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992:我真不想做神豪(刘建刘母)_(重生1992:我真不想做神豪)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以穿越重生为叙事背景的小说《重生1992:我真不想做神豪》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枯石”大大创作,刘建刘母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年代重生+商战创业+家庭情感
富豪穿成了村里的二傻子
家庭破败不堪,大漂亮妻子疑似出轨
为家、为爱,是不是该重新崛起?

小说:重生1992:我真不想做神豪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枯石

角色:刘建刘母

《重生1992:我真不想做神豪》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枯石”。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忽然在街头发现一个卖衣服的摊位,全是简单的棉体恤衫。夏天已然要过去了,冷清的无人问津。“呦!小伙子,买体恤啊?纯棉的,保你穿个几年没问题,你看看。”老板是位戴礼帽靠三十的青年,帽檐压得很低,戴副眼镜,皮肤白净。一看就是不是老生意精,定是见人家做生意发了财,下海捞钱了,九十年代初流行这个,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嘛……

评论专区

贪吃蛇的目标是吞噬星空:前期不错,后面就是。。。。。。装逼,百合,自嗨,无敌,卖萌,**,**星人,爱萝莉。。反正不喜欢

超时空垃圾站:主角家后院变成了一个垃圾站,各个时空的垃圾都会丢到这里来,和穿梭位面拿物品类小说差不多,主角靠着这些物品在都市潇洒,但是看起来感觉太平淡了点,没有都市异能文那种爽和快感。

魔鬼的料理超黑暗:整天水龙空漏屁股,一星走你。

重生1992:我真不想做神豪

《重生1992:我真不想做神豪》在线阅读

第5章

忽然在街头发现一个卖衣服的摊位,全是简单的棉体恤衫。

夏天已然要过去了,冷清的无人问津。

“呦!小伙子,买体恤啊?纯棉的,保你穿个几年没问题,你看看。”

老板是位戴礼帽靠三十的青年,帽檐压得很低,戴副眼镜,皮肤白净。

一看就是不是老生意精,定是见人家做生意发了财,下海捞钱了,九十年代初流行这个,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嘛。

“老板,你这怎么卖?”

“小伙子,你指的是哪件?这个二十五,这个二十,这个十八,现在都便宜了,之前最多卖到三四十呢!”

刘建摇了摇头,笑道:“老板,我猜你的进货价最多不会超过八块,这么卖估计是要砸手里了。”

“你……行家?看笑话是吧?不买赶紧走!”

“呵呵呵,老板,生意不成人意在,着什么急?你还剩多少?如果我全要了,什么价?”

礼帽老板瞬间两眼放光,高兴道:“小伙子,你说的真的假的?我这还剩八百多件,实不相瞒,这是我托关系直接从厂家拿的货,均价在六块五,你要是全要,我就按出厂价给你。”

“呵呵呵,出厂价?现在已经过季了,明年会出新款式,在你手里就是废布一摊,两块钱一件,最多了!”

刘建笑道,似乎已经吃准老板的心思。

老板脸色瞬间难看起来,咂嘴道:“小兄弟,两块钱一件?你这不是开玩笑嘛!那不是亏的家都不认识了吗?”

“不卖拉倒,你就等着拉回去当抹布吧!”

刘建说着,便推车要走,二傻只在村里出名,镇上可没几个人认识,因为每个村都会有个傻子。

“等等,兄弟,这样吧,你给三块一件,我第一次做这生意,把这些货出了,也算保本,不干这行当了。”

礼帽老板忽然喊道,三块一件,八百多件也是两千多啊!

“嗯……行,三块就三块,不过我只带了四百多,剩余的到收摊时给你,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一直呆在这里看着,反正我也跑不了。”

刘建停下,假装思索着忽悠道。

礼帽老板心想难得遇到冤大头,他要是卖不掉,自己不是白赚了四百?

“嗯,好吧!我见你挺憨厚,过来点货付钱,我就在这边看着。”

老板一松口,刘建赶紧把自行车停好,然后清点了一番,八百七十二件体恤衫。

应付两千六百十六,刘建付了四百十六,打了一张两千两的欠条。

老板接钱的时候,见刘建一手老茧子,心中有些不踏实,但也没往坏处多想。

刘建借了他的礼帽,要被人认出是二傻子,一切不就完了。

“诶……好消息,好消息!纯棉体恤便宜卖啦,十五元一件,买一件送一件!数量有限,送完为止。”

“瞧一瞧,看一看,服装厂倒闭,所有体恤一律亏本卖,买一送一,错过这村,可就没那店了哈。”

“南来的北往的,哈尔滨香港的,停下来看一看,当家人买当家货,十五元两件超换算,能穿十年的纯棉T恤啊!”

……

刘建扯开嗓子开始吆喝起来,让眼镜老板差点惊掉了下巴。

人流马上被吸引了过来,钱就像雪片一样往箱子里飞!

买一送一,不就是七块五一件吗?

这家伙挣了四块五一件,要是卖完,可以挣接近四千呐!

赶集的老百姓也不傻,正夏天的时候,是要卖到二十左右,如今只要七块五,有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

“你别坐着了,赶紧帮忙啊!”

刘建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对着正在愣看的眼镜老板喝道。

“哦!好,妈的,我怎么就没算过来这账呢?”

眼镜老板嘟哝着开始帮忙,真是眼红。

生意是越火越好做,都跟抢的一样,谁还会在乎什么残缺花色,买到就是赚到呀!

有的人一下子就买了好几件,更有妇女为了争抢,都谩骂了起来。

两个小时不到,全部卖光,眼镜老板身上的那件差点被扒了下来。

不过刘建清点了钱之后,发现被偷了几件,这很正常,乱哄哄的自有手脚不干净的人。

“兄弟,人才啊!这样吧,我请客,咱们去喝两杯如何?”

眼镜老板还算讲信誉,说好什么价就什么价,一分没多要,接过钱后,还要请刘建吃饭。

刘建微微一笑道:“好!我来请,就去喝两杯,呵呵。”

眼镜老板有一辆摩托三轮,把衣架什么的收拾上去后,便与刘建来到了镇上的一家小饭店。

“兄弟,我叫徐大海,就是镇上人,原来是**闲职,刚下海半年,我父母在市里工作,老婆也在机关,来,咱们是缘分,我敬你一杯。”

眼镜老板举起酒杯道,已经认准了这家伙是人才,也是想取取经。

刘建很是淡定的喝了口酒道:“我叫刘建,方土圩村人,的确是缘份,不知徐兄有什么打算?”

方土圩村?有那么有才的人?徐大海有些疑惑。

“哦,我看你这销售的点子不错,那体恤我还能搞到一些,当初不止我一人弄这东西。”

“还能搞多少?”

“估计一万件能有,刘兄弟,如果你不嫌弃,咱们一起干怎样?”

“嗯……看这天气还能卖半个月,那就一起干,我也不占你便宜,你去弄货源,尽量杀价,利润咱们六四分,我少拿些。”

“不!兄弟,我已经看出你是人才,咱们以后有机会共处,就五五开,我待会就去市里找货。”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刘建和徐大海出了小饭店。

徐大海骑着摩托三轮跑货去了,刘建没有急着回家。

去服装店给新兰买了两身衣服,以及一双球鞋和一双皮鞋。

估计这妹妹不上学,也有原因是穿着的磕掺,毕竟是大姑娘了,怎能不要好?

又去割了二斤肉带上,估计家里几个月都不见荤腥了。

骑着自行车往家去的刘建,心里很踏实,也很高兴。

不仅是因为撅到重生后的第一桶金,更因为这是为了家。

四千块在前世还不够一顿饭,但对于这个家太重要了。

自己一定能让她们不再流泪,一定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