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陆七八)我有一个学院系统完整版免费阅读_我有一个学院系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我有一个学院系统》,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星海界,逍遥学院,辉煌百年,逐渐败落,到了这一代更是只剩一个院长支撑着学院,秦时意外穿越,觉醒系统,且看他如何一步步带领学院重现辉煌

小说:我有一个学院系统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陆七八

角色:秦时陆七八

奇幻玄幻小说《我有一个学院系统》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陆七八”十分给力。讲述了:距离阴阳宗闹事已经过去了几天时间,逍遥学院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运行着。这一天,秦时叫来了自己的弟子宇文月,语重心长的说道:“徒儿啊,我们修士是在与天争命,所以修行不能一味的苦修,还要实践,毕竟实践出真知嘛,你说,是不是啊?”“师父,您想让我去历练就直说嘛,干嘛这么拐弯抹角的。”宇文月不留情面的嘟囔道。“嘿,小兔崽子,反了你了,居然敢说我的不是。”秦时一巴掌拍在宇文月后脑勺……

评论专区

无敌幸运星:当年仙草,现在也是仙草。九世善人偏偏因地府错误不得善终,要是这次也死于非命那就要怨气冲天了。于是各种修改主角命运,于是幸运无敌。

游戏民国:。。借用论坛龙友的话说。。资料查多了,活生生从毛黑变成坚定的毛粉了。。

重生支配者:四级以上基本都是再世神佛,现实还能维持国家体制,统治阶级还是官资,除了作者开降智光环没有别的解释。

我有一个学院系统

《我有一个学院系统》在线阅读

第5章 任务完成

距离阴阳宗闹事已经过去了几天时间,逍遥学院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运行着。

这一天,秦时叫来了自己的弟子宇文月,语重心长的说道:“徒儿啊,我们修士是在与天争命,所以修行不能一味的苦修,还要实践,毕竟实践出真知嘛,你说,是不是啊?”

“师父,您想让我去历练就直说嘛,干嘛这么拐弯抹角的。”宇文月不留情面的嘟囔道。

“嘿,小兔崽子,反了你了,居然敢说我的不是。”秦时一巴掌拍在宇文月后脑勺。

宇文月吃痛道:“师父,你轻点啊,每次打我都这么用力,迟早有一天被你拍死了。”

“给你这个天心甲,拿着赶紧滚,离我越远越好,看见你就来气。”秦时嫌弃的说道。

“嘿嘿,谢谢师父,你早点拿出来,我早走了,保证让你看不见我的脚后跟。”宇文月合理的运用从秦时那里学来的话说道。

“逆徒,看为师今日怎么修理你。”秦时像个炸毛的老父亲般,拿起七匹狼就要来一场激烈的搏斗。

“师父,我走了,等有时间再来看您。”宇文月连忙拔腿就跑,头也不回。

天心甲是秦时每周召唤弄出来的东西,地阶中品防御软甲,可免疫元婴之下的任何攻击,可抵挡元婴到合体的三次攻击。

法宝,功法等,统一分为:黄玄地天神五级。

一个月后,所有入门弟子都达到了练气期,这个战绩放出去,足以震惊星海界的所有人,

“叮,工资宿主任务1完成,奖励十万下品灵石已发放,请注意查收。”系统久违的声音响起。

“算算日子,我那徒儿也该回来了吧。”秦时望着远方说道。

俗话说得好啊,儿行千里母担忧,秦时现在就顶的上宇文月的半个妈。

“院长,不好了,不好了,宇文月,宇文月浑身是血,倒在了学院门前。”这时,王一匆匆忙忙的跑过来说道。

“什么?怎么可能?”秦时嘴上说着不可能,却直接瞬移到了学院门口。

“徒儿,徒儿,你怎么样了?”秦时抱起血泊中的宇文月,喊道。

“师,师父,是,大刀门。”宇文月断断续续的说完这几个字,不省人事。

“叮,检测到任务完成,奖励逍遥宝舟已发放,请查收。”

“叮,检测到亲传弟子宇文月被打成重伤,身为一个学院,怎么能置之不理,任敌人逍遥法外,特发布任务:覆灭大刀门,奖励:护院神兽真龙。”

“系统,我该怎么救宇文月?”秦时在心里焦急的问道。

“回宿主,之前签到的涅槃丹,助其服下,可起死回生。”系统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

“涅槃丹,那可是黄级六品丹药啊,他一个练气期吃了不得原地死亡?”秦时疑惑道。

秦时深知,黄级六品丹药对应的那可是筑基期巅峰啊,药力可不是一个小小的练气期可以承受的。(丹药,分为天地玄黄,又分一到九品,黄级一二三对应练气以此类推,玄级一到五对应元婴,六到九对应化神,地级一到五对应合体,六到九对应大乘,天级对应渡劫,红尘仙需要的这个以后再说。)

“所以需要宿主助力,帮他封存一部分药力,”系统解释道。

“好,我明白了。”秦时从系统空间取出一颗金红色的丹药。

“玄老,王一二三,赶紧过来。”秦时给几人传音道。

“院长,叫我们来是有什么事吗?是要去灭了打伤宇文月的势力吗?”玄老一过来就咋咋呼呼的说道。

“叫你们过来,是辅助宇文月炼化这颗涅槃丹的,快些行动,迟则生变。”秦时催促道。

“额,这种小事,院长你自己就能做,还叫我们来干什么。”玄天吐槽道。

不过,他手上的动作可不慢,三两下就把涅槃丹的药力分散成十份,王一二三控制着其中六股药力,不让他们发作。

玄天在宇文月身上不停的点,帮他炼化药力,宇文月的脸上渐渐恢复了血色。

见状,玄天直接把剩余的六股药力封印起来,等宇文月突破的时候,会助他突破瓶颈,直接就可以拿来巩固修为。

“嗯,”宇文月嘤咛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徒儿,你可终于醒了,你知道为师为了救你花了多大的力气吗?”秦时看到宇文月醒来,连忙装作一副虚弱的样子。

“呸,真是厚颜无耻,不要脸,”玄天暗啐一口,在心里骂道。

明明一点力气都没出,就是出了一颗丹药,居然把功劳都揽走了。

“师父,我没死?”宇文月惊喜的说道。

“有为师在,怎么可能让你这么轻易就死了。”秦时拍拍胸脯道。

“太好了,师父,快,快去救玄一,他被大刀门抓走了,”宇文月终于想起了自己昏迷之前没说完的话。

“该死的大刀门,居然敢动我逍遥学院的人,玄老,你带王一去灭了他们。”秦时淡淡的吩咐道。

“是,院长,我们这就出发。”玄天说着就要抓起宇文月动身。

“慢着,乘坐宝舟去,这样才能凸显我我院的实力。”秦时拿出刚得到的奖励逍遥宝舟说道。

“院长,有这样的好东西怎么不早点拿出来,我一直觉得靠自己飞来飞去不够拉风,不够有排面,这下好了,这可真是装逼,额不对,是出行利器啊,”玄天接过逍遥宝舟,激动的说道。

也不知道系统是不是故意的,护道者的性格跟主人都有些相似,这让秦时很不爽,居然有人在他面前装逼。

“嗯,玄老,我觉得吧,我们还是要低调行事,你们就飞着去吧。”秦时默默的拿回逍遥宝舟,拍了拍玄天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不要啊,那个,你看啊,院长,灭了大刀门是不是有很多物资要带回来啊,有了宝舟不就方便多了吗?”玄天不死心的说道。

“说的有道理,不过嘛,你们一个元婴,一个合体,身份牌的储存空间,绝对够用,所以用不着宝舟搬运,那不是小题大做吗?你说是不是。”秦时这时才想起来,身份牌的另一个用处。

没错,身份牌不止是身份的象征,同时兼具储物功能,练气期有一丈方圆,筑基翻十倍,以此类推,所以,王一的储物空间,那可是太大了,根本不担心不够用。

除此之外,等级越高,身份牌的妙用越多,这个以后再揭晓。

“不不不,院长,现在学校刚成立没多久,整个南域都没几个人知道我们的实力,这次必须让他们知道我们学校不好惹,这个宝舟不就是很好的震慑工具吗?”玄天继续扯皮道。

“整个南域,元婴期就顶天了,我们还出了一个合体,我看谁敢惹我们,玄老不必说了。快些去救人吧。”秦时摆摆手,示意他们快去吧。

“院长啊,你看我这一把老骨头了,你怎么忍心……”玄天还想说什么,却被一旁的宇文月拽了拽衣角。

“玄老,我们快去救人吧,不然玄一真的要死了。”宇文月无语的说道。

这两个人在这里来回拉扯,谁都不让步,这什么时候能去救人啊,那可是自己的护道者,死了谁给他护道啊,况且,这次历练,两人已经培养了深厚的感情。

“就是,玄老,你看你还不如我徒弟懂事。”秦时赞赏的看了一眼宇文月说道。

“唉,好吧,那老夫先去救人,回来再跟院长深入探讨这个问题。”玄天无奈的说道。

大刀门,玄一此时被关在地牢里,苟延残喘着。

大刀门是南域的金丹势力之一,门内有一个金丹老祖,其余筑基修者数十个,门主更是筑基大圆满。

事情的起因,还要从南域的妖兽森林说起。

这天,是宇文月为期一个月的历练的最后一天,宇文月刚跟一个练气七层的妖兽战斗完,正在调息,恢复灵力。

经过一个月的历练,宇文月已经突破了练气六层,而且战斗经验有了很大的提升,已经可以把练气七层的妖兽毙于掌下,他很满意自己的历练成果。

就在宇文月调息完毕,准备离开妖兽森林,回学院复命的时候,一阵灵气暴动传出,这是异宝出世的征兆。

宇文月悄悄靠近暴动传出的地方,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少主,这是二阶灵果,粉桃,筑基期食用可增加1-3层修为不等,”玄一适时出现在宇文月身后说道。

别看玄一表面平静,他也是很想吃一颗粉桃的,虽说他的修为是来源于宇文月,可是他自己也是可以修炼的,只要吞服粉桃,他就可以一跃成为筑基九层的修士,下一步就是金丹。

“哦?要是给玄一你吃了,肯定大有裨益,我们必须要得到粉桃,剩下的带回去贡献给学院。”宇文月的目光死死盯着粉桃,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随着动静越来越大,妖兽森林的妖兽和人族修者纷纷聚集过来。

“玄一,怎么办,人越来越多了。”宇文月焦急的问道。

“少主别担心,我们只要隐藏好,等待坐收渔翁之利就好。”玄一老神在在的说道。

能被二阶灵果吸引过来的,多数都是筑基期修者,而妖兽森林里,最多的还是练气期,所以玄一根本不担心会有很多同级修者在附近。

随着灵果快要成熟的时候,一些人开始按捺不住内心的**,径直冲向了灵果。

“哈哈,既然你们都不敢先动手,那就让老夫尝尝这灵果的味道吧。”一个身穿粗布麻衣的老者全力运起灵力,冲向粉桃。

“老匹夫,找死。”紧随其后,冲出来一个衣着华贵的老者骂道。

看到有了出头鸟,所有人都坐不住了,纷纷从藏身之地冲出。

宇文月也蠢蠢欲动,但被玄一拉住了。

“少主,别急,等他们争得差不多了我们再出手,况且,这附近还隐藏着一波人,想来是跟我们一样的打算。”玄一神色凝重的说道。

既然这伙人还没动手,无非是有两种情况:其一,他们的实力高强,足够碾压在场所有人,其二,他们有上乘遁法,有自信虎口夺食,安然离去。

不论是哪一种情况,都不是好对付的,他跟宇文月毕竟只有两个人,双拳难敌四手,很是被动。

战斗很快就爆发,各种术法神通在人群中炸响,实力低微的练气修士成片成片的倒下,没了声息。

“吼,”这时突然一声虎啸声响起,让人族的战场都为之一顿,纷纷停手。

“该死的,哪里来的畜生,居然在这时候出现。”率先冲出的粗布麻衣老者骂道。

没错,第一个冲出去的老者是筑基六层的修者,已经没多少日子可活了,所以才想冒险得到粉桃,突破后期,添寿一百。

却没想到在他即将杀出重围的时候,又一次发生了变故。

“是飓风虎,看起来有筑基中期的实力,可敌人族的筑基后期。”有一个修士认出了来兽的实力说道。

“诸位,现在需要我们联手对敌了,先解决这畜牲,我们再争夺灵果归属。”麻衣看着仗着修为强大,想要整合修士一起抗敌。

“我就不掺和了,我只是练气期的小菜鸡,”一个练气修士说完就离开了这片地方。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个接一个的练气修士离开了战场。

筑基之间的对战,哪怕是一丝气息都不是他们这些练气期修士可以承受的,反正灵果与他们无缘,为什么还要搭上自己的性命呢。

“啐,一群胆小鬼,走了就别回来。”麻衣看着啐了一口道。

“你们呢?是走是留?”麻衣看着看着剩下的四五个筑基修士问道。

几人陷入了思考,一时间竟不知是走是留。

“我先说好,如果离开了,再想回来捡漏,可别怪我廖某不客气。”麻衣看着,也就是廖姓修士说道。

“你,你莫非是,铁掌廖千秋?”其中一名筑基修士,仿佛想起了什么,惊呼道。

“不错,没想到老夫隐世这么多年,还有人记得老夫的威名。”廖千秋捋了捋胡子,笑着说道。

整个南域,离天宗就是最强势力,仅有一个元婴老祖坐镇,金丹长老不过个位数,而离天宗的老祖寿元无多,几乎都在闭死关,所以金丹就已经是南域顶天战力了。

在这金丹就是天花板的南域,筑基修士已经算得上是一方高手,而廖千秋,成名几百年,靠着出神入化的掌类武技出名,传闻中,他把自己的双手用特殊办法祭练成了灵器,威力惊人,也因此而出名,百年前的修真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但是后来,廖千秋突然沉寂,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得罪了金丹修士,已经埋骨,没想到现在。又一次出现在这里,怎么让人不震惊。

ps:有哪里写的不对,逻辑不通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指正,作者会努力修改,争取做到最好,欢迎多多评论哦!♥(。→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