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阳烈帝(萧钦我就只有叹气了)全集阅读_《九阳烈帝》全集免费阅读

《九阳烈帝》是作者“我就只有叹气了”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萧钦我就只有叹气了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传统玄幻小说!宠妹狂人!
五岁跨入阳元境,一举成为名动的天才然而在十五岁的时候,还是阳元境,被驱逐宗门,殊不知他萧钦乃天生的九阳之体,天生鸡肋体质

小说:九阳烈帝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我就只有叹气了

角色:萧钦我就只有叹气了

热门新书《九阳烈帝》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我就只有叹气了”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片段如下:萧钦赶到山上的时候,才微微亮,天空还有丝丝的灰暗。张东已经站在山门口,等待着他。萧钦笑着说道:“东哥,起这么早。”张东则是没好气的回应:“早什么早,你知不知道你已经迟到了整整半个时辰。”“啊”萧钦也是大惊,晚了半个时辰,天都还没亮:“抱歉,下次一定不会了”张东摆摆手:“我这边没什么,主要是那帮小崽子,把打扫丹药房的任务交给了你,你这边又迟到,难办啊……

评论专区

天罡三十六法:本文感觉是忽悠没忽悠好,变成了故弄玄虚。故事上来说小黄鼠狼没文化但主角好歹是大学生啊,不知道怀璧其罪?弄出个蟠桃还不天下轰动,没实力就去搞大新闻不是作死是什么。一声老师白叫了。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本来照理说不应该来评价女频小说,但是被电视剧骑脸不吐不快。这种描写旧的体制中的美好,就是对打破这些旧体制以及被旧体制迫害之人的亵渎。写这种文章的人简直是居心叵测,现在封建主义沉渣发起的急先锋。

炽焰之魂:稀有的古典式奇幻流,世界观独特,文笔流畅细腻,情节起伏劲道十足,各角色有血有肉且描绘的相当出色,对于一本优质小说的重点都特么做到了。那么对于幻想小说而言妥妥的仙草级。

九阳烈帝

《九阳烈帝》在线阅读

第6章 大眼瞪小眼

萧钦赶到山上的时候,才微微亮,天空还有丝丝的灰暗。

张东已经站在山门口,等待着他。

萧钦笑着说道:“东哥,起这么早。”

张东则是没好气的回应:“早什么早,你知不知道你已经迟到了整整半个时辰。”

“啊”萧钦也是大惊,晚了半个时辰,天都还没亮:“抱歉,下次一定不会了”

张东摆摆手:“我这边没什么,主要是那帮小崽子,把打扫丹药房的任务交给了你,你这边又迟到,难办啊。”

丹药房的弟子最为跋扈,上个杂役被打死就往他身上塞丹药,说他偷丹药还反抗,情急之下把人打死了,执法弟子即使知道也没辙。

“相信我只要好好道个歉,他们会理解的。”萧钦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自己刚来正阳宗不可以惹事,沾上麻烦本来就不多的时间更加短暂了。

张东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带着他去了丹药房。终究还是个孩子,不懂有些人就是毛病惯了,没问题都能给你挑出来。

丹药房极其具有标志性,整个房子就是一个大炉鼎的模样。

门没锁,但张东却没有让他进去,说道:“这会丹药房的弟子都还没有起床,你就待着,说新来的不敢进去,别让他们知道你迟到了。”

萧钦以前是亲传弟子的时候也会迟到,但都没什么。可他的语气十分郑重,不像是开玩笑。

萧钦也是点点头:“多谢东哥”

张东给了他件白色的单衣,杂役服饰,这才离开。

于是萧钦便站在原地等待,可是天色完全放亮,头顶的太阳也已经高照。

也不见丹药房弟子到来,倒是好几个正阳宗弟子路过时,狐疑的打量他。

萧钦注意到他们的胸前分别绣着人、天、地三个字眼。估计就是三峰的弟子。

张东没说说明没有人要自己。

这么干等着,萧钦觉得浪费时间,自己一个人打扫这么大的屋子,晚上还要修行,白天不睡觉怎么行。

于是,萧钦还是推开门,丹药香味扑鼻而来,一个个小炉鼎摆放在架子上。

第一层卖丹药的,正阳弟子除了每月的领取,还可以购买这里的丹药。

虽然萧钦以前是亲传弟子,但是从来没有吃过丹药。莫有德说是药三分毒,他还太小不适合吃丹药修行,宗门每月发下来的丹药就由他代为保管。

萧钦拿起抹布开始干活,主要是清理架子和炉鼎的丹药残渣,每天炼丹架子上都会有大量残渣。

看着灰烬一般,但是还有丹药余香的丹药渣,萧钦觉得就这么清理掉有点可惜,想着是不是能偷摸的藏一点。

反正也是要当垃圾扔掉的。

而后,大门咯吱一下被推开,一个衣冠不整,睡眼惺忪的青年人走了进来,看到人明显一愣。

萧钦看着他胸前的丹字明白他是丹药房的弟子,但修为居然只有凝气三阶,看样子都快三十了。

“师兄好,我是新来的。”萧钦笑着打招呼,想着主动打好关系。

那人淡淡的嗯一声,便走向二楼,然后忽然停下来,一脸质疑:“都现在了,你怎么才擦了三个架子,是不是偷丹药了。”

萧钦涌上一股反感,随口就质问他偷丹药,好似他就是这样的人,不想惹事,便解释说道:“新来的,原本以为门锁着,就待在外面刚进来。”

语气少了些热情,冷淡淡的,你这种人没必要。

男子第一次听杂役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起床气顿时上来:“你骗鬼啊,我现在就怀疑你偷丹药了,给我把衣服全脱下来,我要检查。”

“师兄,怀疑人要有证据,你一句怀疑,我就把衣服脱了,我还怀疑你偷丹药了呢”萧钦也不是软骨头,冷冰冰的回应。

丹药房是宗门的,不是丹药房弟子的,虽然他们在丹药资源上会有更多的优惠,但还是不允许监守自盗。

“你一个杂役敢这么跟我讲话”男子真气释放,将一旁的一个炉鼎推倒,自认为很是强横。

萧钦看着那淡淡的稀薄真气,突然有点想笑,一个凝气三阶释放的真气,比刘元那个凝气二阶看起来还要少。

这些丹药房弟子平时就是负责看守丹药房,炼丹都轮不到他们,久而久之人也就废了。

这修为估计也就是靠丹药堆上去的,药罐子罢了。

萧钦的神情落在男子眼里,似乎是讥讽,当即火大,你一个杂役还敢嘲讽我。

“找死”

于是,男子一拳打向萧钦,这一拳要把他打残,之后慢慢折磨死就像上一个杂役一样。

萧钦估计他这一拳也就是千来斤的力量,于是用了六成力,轻描淡写的一拳回应。

六成力也有一千二百斤力量。他可不想把人打残,给个教训好了。

“咔嚓”

拳头相撞,男子手臂发出清脆的骨折声,瞬间折断,森白的骨头刺出皮肉。

男子杀猪般惨叫,后退一步踩到了刚才倒地的炉鼎,跌倒在地,咚咚作响,一头撞在了桌角,瞪死过去。

“?”

萧钦不可思议的看过去,这也太弱了吧,他过度高估了对方的实力,力量最多也才六百斤。

见对方死了,萧钦刚开始还有点慌乱,自己第一次杀人了,本想主动去坦白,但又想到自己坦白了,妹妹怎么办?

这种人渣死不足惜。

于是急中生智,急忙从炉鼎内抓出一把丹药藏在他的怀中。

然后刚想清理现场,就听到楼上传来抱怨的声音:“大早上的不睡觉,赶着投胎啊。”

“有人?”

听声音是个女人,语气有一丝的不满和骄横。

萧钦大惊,自己进来这么久都没听到一丝动静啊,按照他现在的听力怎么会一丝都没听到。

楼梯上,哒哒哒的下楼声,很仓促,感觉气势汹汹的。

这么点时间什么都干不了,就看见一个好看至极的女子冲了下来,脸上气呼呼的,似乎要找到打扰她睡觉的罪魁祸首,然后看见萧钦愣住了。

萧钦也是愣住了。

李清颜从山下回来,困的不行了,路过丹药房时,想着顶楼只有那老头一个人回来,现在估计也在睡觉,就跑到丹药房睡觉。

洞明境的听力超出常人,听着外面窸窸窣窣的吵闹,李清颜干脆封闭了听觉。

清净多了。

然后刚睡着没多久,就听到楼下咚咚的响,封闭听觉也不是完全听不见,就抓狂的起来,五指拧成一个小秀拳,要把打扰她睡觉的人打成猪头。

结果刚冲下来,就看见害得她一晚没睡的“罪大恶极之人”,然后他前面还躺了个人,脑袋躺在血泊之中。

萧钦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知道该怎么办。

于是两人大眼瞪小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