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卿落萧寒峥(带着夫君做权臣)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带着夫君做权臣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武侠修真小说《带着夫君做权臣》,由网络作家“时卿落”近期更新完结,主角时卿落萧寒峥,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萧三婶讪讪的道:“族长,您误会了,我们可没卖人”“我婆婆帮三丫头说了一门好亲事,我们是过来帮着提亲呢”“这不,她们没同意,县城吴家的人也走了”一百两银子飞走了,她心里在滴血萧族长冷着脸道:“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你们自己清楚”他又警告,“我们下溪村萧氏一族,没有卖姑娘去陪葬的先例,也不允许这种事发生,你们要是敢违背,族里绝不姑息”萧三婶心里不爽,面上却只能点头……

小说:带着夫君做权臣

作者:时卿落

角色:时卿落萧寒峥

武侠修真小说《带着夫君做权臣》的作者是“时卿落”。梗概:”时卿落收起字据,“给五两银子当定金,等花治好你再付另外十五两。”白栩不敢相信的看着她,“你把我一百六十两的花都拿走了,居然还让我给定金?”他还怕她出问题呢。时卿落白了他一眼,“纠正下,你这可是快要枯萎的花,我拿回去治要承担治不好,还你一百六十两的风险,我要个定金怎么了?”“你要是不放心,你就拿去让…

带着夫君做权臣

第35章 这个女人真是绝了 免费在线阅读

时卿落让白栩又写了一份,她也得拿一份。

白栩无语,“难不成你还怕我不给你二十两银子?”

时卿落吹了吹他新写的字据,“这可不好说,我和你又不熟,你要是跳墙了,我去找谁?”

白栩:“……”感情我信誉就那么低?

“我在县城是出了名的豪爽大方,我还能缺你那二十两?”他觉得要为自己正一正名。

时卿落撇撇嘴,“那我说我绝对能治好花,你不是也不信嘛。”

白栩:“……”他服了!

他好奇的问:“你在萧寒峥面前也是这样的?”

这样难缠和有个性,会在萧寒峥面前表现出来吗?

时卿落一脸你有病吧的表情,“我这叫真性情,谢谢!”

“再说那是我相公,你是陌生人,能一样吗?”

白栩一噎,“好吧。”

时卿落收起字据,“给五两银子当定金,等花治好你再付另外十五两。”

白栩不敢相信的看着她,“你把我一百六十两的花都拿走了,居然还让我给定金?”

他还怕她出问题呢。

时卿落白了他一眼,“纠正下,你这可是快要枯萎的花,我拿回去治要承担治不好,还你一百六十两的风险,我要个定金怎么了?”

“你要是不放心,你就拿去让别人治吧。”

以后她可能还要和白栩做生意,所以还是按照她的节奏来比较好。

主要是她真的吃不动野菜窝窝头了……

白栩一头黑线,说的好有道理,可他怎么觉得不对劲呢。

时卿落又道:“你不相信我,难道我相公还不值得你相信?”

“小三元做担保呢,五两银子还能跑了你的?”

白栩一脸无奈,“行,看在萧秀才的面上,我给你定金。”

对于萧寒峥的信誉,他觉得还是靠谱的。

虽然他和萧寒峥不熟,可却听说过对方不少的事。

很有读书天份,行事光明磊落,待人谦逊温雅,关键还是小三元,如果不出意外,考举人是没多大问题的。

如果之后能保持,就算是考上进士都有可能。

他也乐意结交这样未来可期的人。

时卿落也很无奈,“给钱,我给你写字据。”

所以她的信誉不但不如死了的道长,也不如在村里待着都没露面的小相公……

于是白栩给了五两银子,时卿落给他写了一张收款字据。

“你这字写得还真不错。”

白栩悲催的发现,萧寒峥这小媳妇写的字,居然比他写的好看。

时卿落抬抬下巴,“那是当然的。”

当初为了写好毛笔字,她可没少被外公各种威逼利诱,提起来就是泪。

不过现在特别感谢外公的监督,让她在古代写字还能拿得出手。

白栩:“你就不能谦虚点?”

时卿落挑挑眉,“真性情懂吗?”

“我要是和你耍心眼,我怕你会想哭。”

她只是不爱玩心眼,可不代表不会。

白栩:“……”好男不和女斗嘴。

时卿落将菊花很随意的端起来,放到了背篓里。

看得白栩心疼不已,一副他的宝贝紫菊被糟蹋了的模样。

让时卿落无语,“过几天你来我家看看,就知道我医花有多靠谱,就不会心疼它现在的待遇了。”

接着又道:“当然,如果你实在担心它一路太劳累,或者心疼它呆在狭窄的背篓里不好受的话,其实可以派一辆马车送它去我们家。”

“我相信它会因此更爱你的,然后恢复得更好。”

白栩:“……”明明是你想蹭马车吧。

居然把锅甩给花,这个女人真是绝了。

不过一想到自己的宝贝花要在狭窄的背篓里颠簸半个多时辰,要是磕坏了怎么办?

他又心疼了。

于是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语气道:“行,我让小四、小五驾马车送你们回去。”

顺便看看萧寒峥家在什么地方,他好去探望自己的花。

时卿落纠正,“不是送我们,而是送你的宝贝花,谢谢。”

这个人情,她可不认。

白栩:“……”求求你做个人吧。

“行,送我的花,你们请吧。”他咬牙切齿的味道更浓。

然后让小五从背篓里将花拿出来,自己抱着。

更叮嘱他要一直抱着到萧寒峥家,别让时卿落又放背篓里。

接着时卿落挽着萧母,愉悦的去蹭马车了。

离开了白府,她又让小四驾着马车去粮店买了大米和面粉。

去杂货店,买了一些家用的东西。

又去买了猪肉和鸡蛋。

想了想又让小四带着她们去买小鸡仔。

萧母和萧小妹、二郎都是勤快的,之前分家就只分了三亩沙地,根本种不了粮食,所以她们就暂时空闲着。

时卿落准备买点小鸡仔回去,让三人养。

以后吃鸡蛋和鸡,就可以不用买了。

要不是这马车太干净,怕小四不同意,她还想买几只小猪仔拉着回去呢。

算了,第一次接触,还是放过小四和小五吧。

小四这会都想哭了,萧秀才的媳妇怎么能买?

听到她还要买小鸡仔,他想抓狂了,“萧秀才娘子,鸡仔要不就算了?咱们还是赶快去你们家吧,不然耽误花的医治时间。”

时卿落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是治花的人,我要是心情不愉悦,才会耽误我治花的。”

“不买鸡仔的话,其实买猪仔也不错。”

小四、小五:“……”这个太狠了。

小四快哭了,“买鸡仔,我现在就带你去买鸡仔,这次买完咱们就去你家,对吧?”

时卿落笑着点头:“对,这次买完鸡仔就直接回家了。”

小四这才驾着马车又带她去买了二十多只小鸡仔。

看到还有小鸭子卖,时卿落又买了十几只。

小四不允许她将小鸡仔和小鸭子放到马车里,所以只能他自己动手,将篓筐绑在了他驾车位置旁边。

直到出了城,他才彻底松了口气。

马车的速度比走路快很多,时卿落大概的估计了下时间,大约二十多分钟就到村里了。

到萧家的时候,外面的豆腐摊已经收了。

跳下马车,时卿落推门进去。

就见萧寒峥坐在院子里,教萧小妹和二郎认字。

时卿落露出个大大的笑容,甜甜的喊道:“相公,我们回来了!”

萧寒峥抬头看过去:“……”

喊得这么甜,笑得这么灿烂,让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