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衫乍减霄御宸苏北笙全本小说_春衫乍减最新章节列表

《春衫乍减》中的人物霄御宸苏北笙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小说,“相思意”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春衫乍减》内容概括:看了一会儿,他觉得好像是被她传染了,竟然也开始觉得困倦,于是便脱去了龙袍,也翻身上床。———————–谢洛卿这一觉睡得极好。她做了一个美梦。梦中,她的哥哥谢欺程一袭绯色官服,挺拔昂然。

小说:春衫乍减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相思意
角色:霄御宸苏北笙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相思意的《春衫乍减》等着你们呢!主角霄御宸苏北笙,本书的精彩内容:第二日,谢洛卿便告了假。因谢章同在翰林院任职,又是她的上上级,于是请假的折子便由他带了去。习惯了每日天未亮就起床上朝,陡然间闲下来,一瞬间倒有些无所事事了。她不敢溜出门,因为害怕遇见熟人。可是待在家里又实在无聊透了。想来想去,她干脆去了书房。谢府书房的藏书,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
书评专区
遥望法国浪漫都市≈ : 卧槽,我爱死这篇沙雕文了
半梦半醒间越过时空相见﹌: 奇文也,奇人也,奇思也,奇事也,奇妙也!
穿透光: 啊啊啊啊啊啊!!!失策!!快跑兄弟们!! 插个眼赶紧跑!!放个腚赶紧跑!!!还没更新完!!!!!但是好好看!!!一定要回来看
春衫乍减霄御宸苏北笙全本小说_春衫乍减最新章节列表
《春衫乍减》章节试读

第9章 受伤

堂堂的大离天子,居然为救她这么一个普通女子而受伤。
———————
见萧离落受伤,激战中的李茂全马上召集众多侍卫杀出一条安全的出路来。
“外头有马,公子,你们快走!”他朝两人喊道。
被他一吼,谢洛卿也从巨大的震惊中反应了过来。
她再不迟疑,忙上前扶住萧离落,两人一起朝着门外奔去。
外头果然停了两匹好马,谢洛卿是不会骑马的,便任由萧离落抱着自己上了其中一匹。
见萧离落双腿一夹马腹便要驾离,她忙唤道:“等等!”
话落,她抢过萧离落的剑来干净利落地将另外一匹马缰绳斩断,又狠狠一脚踢在马臀上,促使那马吃痛狂奔。
一旁,萧离落瞬间了然她的动作,面露赞赏之色。
两个人这才驱马疾驰,一直骑了有半个时辰,直到出了城,驶入了一片京中近郊的山林,萧离落抱着谢洛卿下了马,捡了片草地坐下休息。
一下马,谢洛卿看着萧离落那袍衫上一大片血迹,就急得快哭了出来。
“皇上,您现在感觉怎么样?”
“朕无碍,谢卿不必担忧。”
腹部的伤处的确很痛,然而自幼年被封为太子起,从小到大,他不知遇过多少次的阴谋诡计、明枪暗箭,这一次,也并非有多么特殊。
他靠在树干上,四处扫视了一圈,而后指着不远处草丛中的一株野草,跟谢洛卿道:“那个草药可以止血,你去四周采一些回来。”
“是。”
一时谢洛卿采了一堆草药回来,按照他说的嚼碎了,又解去他的袍衫、里衣,直到他的上身完全裸露出来。
还没来得及害羞,谢洛卿先被那一片刺目的鲜血染红了眼眶。
那只短箭,已经大半射入了萧离落的右腹,只有短短的一截露在外头。
伤口的四周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瞧着骇人无比。
“皇上,您是万金之躯,臣命如草芥,您怎能以身犯险来救微臣呢?”谢洛卿哽咽道。
眼前的人儿,凤眸微红,语音颤抖,又是自责又是愧悔,那盈盈欲泣的模样,让萧离落看得喉咙都紧了起来。
他一下子觉得,能得她如此担忧,今天受的这伤是值了!
他深吸一口气,云淡风轻地笑道:“即便是普通的百姓在朕眼前遇险,朕亦会相救的。
更何况,是谢卿。”
谢卿、谢卿……
明明是以往听了两三年的名字,每次听到时,都只有惧怕与惶恐。
而是此刻,谢洛卿的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如同擂鼓一般在震个不停。
这心跳的感觉,分明不是害怕,而是……心动。
“皇上……”她微微咬唇,垂首不敢看他,只露出一截红透的脖颈,在暮色中如晚霞般醉人。
明明是个男子,可是此刻她做出这般类似于女子般害羞的情态来,萧离落竟也不觉得违和,只觉得甚美。
一时心旌摇曳,萧离落忍不住伸手抚上她白嫩的脸颊。
然而,手甫一动作,便是一阵剧痛传来,他不由得轻哼一声。
“皇上,您怎么了?”
谢洛卿大急,忙紧紧地握住他的手,担忧地看着他。
“没事,”萧离落薄唇绽出一缕笑意,指着地上的长剑,跟她道:“把剑递给我,然后你转过身去。”
谢洛卿闻言,不知他要干什么,却也只能依言将沾染了鲜血的宝剑递给他。
背对着他,谢洛卿看不到他的动作。
可是,随着他一声声忍痛的闷哼声,还有利刃入体的声音传来,她一下子便明白过来了。
他是在取体内的箭头!
他可是皇帝啊!
便是普通人,受了这样重的伤都要找大夫,还要上麻药的。
可是他却就这么生生地忍着。
谢洛卿的眼眶又湿了,不敢让萧离落看见,她忙抬袖快速地拭去。
又过了片刻,萧离落唤道:“好了,爱卿给朕包扎一下伤口吧。”
谢洛卿得了令,这才转过身来。
一瞥之下,眼泪又忍不住流了下来。
只见萧离落的腹部比之方才她见到的,伤口又更加深了,此刻,那里正在不断流着鲜血,将他的长裤都浸透。
谢洛卿强自镇定心神给他上了药,等到血止住了,又脱去自己的外衣撕成长条给他包扎伤口,细心地打了结。
忙完这一切,她已经出了一身薄汗,而萧离落也感觉浑身上下也十分地酸,又有些热。
他于是跟谢洛卿道:“朕先睡一会儿,你待在这里莫怕,有事就把朕唤醒。”
说完,他便阖上了眼。
余下谢洛卿,收拾着他的血衣,坐在一侧焦急难安。
直到现在,她方有空理清思绪。
不过是出门透透气,怎么就偏巧遇上皇上和刺客了呢?
而且,他还为了救她受了伤。
她不敢想,假如方才那支箭是射向她的,那她此刻焉有命在?
就这么守着萧离落,一直从黄昏坐到了天黑。
入了夜,秋日的山中是十分冷的。
而且他们这处还靠河,冷风从河面吹来,脱去了外衣的谢洛卿冻得浑身都在发抖。
她于是忙去摸萧离落手背,生怕他着凉了。
但是一摸之下,却被他身上滚烫的温度吓了一大跳。
怎地这般烫?
她又摸了摸他的额头,触手所及一片灼热,与她的寒冷形成鲜明对比。
怎么办?本来就受伤,再这么烧下去,万一伤口发炎感染可如何是好?
“皇上……”谢洛卿轻轻唤他。
然而,萧离落却是双眸紧闭,薄唇苍白,身上不停流汗。
他大概是烧得厉害了,没过多久便开始撕扯自己的衣物,口中喃喃叫着“热”。
谢洛卿见状,忙帮他褪去多余的衣物,只余一件衬裤。
可是,即便如此,他身上的温度依旧没有降下来。
谢洛卿焦急地瞧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跑向河边。
冷月下,河面泛着粼光,河里则黑漆漆的,似是睡着猛兽。
谢洛卿咬了咬唇,脱去了鞋袜蹚进了河里。
“嘶~”
刺骨的冰冷瞬间蔓延至四肢百骸,她冻得牙齿都在打颤。
她强忍着冰冷与恐惧,将身体沉入河中。
直到感觉全身都冰了下来,就连头发丝都湿透了,这才从河中起来,走至萧离落身旁。
“皇上,冒犯了。”
她看一眼因为高烧眉心拧成一团的萧离落,小声道。
说完这句,她就躺进了萧离落怀中,将他的四肢都缠在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