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丧门道(江申,谢影地府一哥)全集阅读_(江申,谢影地府一哥)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东北丧门道》是作者“地府一哥”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悬疑惊悚,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江申,谢影地府一哥,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我听着爷爷的微弱的声音暗道一声不好,一股热血就冲了脑门,当下腿也不软了,猛一伸手就将房门推开了伴随着房门的打开,突然一道寒气直奔我而来,我连想都没想,几乎是下意识的拿起旁边的抱枕挡在身前,但即便我的反应如此之快,右手上还是传来一阵刺痛一根钢针擦破了我的手背上,伤口虽然不深,但却很长“江申……”爷爷微弱的声音再一次传来,但我不敢掉以轻心,只能先谨慎的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确定没有其他危险后才将抱……

小说:东北丧门道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地府一哥

角色:江申,谢影地府一哥

火爆新书《东北丧门道》是由网络作者“地府一哥”所编写的悬疑惊悚小说。作者“地府一哥”创作的主要内容有:“爷爷你没事吧?”我来到爷爷的床边,此时的爷爷已经气若游丝面如金纸了,而就在爷爷的人中位置也插着一根钢针。我伸出手想要将爷爷人中处的钢针拔出来,但是却被爷爷抢先一步拦住了。“不要随便碰这些东西,真是孽债啊!”爷爷眼中含泪,眼神中满是不舍。“爷爷,师叔公他……”“我都知道了…

东北丧门道

第4章 变故连连 在线试读

我听着爷爷的微弱的声音暗道一声不好,一股热血就冲了脑门,当下腿也不软了,猛一伸手就将房门推开了。

伴随着房门的打开,突然一道寒气直奔我而来,我连想都没想,几乎是下意识的拿起旁边的抱枕挡在身前,但即便我的反应如此之快,右手上还是传来一阵刺痛。

一根钢针擦破了我的手背上,伤口虽然不深,但却很长。

“江申……”

爷爷微弱的声音再一次传来,但我不敢掉以轻心,只能先谨慎的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确定没有其他危险后才将抱枕放下。

“爷爷你没事吧?”我来到爷爷的床边,此时的爷爷已经气若游丝面如金纸了,而就在爷爷的人中位置也插着一根钢针。

我伸出手想要将爷爷人中处的钢针拔出来,但是却被爷爷抢先一步拦住了。

“不要随便碰这些东西,真是孽债啊!”

爷爷眼中含泪,眼神中满是不舍。

“爷爷,师叔公他……”

“我都知道了。”爷爷打断了我的话。

“没想到,陈黑眼的死非但没有结束这一切,反而是正中对方的下怀,不仅我遭到了暗算,甚至还让你们这些小辈们失去了庇佑,真是失算啊!”

爷爷痛心疾首的说道,随即猛然挣扎着起了身,一把将自己人中处的钢针拔了下来。

听对着爷爷痛苦的哀嚎,我也是鼻子一酸,但是心中的火气却是有增不减。

“爷爷,你告诉我咱们这次的仇家到底是谁!”

我咬着后槽牙心里发了狠,但是爷爷却按住了。

“江申啊,今天爷爷跟你说的话,你一定要都记住!”

爷爷趴在我的耳边低声对我呢喃了一番,我听着爷爷的话,眼泪瞬间落下来了,但还是将爷爷的话一字一句的记在心里。

“爷爷你放心吧,我都记住了!”

我不停地答应着爷爷,有将他安顿好之后才来到了陈黑眼的身前。

比起爷爷,陈黑眼的情况要遭太多了,不过好在陈黑眼是自杀的,而且是我亲自下葬的,天魂地魂都被我送走了,这倒是让我松了口气。

我缓缓将陈黑眼放下,拖进屋里摆在中央,一整个过程都十分谨慎的不敢做过多的触碰,然后又从仓库里找出一把纸扎的大砍刀。

这大砍刀还是爷爷前几年亲自扎的,手艺十分精湛,我虽然也会做纸扎,但肯定不如爷爷的手艺好,没想到这压箱底的宝贝今日竟然派上了用场!

我将火盆拿过来,将纸刀放在火盆中,扔下一根火柴点燃。

“手握金刀来除丧,厉鬼凶煞速速藏;一刀砍下凶神灭,一刀劈下化吉祥。”

我念着咒语,静静地看着火盆中跳起的火焰,等火光灭后,我抓起一把纸灰洒在了陈黑眼的脸上。

只见,原本怨气十足的陈黑眼在遇到纸灰后,眼中的怨气竟然缓缓消失了,这变化让我信心大增,随即又抓起一把纸灰洒在了陈黑眼的身上。

伴随着纸灰越来越多,陈黑眼也慢慢将眼睛闭上了,尸体上的凶厉之气也消除了一大半,这可真是让我松了口气。

但是下一秒,难题接踵而来,陈黑眼身上的钢针和泳衣我该怎么处理呢?还有他身上的符咒,那可不是随随便便抹掉就可以的。

“身上的符咒可以用黑狗血和朱砂破掉,泳衣放到明天一早太阳一晒直接扯掉就可以了。”

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从我的身后传来。

我被吓了一跳,猛然回过身看着身后,却发现谢影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的身后了。

谢影依旧虚弱,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不过比起之前要好多了。

“你,你怎么醒了?”

我十分诧异的看着谢影。

“爷爷说你要睡三天,你竟然这么快就醒了?”

谢影并没有做过多解释,只是对我摆了摆手。

“事态紧急,我要是再不醒可能连你都会被搭进去。”谢影淡淡的说道,随即坐在了太师椅上。

“不过我也只是醒了,像你做的这些事以及盘道斗法我都做不了,只能靠你了。”

我听着谢影的话心里也明白了七八分,这谢影作为陈黑眼唯一的闺女,又是由爷爷亲自秘密抚养长大的,本事肯定不会比我弱,说不定比我实战经验还多呢!

她这次肯定是被人暗算的,现在苏醒想要起来帮忙也是正常的,只是她现在肉眼可见的虚弱,体力活还是要我多做一些的。

想到这,我也是点点头。

“好,你说,我做。”

好在店铺里东西齐全,很快我就找到了黑狗血和朱砂,只是这两样东西都不多了,勉勉强强一小碗,不过也足够了。

“将这两样东西碾碎,然后蘸着毛笔,沿着我爸胸口上的符咒再画一遍,那符咒就算是破了。”

谢影虽然叫陈黑眼一声爸,但言语之间并没有什么感情,我也没有多言只是对着她点点头。

“你好像早就知道这咒语的解法了。”

我一边磨着朱砂一边问道。

“这不是你爷爷教我的,是我爸教我的,他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了,所以就告诉我该怎么做了。”

谢影的声音有些疲惫,我也没有再多问什么,只是将毛笔放入研磨好的朱砂中蘸了蘸,然后在陈黑眼的身上开始了临摹。

很快,我就做好了一切,然后转头看了看谢影,在看到她点头之后,我终于是伸出手将陈黑眼头上的四根钢针都拔了下来。

“分魂针,破煞咒。”

谢影低声呢喃了一句,但在我听来却如雷贯耳。

分魂针是用来泄魂的,一般是给濒死之人用的,可以强行将天地二魂逼出来,如果我当时没有把陈黑眼的天地二魂送走,那肯定会被分魂针逼出来被人掳走;而破煞咒是防止陈黑眼临死前设下陷阱,暗算后来挖尸的人的。

这么说起来,把陈黑眼挖出来的人真是心思深沉啊!

我蹲在地上皱着眉头想着事情,却突然发现谢影正在盯着我。

谢影见我注意到她了便对我勾勾手。

我看着谢影的手势,二话不说就来到了谢影的身边。

“你应该叫我小姑姑。”

“啊?”

我有些没反应过来,一脸诧异的看着谢影。

可没想到谢影却对我笑了笑。

“我师伯是不是也受伤了?”

我点点头。

“既然是这样,咱们得想个办法,凭咱们俩能自保都已经不错了,根本就没办法照顾师伯。”

我挠挠头。

“爷爷现在的情况并不好,我怕……”

“怕什么啊?放心吧,我师伯没有你想的那么弱,而且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办啊!”

谢影一副了然的样子看着我,这让我有些不自然。

“你按照师伯说的做,剩下的交给我。”

谢影十分仗义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但是看她的动作我又想起了当初背她下山的情景。

想到这我急忙伸手搓了搓脸,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

“那你准备怎么做啊?”

我低声问道,可谢影却冷笑一下。

“金蝉脱壳!”

我依旧不解,只能瞪着眼睛看着谢影,示意她如果我不知道她的做法是不会干活的。

谢影见状也只好低声对我说道:

“你准备一下,明天一早给师伯下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