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小阳张哈子)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压棺有术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小说《压棺有术》,现已完本,主角是洛小阳张哈子,由作者“洛小阳”书写完成,文章简述:爷爷突然去世,我请假回家,谁知在路上,我看到爷爷在向我招手
我赶过去,就没了意识
直到我再次醒来,爸妈就在身边,而我赫然躺在爷爷的棺材边
据他们说,他们是在井里发现我的,已经在里面泡了一天一夜了,要不是有人打水看到了我,估计现在已经死透了
我怕了,因为当时明明是爷爷在叫我!我急忙看向棺材,爷爷在里面躺的很安详
我叫了声爷爷,他突然睁开了眼,白色的眼白着实把我吓到了

小说:[db:名称]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洛小阳

角色:洛小阳张哈子

[db:详情]

评论专区

长风万里尽汉歌:节奏爽快、杀伐果断。人物塑造也不错,从杀了高衙内后把仆人绑起来看,主角是个稳如狗的货色~试毒10章,先给个粮草鼓励

鬼吹灯II:远古的文明,失落的宝藏,神秘莫测的古墓,没有什么比这些元素更能吸引观众的眼球了,现在世界上正在兴起一股“古墓经济”。

我的男友是先知:为什么我有一种宁愿中国被美国核平,大家一起死,也不想书里的所谓“爱国者”活着的感觉~( ̄▽ ̄~)~

压棺有术

压棺有术》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15章 追砍

砖刀之所以被称之为砖刀,是因为它砍起砖来就像是切豆腐一样。
我相信我的头和砖比起来,就坚硬度而言,肯定是要差上那么一大截的。
我本以为我是一个必死的结局,可是就在“王二狗”的砖刀斜劈下来的时候,我的身子竟然不自觉的往后倒滑出去,刚好避过了“王二狗”的这一刀。
“把孩子脱咯!”陈先生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晓得,是陈先生来救我了,刚刚就是他拉着我后退的。
我按照他说的,赶紧把脚上的鞋子脱掉。
说来也怪,鞋子一脱,我的双腿就有了知觉,能走能跑。
于是我赶紧从棺材底下爬出来,躲在陈先生的身后。
“王二狗”站在我们对面,他的脸上还贴着陈泥匠的遗照,遗照里的陈泥匠,依旧笑的很诡异。
陈先生没有急着动手,而是指着陈泥匠的遗照骂,陈泥匠,都是圈儿里头的人,人死魂归,这个规矩你也晓得,赶紧出来,你莫逼我对你动手。
陈泥匠的遗照还是保持着那副诡异笑脸,但是却有声音从“王二狗”的身上传出来,而且这个声音还是陈泥匠的声音。
他讲,他能做的事,我陈兴旺凭么子做不得?
原来陈泥匠的名字叫做陈兴旺,我在村子里生活了这么多年,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就连他的灵位上,写的都是陈泥匠,估计是村子里的人也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和我们洛家一样,他一个姓陈的,也算是外来户。
如今回想,他其实也挺可怜的。
只是,他嘴里说的那个“他”,是谁?这个“他”又做了什么事,是的陈泥匠心生妒忌?
还没来得及容我细想,“王二狗”就已经举着砖刀绕过棺材的尾端,朝着我们劈了过来。
陈先生推了我一把,吼一声,跑!
我没有丝毫犹豫,光着脚就往外面跑去。
毕竟我留下,对陈先生来说,反而是一种累赘。
跑出一段距离后,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陈先生和“王二狗”扭打在一起,而“王二狗”脸上贴着的遗照却不见了!
我不知道这东西跑哪里去了,但我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还是赶紧离开这个院子比较好。
可是等我回过头来的时候,却差点撞上悬在空中的陈泥匠的遗照!
我急忙止住前冲的身体,听到后面传来陈先生的声音,莫让他挨到你脸上!
虽然我不知道被贴着后会有什么样的情况,但我还是立刻调头往另一个方向跑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还是被陈泥匠的遗像给截住了。
最后竟然是被他给堵回了堂屋门口。
之后又试了其他几个方向,都失败了。
这个时候,陈先生的声音又传来了,他讲,跑过来拿孩子抽他!
我之前脱下的那双阴鞋就在堂屋里棺材的一侧,我看了一眼悬在面前的遗照,转身就冲进去扑向那双阴鞋。
陈泥匠的遗照似乎发现了,想要来阻止,但是我已经拿到了阴鞋,于是反手就是一抽—-打空了!
陈先生讲,过来抽他脑壳。
我走过去,在“王二狗”的头上狠狠的抽了一记,和陈先生纠缠在一起的“王二狗”立刻闭上眼睛安静了下来,就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而这个时候,陈泥匠的遗照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贴在了王二狗的脸上。
找块板子来。
陈先生吩咐我。
我到陈泥匠的屋里找了块床板,抬出来放在堂屋地上,然后和陈先生把王二狗平放到上面。
随后陈先生在王二狗脸上的遗照上面放了一双阴鞋。
我指着陈泥匠的遗照问陈先生,为么子不直接把这个扯下来?
陈先生摇摇头讲,不能生扯,要讲究点哈数(程序)滴。
你去把灯点上。
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我是带着任务来的,可是任务没完成,就差点被“王二狗”给结果了。
于是我又重新钻回棺材下面,这一次我学了乖,钻进去之前就看看棺材底板上有没有陈泥匠的遗照,确定没有之后,我才钻进去。
钻进去之后,再次确认一下,然后才开始擦火柴点灯。
这一次进展的相当顺利,灯很快就被点亮,之后我又给灯里面添了些灯油,防止它熄灭。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看见陈先生坐在地上抽烟,眉头有些皱,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而王二狗脚上的鞋子,被脱了,光着脚躺在那里。
我问陈先生怎么了。
他抽了一口烟,指着从王二狗脚上脱下来的那双鞋子讲,这是一双阴孩。
我没懂陈先生的意思,问道,阴鞋?他怎么会有阴鞋?
上午我带陈先生在村子里闲逛的时候,陈先生给我粗略的讲过,阴鞋虽然外表看上去和普通的鞋子没有什么区别,但其实制作的方法和普通鞋子大不相同。
首先是材料上,所有的布料都是需要经过特殊加工之后才能用,而这种特殊的加工方法,只有他们鞋匠一脉才晓得,陈先生并没有对我透露的太多。
其次一个最大的区别,那就是所有的阴鞋,必须是在晚上制作,而且阴鞋在制作完成之前,不能见灯光。
这就要求鞋匠熟能生巧,要有闭着眼睛都能做出一双鞋子的本事。
技术差一点的,可以在月光下完成。
总之,普通人是肯定不会制作阴鞋的。
所以我才会问为什么王二狗会有阴鞋。
陈先生摇摇头,表示他也不晓得。
这个时候大伯二伯以及村长他们进了院子。
大伯问我有事没得?我讲一切都好。
而村支书则是问陈先生,事情都解决了没?
陈先生还是摇头,讲,哈到他身体里头,要晚上才能动手。
王青松又问,为么子要等到晚上呢,早死早超生啊。
他是真的害怕了,已经死了一个陈泥匠,他不想村子里再死其他人。
陈先生瞪了一眼王青松,显然对他那句“早死早超生”很忌讳。
王青松被陈先生这么一瞪,就不再讲话了。
不过陈先生还是回答了王青松的问题,讲要是现在动手的话,陈泥匠就彻底消失了。
毕竟都是圈儿里的人,多给他一次机会也好。
王青松肯定是听不明白为什么是多给陈泥匠一次机会。
但是我却知道,因为他昨天晚上就作过怪,陈先生当时封了他眼睛,还警告他说要是再作怪,就彻底封了他。
王青松见陈先生态度这么坚决,也没办法,毕竟他没有陈先生的本事啊,这件事还是要靠陈先生来解决。
陈先生随后又吩咐王青松找专人来看管王二狗,并且一再交代千万不能把放在遗照上的那双孩子取下来。
王青松满口答应,而且讲他亲自来这里照看着。
其实他要是不来,也没有其他王姓人愿意来这里,从之前的事情就看得出来了。
陈先生交代完这些事情之后,拍拍我的肩,对我讲,小娃娃,走,回去睡觉,一天没睡了,眼睛皮子都在打架。
回到家后看到,放在院子里的菜桌子还摆在那里,桌子上面扣了一个苍蝇罩。
我妈看到我们回来,就拿掉苍蝇罩,招呼我们吃饭。
桌子上碗筷都还放在那里,和我们出门前一样。
我妈是地道的农村妇女,不会讲什么感人的话,但从来不会让我饿着。
吃了饭后,陈先生打了一个哈欠,讲他要去睡中觉,然后看了我一眼,就进屋去了。
我知道陈先生这是在叫我进屋,他肯定是有什么事要单独和我说。
果然,进屋后,陈先生从他怀里拿出那双王二狗的阴鞋,问我,你晓得村子里哈有哪个是孩匠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