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宝伏妖记(沈练finktida)完整版阅读_沈练finktida全本在线阅读

《天宝伏妖记》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沈练finktida,讲述了​洛阳城外,邙山山下杳无人烟的荒郊野岭,偶尔从林间腾飞的猫头鹰发出几声尖锐的婴孩啼叫,敲响了当晚的丧钟夜幕山林往往杀机四伏,却仍有一间灯火通明的客栈安逸的伫立在茫茫黑暗里,落了色的牌匾上方方正正的“洪福客栈”四字,似乎成了所有邪恶的朝圣处,蛊惑失落的人心客栈不过上下两层,看着已是年久失修了,几扇门窗在秋夜寒风下显得愈加羸弱,决计是经不起大风大雨了饱经风霜的房檐上挂着几串人头大小的红灯笼,苍白……

小说:天宝伏妖记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finktida

角色:沈练finktida

悬疑惊悚小说《天宝伏妖记》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finktida”十分给力。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沈练怔神茫然的站在火舌之下,胸口染着血,十四岁的少年脸上布满热泪。地面似乎也被烤的滚烫,印象中熟悉的老管家还有奶娘等人无一例外的全部躺在了他的面前,胸口上被穿了一个大洞,血流如注,汇成一片血池,浸湿了脚底。这时,沈练似乎听到了一阵如娟娟清泉般的铃声,声音悦耳,却又像是在地狱中响起的歌谣,有怨魂在嘶哑…

天宝伏妖记

第10章 身世 在线试读

天宝十六年,凉州城内,夜。

黑暗逐渐将天光驱散,天上挂着一轮残月,泛着些红色,将深紫色的夜空染上一丝诡谲。

此时已至深夜,整座凉州已然陷入沉寂,沈家大院内却是一片喧嚣和火热。

冲天火光骤然而起,赤练火舌舔舐着大院中的一切,夜幕都被烧的赤红,点亮了一片黑暗。

沈练怔神茫然的站在火舌之下,胸口染着血,十四岁的少年脸上布满热泪。

地面似乎也被烤的滚烫,印象中熟悉的老管家还有奶娘等人无一例外的全部躺在了他的面前,胸口上被穿了一个大洞,血流如注,汇成一片血池,浸湿了脚底。

这时,沈练似乎听到了一阵如娟娟清泉般的铃声,声音悦耳,却又像是在地狱中响起的歌谣,有怨魂在嘶哑的咆哮。

沈练歇斯底里大喊,越过脚下的尸横遍野,穿过了眼前的茫茫火海,发狂般冲入主院。

火光四起,将瞳孔全部占据,可沈练却看的清清楚楚,他的父母被一身着青衣的人影用一把短剑刺进胸膛,然后从身后穿过露出一截血红的剑锋。

青衣人影面无神情,被映的火红的容貌依旧俊美,气质出尘,却也是最残忍血腥的刽子手。

“父亲,母亲!”十四岁的少年无助嘶喊,清秀的眉眼狰狞无比,清冽的少年音色也变得沙哑难闻,暗哑的声音里尽是悲凉。

“不……”沈练张口却已经失了声,目眦尽裂的朝那青衣冲去,却反被对方拂袖甩出。

青衣人影居高临下的站在沈练面前,眼神无波但又像是在看一只不自量力的蝼蚁。

“吾,裴白羽。”沈练听到青衣人影缓缓出声,“想报仇,来找我。”

这是沈练永远也无法忘记的夜晚,记忆中的所有都在这一场大火之中焚烧殆尽。

火海茫茫,血红地面,青衣人影,成了沈练的梦魇,他这条苟存的命,只为仇恨而生。

沈练此时脑海中一片空白,已然不知自己为何会看到了三年前的景象,深埋在脑海中不可触碰的记忆忽然间翻涌而出,像是压抑多年的火山轰然爆发,暗红色滚烫的岩浆顷刻间便冲毁了少年苦苦筹建的防线。

恍惚间,沈练胸口一阵钝痛,脸上亦是火辣辣的疼,但疼痛之中身体中却又仿佛涌进一股暖流,流向四肢百骸,在苦与乐之间踌躇徘徊。

“啪啪啪……”

李姝柔甩了甩手,巴掌第三十二次甩在了沈练脸上,长吁一声:“累死老娘了,这人怎么还不醒?是我下手太轻了?”

李姝柔喃喃自语,认真思索了一番点点头,随即直接骑在了沈练身上。

此时沈练已是衣衫半开,露出大片精壮的胸膛,再向下看去依稀还能看清楚腹部上的肌肉轮廓。

许是经过了李姝柔的一番“物理疗法”,沈练的脸颊和胸膛都无可避免的变成了红色,好像要滴出血来。

她这般居高临下的俯视少年,映入眼底的尽是一片香艳景色。

少年乖巧温顺的躺在床上,这让少女突然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因色起意的恶霸,标致的鹅蛋脸上浮现一抹绯红,但很快这个想法便被甩了出去。

“我这可是为了他好,免费的治疗,别人想要还没有呢。”李姝柔眨了眨杏眸,一点都不钻牛角尖,熟练甩锅。

下一刻,李姝柔俯下身,近距离去观察少年的容貌,葱白的指尖拨动着身下少年的睫毛,啧啧轻叹:“真是比女子的还要长。”

“这次可是便宜你了,如果不是有约在身,我才不会救你。”李姝柔轻哼一声,吐气如兰,温热的呼吸扑在了沈练脸上。

沈练颤了颤睫毛,忽然感觉到眼前一股热意,带着温润的铃兰香气迎面而来,顿时睁开了眼。

而此时,李姝柔也摆好了姿势,准备对着沈练左右开弓。

“呼……”

白皙小巧的巴掌似乎划出了破空声,沈练眼睁睁看着巴掌在眼中逐渐放大,倏地抬起手抓在了李姝柔的皓腕上。

沈练黛眉微蹙,少年声音有些沙哑:“你要做什么?”

李姝柔眼神忽闪,杏眼眨巴了一下,理直气壮:“我在给你疗伤啊,难道你看不出来?”

沈练沉默,李姝柔也眼巴巴的看着他,尴尬的气氛在逐渐酝酿。

“呵。”沈练忽的发出一声轻笑,抬眸看了看仍坐在自己身上的少女,又瞧了瞧被扒开的衣衫,意有所指:“是吗?你会这么好心?”

“当,当然了。”李姝柔砸吧了下嘴,她的目光从少年如炬的眼睛上移开,重新瞄回了胸前,顿时有些口干舌燥,她承认,她确实没那么好心。

沈练眼睛微眯,深情的桃花眼迸溅出危险的光晕,一个倾身直接倒换了两人的位置。

“你,你要做什么?”李姝柔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心跳忽的快了一拍,色厉内荏的露出虎牙:“我告诉你,你再这样,我可就喊非礼了。”

沈练看着她觉得有些好笑,“你确定是我非礼你,难道不是你对我图谋不轨?

要不说说,为什么我一睁眼你就坐在我身上,还扒开了衣服,想要与我动手。”

“我都说了,我是为你疗伤。”李姝柔直视沈练,不卑不亢:“若不是我给你治疗,你以为你会醒的这么快?不信?你放开我,我给你再演示演示。”

沈练眼神微动,舌尖顶腮,直觉告诉他,李姝柔说的这个治疗不是什么好事。

“免了,我现在已经好的不能再好了。”沈练打破了李姝柔的小心思。

忽然间,他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侧眼看了看自己身侧留放腰牌的位置,压着李殊柔的身子猛地向下:“我的腰牌在哪,还给我。”

李殊柔万没想到沈练突然逼近,二人的距离近到甚至能感受到彼此氤氲缠绵的呼吸。

然李姝柔也不是被吓大的,即便涨红了脸仍梗着脖子硬撑:“什么腰牌,我不知道,你不要冤枉人啊。”

啧。”沈练舔了舔唇,目露凶光:“小爷从来不伤女人,但这可是你逼我的,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嘿,谁怕谁啊,姑奶奶还不想欺负小白脸呢。”李姝柔在这一方面从来是输人不输阵。

“好,那就试试……”

顷刻间,房间内响起一阵叮了当啷的清脆声响,本就不堪重负的卧榻随着两人的缠斗开始挪移振动,摇摇欲坠。

床脚与地板疯狂碰撞,战场一直波及到整座客栈,一时间所有人都仿佛听到,由二楼客房传至大堂的刺激声响。

“你下来啊!”

“呵,有本事你就上来啊。”

“呸!姑奶奶今儿非要在上面不可!”

楼下,一众食客神色微妙的看了眼二楼客房,小二一脸的高深莫测:“现在的年轻人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