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放后,残废夫君撒娇求妻宠)唐易泽苏卿雪完结版在线阅读_唐易泽苏卿雪热门小说

网文大咖“是否烬力”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流放后,残废夫君撒娇求妻宠》,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古代言情,唐易泽苏卿雪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流放队伍众人看着围着他们的不快,吓得缩成一团,他们哪有时间偷别人的东西!卫田上前拿出文书,“这位大人,我们是奉命押送罪犯去泗归城,昨夜一直派人看守着不曾拿过客栈什么东西!”那捕快拿起瞧了瞧,瞥了眼众人,“都是罪犯怪不得手脚不干净,都押回去好好搜查!”见文书不好使,卫田也不再客气,“大人可想好了,我们是奉命办事!”“我等也是奉命办事!”“你!”一时哑口无言,在人家的地盘,也不好大打出手流放队伍又……

小说:流放后,残废夫君撒娇求妻宠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是否烬力

角色:唐易泽苏卿雪

小说《流放后,残废夫君撒娇求妻宠》是网络作者“是否烬力”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以下是《流放后,残废夫君撒娇求妻宠》内容概括:“夫人,请用膳!”苏卿雪接过两口喝掉,只当是补充点体力了,下个补给点她得买些肉食。五叔接过空碗,犹豫了会还是决定开口。“夫人,那个咱们粮食快坚持不了两天了,要不其他人一天就一顿吧!”他们整个唐府加上押送的官差都是靠着苏卿雪买的粮食撑了这一路,但是这样下去她的银子也不经花啊!此去泗归城少说也得三个月,…

流放后,残废夫君撒娇求妻宠

第6章 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在线试读

一连几天赶路,众人都有些疲倦。

苏卿雪买了粮食虽然多,但也架不住这么多张嘴。

卫田识相的再不给发霉的馊馒头了,顶多再采购一点他们官兵的口粮。

五叔见苏卿雪独自在一旁石头上歇息,便端了碗粥走过去。

“夫人,请用膳!”

苏卿雪接过两口喝掉,只当是补充点体力了,下个补给点她得买些肉食。

五叔接过空碗,犹豫了会还是决定开口。

“夫人,那个咱们粮食快坚持不了两天了,要不其他人一天就一顿吧!”

他们整个唐府加上押送的官差都是靠着苏卿雪买的粮食撑了这一路,但是这样下去她的银子也不经花啊!

此去泗归城少说也得三个月,他们皮糙肉糙受点苦也没什么,别苦了主子们就行!

“这事五叔就不用担心了,我自有打算。”

苏卿雪喝完粥正打算回马车,五叔叫住。

“夫人,唐府下人有几个想亲自感谢您,他们…”

苏卿雪急忙让他打住,“五叔,这些事就不必和我说了。而且是五叔你让他们坐的马车,他们该谢的是你。”

说完苏卿雪向唐易泽马车走去。

五叔看着那背影笑了笑,他们的夫人真是个菩萨心肠。

唐府下人中有不少孩子,装粮食的马车渐渐空旷起来他便让孩子妇人换着乘坐一会,能轻松不少。

原来夫人早就知道了,还没有责怪他!

苏卿雪上了马车,开始给唐易泽检查。

这些时日相处,也培养了些默契。

她不问他便不会开口!

给他换了药,苏卿雪又输入了些星力源,她的星力源随着他的康复也渐渐恢复得四五成了。

唐易泽突然钳住她的手腕,苏卿雪本能的防御反手钳住他的手并压向他的胸口。

“好身手!”

冷冷的语气倒听不出夸赞,苏卿雪嘴角扯笑,“哪比得上你,趁人之危、恩将仇报!”

唐易泽并未接话,“你输入我身体的是什么?”

他从小习武,这股力量奇怪又充满能量,他可以肯定不是内力,但她又是如何拥有这样的力量?

苏卿雪倾身靠近、两人呼吸相抵,空出的手轻抚上那傲娇的下颚。

许久没刮的胡子有些扎手,不过并不影响她挑衅美男。

“自是能疗伤的的好东西,不过…你这副皮囊长得倒是不错,白白嫩嫩的像个小白脸!”

闻言唐易泽打掉她作乱的手,他一个征战沙场、杀敌无数的将军,竟然被人说是小白脸!

士可杀不可辱!

但他又对她发不出脾气,本想好好说道说道,话到嘴边便没了生气。

瞥过头不去看她。

苏卿雪低头一笑,感情还是个小纯情呢!

她也没那个闲心逗弄他,拉过他的手输入星力源。

这次唐易泽没有反抗,反而欣然的接受了。

“放心吧,不会拿你怎么样的,顶多…让你侍寝、端茶倒水!”

苏卿雪意味深长的挑眉,看得唐易泽耳根子都红了!

他原本也只是想问问她这神秘力量的来历,这样看来她是不会说的了,也不再白费这个力气。

“想…想得美!”

“我是长得挺美的,不用夸奖!”

星力源输入得差不多,转身苏卿雪下了马车。

经过两天的赶路终于快到附近的台禹城。

卫田吩咐人马原地休整,苏卿雪被马车颠得肠子都快翻出来了,赶紧下车缓缓。

他们是在山岭顶上,旁边就是山崖,深不见底。

这处正好能看到远处城门的位置。

他们要进城得绕过这座山,从另一处下山才能到达城门口。

离他们不过十来米处有座休息的亭子,那儿坐着几个看似书生的人谈天论道。

苏卿雪让唐易柔原地休息,自己往那悬崖边沿吹吹风。

亭子那几人视线突然传到了这边,盯得苏卿雪出神。

苏卿雪自是察觉到了那异样的眼光,瞥了一眼哼笑着双手环胸。

找死!

其中一个满身肥肉、眯笑眼睛都泛着花痴样大步朝这边走来。

站到苏卿雪身后,装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

“这位姑娘,在下陈剑,台禹城人士,不知姑娘可否愿意和我共一杯?”

那贪婪的笑意,背对着苏卿雪都觉得很是恶心。

还在喂马的冉兵见状,急忙跑过去。

唐易柔也想过去,被石安拦下了。

“放肆,我们夫人也是你等配说话的。”

冉兵一脸杀气,主子让他保护好夫人,他可不会手软!

陈剑原本有些害怕,但看到冉兵那手脚都被铁链栓着,顿时哈哈大笑。

“哈哈哈,我当是什么名门望族,原来是罪犯啊!这位姑娘我家祖上也是官宦人家,只要你跟了我,我保证让你脱去罪犯的身份,还让你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陈剑说得天花乱坠,都要把自己家夸出花了。

“哪里来的滚哪里去,再不走别怪我不客气!”

冉兵早就想揍人了,要不是有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怕给主子惹麻烦,他早一脚解决了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死胖子。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

“我跟这位姑娘说话,你多什么嘴,就你这样还想打我,你打啊!看我不剁了你的手。”

苏卿雪是没闲心听两人吵,转身冷笑着看向陈剑。

“你刚刚说,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可是真的?”

冉兵就要拦着,心里一阵气愤,这大庭广众之下她不会要给主人戴绿帽吧!

苏卿雪的一转身,斜阳打在她身上。看得陈剑两眼放光、止不住的痴迷。

这些日子星力源的恢复苏卿雪身体也日渐健康起来,现在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冷清美女了。

“呵呵,那个…对,只要姑娘跟了我,我的银子都是你的。”

苏卿雪轻勾唇,手上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把利剑,直逼陈剑脖子。

陈剑一时懵圈,“你个臭娘们,敢这么指着我,知道我是谁吗?”

苏卿雪手上力道加重,陈剑明显感到刺疼,脖颈上已溢出血迹。

意识到不对经笑呵呵拿出平时讨大官欢心的模样,“那个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顿时慌张起来,乖乖他惹了什么人啊!

“姑娘,你我无冤无仇的,你要什么尽管说,只要我能拿出来的我都给你。”

冉兵一顿白眼,自顾退到一边,他怎么忘了这位夫人可是不会吃亏的主啊!

唐易泽轻轻一笑,放下了窗帘!

卫田一旁远远待着,他早就见识过这位苏姑娘的厉害了,一直远远躲着呢!

这段流放路程他是不会轻易惹这位看似柔弱实则狠戾的苏小姐了!

一路下来他明白了整个队伍最不能惹的就是她了!

反观唐易柔已经偷偷崇拜起大嫂了,小心脏激动得不行。

拉着唐易浚坐下慢慢观看、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