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夏》江闻夏旌然全本阅读_(江闻夏旌然)全文免费阅读

完整版现代言情小说《闻夏》,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江闻夏旌然,是网络作者“花落清尘”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每年的夏天都有一种躁动,今年的夏天格外明显
在这个意气奋发的年纪,明明什么都敢做,却什么都不敢做
医学校花vs美术大佬
青春疼痛文学&现实向
惊鸿一瞥的往往不是初见而是重逢

小说:闻夏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花落清尘

角色:江闻夏旌然

看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花落清尘”写的《闻夏》。精彩片段:军训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唯一的好处是不要求上晚自习。“扫码成功——”公交车上传来刷卡的声音。夏旌然排队上车,正欲拿手机,可是一摸口袋,手机呢?!“我手机呢?”她匆匆忙忙翻书包,可是,也没有!“小姑娘,你上不上车?”身后有个年纪大点的阿姨有点等不及了。夏旌然回头一看后面还有好多人等着上车,于是尴尬地笑了笑,侧出身让路:“不上了,您先吧。”说着又掏了掏兜,实在没找着,寻思着可能落在教室了……

评论专区

从全球穿越开始:幕后流,推演流,细节多,车很快

说好的末世呢:开头还不错,过了几章开始遇到同学啊~地下黑拳啊~还要回家上学吗?

太易:太浩,太素,太易,是不是还有个太咸?

闻夏

《闻夏》在线阅读

第5章 糖,要吗

军训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唯一的好处是不要求上晚自习。

“扫码成功——”公交车上传来刷卡的声音。

夏旌然排队上车,正欲拿手机,可是一摸口袋,手机呢?!

“我手机呢?”她匆匆忙忙翻书包,可是,也没有!

“小姑娘,你上不上车?”身后有个年纪大点的阿姨有点等不及了。

夏旌然回头一看后面还有好多人等着上车,于是尴尬地笑了笑,侧出身让路:“不上了,您先吧。”说着又掏了掏兜,实在没找着,寻思着可能落在教室了。

身上没带钱,手机也丢了,待会回得去嘛,夏旌然悲催地想,算了,不行的话就去找范可甜吧。

夏旌然刚踏进校门,就看见肖亦凯和江闻一前一后走着,似乎要去东门的篮球场。

见状,她上去打招呼。

“夏旌然,你怎么在这?还不回去?”肖亦凯闻声停住脚步,身后江闻也望向她,夏旌然身着嫩黄色T恤,浅蓝色高腰牛仔裤,搭配了一双普普通通的白色帆布鞋,半边身子沐浴在斜阳下,将影子拉得老长。落日的余辉,在她身上依旧绚丽无比。

“呃。”夏旌然叹息道:“我手机丢了。”

江闻挑眉,这么巧?

“啊?手机丢了!”肖亦凯也是惊讶,忙问,“丢教室了?”

“可能吧。”夏旌然似想起什么,不是被人偷了就行,“如果方便的话,能借我用一下手机吗?”

“当然方便。”肖亦凯转头对江闻说,“闻哥,快快快,你手机,我手机寝室充电呢。”说着就要从江闻兜里掏手机,却被制止住。

肖亦凯正要问,江闻举手投足间已经拿出手机递到她面前,解锁:“你手机什么样的?”

“啊?”夏旌然接过手机,心中不解但还是回答着,“紫色的杰利鼠手机壳,还印着TOM AND JEERRY的LOGO,壁纸是……是……”

夏旌然想到了什么,似是挣扎了一番,认命地说:“壁纸是红色的一夜暴富。”

“哈哈。”她尬笑两声。

“一夜……”肖亦凯以为他听错了,才说两个字,就被一阵咳嗽声打断。

“咳咳——”江闻那张脸本应该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此刻却嘴角些许上扬,“巧的很,被我捡到了。”

“啊?”夏旌然扑腾着她的睫毛,眼里尽是震惊。

“你偷的?”肖亦凯瞪大双眼,敢情你是罪魁祸首呀。

江闻看着他那奇怪的眼神,脑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捡的,放宿舍了。”

视线重新落到夏旌然身上,瞥见他自己的手机已经锁屏了。

“你还记得你手机放哪了吗?”

夏旌然低头认真想了想:“好像教室吧?”

她把手里的手机递还回去。

江闻接过,不置可否,对肖亦凯说:“打球我不去了。”

“哦,行啊,你去吧。”肖亦凯看了眼夏旌然,又小声提醒,“待会记得送送人家。”

江闻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瞥了他一眼:“滚吧你,话真多。”

“那真是麻烦你了。”夏旌然想着应该就是落在教室,被江闻捡着了。

“不客气。”说着带她往宿舍方向走。

夏旌然并肩而行,路上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像两个人就是会显得尴尬了点。

只听江闻道:“我,本来打算给刘波,他不在。”

夏旌然了然,抬头看他:“谢谢你。”

估计是他捡到手机,没找到人,老师又下班了。

“不客气。”

谢来谢去,一路无语。

宿舍楼下。

“在这等我,不要乱跑。”

江闻见夏旌然说了声好后才上楼。

毕竟是男生宿舍,加上她长相出众,站那还是挺显眼的,于是她离了远些,但还是时不时有人议论。

议论?好吧,可能是贴吧的效果。

等了一会,听到有人叫她。

夏旌然望向来人:“余斌?”

“夏旌然,好巧,你怎么在我们宿舍楼下?”

他走上前,一手里拎着超市的便利袋,一手正从袋里拿出一罐可乐递给她。

夏旌然忙摆手:“不用了,谢谢。”

余斌讪讪而笑,没有强求,试问 :“你在,等谁吗?”

夏旌然只好说:“我手机被江闻捡到了,他上去拿给我。”

“这样啊,”余斌有点意外,主动地说,“那你下次要注意点了。”

她点点头:“是啊。”

“不介意的话,我陪你一起等?你一个人站着也怪无聊的。”

夏旌然心想一个人已经很显眼了,两个人岂不是……

她刚想拒绝,见江闻已经下楼了,便作罢。

“是这个吗?”江闻扫了眼余斌,慢条斯理地走过来,把手机递给她。

“嗯,是的。”

夏旌然把玩着手机,解锁,她妈妈刚发来一条微信,她回复着。

抬头又对江闻说了声谢谢。

江闻颔首:“一起走吧。”

夏旌然以为他要回篮球场顺路:“好啊。”回头对余斌说了声再见。

“再见。”余斌在那站了几分钟,望着他俩走远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什么。

“呃,江闻,这次帮我找回手机,都不知道怎么谢谢你了。”

夏旌然侧头看对方,他薄唇轻抿,下颌如刀削般流畅,鼻梁这个角度看起来更高挺了,一双剑眉下是一对多情的桃花眼。

这人真好看。

那深邃的双眸徒然与她对视。

夏旌然连忙收回目光。

“不用谢,就是,你手机下次注意点。”

她乖巧点头:“好。”

半响。

一只手伸到她跟前,手里的盒子打开着,只听那清冷的声音响起。

“糖,要吗?”

悠哈?

“……要!”

刚回到家,张利丽一见到她,就盯着女儿通红的小脸,忍不住感慨:“我的宝贝然然,才一天军训,怎么晒成这个样子!”

夏旌然书包都没卸,赶紧跑去卫生间照镜子:“还行呀,就是有点红,黑了就黑了吧。”夏旌然从小没怎么黑过,就算黑,一个冬天也能捂白了。

“什么叫黑了就黑了,我把你养的白白嫩嫩,你这个人包括肉体都是我的心血。”

张利丽捧着女儿那张引以为傲的脸,视若珍宝:“多么精致漂亮的一张脸蛋,好心痛!”

“我的好妈妈,不知道的以为你要把我当猪卖了。”夏旌然吐槽。

夏明朗哈哈大笑:“臭丫头,怎么说话的。”

张利丽乘胜追击:“一定要好好防晒知道吗?黑回去白回来,我怎么带你出门见人。”

夏旌然忙转移话题:“这有什么,我妈长得好看就行。”对着张利丽予以一个肯定的眼神。

“就你嘴甜,跟你说的记住了没有,军训不舒服一定要及时报告,告诉教官,别自己傻撑着,该休息就休息,自己的身体自己注意……”

张利丽巴拉巴拉说个不停。

“好的,知道了,我亲爱的妈妈,我一定谨遵您的教诲。”

夏旌然左手成掌,拍向右手握着的拳。心想一定要制止她妈继续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