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宇陈晨)炮灰逆袭:穿越之后誓做团宠_炮灰逆袭:穿越之后誓做团宠完整版在线阅读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炮灰逆袭:穿越之后誓做团宠》,这是“万涂思瑞”写的,人物环宇陈晨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小说:炮灰逆袭:穿越之后誓做团宠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万涂思瑞

角色:环宇陈晨

小说《炮灰逆袭:穿越之后誓做团宠》是网络作者“万涂思瑞”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详情:“你是谁?”环宇坐在床边,因为椅子被人给占了!她想掏出手机来报警,可是手机在包里,而包在她刚下班,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时,就直接扔在地上然后整个人重重的砸在床上。当她意识到家里此刻异常整洁,而且椅子上似乎有一个人影的时候,急忙一个驴打滚,从床上激起,站起身,看清楚是一个壮汉时,又默默的坐了下去,然后就有了开头的一幕。她双手搅着床单,指尖很明显用力,有些泛白。面对这个突然造访的男人,她无疑是害怕的,况且眼前的这个男人看着很强悍,她照着自己比划了两下,又照着眼前的男人轻瞄了两眼,心道:要是贸然和他动手,胜算也有,应该不大。“刚铺好的床单,别再给我折腾乱了……

评论专区

全职BOSS:这种水平怎么上的龙空的粮草榜的….这个故事设定本身就一堆的漏洞,个人感觉干草+水,微毒。如果真是大狙的书的话,水平倒退了。

神州道:知秋,喜欢中西文化交流对比,喜欢流浪式的成长

武侠世界大穿越:一般吧

炮灰逆袭:穿越之后誓做团宠

《炮灰逆袭:穿越之后誓做团宠》在线阅读

第1章 初识

“你是谁?”

环宇坐在床边,因为椅子被人给占了!

她想掏出手机来报警,可是手机在包里,而包在她刚下班,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时,就直接扔在地上然后整个人重重的砸在床上。

当她意识到家里此刻异常整洁,而且椅子上似乎有一个人影的时候,急忙一个驴打滚,从床上激起,站起身,看清楚是一个壮汉时,又默默的坐了下去,然后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她双手搅着床单,指尖很明显用力,有些泛白。

面对这个突然造访的男人,她无疑是害怕的,况且眼前的这个男人看着很强悍,她照着自己比划了两下,又照着眼前的男人轻瞄了两眼,心道:要是贸然和他动手,胜算也有,应该不大。

“刚铺好的床单,别再给我折腾乱了。”

椅子上的男人面对这个小丫头,眼神有些躲闪,他起身,就准备爬到床上去,试图借此来掩饰自己面对这种场景的不知所措。

面前小丫头算是他半个主人,确切的说,是自己的宿主,他当初带着自己的团队研究出来了时光机,没人敢去实验,他只能做起那个带头人。

好巧不巧,手环没电了,在时光隧道即将关闭的瞬间,只能临时躲进一个手环里紧急避难。

这当真是来时好好的,回不去了。

当他好不容易靠着太阳光攒够了爬出时光隧道的能量,第一次出来,就看见一个破烂不堪的家。

没想到,就是未来,强迫症也还是绝症!他这样一个未来人也有强迫症,还是晚期,看到一个女生可以把自己的窝住出狗窝的感觉,强迫症一下子就犯了,所以,二话不说,一顿咔咔收拾,结果,这个人一回来,居然还嫌弃得跟见了鬼似的。

“你干嘛,你再过来,我就报警了。”

环宇故意扯着嗓子喊,希望隔壁的租户可以听见自己的声音,帮她报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周围人好像没有一点动静。

忽然有人来敲门了,她以为是有人发现了异常,环宇好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猛地朝门口跑去。

男人也不拦着,似乎一点不怕人跑了。

环宇拧着门把手,可是这门把手就是纹丝不动。

“小宇,在吗,我们家刚包的饺子,还热乎的呢。”

“咚咚咚”

“小宇???这孩子怎么今天不在家吗?平时这个点不是都已经下班了吗?算了,等她回来再说吧。”

与此同时,屋内的环宇不可置信的看着门框,明明自己很用力的在门框,为什么张阿姨好像就听不见呢?难道我是在做梦?

“你叫环宇?”

环宇猛地转头,只见此时男人已经坐在床上,手上拿的正是自己的工作笔记,封面上写的名字。她赌一把,这个男人应该是不想伤害她的,但凡对她有点想法,她都活不到上一秒。

“对,我叫环宇,你是谁?是人是鬼?为什么会出现在我房间里?”

“哟!终于冷静下来了?这里磁场不对,你刚刚那么喊都是徒劳。”男人皱了皱眉,因为此时他的手环彻底没电了,他造的强磁场消失了。好在这么长的时间,足够让这个女人安静下来,不至于引起社会恐慌,于是又接着说:

“我该怎么向你解释我呢?我是你一直待着那串手链,你们现代人应该都不会相信这种鬼话吧。”

男人自嘲道。

“你也…知道,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我也是一名研究生了,怎么会相信这种封建迂腐的话,你最好给我老实交代!”

慢慢的,环宇好像慢慢的找回了一点自信,朝着男人吼道。

“研究生?”男人看笑话似的,不经意重复了这个词,又接着道:“你考上的研究生?当初是谁捧着我许愿说自己就想上一个研究生,还说愿望达成可以以后每天仔细供着我的?给我买一个大木头盒子供着!?我的大木头盒子呢?环宇!?”

环宇听完这话,脸倏的一下就红到耳根;这话确实是自己对着手链说的,但是只是自己私下悄悄这么干的,毕竟这种事情,自己也不好意思当着父母、亲戚的面对着一根手链许愿;不然别人只当她是没考上研究生,疯了吧!

你!

环宇恼了,感觉自己心里的小九九一下子被一个男人戳穿,很没有面子。

说罢,男人又甩了一张纸给环宇,环宇气疯了,压根没有理睬对方。

“你不看看,你这半年许了多少莫名其妙的愿望吗?”

男人的话把环宇拉回了现实。

是啊,这半年,我好像真的对着手链许了很多愿望,这货不会真的是那根手链吧,不过当时买手链的时候本就蹊跷,不会这手链真的成精了吧!?

她捡起地上的纸,上面一条条列着:

4月13日,求求你给我一份轻松的工作吧!

4月15日,麻烦这个up主快点更新视频吧!

4月16日,求求你了,手链,我想要和肥宅欢乐水!

4月17日,手链,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4月17日,再赐我一个男人吧!

4月18日,

。。。。。。

上面一条条列着哪天什么愿望,这可是把环宇给气上头了,一下子就想起了自己那些中二的瞬间都被这条破链子给扒个精光;

缓了几分钟,她慢慢的接受了眼前这个男的就是自己的那条手链,这个事实。

然后她意识到,这个男人好像有霸占她床的嫌疑。

她一遍拽这男人的衣袖,一遍讲到:“喂!这是我的床,你要睡回自己的手链里睡!”

可是男人可不是这么想的,他只想着,地上这么脏,他死都不可能睡在地上!

想着他就理直气壮地说道:“我没名字吗?好不容易出来一趟,睡你张床怎么了,你要么睡里头,要么睡地上。”

“你什么意思?我和你睡一起?我这么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凭什么和你睡一起?还有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知道!”环宇此刻心里咒骂,我明明一开始就问你是谁,你就是不说,现在还怪起我来了,怎么现在神也不能这么不讲理吧!

“我叫陈晨,记住了!就你每次洗澡都不知道把手链摘下来,你身上哪一块我没看过。”男人给了环宇一个不屑的眼神,而此时的环宇才意识到,地上早就铺好了地铺,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环宇只能愤愤的抱起床上的枕头,睡在了地上。

她心中反复念叨着陈晨这个名字,怎么听怎么怪怪的,为什么一条手链会有人的名字?为什么还是有名有姓的?为啥一条手链会说中文?他为什么会是男的?那是他的爸爸姓陈还是他妈妈姓陈?他的世界也是和现在的法制社会一样吗?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好想去看看呀!

困意袭来,好像什么都不重要了。

第二天早上——

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睡在地上不习惯,一觉起来,环宇并没有往常的自在,相反的,是腰酸背疼,肚子还咕咕叫。

反观床上的男人,从容了许多;男人倚在床榻上,衣衫睡皱了,蓬松的头发也被床板压塌了,反倒是显得不那么刚毅了,多了一丝柔和;半敞着隐隐约约露出胸膛的肌肉,很是夺目。

只见那个男人也不招呼一声,手里就拿着环宇的平板把玩起来。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记住了平板的密码,不假思索,直接解开了平板的密码,点进去,好像在搜集什么资料。

“喂!谁让你动我平板了?”

环宇生气了!虽然平板自己平时也就只是追追剧,盖盖泡面,但是这个人,他凭什么!

“气大伤身,一大早的,我就是用你平板登录一个网站,申请一下返回我的世界。以后就不会在你眼前碍着您的眼了。”男人眼里是看不出的冷漠。

什么?他的世界回去也要钉钉审批吗?

环宇满脑子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但是招架不住肚子实在饿得难受,简单的洗漱之后,披了一件防晒衣就出门了,临近出门前,她特意吩咐这个男人;“我出去买点吃的,你要吃什么?我提醒你,在你回你的世界之前,别在我的世界里给我惹出一丁点乱子!”

“我要吃胡辣汤。”

“咋?你家祖籍是河南的呀,我就随口一说,你还真的提起要求来了。”

“以前在书上看到过胡辣汤,但是从来没有喝过,想尝尝。”

环宇忽然心生怜悯:这神好可怜,居然没有喝过胡辣汤。于是没有再说什么,下楼买早饭去了。

买完早饭回来,正好遇到张阿姨准备出门买菜。

“小宇,今天周六不上班吧,阿姨给你拿一盘饺子,尝尝阿姨的手艺;昨天晚上喊你一起来吃,你不在家。”张阿姨还是蛮热情的。

张阿姨中年丧偶,一个人把儿子拉扯长大很不容易,她儿子张明礼也很争气,一下子考上了名校,毕业后直接进了大企业,一年下来也有50w的收入。

只是,这张家小子过两年就是而立之年了,至今没有谈到一个合适的姑娘带回家,当娘的心里也着急。

说完张阿姨从家里冰箱里拿出一盒饺子,递给了环宇。

“小宇,今天周六不上班一个人在家吧。你中午来阿姨家吃饭吧,今天明礼也回来,上午的飞机,到时候介绍你们认识,你们年轻人肯定有话题聊。阿姨先去买菜了,明礼喜欢吃炖猪蹄,晚了菜市场新鲜的猪蹄就被别人抢光了。”

张阿姨没有给环宇拒绝地机会。

临走前还不忘拍拍环宇的手背。能看得出来老人是打心底高兴。

环宇拿着一盒饺子和买回来的早饭,陷入了沉思,“早知道不买这么多早饭了,现在吃不下,我的出租屋里也没有冰箱,哎”

那是已经收下了人家给好意,也不能再说什么,只能手端着胡辣汤,一手捧着饺子,手腕上挂着塑料袋,里面装着包子和烧饼,略显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