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富甲一方的爹(我那富甲一方的爹)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我那富甲一方的爹)我那富甲一方的爹最新章节列表

黄四娘阿七是《我那富甲一方的爹》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撕票”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金陵城来了位姑娘,把我给绑了她叫黄四娘她向我爹索要三十两赎银,不然就撕票我那富甲一方的爹,没给我知道我爹不会给,他早就在巴望我这个庶出的儿子早点死他一直说我是灾星,虽然我从小到大就没见过我爹几面我娘生我那会儿,我爹正在京城做官,没赶回来我出生之后,这老东西就一直被关在京城的大牢里原因,似乎是因为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被同僚弹劾来一把他出狱后说,他被弹劾那天,刚好就是我出生的日子爹……

小说:我那富甲一方的爹

作者:撕票

角色:黄四娘阿七

火爆新书《我那富甲一方的爹》是由网络作者“撕票”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撕票”创作的主要内容有:那些曾经在我眼里很美的雪花,如今就像是一个个乱飞的幽灵。嘶吼着,翻滚着,横冲直撞。我躺在木床上,想着这些幽灵会不会也埋了我。等到黄四娘再看到我的时候,我就也成了一具冻尸…

我那富甲一方的爹

第4章 免费在线阅读

原来都会死人,我以为雪总是美的。

雪太大了,街上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了。

这种日子大家都很少出门。

我也只能呆在客栈的房间里,把窗户打开,任雪花纷纷扬扬飘得满屋都是。

那些曾经在我眼里很美的雪花,如今就像是一个个乱飞的幽灵。

嘶吼着,翻滚着,横冲直撞。

我躺在木床上,想着这些幽灵会不会也埋了我。

等到黄四娘再看到我的时候,我就也成了一具冻尸。

要是我死了,黄四娘会不会去给我家里人送个信?要是我死了,我父亲会不会摆上三天三夜的酒席?窗外飞进来的雪打在了我的脸上,我的脸很快便有些发烫。

我忽然想起十二岁那年的冬天,大概就是三年前,我养的八哥死了,也是被冻死的。

那天看着笼子里的那只死鸟我特别难过,因为那些日子最大的成就就是教那只八哥说话。

我还记得那天庭院的积雪很深,于是我就把身子埋在雪里,把雪都堆在自己脸上。

我哥经过我,冷笑道,你是要跟你的八哥殉情吧。

我也不理他,但又觉得他说得有些道理。

慢慢融化的积雪开始焚烧我的脸,我觉得我的灵魂似乎就快能从这种濒临麻木的痛感里挣脱出来。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孩子轻柔的声音落在了我的头顶,顺着那些积雪把我即将飘远的灵魂扯会到了躯壳里。

那个声音说道:“二少爷,你怎么躺在这里呢?”然后我感觉有人在拉我,在帮我把脸上的雪都拍掉。

我睁开眼,看到一张和雪一样白的脸。

我知道她,那是个新来的丫鬟,叫念夏。

我没有生气,我跟念夏说我没事,然后就回了房,念夏后来给我烧了些水,嘱托我要记得洗一下脸,可我洗完后脸还是发烫,那一天我的脸都在发烫。

到了夜里,我辗转反侧,一种从未有过的躁动在我身体里面酝酿发芽。

我睡不着,起身推开窗,却听到远处传来女人的哭声。

后来,我再也没见到念夏。

半年后我才知道,念夏在那晚被我哥给坏了身子。

于是她趁人不注意,在后半夜投了井。

窗外的一阵鼎沸中断了我的记忆。

我爬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雪水。

那些水有些冰冰的,但又有些热热的,我想自己大概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哭了。

房门被人用力拍了拍,然后我听到了黄四娘的声音。

她隔着房门喊道:“土匪来劫城了,你到我这边来。”

我想真是好笑,她自己不就是个土匪吗?我跟着四娘一起到了客栈的大堂。

那里稀稀落落坐了五六个人,都是这几日住在店里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