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先生撩错了全文免费阅读》姜倾心陆筠言_《霍先生撩错了全文免费阅读》全集在线阅读

“姜倾心”的《霍先生撩错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啪!”一个耳光狠狠的落在姜倾心脸上“你可真让我失望,你姐在外面吃了二十多年的苦回来,你还要跟她抢男人,要不要脸!”姜倾心捂着疼痛的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母亲:“妈,筠言是我男朋友啊,你们怎么能这么不讲道理?”…

小说:霍先生撩错了全文免费阅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姜倾心

角色:姜倾心陆筠言

《霍先生撩错了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姜倾心,这部小说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文笔极佳,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她刚刚出差回家,结果就看到她失散多年、才回来不久的姐姐姜如茵正挽着男友陆筠言的手臂坐在沙发上,两人姿态亲密。而另一边沙发坐着两家父母,相谈甚欢。…“啪!”一个耳光狠狠的落在姜倾心脸上。“你可真让我失望,你姐在外面吃了二十多年的苦回来,你还要跟她抢男人,要不要脸!”姜倾心捂着疼痛的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母亲:“妈,筠言是我男朋友啊,你们怎么能这么不讲道理?”她刚刚出差回家,结果就看到她失散多年、才回来不久的姐姐姜如茵正挽着男友陆筠言的手臂坐在沙发上,两人姿态亲密。而另一边沙发坐着两家父母,相谈甚欢

评论专区

[综武侠]圣僧:书本身还行,言情范儿的武侠小说。问题在于主角的设定很有问题,反派大魔王又没失忆,不可能有个圣僧系统,他就真把当年的种种权谋手段都忘了吧。基本水平四星,人物形象和设定不合减一星。

网游之短刀行:独闯天涯是不错,但文字和节奏明显不够成熟,蝴蝶网游包袱文的巅峰介于全职和近战之间,剧情是狗熊,包袱是玉米棒,理想状态是熊进玉米地,走一路掰一路丢一路(近战脱水),全职就是棒子带熊了,水多且乱

蛆蝇尸海剑:评论蛮吊,评分也高的2015年武侠新书,字数已近百万,喜欢的童鞋可以开杀了@kongse8 : 不小白,不无脑,不快更,值得一看

霍先生撩错了全文免费阅读

《霍先生撩错了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霍先生撩错了全文免费阅读第1章  

《霍先生撩错了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姜倾心,这部小说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文笔极佳,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她刚刚出差回家,结果就看到她失散多年、才回来不久的姐姐姜如茵正挽着男友陆筠言的手臂坐在沙发上,两人姿态亲密。
而另一边沙发坐着两家父母,相谈甚欢。
…“啪!”
一个耳光狠狠的落在姜倾心脸上。
“你可真让我失望,你姐在外面吃了二十多年的苦回来,你还要跟她抢男人,要不要脸!”
姜倾心捂着疼痛的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母亲:“妈,筠言是我男朋友啊,你们怎么能这么不讲道理?”
她刚刚出差回家,结果就看到她失散多年、才回来不久的姐姐姜如茵正挽着男友陆筠言的手臂坐在沙发上,两人姿态亲密。
而另一边沙发坐着两家父母,相谈甚欢。
陆筠言可是她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啊!
她忍不住上前质问,结果母亲二话不说打了她一个耳光!
“妈,您别打倾倾。”
姜如茵一脸着急心痛的说,“是我不好,我不该回来的……”陆筠言连忙扶住她肩膀,“如茵,你别这么说,是我不好,我以前一直把倾心当妹妹,大概就是这样才让她误会了。”
姜倾心脑子里好像有什么炸开了,疼的快不能呼吸。
妹妹?
把她当妹妹会耳鬓私语的许诺未来吗?
把她当妹妹会经常抱着不肯撒手吗?
“你闭嘴!”
她简直被恶心的听不下去了。
“你才闭嘴,你是怎么跟你姐说话的。”
姜母不悦的斥责,“如茵吃了二十年的苦,你就不能善解人意点。”
姜倾心震惊的嘴巴微张。
善解人意也该有个度吧,把自己的爱情拱手相让,她又不是圣母。
这时,姜父也嫌弃的起身呵斥,“闹够了没有,人家筠言根本就不喜欢你,我们还要商量如茵的订婚仪式,你给我滚,别在这碍眼。”
姜倾心身体颤了颤,看了看无动于衷的陆筠言,又看了看他身边依偎着的姜如茵。
忽然之间她感觉自己像个笑话。
这些人都是她最在乎的人啊,可现在每一个人帮姜如茵。
脸上有泪水滑落。
她用力抹了一把,转身提着行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上了玛莎拉蒂后一路狂飙。
也不知道要去哪儿,停下来后拿电话打给闺蜜林繁玥。
“出来,喝两杯。”
她声音略微哽咽嘶哑,林繁玥立刻答应,“好好,马上来。”
……S1897酒吧。
林繁玥匆匆赶到时,姜倾心已经一个人干掉了一整瓶红酒。
“来的正好,一起喝,我点了很多,没喝完不准回去。”
姜倾心扔了瓶啤酒过去。
“你到底怎么回事?”
林繁玥很少看到她这样,很心疼,“陆筠言呢,不管你吗?”
听到这个人的名字,姜倾心心里头跟刀子在刮似的。
“他不要我了,他和姜如茵要订婚了。”
林繁玥目瞪口呆,“什么狗血剧情。”
姜倾心大致把傍晚的事情说了一遍。
林繁玥简直不敢相信,陆筠言和姜倾心两小无猜,高中确立了感情关系。
只不过这些年姜倾心出国留学,陆筠言工作繁忙,两人才一直没订婚。
但两家父母都是知情的,也是祝福的。
圈内人谁不知道这两人成双成对是迟早要结婚的。
到头来陆筠言却找了姜如茵,这让姜倾心不成了一场笑话吗。
“太过份了,手心手背都是肉,你爸妈脑子有坑吧。”
姜倾心捏紧酒瓶,“他们大概觉得姜如茵在外面吃了太多苦,现在回来了,想把最好的都给她吧。”
林繁玥不可置信:“可你也是他们的女儿啊!”
姜倾心苦涩一笑:“呵呵,现在姜如茵回来了,他们心里就只有姜如茵了。”
“是他们从要把我嫁给陆筠言,我当真了,现在却说是我不懂事。”
“还有陆筠言,说好一辈子在一起,却说变就变了,我恨他……”姜倾心说到后面,哽咽了,她端着酒瓶连灌了好几口,把眼泪灌下去,但脑子却有些晕了。
“少喝点,你胃不好,喝多了会不舒服。”
林繁玥抢走她酒瓶,为了转意她注意力,往酒吧里扫了扫。
谁想还真看到一抹眼熟的身影。
“哎,你看!”
她推了一把姜倾心后,指着坐在角落里的男人。
那边灯光幽暗,但隐约可见男人穿着一身和这种场合格格不入的西装。
男人闭着双眼靠沙发上,气质斐然,偶尔一抹转动的射灯扫过去,惊鸿一瞥间,简直是漫画书中描绘的完美侧脸。
姜倾心看了一眼后便收回视线,“再帅的男人我现在也没心情欣赏美色。”
“我是想告诉你男人是陆筠言的舅舅。”
姜倾心愣了一下,“你确定?”
她是听陆筠言说起过他有个神秘的小舅舅,只是他舅舅一直在海外管理公司,没见过。
不过前些日子是听说他舅舅回来了。
“确定,十分肯定,上回和我哥参加酒会,我哥指给我看的,听说这人年纪不大,手腕了得,陆泽文也是要看他几分脸色的。”
陆泽文是陆筠言的父亲。
姜倾心眼睛一亮,一瞬间脑子里转过一个主意。
“你说……我要是嫁给这个小舅舅怎么样?”
“噗……”林繁玥震惊的一口酒喷了,“你再说一遍?”
姜倾心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那抹英挺的身影:“既然当不成陆家的儿媳妇,那我当陆筠言的小舅妈想必能膈应死那对狗男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