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西辞唐酥)锦鲤附身后,我娇养了首辅相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霍西辞唐酥)完结版免费阅读

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锦鲤附身后,我娇养了首辅相公》,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霍西辞唐酥,是作者“佚名”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还没睁眼,就差点被人掐死一醒来,江渔眠从天赋极高的医学世家传人变成了已婚受气农家小媳妇婆婆狠毒,妯娌心黑快速分家把新婚病弱小夫妻赶去了村尾茅草屋开场就是死局!稳住!不慌!病秧子相公俊美又柔弱,像个一碰就碎的瓷娃娃医术在手,锦鲤附体她负责赚钱养家,相公负责貌美如花被娘子精心呵护,前世官至首辅却受尽苦难的陆时砚陷入了沉思上辈子……不是这样的啊?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小说:锦鲤附身后,我娇养了首辅相公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霍西辞唐酥

看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佚名”写的《锦鲤附身后,我娇养了首辅相公》。精彩片段:寒风料峭,吹得碴子屯结了一层霜雪。陈绯瘦成皮包骨,连咳嗽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手臂上布满了针眼,皮肤青灰像个死了几天的人。这时,隔壁屋里响起悉悉索索的脱衣声。陈绯僵住的眼睛动了动。她在那屋呢,听到了不好吧……

评论专区

史上第一妖:很欢乐的都市文

纯禽记者:我觉得十分好看!

翻天鉴:你三观不正,性格违和也就罢了,毕竟也是一种风格,但是前三本书本本太监,写不下去就弃书,一点职业道德也没有,人品剧毒。

锦鲤附身后,我娇养了首辅相公

《锦鲤附身后,我娇养了首辅相公》在线阅读

第1章

第1章寒风料峭,吹得碴子屯结了一层霜雪。
陈绯瘦成皮包骨,连咳嗽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手臂上布满了针眼,皮肤青灰像个死了几天的人。
这时,隔壁屋里响起悉悉索索的脱衣声。
陈绯僵住的眼睛动了动。
她在那屋呢,听到了不好吧。”
女人娇笑道,随后哼哼了几声。
刘世宇的不屑的嗤笑:听到又能怎么样,就她那个身子,拉屎拉尿的力气都没有,以后咱们不用避嫌了,你病发了,她不献也得献。”
他话说的随意,随意的像碾死一只蚂蚁,而不是和他处了三年的对象。
陈绯自嘲一笑,笑自己喜欢上这样的畜生,笑自己像傻子一样的被戏弄。
陈雪莲病发,她就把自己的血献给她。
可她呢,背地里和刘世宇勾搭在一起。
如今,自己人都快死了,这对奸夫银|妇还想让她献血?
养牛的都知道给牛喂草,可他们呢?
陈绯幼时被唐婉柔和陈宝柱抱养回来,成了陈雪莲的妹妹,二十几年来没待过一天好日子。
他们让她干粗活,睡猪窝吃猪食,还像蚂蟥一样从她身上吸血补给陈雪莲,赚的每一分钱都得交给家里,自己连双合脚的鞋都没有,真应了那句话,过得还不如畜生。
本以为刘世宇是真心爱她的,一年前她身子彻底垮了,才知,原来相恋三年他只有虚情假意、他喜欢的是陈雪莲,刘世宇和她在一起就是为了忽悠她做个‘善良的妹妹’,让她更心甘情愿的献血!
死了吧,死了以后就不用遭罪了。
最重要的是,死了以后陈雪莲就没有和她同血型的人了!
不对,这个小县城还有个人和她同血型,隔壁村村长家的唐酥,但她们敢吗?
唐酥是家里团宠,家里是万元户,等她死了,陈雪莲也等死吧。
可惜弟弟阿银不在家,死了也没看看他,陈黄银是陈家对她最好的人,从来没欺负过她…外面下起漫天大雪,覆盖了几尺后,陈绯咽下最后一口气,脸上带着诡异且满足的笑容。
……唔…好吃…好吃……”土豆混着白菜炖的软烂,吸满了浓浓的汤汁,不停地塞进嘴里。
胖的和猪一样的女人一头扎进了盆里,一口咬住个土豆囫囵吞下。
咳咳!”
土豆卡在喉咙堵住空气,她挣扎着想站起来,无奈胳膊身上的肉多,抠不出来,渐渐没了气息。
眼睛闭上没多久,刷的又睁开。
陈绯拖着酸痛的胳膊用力捶打胸口,她不是死了吗,胸口咋这么沉?
喉咙里堵着什么东西肺子都要炸了,求生的意识让她挣扎爬起来,肚子压在锅台上不停地撞击。
几次过后,土豆被吐了出来,陈绯趴在锅台上大口喘|息,嗓子疼得要命。
呜呜呜…那是我家半个月的粮食,你吃完了,奶奶的病会严重的,求求你别吃了…”旁边响起孩子的哭声,虚弱的像是小猫,哀求着她。
陈绯听到声音,僵硬的转过去。
破烂的墙壁上竖着发霉的柴火,裂缝处结满了霜,瘦的和猫似的小孩儿趴在柴火上,身上穿着破衣烂衫,脸上被划破了好几处。
到底怎么回事,这个孩子是谁?
她又在哪里?
陈绯扶着灶坑台面站起来,身子忽悠了一下,很多陌生杂乱的记忆涌入脑中。
十分钟后,陈绯终于消化掉这些记忆,沿着锅台跌坐在地上,肥肉像水花一样荡起。
她是死了,但又活了。
在咽气的瞬间变成了唐酥,隔壁村村长家的女儿!
想到自己的惨死,想到陈雪莲和刘世宇那对狗男女,陈绯癫狂的咧开嘴笑了。
老天爷不仅重新给她活着的机会,还给了她一个算健康的体魄,那她就不能让坏人逍遥法外。
欠她的,必须都要还回来!
既然老天爷让她当了唐酥,那她日后就是唐酥。
喉咙火辣辣的疼,唐酥顺着开着的二道门,看到了时间和日历。
1989年冬月,下午两点四十分,她已经死了三天了。
她死于二十五,唐酥才十九岁,她是被虐待死的,唐酥是被自己噎死的…汗……咣当,门突然开了。
清冷的日光掺杂着雪泽照进来,破败的两扇木门间飘着清雪,三三两两。
男人站在门外,身子高大伟岸,两条腿又长又直。
逆着光,看不清他的脸,唐酥却清晰地感受到了他的…怒火。
出去,别让我动手。”
霍西辞的声音冷而低沉,迈着长腿走进来,动作温柔的将地上的小孩儿抱起来。
他来到背光处,唐酥才看清了他的脸。
淡淡麦色的皮肤,棱角透着冷峻,脸俊逸非凡,浓眉凤眼,鼻梁高 挺,唇形完美,打补丁的军大衣都挡不住他身上的王者般的气势。
霍西辞……”唐酥惊喜的看着他。
在她还是陈绯的时候,她就见过他。
去年的雪比今年还大,陈家把她撵出去上山里砍柴,雪天路滑她摔倒沟里,是霍西辞路过救了她一命!
从那后陈雪莲病情加重,她被迫献了好多血,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也没时间谢谢恩人。
霍西辞是她感受过唯一的温暖。
只是恩人现在看她的眼神很冷漠:出去!”
语气加重,带着隐忍的怒火。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陈绯了,现在的她是唐酥,霍西辞是她的未婚夫。
唐酥是胜利村村长唐显荣的小女儿,唐家阳盛阴衰只有一个女娃,她要什么有什么,不仅养到了200多斤,心眼还非常坏。
霍西辞家里是地主成分,早些年家里的财产都被绞收,家人饱受欺凌。
他奶奶身体不好,爹娘因为偷东西被举报,双双上吊自杀。
姐姐发高烧救治不及变成了傻子,妹妹弱的和小猫似的。
为了生存,他答应和唐家联姻。
唐酥不仅不可怜他,还瞧不起他,认为他穷,还经常跑来欺负他奶奶和傻姐。
这还不算,她的体重威胁到了健康,她娘林荷让她减肥,每顿减少了两碗,只给她吃三碗饭。
饿了好几天的唐酥趁着林荷出门赶集,跑出来直奔霍家,把人家六斤高粱,十几个大土豆,四颗白菜全吃了!
回忆到原身做的错事,唐酥无地自容。
她忍痛站起来,把锅碗瓢盆放回去,连带将吐出来的秽物扔掉,把锅刷干净。
临走时缩着肩膀低头道歉:对不起,这些吃的我明天会还给你们的。”
霍西辞懒得搭理她,她嘴里没一句真话,一点都不像唐家的人。
她要是能把吃的还回来,熊瞎子都会倒着走。
天真的小豆花搂着霍西辞的脖子止住哭声:真…真的吗?”
能还回来就太好了,奶奶不会死,她也不会饿肚子了。
唐酥竖起手,她没办法做出发誓的手势,只能伸出胖乎乎的猪蹄手:真的!
嗝儿!
~”吃的太撑,没忍住打了个饱嗝。
还是那张胖的看不出五官的脸,霍西辞诡异的瞧出了几分认真。
一定是最近太累眼花了。
唐酥看到外面的雪急道:我现在就回去拿。”
这么冷的天,他们晚上没吃的,孤儿寡母怎么熬,反正霍家唐家离的不远,一来一回也方便,半个小时就能过来。
一个小时后……唐酥气喘吁吁趴在自家墙边,腿软的发颤。
她仿佛不是一个人在奔跑,而是拖着三个人跑。
时间不赶趟了,不能让恩人等太久,她咬着牙撑起身子推门进院,迎面撞到拎着大包小裹往外走的陈雪莲母女!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