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溟王后,全京城盼着王妃二胎》凤锦瑟萧何溟_(嫁给溟王后,全京城盼着王妃二胎)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辰馨”的《嫁给溟王后,全京城盼着王妃二胎》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穿越+搞笑+双洁+萌宠+空间)
隐世家主凤锦瑟引爆炸弹与敌人同归于尽后穿越到永昌侯府嫡女身上,一出场就干翻全场,排排坐,扎心了老铁一个一个来….
大雪封山回不去家那她就偷条狗子坐雪橇强势回归,将侯府闹个鸡犬不宁,探望原主重病母亲,谁知阴差阳错将她那不靠谱的亲生母亲也给带来了
狗主人找上门:“听说你人仗狗势?”
狗腿瑟:“王爷听谁说的,我分明仗的是您的势,我这就将骂您的人给灭了!”
狗子:我虽然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啊…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嫁给溟王后,全京城盼着王妃二胎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辰馨

角色:凤锦瑟萧何溟

看古代言情文,千万不要错过“辰馨”的《嫁给溟王后,全京城盼着王妃二胎》。概述为:凤茜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女儿,眼圈也不争气的泛红了,但她还是嘴硬说道:“笨死你算了,谁让你跟那些人同归于尽的!”熟悉的语气,封存在她脑海深处的记忆怦然炸裂,凤锦瑟条件反射回答:“你不是老早就不管我了,我想怎样就怎样!”她最后决定与那些人同归于尽心中何尝不是因为外公因为救她也被那些人给害了,凤家就剩下她自己了,她不想再那般孤独下去了…凤茜看着与自己性格如出一辙的女儿,伸手示意她过来,刚刚她已经检查过了,这具身体的虚弱程度目前还不足以让她下床。凤锦瑟走到床边一屁股坐下,眼泪却是不争气地落下来,数落道:“你倒是拍拍屁股走了,撇下我与外公不知道有多想你!”凤茜还像她小时候那般摸了摸她的头解释:“其实妈妈一直在灵镯里面看着你长大,你经历的事情我都知道呢,比如你第一次来大姨妈吓的以为自己得了恶疾,高中的时候第一次喜欢隔壁班的男生后来被白莲花给截胡了,还有你第一次….”“好了好了!”越说越离谱,虽然这个妈不靠谱,但是知道一直在她身边还是很开心的,于是不由得看向手腕上的灵镯,妈妈既然可以在灵镯里与她一起来到这个世界,那外公会不会也在呢…凤茜一眼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有些闷闷地说:“老头子没在里面,我也是在头七回去瞧你们的时候好奇去了后山禁地才莫名其妙被吸到了灵镯之中,要不你以为我不想去投胎呀,天天看着你拿着把手术刀血糊糊的很无聊的好吧…”凤锦瑟:……..不过她对那个后山禁地还是挺好奇的,于是问道:“后山有什么,为什么外公不允许我们去?”凤茜摇摇头,她同样也是因为好奇,当初她也是想着活着的时候不能去,死了总可以吧,谁知道还没进去就被收进了灵镯之中。凤锦瑟眼看问她也问不出来什么,心中想着如今的后山想必已经被她炸成了平地,即使有什么好东西也完全没有意义了。既来之则安之,还是过好现在的生活吧…想了想问道:“你有你身体原主的记忆没?”凤锦瑟不说便罢,一说凤茜就炸毛了:“还说呢,你这个不孝女,就不知道给老娘找一个好点的壳子,看看这身体,比林黛玉还要弱,你缺少父爱给你自己找个爹就行了,干嘛要给我找个男人,这样老娘还怎么去撩汉!”风锦瑟:……(这是她能控制的吗?她也不想的好不好!)“不过最起码现在有人能听到我说话了,这十几年…”凤茜兀自安慰自己。凤锦瑟并没有打断她的话,给她诊脉过后将灵镯中的营养液拿出来给她挂上,这具身体长年卧床实在是太弱了,以至于体内淤积的慢性毒药她都不能一下子全部解掉,只能先将身子养好再说……

评论专区

超级怀表:写得这么好居然太监??你是想屎啊

网游之模拟城市:废话太多,水文

天神禁条:一看评论主角圣母光环加身?! 我扭头走了连简介都没看。。 顺手一个剧毒233

嫁给溟王后,全京城盼着王妃二胎

《嫁给溟王后,全京城盼着王妃二胎》精彩片段

第 6章 侯府不养无用之人

凤茜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女儿,眼圈也不争气的泛红了,但她还是嘴硬说道:“笨死你算了,谁让你跟那些人同归于尽的!”

熟悉的语气,封存在她脑海深处的记忆怦然炸裂,凤锦瑟条件反射回答:“你不是老早就不管我了,我想怎样就怎样!”

她最后决定与那些人同归于尽心中何尝不是因为外公因为救她也被那些人给害了,凤家就剩下她自己了,她不想再那般孤独下去了…

凤茜看着与自己性格如出一辙的女儿,伸手示意她过来,刚刚她已经检查过了,这具身体的虚弱程度目前还不足以让她下床。

凤锦瑟走到床边一屁股坐下,眼泪却是不争气地落下来,数落道:“你倒是拍拍屁股走了,撇下我与外公不知道有多想你!”

凤茜还像她小时候那般摸了摸她的头解释:“其实妈妈一直在灵镯里面看着你长大,你经历的事情我都知道呢,比如你第一次来大姨妈吓的以为自己得了恶疾,高中的时候第一次喜欢隔壁班的男生后来被白莲花给截胡了,还有你第一次….”

“好了好了!”越说越离谱,虽然这个妈不靠谱,但是知道一直在她身边还是很开心的,于是不由得看向手腕上的灵镯,妈妈既然可以在灵镯里与她一起来到这个世界,那外公会不会也在呢…

凤茜一眼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有些闷闷地说:“老头子没在里面,我也是在头七回去瞧你们的时候好奇去了后山禁地才莫名其妙被吸到了灵镯之中,要不你以为我不想去投胎呀,天天看着你拿着把手术刀血糊糊的很无聊的好吧…”

凤锦瑟:……..

不过她对那个后山禁地还是挺好奇的,于是问道:“后山有什么,为什么外公不允许我们去?”

凤茜摇摇头,她同样也是因为好奇,当初她也是想着活着的时候不能去,死了总可以吧,谁知道还没进去就被收进了灵镯之中。

凤锦瑟眼看问她也问不出来什么,心中想着如今的后山想必已经被她炸成了平地,即使有什么好东西也完全没有意义了。

既来之则安之,还是过好现在的生活吧…

想了想问道:“你有你身体原主的记忆没?”

凤锦瑟不说便罢,一说凤茜就炸毛了:“还说呢,你这个不孝女,就不知道给老娘找一个好点的壳子,看看这身体,比林黛玉还要弱,你缺少父爱给你自己找个爹就行了,干嘛要给我找个男人,这样老娘还怎么去撩汉!”

风锦瑟:……(这是她能控制的吗?她也不想的好不好!)

“不过最起码现在有人能听到我说话了,这十几年…”凤茜兀自安慰自己。

凤锦瑟并没有打断她的话,给她诊脉过后将灵镯中的营养液拿出来给她挂上,这具身体长年卧床实在是太弱了,以至于体内淤积的慢性毒药她都不能一下子全部解掉,只能先将身子养好再说。

凤茜碎碎念完以前的事情之后,又开始说原主韩氏:“这个韩氏还真是将一手好牌打的稀烂,有那么厉害的娘家还在这小侯府过的如此憋屈,当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凤锦瑟认同地点点头,但还是提醒凤茜:“娘,以后你就是韩氏了,可莫要露出马脚了!”

凤茜点点头,这点大局意识她还是有的,又揉了揉凤锦瑟的脑袋说道:“你放心,要不了多久,娘定然让你在这凤府说一不二!”

凤锦瑟撇撇嘴,看她如今这个身体,靠她不如靠自己。

凤锦瑟与凤茜在屋中呆了一下午,下人们都在院中等候,硬是没有一个人敢进屋,原因无他,溟王的狼犬在门口趴着…

柳夫人被它扑倒的画面还历历在目,柳夫人被欺负成那样侯爷都不敢说什么,他们又怎敢贸然向前,想偷懒又怕大小姐突然出来找事,于是一个个都顶着寒风乖乖地站在院中…

凤锦瑟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下人都规规矩矩地在那里站着,为首的是韩氏在韩家带过来的一位徐嬷嬷,这几年韩氏卧病在床,身边的人都被柳氏基本上都换完了,唯独剩下的便是这位嬷嬷了。

想了想,凤锦瑟吩咐道:“徐嬷嬷,你带两个丫鬟去大厨房将我与母亲的饭菜端过来,今日本小姐就在母亲这里用饭了。”

徐嬷嬷犹豫了一瞬,而后应了一声便退下了,接着凤锦瑟的眼神转向院中的其他人:“你们剩下的人将这院中收拾收拾,看看这里哪还像是一个主母的院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卧病在床的是你们呢!”

听了凤锦瑟这般说话,韩氏身边的大丫鬟不乐意了,她虽然对溟王的狗有些害怕,但可是不怕这大小姐,直接说道:“小姐说的挺容易,如今这雪刚停,这么大的院子就我们几人如何收拾的过来!”

凤锦瑟轻笑一声,转而厉声说道:“侯府不养无用之人,收拾不出来就滚!”

就在此时,两道苍劲身影突然出现在凤锦瑟的面前,单膝跪下:“属下墨棋,墨布见过凤大小姐!”

凤锦瑟有些无语,心道这人办事效率真挺快的,既然怕她虐待那二狗那自己养啊,不过如今他们来了,正好又送了一张虎皮,不扯白不扯!

凤锦瑟看着两人,开口道:“你们来的正好,疾风嫌弃这里环境不好,我也使不动侯府下人,去汇报你们主子,将狗接回去吧!”

墨棋墨布自然不会将狗带回去,主子让他们来的心思他们再明白不过了,整日那疾风随便到处野,也没见主子有多上心,他们星罗棋布可是溟王手下四大暗卫,皇上想要讨一个主子都不给,如今一下子派了他们俩过来,看到凤小姐身上的那件大氅更是确定这凤小姐在主子心中的意义定是非比寻常的…

于是墨棋十分上道地回道:“属下这就去找凤侯爷问问,这些刁奴是谁给的胆子,竟连溟王府的面子都不给,奴才尚且如此,不知道侯爷又安的什么心思!”

听到墨棋如此说,刚刚那名大丫鬟直接吓的瘫软在地求饶:“小姐,奴婢知道错了,求小姐再给奴婢一次机会,奴婢定能将这院子给收拾出来!”

凤锦瑟适时开口:“既然知道错了,那就开始收拾吧,照着隔壁那满堂院收拾,不收拾好不准吃饭。”

满堂院原本是她的院子,后来柳氏不知道在哪找了个算命先生说她住那个院子不利于侯府运势,凤元昌便让她搬到了偏僻的秋华苑,加上母亲病重,更是让她吃素为她母亲祈福。

原主这几年的日子过的可谓是水深火热,长时间的饮食不均衡,以至于现在已经快十六了发育的也不怎么好,个子更是比她小一岁的凤琉璃还要矮上一些…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7月11日 pm6:30
下一篇 2022年7月11日 pm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