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黑暗》张天回鱼肉有刺_吞噬黑暗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吞噬黑暗》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张天回鱼肉有刺,讲述了​凶狠暴虐的厉鬼,诡异无常的恶灵,都是我的食物…
都是我的…
一部分

躁动的灵魂,怨毒的执念,嗜血的光辉,全由一人歌唱
余晖中的茶楼,棋子落下的轻吟,使人沉醉,
仍忆那一抹飘香,温润淡雅,抚平满地荒芜
神…降…

小说:吞噬黑暗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鱼肉有刺

角色:张天回鱼肉有刺

如果你喜欢看都市小说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鱼肉有刺”的一本书《吞噬黑暗》。讲述了​一旁立即安静了下去,悄若无人。张天回故意在厕所里待着,一直待到下课,厕所里进来其他男生,才收拾离开。上完厕所,张天回又回到教室,心里暗爽,这两个剑触。才几岁啊,就TM杀人?注意到教室里的一些特殊配置,张天回走到讲台旁边,从上面的显示器中对比现实座位,总算知到了那名女生的名字。孙亚美…不对!我手机里有她的联系方式!张天回想到之前对话的内容,有所了然……

评论专区

世界寄生体:不错,真滴不错

我的超神空间:自己开主神空间的创意有趣,但是这个作者老是喜欢夹带私货,让主角自己下场。莫名其妙的和原主角交朋友。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这作者加精了一个精日的帖子,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一律当作者也是精日。

吞噬黑暗

《吞噬黑暗》在线阅读

第3章 催命的约定

一旁立即安静了下去,悄若无人。

张天回故意在厕所里待着,一直待到下课,厕所里进来其他男生,才收拾离开。

上完厕所,张天回又回到教室,心里暗爽,这两个剑触。才几岁啊,就TM杀人?

注意到教室里的一些特殊配置,张天回走到讲台旁边,从上面的显示器中对比现实座位,总算知到了那名女生的名字。

孙亚美…

不对!我手机里有她的联系方式!张天回想到之前对话的内容,有所了然。自己有没有那个男的的联系方式?

不清楚。

另外那男生不是这个班的,反正他自己会送上门来。

暂且不管,又对照着看了看,确认了自己同桌,也就是之前向自己打招呼的那个帅气男生,李固。

联系方式里也有他的电话。看来跟这位关系还算不错,期望不要被看出破绽才好。

这边看着,耳边不时传来周围不少同学的讨论声,似乎是关于某个金库被抢的事件。

貌似这件事闹得还挺大,十个有七八个在讨论这个事情,不过张天回对这个没有什么兴趣。

眼下的情况自己首要对付的肯定是那对剑触,他们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前身,如果不赶快处理,天知道后续会发展成什么情况。

不过听说那畜生手里还有厉鬼,不由得心里担忧,打开手机,搜索厉鬼相关的词条,回到自己座位坐下。

李固这个时候凑了过来,拍了一下张天回的肩膀:“嘿,天回,听说了没?前天大成金库遭到了抢劫,金条被抢,预估价值有六百多万!消息没封锁住,今天都传开了。”

此时一名男生插嘴道:“什么六百多万,新闻滞后了,我看得报道是上千万!”

“那强盗抓到了吗?”张天回不是很清楚这个世界的千万是个什么概念。

“这…这就不清楚了,巡查队已经展开调查,不过听说现场留下一些特别的痕迹,怀疑有鬼师参与作案,武者参与的可能性也不低,已经向上申请了特别行动小组,搞不好我们还能看见这些高手的战斗视频!”

“嗯嗯…”张天回端正坐着,左手放在桌上,一边应付着身边几个男生,一边右手拿着手机放在左手手臂下面,查找鬼怪的相关信息。

找着找着,身边的声音不知为何忽然消失了,察觉到有一道呼吸声正在靠近,张天回猛地回头,却看见了第一节课的老师。

孙玉珏仍穿着第一节课时候的长裙,脚底踩着绣花的布鞋,头上挽着发髻,插着根簪子,簪子一头两只吊着的银色蝴蝶撞来撞去,叮铃铃响个不停。

孙玉珏老师正浅浅笑着,歪着头,酒窝明显,左手抱着一叠书本,对张天回伸出了右手。

“嗯?”孙玉珏的鼻音。

张天回早就没有了做学生的自觉,心里又一直在想着怎么对付厉鬼的事情,自然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文学老师这是什么意思。

对视了两秒后,李固和两名男生悄无声息的远远撤开,教室里也慢慢安静了下来,都在等着看一场好戏。

“上学期间不允许玩手机,把校规当耳旁风吗?张天回。”

张天回立即关了手机揣到兜里,脸上谄媚之态尽显:“老师,我这是第一次,下次再也不敢了。放过我吧…”

该死!厉鬼相关的词条根本没有查到任何有用的消息,没查到就算了,竟然还被学校老师给发现了!

他本想就这样糊弄过去,却没有想到孙玉珏不依不饶:“手机给我,下午放学的时候来我办公室取。快上课了,一个男孩子,做事怎么磨磨蹭蹭的?”

数十道视线之下,张天回万般无奈的交出了自己的手机,孙玉珏接过手机,看了张天回几眼。

“多放点心思在学习上,几年光阴转瞬即逝,趁着年轻,多读点书,多充实自己,网络里的东西只是快餐,管饱却没有营养。”

周围学生深以为然,点头附和,张天回正心里不爽,不经意呛了一句:“网络里分享的经典子籍也是快餐咯?”

孙玉珏气的笑出声,左手拿着怀里的一叠书轻轻在张天回的脑袋上敲了一下:“诡辩,网络上分享的正版书籍有多少人在读?又有多少人读完?而且,网络读书的质量怎么能跟实体书籍相比?”

说完这些,孙玉珏就走出了教室,离开教室门口前还不忘回首招了招手里刚刚没收来的手机,或许是童心未泯,在张天回的眼里,颇有些打了胜仗的小屁孩在对输了的小屁孩耀武扬威的意思。

孙玉珏的身影一离开张天回的视线,李固的两只手就重重的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哈哈,你完了,天回,你说你这是开学以来第几次被没收手机了?前几次是班主任,你还能要回来,孙老师可没有那么好说话。”

其他人也顺势取笑,因为有人违规吃瘪在枯燥的学习生活中实在是一件难得的趣事,大家都没有放过这次取乐的机会。

当然,大家都没有恶意。

上课铃声很快响起,所有人陆续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准备好课堂所用的书籍,端正坐好。

张天回发现,孙亚美还没有回来。

直到这节课快要下课的时候,孙亚美才站在教室门口,经史学老师牛郝很是生气,和孙亚美对视了足足两分钟,才沉着脸点了点头,让她进来,然后便放下笔头,将后面整整十分钟的上课时间连带着五分钟的休息时间都拿来讲学校校规和学生秩序。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所有人都知道牛郝老师重点批评的对象是孙亚美,从旷课、缺课,一直说到衣装打扮、行为举止,唠叨个不停。

关键是,所有人必须集中精神听讲,如果哪个心不在焉,他就会一直重复之前的内容,同时死死的盯着那个人,完事了他还会问:“你记住了吗”。

其他班级下课了,唯独三年六班还整整齐齐坐着听课,外面声音有些吵闹,牛郝老师便叫着靠边的学生把窗户关上,同时扯着嗓子用更大的声音继续讲课。

不多时,教室外有一名男生晃荡,从窗外朝着里面瞅,牛郝本就在气头上,立马咚咚冲了出去,吼声盖过整栋楼学生休息时的打闹声。

“没看见这里还在上课!在这儿晃什么晃?”牛郝老师一出教室,里面自然就坐不住了,推开板凳,撑着桌子,勾着脖子,.想要看看外面究竟是哪位勇士,胆敢冒犯牛老师天威,纷纷朝着外面看了过去。

“哟,这不是三年一班的杨韩吗?跑六班来干什么?”

“哈哈,有好戏看了,牛魔王那可是出了名的小心眼,肯定会跟一班的班主任告状。”

“不是吧,这也能告状的?现在本来就是休息时间。”

“卧槽,那家伙跑的好快,哈哈!看来我三年六班牛魔王的威名已经响彻整个新高了。”

“这么大的事件,我要在新高论坛里发个帖子。”

一个男生高举手机,咔嚓声在教室里响起。

“快快快,别说了,牛魔王回来了。”

看见外面有人朝着里面瞅,张天回心里忽然一紧,听名字叫做杨韩,自己印象中手机联系人里没有这个人,之前也只是听见他跟孙亚美谈话的声音,究竟是不是就很难说了。

牛郝重新回到教室,继续讲课,直到休息时间过去一半,才宣布下课,扫了所有人一眼,拿起讲桌上的书大步走了出去,众人才如释重负,三五成群的跑去上厕所。

上午的最后一节课很快过去,到了午饭时间,张天回手机不在身边,自己也没有现金,更没有学生卡,午饭自然就没了着落,不过好在李固这个同桌还算义气,请了张天回一顿。

张天回想到之前李固说的金库抢劫事件可能涉及厉鬼,便问了问,结果得到的内容跟网上的差不多。

“鬼物的诞生可能是人类死前对某种事物的执念有关,行为模式也多半跟执念有关。人操纵厉鬼杀人的案例有没有不清楚,但能操纵厉鬼的人凤毛麟角,而且操纵厉鬼都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可能是寿命,也可能是身体器官,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反正网上现在是查不到的。”

李固越是这样说,张天回的心就越是沉重,到现在为止,他依旧没有把握对付厉鬼,而且还是人操控的厉鬼。

午饭后的休息时间里,孙亚美突然出现在了张天回的面前,畏畏缩缩,低着头,将一张纸条扔给了他,然后跑着离开了教室。

不知道是孙亚美还是另一个人写的,大概率是后者。

“下午六点,新知街道西行三千米左右,废弃大楼楼下。不管你是人是鬼,如果不想家里人出事,就来找我。”

张天回撕了个粉碎,打乱,分别扔在了几个不同的垃圾桶里。

竟然还敢威胁我!

如果只是用他身份威胁倒也罢了,居然用家里人的安危威胁,张天回心中不好的念头慢慢滋生。

下午的时间里,孙亚美再也没有出现。

张天回知道自己的出现已经把孙亚美吓破了胆,心里暗暗盘算,自己胜算几乎为零。

但不去的话,又会危及其他人,最大的威胁还是那所谓的厉鬼,知道的信息有限,也找不到对付的手段。

放学后去弄点黑狗血,乌鸡血什么的吧?

他本想翘掉下午的课,但现在他根本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倒不如在教室里上上课,分分心,一直处于精神紧绷状态,到时候怎么对付厉鬼?

就这么一直熬到放学,李固打算叫上他一起去逛逛,张天回这边还要去取手机,正好搪塞过去。

楼道中学生群体往来不绝,张天回朝着人数相对较少的办公楼走去,找到了文学教师部的办公室,办公室内整齐排列十几张办公桌,透明玻璃将各个办公桌分割开来,中间留着一条过道。

这个时候还有不少学生围在一些老师办公桌旁边,因为玻璃隔音效果不错,里面不是很吵,但张天回仍听得见不少声音。

孙玉珏的办公桌就在中间靠门外过道这边,现在正好没有其他人,正一边看着一本书一边写着什么。

**的脸蛋上满是严肃认真。

张天回拉动玻璃滑动门,走了进去,顺手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