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涛子(孙桃子很甜)全集免费阅读_(桃子涛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孙桃子很甜》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桃子涛子,《孙桃子很甜》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周二,“桃子典当”来了位小艺人,叫张之她长的很水灵,目前在传媒公司里做主持人我微笑着问:“你好啊,之之姐姐,我看过你主持的少儿栏目”之之惊喜的说:“你竟然看过我的节目!”我点点头,说:“对啊,你和电视上一样漂亮,让人眼前一亮”之之礼貌的答道:“谢谢我想换取功成名就,你看需要典当什么?”我不慌不忙的请她坐下,茶壶里的水正好煮开了,我沏上茶,淡淡的茉莉花茶清香袭来我给之之斟茶后,问道:“你……

小说:孙桃子很甜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珍前前

角色:桃子涛子

如果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珍前前”的一本书《孙桃子很甜》。讲述了

孙桃子很甜

第6章 不屑一顾是相思 在线试读

后来我知道了掌柜玉轩28岁了,可谓是翩翩公子、温润如玉。我与他在酒馆合作的很顺心,也很少聊私事,十句话里有九句半不离银子,毕竟开酒馆做买卖,盈利是第一位的。

半个月后,我趁着馆里歇业的早,便独自去了西湖边,去看看我的兄弟姐妹们。我想着晚上便不回酒馆卧房了,我也太久没呼吸过大自然的新鲜空气了,我今夜要变回松树,沐浴清风雨露。

虽然我的人形没有月季妹妹那般花容月貌,但我们松树天生就能历寒冬而不衰,本质坚贞不屈。就算幻化作了人形,我的本质总不会变!

翌日清晨,我步行到断桥时,看见迎面走来的一抹灰色高大身影,一眼便知是玉轩,我那气质非凡的掌柜,偶遇到他的那一刹那,我无比激动!向他挥摆着手,他也惊讶的看着我,而后儒雅的笑了。我俩正巧在断桥中间碰面,就停下来一边聊天,一边望着远方的湖光山色。

玉轩:“桃子,你怎么在这儿?”

我:“呼吸新鲜空气啊!你呢?”

玉轩轻巧的回答:“我也是!”

我试探道:“掌柜,你成家没?”

玉轩笑着反问:“你来酒馆半月有余了,你觉得呢?”

我调皮的使个鬼脸,打趣的开口:“或许你金屋藏娇呢。”

玉轩否认道:“没有!我未娶亲。”

我轻快的回复:“好!”

他很欢喜的打量着我,用开玩笑的口气问:“敢问姑娘订亲没?”

我轻摇一下脑袋,脱口而出:“没。”

他也接应一句:“好!”

我们对视一眼,默然一笑。因为我俩走的是相反的方向,所以我准备接着向前走。

玉轩问:“要一起吗?”

我耿直的说:“不用,不顺路。”

他只好紧跟我其后,随和的说:“那我跟你走这边吧,同一条路来时和去时,景致也不一样。”

我瞪大双眼,望着他俊逸的面庞,止不住的满心欢喜,嗯了一声。

西湖边经常下雨,于是晴朗的早晨很快就变得乌云密布、烟雨满天。玉轩和我躲进了一艘小船,狭小的船内就挤着我和他两个人,还有位船家在船篷外站着划船,颇有白娘子与许仙船内相会的味道。

不同的是,白娘子是一千八百年的白蛇,我孙桃子是年芳十八的松树,而且还啥幻术都不会,仅能变化成女子的模样。白娘子有一见倾心的许仙,我有相处不厌的掌柜玉轩。

玉轩酒铺的生意越来越好了,我与玉轩也越发两心相契。只是他一直不知道我的本体是棵松树,他只以为我是流落江南的孤儿,无父无母。如今出落成了个做事麻利、算账精明的18岁姑娘。

我愿意呆在他身边,听他细细教诲我一言一行,我也很努力的去学会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尽量言行举止不被人看出马脚,免得被众人当作妖精赶尽杀绝。

之后盼来了我和玉轩的洞房花烛夜…… 他自此以后便是我相公,我要努力做个好娘子。成亲后,我整日在柜台外尽心尽力的干活,他忙里忙外的四处打点生意。

我和他在酒馆两楼有一间大的卧房,平日里情浓意厚、恩爱有加。可桃子我是个沉不住气的暴脾气,说话直来直往,不爱拐弯抹角,任何事都喜欢光明正大的去。

但玉轩性格就要委婉许多,他从不与人起正面冲突,遇事不骄不躁,总能拐弯抹角、旁敲侧击的完美解决,所以我俩一搭档,简直是十分互补、夫妇一体。或许还因为玉轩大我十岁,所以他总是处处包容体谅我,我偶尔做错事后,他也只是说:“你还小,没事儿!人都会变的。”

确实人都会变的,能变好也能变坏。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出落的亭亭玉立,做事也得心应手。在没有玉轩的指点和帮助下,我也能独当一面!把酒馆的算盘打的劈啪作响,把酒馆的规模越扩越大。之后我更是包下了周边的另外八家店面,彻底将玉轩酒馆的规模扩大了十倍!

但玉轩却走向了完全相反的方向,他开始流连于花街柳巷,整日寻花问柳。我不知他怎么变的如此不知上进,由于我格外谨慎、步步为营,他便放心的把手下生意都交给了我去打理。

当我整日忙的不可开交时,却不见了他的踪影。这个时代男人逛窑子并不犯法,处处可见达官贵人娶了三妻四妾。但我不想他纳妾上门,便三番五次警告玉轩,让他洁身自好,每天去胡同里染上花柳病就不好了!但他从来不以为意。

终于这日一大清早,我醒后梳洗完毕,见他也睁开了朦胧睡眼。便问他:“我的新被子是不是挺好的,软乎乎的。”他坐起身,伸了个懒腰,随口说道:“小被子我没觉得好,可孙家的小美人是挺好税的,我以后要睡成千上万个小美人!”

此话一出,惊的我瞬间扭头盯着他,他正闭着眼,舒舒服服的靠在床头,也没意识到自己说了多混账的话!反而是吧唧吧唧嘴,回味着他刚才的美梦!

我一言不发,迅速走出房门,心中已骤然明了:这男人我不能要了!以后的路我要自己走,就放下吧,放下也罢!

这可谓是:最能忘却故人诗,最不屑一顾是相思!