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君瑶吉祥的噗噗《雾里追花水中逐月》_(雾里追花水中逐月)全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魏君瑶吉祥的噗噗的古代言情小说《雾里追花水中逐月》,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吉祥的噗噗”,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魏家出了一个白眼儿狼,养父魏老堂主还没凉透,她就软禁了自小对她疼爱有加的阿姐,明抢硬坐上了堂主之位……

小说:雾里追花水中逐月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吉祥的噗噗

角色:魏君瑶吉祥的噗噗

古代言情小说《雾里追花水中逐月》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吉祥的噗噗”。精彩内容:“爹欠了赌债……要债的人上门,没钱。”“你爹欠了赌债你又没欠,怎么不把他卖青楼来?”“……”魏君瑶抿抿嘴唇:“所以,你就心甘情愿的到这来了?”“嗯……”魏君瑶对他那张脸的热情瞬间降到了冰点:“既然不喜欢,鱼死网破也比到这种地方来恶心自己强吧?”她看了看玉漱,恨铁不成钢的重重放下酒杯:“给我倒酒。”玉漱又去给她倒酒,眼里却涌上了泪花,他低着头,把酒杯递还给魏君瑶。“哭什么哭?”魏君瑶挑起眉:“说你两句还委屈你了?你爹都这么对你了你还当什么孝顺儿子?让讨债的打死他,你跑路难道不行?”玉漱没说话,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弄得好像我做什么了似的!”魏君瑶心想,烦躁的挠了挠头:“你……别哭了!”玉漱被吓了一跳,赶紧擦干眼泪。假如有个好看的人哭的满眼通红的看着你,你绝对生不起气来——魏君瑶就是这样……

评论专区

当瓦罗兰遇上美漫英雄:作者立场太不坚定了,本来不错的一本书因为读者喷几句害死路人就强行改成了死的是黑帮分子,变成不杀路人的设定阳光设定。这样还赚个什么分?白瞎了系统

圣母降临:就那么回事吧,干草-,微毒

你们对力量一无所知:无话可说,ZZ至极

雾里追花水中逐月

《雾里追花水中逐月》在线阅读

第3章 万花楼美人救少年2

“爹欠了赌债……要债的人上门,没钱。”

“你爹欠了赌债你又没欠,怎么不把他卖青楼来?”

“……”

魏君瑶抿抿嘴唇:“所以,你就心甘情愿的到这来了?”

“嗯……”

魏君瑶对他那张脸的热情瞬间降到了冰点:“既然不喜欢,鱼死网破也比到这种地方来恶心自己强吧?”

她看了看玉漱,恨铁不成钢的重重放下酒杯:“给我倒酒。”

玉漱又去给她倒酒,眼里却涌上了泪花,他低着头,把酒杯递还给魏君瑶。

“哭什么哭?”魏君瑶挑起眉:“说你两句还委屈你了?你爹都这么对你了你还当什么孝顺儿子?让讨债的打死他,你跑路难道不行?”

玉漱没说话,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弄得好像我做什么了似的!”魏君瑶心想,烦躁的挠了挠头:“你……别哭了!”

玉漱被吓了一跳,赶紧擦干眼泪。

假如有个好看的人哭的满眼通红的看着你,你绝对生不起气来——魏君瑶就是这样。

她眯起眼睛露出一排好看的白牙,拿起一个酒杯递给他:“喝一杯。”

玉漱胆怯的看着她:“……不会喝酒……”

“喝了不就会了?”魏君瑶托起下巴:“你把我哄高兴了,说不定我能帮帮你。”

她挑了下眉,玉漱看着手里的酒盅,咬咬牙一饮而尽。

魏君瑶拍着手叫人把酒坛搬过来,亲自又给他舀了一杯:“你……多大了?”

玉漱又一饮而尽,用衣袖擦了擦嘴:“十四。”

魏君瑶仰起头想了想,她的十四岁正赶上魏府逢变,老堂主去世……

“这人和人的十四岁还真是不尽相同啊。”

魏君瑶喝了杯酒,看向玉漱:“你家里还有别人吗?”

玉漱又喝完道:“有个妹妹。”

魏君瑶奇怪:“妹妹?那怎么不是她被卖到这儿来啊?”

玉漱因为喝了酒所以脸很红,口齿有些迟钝:“因为……我,是哥哥。”

“哦,原来是这么个心甘情愿。”

魏君瑶勾了勾手指,指向桌子上的鸡肉。

玉漱放下酒盅,跪行过去拆下一些鸡肉,用碟子盛着拿筷子喂到魏君瑶嘴边。

魏君瑶看着他,发现他根本不敢看自己,不禁心生恶意,决定好好逗逗他。

玉漱被魏君瑶的眼神盯的一阵发慌,不自在的把头压的更低了,突然觉得手上的筷子一沉,下意识看去。

魏君瑶红润的嘴唇正叼着他夹起来的那块鸡肉,慢慢的卷入口中,眼神露骨,肆意挑逗的看着他,嘴角噙着一抹用意未明的笑意。

这鸡肉不好吃,魏君瑶不想再吃第二口,决定下剂猛药:“小玉漱~你过来,亲我一口。”

玉漱的脖子脸瞬间红的快要滴血了,手一抖,盘子掉到了地上。

啪的一声,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嘈乱的屋里一下静的出奇,听出不对劲儿的老鸨慌忙赶过来,见玉漱不知所措的僵在那,又见魏君瑶身上的衣服占满了酱汁,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当即提高了嗓门骂道:“哎呦!你个小兔崽子!瞧瞧你干的蠢事!”

魏君瑶把酒盅里的酒喝下去站起身,老鸨赶紧过来用粉色的手绢给她擦。

雷羁他们带来的小厮也已经把玉漱给按住了。

魏君瑶看了他一眼,玉漱似乎是吓傻了,连讨饶都忘了直愣愣的望着她,魏君瑶又扫了雷羁他们一眼笑着搂住了老鸨宽肥的肩:“不是什么大事。”

“红柳!”老鸨依旧不饶的扭头看向那个刚刚被魏君瑶支走的红衣男子:“不是说让你带带他吗?!”

“唉,嫲嫲。误会了,这孩子我看上了,开个价吧。”

老鸨愣了愣,不确定的扭头看向玉漱,眼珠滴溜溜的仿佛已经看见了白白的雪花银:“这……可是我新买来的,姑娘……若是愿意让他接两日客,我能便宜……”

雷羁笑道:“她可有的是钱,嫲嫲可别放跑了**爷啊。”

魏君瑶从腰上拽下钱袋颠了颠:“这是一包金叶子,下次我若高兴,再赏你一包~”

老鸨眨么着眼睛确认了一眼袋子里的金叶子,魏君瑶笑道:“您可想清楚喽,他性子烈未必愿意接客,我这样出钱又不嫌弃他的冤大头可不好找。”

老鸨脸上笑开了花:“哎呦!哪的话啊~我这就给您打扫雅间儿去。”

“慢着~”魏君瑶用力捏住她的肩膀把人拽了回来:“我还有个条件。”

“您说。”

“他跟我,就不能再有别人,男客女客都不准。”

老鸨笑道:“姑娘放心,我还怕他这样的伤了别的客人呢~”

“若随了我的意,少不了你的好;要不然,你这万春楼也甭开了。”

魏君瑶笑滋滋的威胁完,放开老鸨,推开那几个小厮拉起玉漱,脚步有些不稳的搂住他的肩,对众人打着招呼:“诸位慢吃,我……先走了。”

扶着不明所以的玉漱走出门,拐了几个弯来到一个房间,魏君瑶踢开房门就松开了他,边解腰带扔到地上边踉跄的向床走去。

她平日里还算能喝,只是没想到今天的酒这么破,没喝了两杯就上头了!

她倒在床上,隐隐感觉到玉漱关上了门,磨磨蹭蹭的来到床边伸手来脱她的衣服,魏君瑶疲惫的睁开一只眼睛,看向这个清瘦的人。

他长的真好看,皮肤白,眼睛大水灵灵的,一举一动都不像外头那些老家伙们粗鲁油腻,这一身廉价的白衫穿在身上,反倒平添了几分风度翩翩。

不过,玉漱的性格过于柔弱,逆来顺受不敢反抗的样子给他的相貌大打折扣。魏君瑶喜欢的,是不卑不亢的,进退有度的。

她伸手扫开了玉漱:“头疼,给我揉揉。”

玉漱如释重负,听话的跪到床头。

魏君瑶脑袋有点迷糊的胡乱的想:“雷羁那帮老东西一双双眼睛都在盯着我,唉,不如就拿这个玉漱当个幌子,也省的回回都要换人,身上一股一股的脂粉味儿呛的我头疼。玉漱……身上就没有那股味儿,他要是脾性能再对我胃口些就好了。”

玉漱下手很轻,按的很舒服,魏君瑶想着想着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感觉刚眯了一会儿,就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魏君瑶没睁眼,警觉的竖起耳朵,听到了玉漱的声音:“魏堂主已经休息了,各位有事请明日再来吧。”

盲猜也知道是雷羁那帮人,魏君瑶有点烦,没好气的大喊一声:“玉漱!”

玉漱赶紧关上门跑回来。

“过来,跑什么?”魏君瑶拉着他滚到床上,一边扒他的衣服一边瞟了眼门,果然看见几个脑袋的影子挤在门缝那。

玉漱吓的僵的宛如一根木头,任魏君瑶扒的精光,魏君瑶笑问:“你爹没钱,怎么还把你养的这么白?”

“不……知道……”

魏君瑶拿拇指用力的擦了擦他的嘴唇,俯身吻了上去,玉漱吓得一颤,先是条件反射的推了推她,可又想起刚刚她花了那么多钱帮自己,手又没了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