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然秋轶(少卿大人请留步)全章节在线阅读_《少卿大人请留步》全文在线阅读

“脑花”的《少卿大人请留步》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现在这件案子算是陷入了僵局,一通查下来,发现跟望月楼和王记肉铺都无关,尸体还没有了头颅,这倒还真不好查了穆然原以为他会发愁,还想着该如何安慰他,没想到他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阿然,你陪我去徐府找徐詹事吧,他前几日约了我喝酒,今日得空,就今日去吧”穆然:“好”徐府徐詹事大老远就笑着过来迎了,“秋贤弟,我约了你都快半个月了,现在你终于是得空来了,穆总领,我听说了你们的婚事,你们办得急,我都没准……

小说:少卿大人请留步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脑花

角色:穆然秋轶

小说《少卿大人请留步》是由“脑花”所著。内容概括:”秋轶由衷的说:“阿然真厉害。”穆然:“快吃吧,要不然就冷了。”秋轶想着她应该也没睡,于是便开口道:“阿然,屏风后有张床,你去睡会吧,过不了多久就要天亮了。”“那你呢?”秋轶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淡笑道:“我一会儿吃完粥趴桌子上睡会儿就好…

少卿大人请留步

第6章 虎皮鸡爪(五) 在线试读

穆然将食盒打开,端出了一碗粥和几碟糕点放在桌上,轻声道:“吃吧。”

秋轶看着桌上那碗清淡可口的鱼片粥,眼中有些惊诧道:“阿然,这是你做的?”

穆然淡淡点了点头,“嗯,你快试试合不合胃口。”

秋轶尝了一口就被惊喜到了,鱼⾁细嫩鲜美,鱼⽚嫩而爽滑,粥炖得软糯香醇,他抬头看着她笑得明眸皓齿,“很好吃,没想到你还会做饭。”

穆然不由得被他的笑容所感染到,也笑着道:“你喜欢就好,边关条件不比京城,想吃的东西一般都吃不到,所以我就学了一些。”

秋轶由衷的说:“阿然真厉害。”

穆然:“快吃吧,要不然就冷了。”

秋轶想着她应该也没睡,于是便开口道:“阿然,屏风后有张床,你去睡会吧,过不了多久就要天亮了。”

“那你呢?”

秋轶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淡笑道:“我一会儿吃完粥趴桌子上睡会儿就好。”

穆然点了点头,“要不然你去床上睡吧,好歹休息了会儿,你一直忙着想来应该是没休息过,明日还要查案。”

秋轶放下手中的碗,然后大步走到了她跟前,吊起眉梢,嘴角微弯,颇为暧昧的说:“我们是夫妻啊,不必让来让去了,一起睡吧。”

穆然的脸一下就红了,连带着耳朵都红了,她一双纯净的眸子里有些惊慌失措的模样,期期艾艾了半天才道:“如此也好。”

“哈哈哈……”秋轶瞧她被吓得脸都红了,笑出了声,“好了,我跟你开玩笑呢,我还有些卷宗要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看完,你先去睡。”

穆然没好气的跺了一下脚,也知道了这人是在拿自己寻开心呢,真是跟小时候一样烦人,她转身就往屏风后走去,也不搭理秋轶了。

她躺在床上,通过屏风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一道红色的身影正忙着翻阅卷宗,看着、看着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翌日一早,天刚蒙蒙亮穆然就醒了,这里没有她换洗的衣服,故而也没出去练功,秋轶趴在桌上睡着了还没醒。

她轻轻的走了过去,弯腰看着他的睡颜,他真的很好看,像个瓷娃娃一样,可能是在大理寺太忙了,额角长了一个痘痘,但这并不影响他好看。

忽然,秋轶睁开了双眼,二人四目相对,一时相对无言。

穆然惊慌失措的后退了半步,心仿佛漏跳了一拍,她气息都有些不稳,“早。”

秋轶被她的举动给可爱到了,微笑道:“早。”

还好有人进来送早膳,打破了两人暂时的尴尬气氛。

用过早膳后,秋轶正色道:“阿然,太子爷给你放了多久的婚假?”

穆然如实道:“三个月,除非太子爷要出京城,不然应该是用不到我的,怎么了?”

秋轶沉吟片刻,缓缓道:“阿然,你来帮我吧。”

穆然很爽快的答应了,就算他不说,她也是会跟着他的。

二堂

王二丫及其丈夫跪在地上,颤颤巍巍的一直发抖。

秋轶坐在上首,面色严肃道:“王家相公,你收家禽或者收猪的时候都是在什么地方收的?”

王家相公与之彪悍的媳妇相比就瘦弱多了,许是一回来就被王二丫拉着来了大理寺,所以裤腿上还有泥土,他战战兢兢的说:“回大人,小人就是在周边乡下收的,小人也不知道为何家中冰窖里会有尸体。”

秋轶神态自若,语气平静道:“你当真不知道吗?那分尸的手法没经验的人可不会分。”

王家相公声音都在发抖,“我不会,我家向来不是我杀猪,卖肉,都是我婆娘做的,有可能是她背着我杀人分尸了。”

王二丫一听这话就气不打一处来,她抬手就抽了男人一巴掌,怒气冲冲的骂道:“葛二蛋,你他妈就不是个人,想当初你差点饿死街头,可是我爹救了你,让你入赘我王家,现在你居然反咬我杀人分尸,那我还可以说是你偷偷杀了,分尸然后葬在冰窖里的,我若是杀人早就将人剁成肉酱去喂狗了;大人,我怀孕生产那几年都是葛二蛋管理家里的生意,他卖猪肉从来都不用称,下手就知道斤两了,只是他身体弱,才是我来杀猪卖肉的。”

葛二蛋身体还在抖,时不时的咳嗽几声,他大声哭喊着,“大人,您明察啊,我知道没有杀人,那日我婆娘去走亲戚了,我半夜起来方便就看到院子里有一具没有穿衣服的女尸,我不敢报官,于是就将人分成了好几个部分,分别和冻货一起冻了起来,容易被认出来的我就分开装到一边了,想着什么时候拿出去丢掉就好了,没想到被我婆娘给卖了出去。”

秋轶冷然道:“尸体的头颅呢?还有,你为什么不敢报官?”

葛二蛋狂吞了一下口水,一双鼠眼四处乱飘,“因为、因为我和那女尸睡了,我发现尸体的时候就没有头颅,大人,我真的把我知道的都说了。”

王二丫站了起来对着葛二蛋又是踢又是骂,“你居然奸尸,连头都没有,葛二蛋你他妈真是个变态。”

旁边的衙役强忍着笑意,他们也不去拉,这种人被打死都是活该,但也不能真让他被打死,看着被教训了就差不多了。

王二丫手下也是有分寸的,打了一会儿就住手了,她重新跪下,言语恳切的说道:“大人,您要怎么罚葛二蛋都可以,求您别杀他,孩子还小,我不想当寡妇,也不想孩子没了父亲。”

秋轶冷然道:“葛二蛋犯了奸尸、分尸、隐匿尸体和侮辱尸体罪,罪罚不会小,但罪不至死,你们二人且回去,等这个案子有进一步发展,到时候大理寺会有人传唤你们的。”

王二丫听说不会死就放心了,又哭又笑的拽着葛二蛋走了。

穆然站在他身侧看完这一场审讯,不由得感叹,他每天都要面临各种各样的人,和各种犯罪分子打交道,怪不得他成熟稳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