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病弱反派他总想杀了我》阮幺幺萧祈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穿书:病弱反派他总想杀了我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穿书:病弱反派他总想杀了我》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拉埃河”,主要人物有阮幺幺萧祈之,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萧祈之躺在她怀里,可以清晰的听见她因剧烈运动发出的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与身上散发的热气,还有些汗味并不难闻,反而还带着她身上自有的味道,让萧祈之有一些难以言喻的感觉他撇过了头,皱紧了眉头阮幺幺以为是自己身上的汗被嫌弃了,加快了手中的动作,将冰凉的药膏涂在他伤口上,“刚刚跑的太快没来得及擦汗,不好意思哈,忍忍,上完药我就走”萧祈之的手指动了动,唇紧抿着,依旧不理她,但也没再抗拒上完药后,她又……

小说:穿书:病弱反派他总想杀了我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拉埃河

角色:阮幺幺萧祈之

网络作者“拉埃河”的经典佳作《穿书:病弱反派他总想杀了我》火爆上线,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文章精彩内容为:”几人话语里面的意思非常明显。阮幺幺也乐得乖巧应下,“我懂我懂。”见几人离开,她连忙俯下身检查小孩的伤势,双手开始解他的衣袍,“你是醒着的吗?她们走了,以后有我在,不会有人欺负…..”“滚。”小孩轻飘飘的说出这句话,按住她的手,将之扯开,阮幺幺看见他咬牙切齿的厌恶,“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对我…

穿书:病弱反派他总想杀了我

第2章 抗拒 在线试读

阮幺幺看了看四周,这院子冷寂,应当是萧祈之住的偏僻的后院。

雨水打在身上很疼,她收紧了手臂,抱紧了手中的孩子,

“刚刚我下手太重了,见他咳出了血,先前我听太医说过,咳血可是要命的!万一他死了,我们怎么向皇后娘娘交代不是?”

那几位宫女互相对视了几眼,有些狐疑的说,“咳个血这么严重?”

阮幺幺没什么强项,扯淡是一流,她神情严肃,“对,咳血了就证明肺被踢破了,你看他动都动不了,而且眼睛还出血了,眼珠子被我们打出来了都有可能。”她伸手就要去扯萧祈之脸上的布条,

“你们要不要看看?”

“啊!”那些宫女被唬住,立刻转过了身,唾骂道,“真是晦气,都要死了还脏了我们的眼。”

“…..这可不怪我们,是你叫我们来的。”

几人话语里面的意思非常明显。阮幺幺也乐得乖巧应下,“我懂我懂。”

见几人离开,她连忙俯下身检查小孩的伤势,双手开始解他的衣袍,“你是醒着的吗?她们走了,以后有我在,不会有人欺负…..”

“滚。”小孩轻飘飘的说出这句话,按住她的手,将之扯开,阮幺幺看见他咬牙切齿的厌恶,

“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对我。”

他艰难的说出这句话,固执的抱住自己不让他碰。

阮幺幺努了努嘴,不动声色的蹲在他身前给他挡着雨。

接着,在内心倒数三个数。

三个数过后,萧祈之紧紧抱着自己的手松了开来,头一歪,无知觉的晕了过去。

阮幺幺抱起这小小的一团,朝房中走去。

剧情里就是这么一段,萧祈之被宫女们殴打,在房里躺了三个月,无人知晓他身上的伤有多严重,也就没有太医来看,只留了一口气给他,差点死掉。

阮幺幺给他打了一桶热水,水汽萦绕,她尝试了下水温,觉得差不多了,便开始脱这小孩的衣服。

萧祈之就乖巧的坐在那,不,准确的来说是晕着的。

这个时候倒是听话,比刚刚像刺猬一样好多了。

阮幺幺叹了口气,方才他不让自己脱衣服,现在溃烂的伤口和布料粘在了一起,倒是让她有些不忍心下手。

阮幺幺咬咬牙,“对不住了。”

撕拉一声,衣服扯着一些肉一起被撕了下来,萧祈之直接被疼醒,闷哼了一声,小脸煞白。

防止他误会,阮幺幺说,“我在帮你脱衣服洗澡,你刚刚在外面不让我脱,现在伤口和衣服连在一起才会这样的,不撕开会伤的更重。”

萧祈之疼的咬牙,女子的声音轻柔,但也无法抚平他内心的燥意,他冷冷的说,

“你…虐待的还少么?”

阮幺幺:“…以后不会了。”

似乎没想到她这样回答,萧祈之愣了愣,但那一丝思想很快又被疼痛所代替,他去咬自己的手腕。

阮幺幺加快了手上的动作,“马上就好,再忍忍。”

给他脱完衣服后阮幺幺擦了擦额角的汗,开始给他脱裤子。

萧祈之拽住裤腰,“….不行。”

阮幺幺嗤笑一声,撑着脑袋揶揄的看着他,“怎么?才五岁长出来了吗你?”

她发出一个来自老母亲般的笑,就让他穿着裤子抱进浴桶,“挺好,倒是守男德。”

萧祈之没有说话,撇过了头去。

身体被热水给包裹,雨水打进身体的冷气散了不少,浑身的伤口又开始疼了起来。但他依旧隐忍,任伤口在水中绽开,浮肿溃烂。

这是什么?虐待他的新点子?

萧祈之没有什么反应,甚至想冷笑一声。

看见他嘴角若有似无的嘲讽,阮幺幺拿着布给他擦拭,“你身上脏,伤口挨了不少污秽的东西,帮你擦干净就来上药。”

她动作很快,不一会萧祈之就被抱出了水桶,他此刻已经没有了别的表情,只是一贯的沉默。

擦干净脏兮兮的小脸后,幺幺才来得及仔细看他。

整张脸眼睛被盖住,鼻尖小巧未成型,嘴唇也是小小的,下面,似乎还有个小痣。

阮幺幺也不多说话,拿起他衣柜里仅剩的几条裤子扔在床上,“你自己换裤子,我去给你拿药。”

过了很久很久,门外也没传来动静,萧祈之本就不信她,裤子湿了,便自己摸索着脱下,而又穿上。

他躺进薄薄的棉被里,伤口依旧在发疼,体内好像也受了伤,光是这么躺着,便让他疼出了声,像一只溺水的鹿,在死亡边缘疯狂挣扎。

哐当一声,门突然开了。

萧祈之僵住了脊背,今日在雨水中挨打的恐惧让他身体不自觉的颤抖。

又要开始了吗?这次他们会怎么对他?扔进水里?吊在树上?亦或者是,继续拳打脚踢?

“你睡着了吗?”

身后传来一阵小心翼翼的声音,怕吵醒他似的,关门的动作也轻了。

萧祈之听得出来,是那个女子的声音。

阮幺幺轻手轻脚的过去,见他在发抖,便将人扶起,“你没睡?”

萧祈之没有躺在床上,反而躺在了脚踏上。

她去握他的手,“很冷吗?怎么抖的如此厉害?为什么不睡床上?”

萧祈之用尽力气将手从那温暖的掌心抽出,重重的呼着气。

看着那张床和他躺着的脚踏,脑中顿时浮现起了属于这具身体原本的记忆。

作为萧祈之的贴身侍女,他眼盲,所以她要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包括晚上能够与他同住一屋,原主自然是不乐意的,可以这么说,宫里就没人在意这个病怏怏,不受宠爱,仿佛随时都能噶了的六皇子。

所以她更加有恃无恐,属于萧祈之的大棉被都被她夺了过去。

就连床也没给他留,直接将人赶在脚踏上睡。

……

啧,她真畜生啊…

阮幺幺扶额叹了口气,俯下身不顾他的挣扎,将人抱在床上。

萧祈之犹如惊弓之鸟,刺猬身上的刺猛的竖起,他张开了嘴,狠狠的咬在横在他身前的手臂。

阮幺幺闷哼一声,这只小刺猬像用尽了全力,她觉得自己的肉都要被咬下来了。

阮幺幺怕疼,

非常怕。

她迅速将手收了回来,他咬的太重,手臂上泛起了青紫,上面清晰的盖上了一个小小的牙印,还泛着水光。

阮幺幺吹了吹,微微蹙起了眉头。

萧祈之则是侧了一个身,身体蜷缩了起来,捂住了头和肚子。

挨打前的防备姿势。

阮幺幺心里变得更加难受,她叹了一口气,坐在了他身边,

“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我想帮你,你的伤口不及时处理会感染。”

萧祈之身体细微的颤抖,依旧护着自己的头,倔强的不吭声。

阮幺幺咬咬牙,道,“想要活下去,就不能和那些人…和我作对,你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意识到自己说这些话似乎不符合人设,阮幺幺决定靠硬的。

“所以,好好听话,等你有本领,等你有权力了,才能反抗,才能报仇。”

为了符合自己说的话,她强硬的将萧祈之拉了起来,把人圈进怀中。

果然,这回他听话的多,没有再进行任何的挣扎,只是身体依旧僵硬。

阮幺幺只觉得他手很冰,便搂住他,用被子将人盖好,双手环住他打开药膏的盖子,与他说着话,

“这药膏你猜我是哪来的?”

方才的强硬与冷淡一笑而散,不听他的回答,她又自豪的嘿笑了一声,“从路过的太医那抢来的!没想到吧?”

这种上好的药膏只有太医才会有,于是她费了好大功夫才从他的药箱的偷偷顺了几盒过来,倒是浪费了不少时间。(别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