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不渝天启六年(绝对战栗)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绝对战栗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悬疑惊悚《绝对战栗》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天启六年”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李不渝天启六年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哗哗哗……”忽然,一阵急促的水流声,从厨房里传出此时已经深夜11点多了,早早睡下的李不渝被这声音惊醒,睁开惺忪的双眼,在黑暗的房间里坐起来这是一个老式的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小区房,卧室在南,厨房在北,中间夹着客厅和卫生间和他一起租住同学今天突然被安排值夜班,没有回来,只有他一个人在家所以,今天睡得比较早,被吵醒的他不禁迷糊了一下,不对呀,明明记得厨房的水关了啊?算了,就当起来上厕所吧!也没有……

小说:绝对战栗

作者:天启六年

角色:李不渝天启六年

小说《绝对战栗》是网络作者“天启六年”写的一本悬疑惊悚小说。详情:“难道屋里所有的门应该都被封住了……”一瞬间,心里掠过这个想法,再回头一看,那张怨毒的脸已然驾驭着水又从厨房里紧跟了上来,直逼自己的脚下!李不渝急忙跳到卧室门口,一拧门把手,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这里打不开了。“这下拿不到手机了!没办法和外面取得联系。”李不渝瞳孔一缩,身体只顿了一下,立刻转身跳到客厅…

绝对战栗

第3章 关门杀人 免费在线阅读

第三章 惊变

正在这时,厨房的水管再一次爆出水声,急促的水声拍击着池底!

比刚才更加激烈的声音像平地炸雷一样,刺激着李不渝的耳朵,而让他心头一紧的是,水池里的声音越来越闷,似乎它越来越满……

李不渝急忙走到厨房前,只见水池里的水竟然不往下漏,或者说漏下去的速度远远跟不上喷涌而出的水!

水池里的水越涨越高,只片刻功夫,就漫溢出来,哗哗地流泻在地上。而那本来洁净的水却变得越来越浑浊,像一个丑陋的爬虫,朝的脚下漫开。

突然,一张惨白怨毒的鬼脸从地上的积水里浮现出来!

李不渝心里一惊,往后退了几步,而那鬼脸竟然驾驭着水快速翻卷过来!

李不渝骇了一跳,虽不明白眼前发生的一切,但隐隐感觉到,绝不能碰到水!

“这世上真的有鬼!”

他急忙大步跨到正门,想打开房门逃出去,可无论他多么用力向下压门把手,它却如同凝固的水泥一样,丝毫按压不动。

李不渝头皮一麻,不信邪,手上青筋暴起,又用力压了几次,却始终没有反应。

“难道屋里所有的门应该都被封住了……”

一瞬间,心里掠过这个想法,再回头一看,那张怨毒的脸已然驾驭着水又从厨房里紧跟了上来,直逼自己的脚下!

李不渝急忙跳到卧室门口,一拧门把手,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这里打不开了。

“这下拿不到手机了!没办法和外面取得联系。”

李不渝瞳孔一缩,身体只顿了一下,立刻转身跳到客厅的沙发上。

绝不能碰到水!

汹涌的水花绕着沙发转一圈又一圈,渐渐把整个沙发都围了起来。李不渝急忙凝神去看那水流,只见那鬼脸围堵完后,就停在沙发前不动了,还好,水流没有超出常识,诡异地向上爬。

李不渝刚想松口气,但是突然想起,不对!厨房的水没有停!

果然,只见那地上的水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在整个客厅里弥漫开来,李不渝顿时反应过来,它封住门的所有用意!

“是的,第一关闭卫生间的门是不让我关闭上水阀,第二关闭大门是阻止我逃出去,第三关闭卧室的门是防止自己拿到手机求救,而封住这三扇门是以最快的速度在客厅里涨起来,那么,无论我现在哪,哪怕爬到天花板上,也逃不掉被它触碰!真是狡猾啊!”

李不渝心里既惊且惧,从未遇见诡异的他,第一次感到慌了神。他攥紧了拳头,努力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境,深知惊慌失措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心里默念着:“泰山崩于面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片刻后,渐渐冷静下来的他环顾四周,寻找着可能机会。

突然,他发现一线可能的生机。

客厅的推拉窗户没有关!

“目前看来,这鬼虽然能操控水,但依然遵循自然运行规律,没有飞起来,爬上来,甚至变成人的形态。如果自己能在窗台上落脚,漫溢的水只能从窗台下漏走。

以厨房水管的流量来看,即使再快两倍,也不能顶着窗户那么大口淹上来。而且窗户是可以关上的,更能保护自己的安全。

现在唯一考虑的是,是呆在客厅里找一个高于窗台的位置,还是冒险到窗台的位置,躲在窗户后的防盗窗里?”

李不渝只想了一瞬,呆在客厅里求稳,但变数太大,不知道接下来还会遭遇什么,这里到窗台虽然还有三米的距离,但是一旦到了窗台就多了许多选择。

李不渝立刻抄起旁边的两个凳子,把其中一个推到窗台和沙发中间,另一个拎在手里。

那鬼脸似乎察觉到的想法,原本平静的水面顿时汹涌起来,更加极速的飞涨起来,并试图推走凳子。

“不能等了,要快!”

李不渝吸了一口气,瞧准落点,一个箭步跳到凳子上,再借力一点,顺势跳到窗台上。

“抓住了!”

牢牢钳住窗户侧边的李不渝心里一喜,赶忙挤到防盗窗上后,又把剩下一个凳子躺在脚下,蹲在上面,这样就高出窗台20厘米。即便水流再大,也不怕意外了。

李不渝安定下来后紧紧盯着客厅里的浑浊水面看了一眼后,坚定地拉上窗户。

整个房间的水像是暴怒一样。打着漩涡极速上涨,然而伴随一阵火花四溅,房间所有的灯顿时熄灭,屋子陷入一片黑暗,李不渝眼睛陷入瞬间的失明,短时间看不清房间里的动静。

约莫几分钟后,恢复视力的他看到水面涨到窗台,本来浑浊不堪的水此时已全部转为乌黑一片,那张苍白怨毒的脸从水里慢慢浮现出来,周围突然变得阴冷起来,李不渝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它死死盯着李不渝片刻,那毫不掩饰的恶意,恶毒的眼神,令第一次见到诡异的李不渝感到头皮一阵发麻,口干舌燥。

转眼间,那张脸消失不见,客厅里漫涨的水位又缓缓退散,直到全部消失不见。

“嗯?这是走了吗?”

庆幸躲过一劫的李不渝小心推开半扇窗户,注视地板良久。

“试一试?”

他悄悄脱下鞋子,重重摔在地上,模拟人跳下来的声音。

只一瞬间,从厨房里轰然涌出漫天的水顷刻间就漫布整个客厅,狠狠卷向鞋子所掉位置,只短短十几秒钟就已经上涨到窗台之下。

鬼发现自己受骗后,那张怨毒的脸又一次从水里浮现出来,它凝视了一眼,这一次,它只浮现了一瞬。

这次它翻卷着水花,激荡的水流,四处破坏着客厅的一切,漫涨的黑色水花徒劳地拍打着窗户,似乎发泄着自己的愤怒。

李不渝强装着镇定,看着那汹涌的浪花,为自己的明智选择暗暗庆幸。

正当他准备放松一下,平复心情时。突然呆住了,他猛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错误,自己还是把它想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