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侦探》何政嘀嗒的嘀嗒全文在线阅读_《心灵侦探》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悬疑惊悚《心灵侦探》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嘀嗒的嘀嗒”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何政嘀嗒的嘀嗒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啊啾!”何政坐在办公室打了一个喷嚏,从桌子上揪出一张抽纸擦了擦鼻子,还用力地擤了一下鼻涕:“哪个混蛋在背后说我坏话”“你把文件全部拿过去,申请拘捕令,正式起诉方虹芝”罗警司镇定自若的从门外走进,步伐轻松,手里拿着一摞厚厚的文件递给一旁的警务人员,但说话的语气却显得十分冷峻“罗司,你不会真的要起诉方虹芝吧?这样做会不会很草率,毕竟我们还有这么多问题没解决”“不单单是这样,过两天我还准备开一……

小说:心灵侦探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嘀嗒的嘀嗒

角色:何政嘀嗒的嘀嗒

悬疑惊悚小说《心灵侦探》的作者是“嘀嗒的嘀嗒”。故事梗概:”何政从风衣口袋里掏出警察证件,举着证件停留几秒过后,又将证件放回原来的口袋里。警察老兄点了点头,心里面那一颗悬着的石头终于放下了。“啊……原来是同事啊,我还以为大晚上碰见鬼了,平常也没人愿意来这地方。”一旁的老兄在口袋里掏出一叠钥匙,找了许久之后终于找到了并且打开了房门,顺便把离脑门上很近的封条撕…

心灵侦探

第10章 狗粮通灵 在线试读

何政前来死者公寓中,伫立在黑暗的边缘,因为这一层楼的灯泡烧坏了,所以周围的光线都较为昏暗,但还不至于到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

一个穿着警服的人正坐门右侧,他的存在跟一旁的环境对比起来尤为突兀,显得格格不入,那人下半边身子都藏在阴影里,不过上半身因为他手里拿着手机的缘故,光线照射在他圆乎乎的脸上,就单凭那一顶警帽,还是能认得出来他是个警察。

何政迈着有条不紊的步伐迎面向死者房间门口走去,旁边的警察似乎好像在玩游戏,还是那种忘我的程度,丝毫没有觉察到身边有其他人到来:他好奇地探头一望,小声嘀咕着:“这么大人了,居然还玩消消乐。”

一旁的警察老兄似乎也听到了些许动静,终于肯把目光从游戏上转移到何政的身上:“你是谁?来这里干嘛?”

“呃……师兄,我想进去看看你能不能开一下门。”何政从风衣口袋里掏出警察证件,举着证件停留几秒过后,又将证件放回原来的口袋里。

警察老兄点了点头,心里面那一颗悬着的石头终于放下了。“啊……原来是同事啊,我还以为大晚上碰见鬼了,平常也没人愿意来这地方。”

一旁的老兄在口袋里掏出一叠钥匙,找了许久之后终于找到了并且打开了房门,顺便把离脑门上很近的封条撕开,因为身高的缘故,一开始还够不着那封条,但第二次深吸一口气蹦起来终于搞定了。

刚一进屋子,里面就一片漆黑,啥也看不见,何政只好凭着上次来过这的记忆,往墙上摸索着。

“叮!”

灯光洒满了每个角落,双眼也终于重获光明,何政正往里走,目光停留在死者的一张照片上。

照片里,死者正以半蹲的姿态抚摸着他的宠物狗“小陌”后面的背景是一整个红砖墙,不过最吸引他注意的是一旁装狗的袋子。

何政开始到处翻看,桌子底下、厨房里、甚至连沙发缝隙都没有放过。

一番搜寻无果后有点失望,站在原地无助地挠了挠头,有点不知所措,何政掏出手机给证物科拨去……

“喂,桦姐,你帮我看一下记录,我想找关于死者柯阳朔的物品,是一个装狗的袋子,浅棕色底,蓝色条子,一格一格那种。”

“好,你稍等……不好意思何警官,我并没有找到关于装狗的袋子。”

“好谢谢,不好意思耽误你时间了。”何政失落地挂掉电话。

没道理啊,小狗会跑的话那就算了,装狗的袋子总不能长翅膀飞走吧。

何政向电视机旁的照片看去:“这样吧,万物有灵,有冤报冤,你一次把所有事情一次性发送给我吧。”何政拿起那一张相片,紧闭双眼等待通灵感应的到来……

奇怪的是这次并没有什么反应,何政歪着头脸上一抹疑惑道:“难道上一次跟你通过一次灵,就没有第二次了吗?这要我怎么帮你啊?”

何政无奈地仰天长叹,继续寻找着能够通灵的东西。

何政逛了逛,来到一个已经打开了的狗粮:“呐,你不是要我吃你的狗粮,才肯跟我通灵吧”他拿起一块狗粮便往嘴巴里扔去。

何政刚一把狗粮咬碎,那熟悉的感觉又来了,眼冒金星,摇头晃脑,接着无力地躺在地上。

画面之中,一只手把柯阳朔装狗的袋子放在地上,随后快速拉上了拉链,其中还伴随着小狗的犬吠声,声音拖得很长,似乎遇到了什么害怕的事情。

紧接着就是一只手提起狗袋子扔进了后车箱,里面一片黑暗,不知身在哪一处被遗忘的角落,寂寥落寞,没有任何讯息,没有任何回应,只有无尽的黑暗跟空洞,许久之后,一丝光亮朝里面透射了进来,以为能够逃离黑暗的深渊,但袋子被高高抛起,最终掉落在海里,画面闪到一旁的建筑上,一片沙滩插着一根鲨鱼旗帜,视线缓缓沉进水里,没有一丝生息……

……

“什么?你说柯阳朔被杀当天,全A市有三个沙滩挂鲨鱼旗?A市有那么多鲨鱼吗?唉,算了,我自己慢慢找吧。”何政挂掉电话并且揣进兜里,抬手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

“糟了,换班时间没有计程车,真是比沙漠没水喝,上厕所没有卫生纸还惨。”何政原地干着急,如果自己有不用钥匙就能把别人的车开走的能力,他还真想直接抢一辆车先走再说。

何政正盼望着附近能有路过的车辆通过,这样就能捎自己一段路了,左顾右盼之际,刚好透过一辆面包车的后视镜看到里面有一个人坐车子里悠闲地看着报纸,他灵机一动,上去就把门给人家拉开了。

“挨,司机大哥,我是警察,现在要征用你的车。”何政一边说话一边把自己的警察证明掏了出来。

里面的人被吓了一跳,甩开手上的报纸看着眼前说自己是警察的人:“又是你?”

车上的人正是李衡,他嘴巴里咬着一根棒棒糖,戴着墨镜甚是神秘,不过躲在车里还戴着墨镜必然有什么特殊任务。

“那就太好了,正好大家都是同事,我现在要征用你的汽车。”

“啊?什么?可是这车也不是我的啊。”李衡虽然心理上不断抗拒着下车,可是被何政一次一次地拖拽之下还是很不情愿地下了车。

“没关系啦,协助警方破案,车主是绝对不会介意的,你到时候跟车主说一下,我会向上级提议,给他颁发一个好市民奖给他,就这样,我先走了。”何政佩戴好安全带,双手握着方向盘,眼神锐利,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一脚油门消失在原地,连车尾灯都看不见了,只留下一脸呆滞的李衡。

顾晶晶从拐角处气喘吁吁地跑过来,额头上还能看见豆大的汗珠:“李衡,龅牙英跟他的手下出来了,肯定是想和那帮贵安仔做交易,我们的车呢?你停在哪啦?”

“本来那车呢,是停在这里的,但是刚巧有同事说有急事要借用我们的车,只好让他开走了。”

“你被征用了我们的车啊?什么人?”

“不就是上次跟你一起上娱乐周刊做封面人物的那个咯。”

“什么?你让那风衣怪人征用了我跟我老爸借用的小货车!你有没有搞错啊!”

“哎呀,大家都是自己人,都是同事,他说要征用我们的车,我没道理拒绝他啊,人家也是做正经事啊,对不对。”

龅牙英从楼梯上缓缓走下来并上了一辆小轿车,神态十分威风自信,他一直都是佩戴着那金项链、金手表、黑色墨镜又显得十分老气横秋。

“完蛋了,完蛋了,他们马上就要开车走了,我们没车还怎么追啊!”顾晶晶着急得直跺脚,刚听见车子被抢走的时候,内心无疑是非常绝望的,他的心情比灌了十斤的铅还要沉重。

此时一辆劳斯莱斯停靠在路的边缘,车前的小金人展开翅膀屹立在车前,正巧碰上了顾晶晶等人,此时她内心浮现出一个邪恶的想法:“哼,你会征用别人的车子难道我不会吗?”

一个头戴礼帽,一身西装,手上还戴着白手套的司机刚一下车便被两个人堵住去路,顾晶晶手持自己的警察证件说道:“警察,我们现在要征用你的车,快点!李衡上车!”

“啊?征用我的车?不行啊警官!你把车子开走了那我怎么办?”

李衡鸡贼的有样学样起来:“谢谢合作,之后我会向上级领导推荐,颁发一个好市民奖给你的。”

“你还说,人家都快到家了,坐稳了。”顾晶晶一脚油门开得很快,车子也是平稳起动追赶着龅牙英。

各类车辆川流不息,车马如龙,宛如一条无边无际的大海,两人的车速都很快,飞驰着穿梭在大马路上,顾晶晶眼神坚定,目视前方,全神贯注地追赶龅牙英,双手挪动方向盘的动作十分帅气。

随着时间的流逝,人流在不断的增多,偶尔的红绿灯,不知不觉已经找不到龅牙英所乘坐的车辆了。

“老大,你有没有觉得画面有什么奇怪的声音?”

“不知道,可能撞到垃圾了,快帮忙看一下龅牙英的车去哪了。”

顾晶晶后方传来悠长的警笛声,往后视镜看去,两名警察正骑着摩托跟在后面。

顾晶晶一边转动着方向盘一边笑着说:“行啊李衡,你越来越聪明了,什么时候学会打回总部叫增援的。”

“啊?我没有啊,我还以为是老大你叫的。”

后方的警察一边骑着摩托,一边腾出手来示意靠边停车。

各自停车之后,两名警察依靠在摩托车后面当掩体,双手举枪大喊“别动!把双手放在车窗外!”

“伙计,我们是警察,发生什么事了,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别动!什么伙计,别套近乎,我们接到有人报案,说你们两个涉嫌冒警,绑架。”

“冒警?”

“绑架?”

顾晶晶跟李衡分别走到后面拉开后车门,车门刚被拉开,一男一女就探出头来,一脸难受的样子,两人衣着十分华丽,衣领处雕刻的花纹泛着金光似乎是用很昂贵的金线制成,那男子起身还不忘整理自己的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