猫,用他那眼神,抓挠着他的胸口。

“完了完了,明天我们的杂货店就能正式营业。”

“恭喜。”裴行生微笑。

沈春望咧开嘴笑,忽然想起一件事,他倏地停下,不自觉地歪头。

“对了,我忘记名字了。”

“店名?”

裴行生问他。

沈春望点头,手指托着下巴,轻声轻语地问:“你说取个什么店名呢?一定要大气,震耳欲聋的那种。”

将来,他的杂货店一定能名扬世界。

名字一定不能太随意。

裴行生认真注视他。

沈春望满脸深沉的思考。

裴行生:“卖的商品多吗?”

多吧。

不过他还没办法全部兑换而已。

沈春望点头。

得到他的回复,裴行生的语调轻如春风。

“百货,怎么样?”

“???”

你刚说什么?

这名字。

不就是他世界的店名么。

他的脸变形扭曲,仿佛受到极大的刺激。

裴行生愣了一秒,失笑问:“不行么?”

沈春望扭扭捏捏,两只手交叉贴着肚子,指尖绕来绕去。

好半晌,才吞吞吐吐,面露豫色。

“也不是不行!”

“就是很别扭。”

裴行生喉结一动,“那重新取。”

沈春望咬咬牙:“算了,就这个也不错!”

决定了店名,沈春望放心地走回房睡觉。

翌日,沈春望睁开眼,好一会也没听见熟悉的争吵声。

他迷迷糊糊地以为还是深夜。

直到敲门声响起。

隔着一道门,响起裴行生好听的声音。

“老板,今天不开店吗?”

开店?

沈春望心思胡乱的想着。

天还没亮呢,开什么店。

[再不起床,太阳就下山了]系统冷冰冰提醒。

沈春望咯噔一下,从床上一跃而起,坐在床头,他拍拍脑袋,嘀咕着。

“哎呀哎呀,是我睡糊涂了,我都搬家了。”

他还像往日那样等着隔壁夫妻的吵架声。

那准时准点爆发的争吵声,被他当做了闹钟。

“醒了?”门外再次传来裴行生的声音。

沈春望清清嗓子:“嗯嗯,我马上来,楼下有吃的,你自己想吃什么就拿。”

裴行生声音一秒后,响起:“好。”

沈春望没听见下楼声,他也没太在意,起身整理床铺。

进卫生间,他打开水龙头,水哗啦啦流出,很小一股。

水是很珍贵的资源,搁在大棚区,还看不见这么清澈的自来水。

真是搬对了地儿。

他弯腰鞠起一捧凉水拍在脸上,凉凉的感觉,刺激着神经。

沈春望双手撑着面盆,睁开眼,立马神清气爽。

他伸出摸索着旁边的毛巾,取下,擦干水渍。

又五分钟,他刷完牙,估摸着时间,也应该停水了。

“今天开业,有没有什么特殊任务?”沈春望如今口袋比脸干净,眼馋着系统奖励。

虽然系统坑是坑了点,但它的奖励却一直都不错。

[没有]

沈春望嘿笑:”小统统,你就随随便便给我颁布点小任务,奖不奖励不重要!”

沈春望满脸严肃:“我主要是想做任务!”

系统提醒:[距离信仰值任务还有九天,请宿主努力完成任务]

100信仰值才能抽一次幸运转盘,他何年何月才能抽到极品奖励。

果然这是个氪金系统。

“哎!”他满脸哀愁,趿拉着拖鞋,开门。

走廊上,裴行生高大的身躯,穿着黑白女仆裙,头戴假发帽,倚墙而站。

沈春望一激灵,随即嘴角狂抽,目光躲躲闪闪地打量这一可爱猛男风,试探地开口。

“你……”他咽口唾沫,“你吃东西了吗?”

裴行生淡然表示:“等你一起。”

“没关系,”沈春望马上道,“我今早睡过头了,应该还没过中午吧。”

他居然真的穿了,沈春望难以置信。

他想笑,努力憋着。

憋得难受。

后来。

“噗哈哈哈哈!”沈春望内心爆笑。

“小统统,你快看,这应该是健美女仆吧。”

[……]

系统也被整无语了。

“要是忽略他的体格,其实这张脸还是很好看的。”他摸着下巴表示。

[你是在玩火]

“有吗有吗?我这可是思前想后为了保护他的身份,才特意想出的绝佳点子!”

[你不觉得这样更容易引起注意?]

“咳咳,正常男人怎么会穿女装,就算觉得奇怪,顶多会觉得他变异了!”

沈春望无脑辩解。

这世界,变异的人海了去了。

女人体格壮硕点,也不少见吧。

系统已经被他搞得抑郁了。

不再吭声。

沈春望笑眯眯开口:“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没有钟表,也无法确定时间。

像沈春望这样有自我规律的人,没有手表,一分一秒过得都挺难受。

等他有闲钱,一定要去上民区买挂钟回来。

“九点。”

沈春望点点头,完全没多想他怎么知道时间的。

“那我们去吃早餐,趁着还早,也要把招牌做了,今天才能正常开业!”

“好。”裴行生点头。

走到楼下,沈春望刻意观察着他的神态。

他一定会很奇怪吧。

昨天这里还空空荡荡,今早货架就多出不少商品。

可惜,几分钟过去。

让沈春望失望了。

下楼的裴行生,面不改色地览过货架。

对上面的商品,没有惊奇疑惑,平淡寻常极了。

沈春望见状,心里憋得跟猫爪在挠似的。

哥们儿,你就真的一点不好奇!

这些商品的来历?

你难道就不能问问,满足一下我?

“系统,这人有大问题,他看见这些商品居然无动于衷,这不应该啊。”

沈春望心底跟系统吐槽。

“正常人不是都该怀疑它们的来历?”

沈春望吐出口气,心道:“张着一张嘴,摆设呢,就不知道问问。”

[……]

[宿主,你昨晚说过的话,你忘记了么]

我昨晚说过什么?

沈春望一卡壳,想起昨晚自己说出的话。

是他不准别人问得。

想到此,他唏嘘一声,感叹:“没想到他这么听话。”

“不过他到底是什么来头,系统你敢透露一点么?”

往常,沈春望的问题,系统都会如实回答。

可偏偏就是这裴行生,系统就是死活不说他身份。

[他不怀疑不好么,你非要人怀疑你,你吃饱撑的么?]

沈春望深吸口气,怀疑自己的耳朵,他是听错了吧。

“小统统,你刚刚好像有点情绪啊!”

系统呵呵冷笑:[你听错了]

“不,你刚刚说话就不是这样的。”

[本AI说话一直都这样]

“呵呵,你再装吧,总有一天会露馅!”沈春望言辞笃定。

[我又不是饺子,没办法露馅]

“哟呵,你听听,还知道饺子。”

一人一系统斗嘴之际,裴行生停在展示柜旁,灰蓝色的瞳孔,落向玻璃橱窗。

他伸出手掌,缓慢贴在橱窗上方,感受它们的气息。

基本确定,这是被异能者加持过得武器。

不过……

他有异能?

裴行生歪头,看向沈春望。

后者表情非常精彩,时而得意时而咬牙,时而又神清气爽,总之十分奇怪。

察觉到异样的目光。

沈春望终于停止与系统的沟通。

沈春望曲着手指,轻叩橱窗,神采焕发地问:“怎么样?这武器是不是超级酷?”

裴行生十分配合地嗯了声。

“你知道么,这武器值这么多金币!”他伸出五根手指。

那抹嫩白色晃着他的眼。

又听沈春望得意洋洋的嗓音:“50金币啊!卖出一把,咱们今年的伙食就有着落了。”

50金。

少了。

裴行生不说话,睫毛逆着光投下的阴影,更显深邃。

而灰蓝眼眸过于深沉和包容。

裴行生的外表过于斯文俊美,真有几分雌雄莫辨的美感。

前提是忽略他的体格。

“普通武器定价在1到10金,”裴行生嗓音清淡,“这三把武器估价在80到200金左右。”

沈春望目光转回武器上,非常迷惑:“你能看出他们的不同?”

裴行生:“嗯。”

沈春望眯眼,慢吞吞的嘀咕:“那50金还卖便宜了?你怎么知道?你恢复记忆了?”

他一脸怀疑地看他。

这家伙该不会就没失忆吧?

故意骗自己。

别有企图吧!这家伙。

裴行生一脸真诚:“我失忆了。”

“失忆的人真的会总说自己失忆了?”他撇嘴,明显不相信他,“如果你失忆了,怎么还知道外面卖80金。”

裴行生微笑,修长手指轻点太阳穴,“大概是常识。”

“……”沈春望吸口气。

他是在说我没常识?

这绝对没法忍!

没常识的不是我,是系统这狗比。

[……]

无辜受牵连的系统。

[按照官方定价,价格确实在这范围之中]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没常识,系统忍气吞声地解释。

“那你还说50金。”

[本AI只说建议在50金以上,具体售价,宿主你可以自行定价!]

“50金也不算吃亏,毕竟老板你销售市场,不是上民圈。”

裴行生这句话是在帮他挽尊吗?

好吧。

沈春望顺着他的意思:“对!我就是这么想得,我们面向的市场基本都是佣兵,佣兵挣的都是卖命钱,大多佣兵挣的钱还不够治疗身体,所以我们的价格不能和正常市场相比。”

裴行生认同并赞看他:“老板大善。”

沈春望干笑两声,“客气客气。”

不必这么捧场。

“好了,你看家,我出门去做店牌,有客人的话你先招呼。”

沈春望拿出老板的气势。

还是比裴行生矮一头。

很不爽呢。

裴行生听话:“好。”

一个小时后,沈春望坐着店老板的破毛驴,扛着店牌,招摇过市。

店铺冷清,还没有客人。

裴行生站在柜台后面,倨傲冷漠,眼底还有一丝不耐。

这样的裴行生,让人感觉到新奇。

从一开始,他眼底的裴行生,就一直面含微笑,行事作风都温和如熙。

“我回来了。”沈春望扛着店牌,哒哒哒地跑了进来。

“嗯。”

裴行生眉眼一瞬温和。

沈春望哼哧哼哧将牌子放地上。

左手扶着,右手扯着袖子,擦汗。

“你刚才在想什么,看你好严肃。”

沈春望本着关怀员工的心情。

绝对不是探查什么。

“没想什么,老板,你辛苦了,我来挂店牌。”

呵,还不愿意说。

沈春望不着急。

到底有没有失忆,他总会露出马脚来。

到时候就知道他留在这里是什么目的了。

“不用,你穿着裙子不方便,你帮我扶着,我去隔壁借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